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权宠 > 第401章 软禁
    昭帝死死盯住沈初寒,眼中的怒火仿佛要将他烧成灰烬。

    今儿他醒来之后,便觉察出了气氛不对劲。

    在他身边伺候着的人,居然是小福子,而一直跟在他身边伺候的王喜却不见了踪影。

    不知为何,心中莫名就升起了一股不安。

    比起小福子,他显然更信任王喜,看一眼小福子,阴着脸开口问道,“王喜呢?”

    却不想,小福子“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将他昏迷这几日发生的事都同他说了一遍。从君彻起兵造反,到沈初寒力挽狂澜挽回局势,再到君彻死,薛家被斩,皇后出逃,以及王喜畏罪自杀之事。

    昭帝听罢,震惊不已,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小福子,脸色惨白。

    他没想到,他不过昏迷这么些日子,再次醒来时天就变了。

    “你说……王喜畏罪自杀了?”昭帝眸光通红,从齿缝中挤出一句话,周身气息阴冷可怖。

    小福子低垂着头,脸上恰到好处地露出一抹害怕,“回皇上的话,是……是的……”

    “理由?”昭帝压下心中翻滚的情绪,瞪着他又问。

    小福子深吸一口气,战战兢兢道,“寒王查出皇上之所以昏迷不醒,是因为王……王公公受端王指使,在您的吃食中下了毒……消息传出,王公公得知之后,便在房间里上吊自杀了。”

    “胡说八道!”昭帝一听,气得一拍床榻,凌厉的目光朝小福子射去。

    小福子身子一抖,低了头不看他,嘴里颤抖着道,“奴才……奴才不敢说谎。”

    昭帝大口喘着粗气,胸前气息喘得厉害,死死瞪住小福子,将他方才所说的事情在脑海中飞速过了一遍。

    这么大的事,小福子必不敢说谎骗自己。可……他怎么也不相信王喜会背叛自己!王喜在他身边伺候了这么多年,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便是他最大的倚仗,又怎会听从君彻的话对自己下手?

    唯一的可能……

    昭帝眉头一皱,心里头浮上一个猜想——

    或许,他是替什么人背了黑锅。

    想到方才小福子说的王喜给自己下毒一事,昭帝的脸色就更难看了。他的身子这段时间时好时坏,难道当真是中了毒的缘故?

    “太医怎么说?”思考片刻,他盯着小福子,沉沉出口。

    小福子一愣,怔怔地看着昭帝,似有些没回过神来。

    昭帝眉头皱得更紧了,“你不是说朕中了毒?”眼下小福子说的那些事都已成定居,当务之急,是尽快康复身体夺回实权才是。

    小福子这才反应过来,忙开口道,“太医说,幸得皇上中毒不深,故而只要好生调养按时用药,体内的毒素很快便能清除。”

    昭帝“嗯”一声,便又陷入沉默之中,周身气息冰冷。

    这一连串的事都透着古怪。

    君彻和薛家在他昏迷后便迫不及待将矛头对准沈初寒,分明是怕他醒来之后因薛彦辰和阮莹莹之事治他们的罪,如果能铲除掉沈初寒,他们便能迅速掌控朝政大权,就算自己后面苏醒,对他们来说也是不足为惧了。

    昭帝的拳头紧了紧,眼中闪过一抹嘲讽。

    真是打的一手好如意算盘!

    只是他们没想到,沈初寒比他们更精明,如此迅速的反应,分明是提早得知了君彻和薛家的计划,将计就计罢了。

    昭帝心中清楚得很,如果说君彻是狼子野心,那么,沈初寒的野心不会比他小。否则,又何至于如此急切便定了薛家的罪,还直接下令满门抄斩?

    想到沈初寒,昭帝面上神情更冷了。

    比起君彻,显然是深藏不露的沈初寒更难对付。他昏迷的这段时间,沈初寒势必掌握了大半朝政大权,他要夺回来,定是困难重重。

    一想到这,便觉得头疼欲裂。

    这时,忽闻珠帘声响,转头一瞧,见一名端着药碗的宫女走了进来,她显然没想到昭帝竟然醒来了,吃了一惊,忙快步上前行礼。

    小福子接过她手中的瓷碗,挥挥手示意她退了下去,然后看向昭帝,讨好地笑笑,“皇上,该喝药了。”

    昭帝看着那青花白瓷碗中黑黝黝的药汁,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抹狐疑。忽的,他抬头,利剑般的眸光直射小福子,“这是什么药?”

    “太医开的解毒药。您体内余毒未清,还需要服用一段时间的解药。”小福子恭恭敬敬解释。

    昭帝眼角抖了抖,又看向那碗药汁,不知在想什么。

    “皇上,您还是趁热喝了这药吧?若凉了,药效恐就不好了。”小福子见他久不出声,只得硬着头皮再劝。

    昭帝却突然冷笑一声,直勾勾盯着小福子,“小福子,这药里面,不会还加了别的东西吧?”

    小福子笑笑,神情平静,“皇上说笑了,太医哪敢拿您的药方子儿戏?您还是趁热喝了吧。”

    昭帝却越发疑神疑鬼起来,王喜不在了,他不敢相信身边的任何一个人。

    僵持不下之际,沈初寒正好过来。

    来得如此迅速而凑巧,若说没在自己身边安人,谁会信呢?

    ……

    “是。”

    正走神之际,昭帝突然听得冷冷一个字传入耳中,他神情一凛,回过神,抬头朝沈初寒望去。

    眉头一皱,这才记起他这个“是”字,是回答自己刚刚的问题——

    “你杀了君彻?”

    不知为何,他这般无波无澜的神情,让昭帝心中越发没底起来,握紧拳头定了定心神,冷笑一声,开口又问,“还屠了薛府全家?”

    “是。”

    沈初寒又是言简意赅的一个字,神情清冷,眼神难辨。

    昭帝盯了他一瞬,却突然发怒,厉声道,“君殊,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沈初寒神情未变,淡淡地看着昭帝,“儿臣不明白。”

    昭帝冷笑一声,“君殊,你如今只是个王爷身份,有什么资格替朕做这样大的决定?”

    沈初寒勾了勾唇,眸光冷冷,笑意却不达眼底,“儿臣也是为了父皇着想。谋逆乃是十恶不赦的大罪,您之前一直处在昏迷之中,也不知何时才能醒来,若继续留着薛家,实在是一大祸害,倒不如及早下手地好。父皇,您说是吗?”

    昭帝看着他清冷的模样,脸色越发苍白起来,三月末的天气,已有了暖意,他却生生出了一身冷汗。

    他在意的,比起沈初寒越俎代庖下达旨意这事本身,更多的是这件事背后透的讯息。

    下令将薛家满门抄斩的命令虽是沈初寒下的,但若朝臣们提出异议,这件事又怎会进行得如此顺利而迅速?唯一的可能,就是在执行这件事的过程中,他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自己尚在人世,他就敢如此行事,让昭帝如何不感到心慌?

    眸色沉沉地盯着沈初寒,看着他无波无澜的眼神,昭帝心底越发生出恐惧。

    他好像,从来也没看清过这个性子清冷的儿子。

    见昭帝不说话,沈初寒又补充道,“薛彦辰和阮昭仪有染一事,不知为何已传遍临都,此次薛家和君彻如此着急举兵,也有这件事之故。难道说……父皇愿意不追究此事,留薛家在世上?”

    留薛家在世上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被人带了绿帽子?

    昭帝气得全身发抖,为薛彦辰和阮莹莹有染一事外传一事,也为沈初寒此时冷冰冰暗含讥诮的态度。

    自己才是一国之君!他凭什么用这种口吻对自己说话?

    但昭帝不敢轻举妄动。

    他昏迷的这段时间发生太多事了,在不确定沈初寒掌握了多少势力之前,他实在不敢与沈初寒硬碰硬,万一沈初寒发狠,直接了结了他的性命,他所有筹划的一切,可就都成了一场空。

    深吸一口气,他再度抬眼看向沈初寒,面上的戾气已退去些许,“薛家这事,你虽然有些冒失了,但毕竟是为了朕着想。此事,朕就不追究了。”

    沈初寒长睫一敛,朝着昭帝微微一揖,“儿臣多谢父皇体谅。”

    昭帝将身子动了动,换了个舒服的坐姿,咽下心底的憋屈与不满,看向沈初寒又道,“如今早朝……是你在主持?”

    沈初寒点头。

    昭帝应一声,“朕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明日起,朕会照常去早朝。”他现在心中慌得很,只有尽快将权力抓在手中方才心安。

    不想,沈初寒盯着他看了一瞬,忽地微微一勾唇角,“父皇体内余毒未清,还是再休息几日的好。”

    昭帝心中“咯噔”一声,死死盯住沈初寒,脸色骤然垮了下来,“朕的身体,朕自己知道,明日起朕就会去早朝。”一顿,又冷冷补充道,“朕是通知你,并非征求你的意见。”

    沈初寒唇角凉淡笑意不减,却看得昭帝心中有些发毛。

    他端起一旁高几上的白瓷碗,用勺子随手搅动着。勺子碰到碗沿发出“叮叮”的清脆声响,明明只是细微的声响,却像一柄大锤子,一下一下捶在昭帝心上,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父皇先把药喝了吧。”沈初寒停了搅拌的动作,抬头看向昭帝,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汇,他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药快凉了。”

    说着,将白瓷碗递到了昭帝跟前。

    昭帝看一眼那已经停止冒热气的药汁,没来由的,心底疑窦更甚。

    君彻让王喜给他下毒一事他本就存疑,如今……又怎敢随便喝沈初寒递过来的药?万一这次,这药里头下的是见血封喉的毒药呢?

    这种情况下,他每一步,都必须走得小心谨慎。

    “朕现在不大喝药,你先放着吧,朕待会喝。”昭帝勉强扯出一抹笑意,抓住锦被的手指紧了紧。

    没想到,沈初寒听到这话,并未多说什么,只“嗯”了一声,便将白瓷碗放至了一旁。

    这碗里,确实是太医开的药。

    醉清风毒性烈,却又难以被人发觉。昭帝昏迷不醒,太医查不出病因,只得开了帖无关痛痒的方子出来,美其名曰有凝神静气之用,实际不过是为了应付交差用罢了。

    既然昭帝不愿意吃,沈初寒也不强求。

    昭帝的身子,不管吃不吃药,都拖不过半个月,虽然他现在自己并没有察觉,但这便是醉清风的妙处。前期,毒素是悄无声息地侵入体内,除了偶尔的头痛发热,并不会有太多的感觉。渐渐的,毒素开始慢慢腐蚀你的五脏六腑,但若非刻意往中毒方面想,普通的大夫是查不出什么端倪的。

    但到了最后期,所有的病症会突然爆发,这个时候再想对症下药,却已经来不及了。

    昭帝,显然很快就要进入后期阶段,只是他自己尚不自知罢了。

    眉眼间泄出一抹冷意,他抬了抬眉,“那父皇便好好歇息,儿臣改日再来看你。”说罢,欠了欠身,朝殿外走去。

    看着他清冷的背影,昭帝眉头狠狠一皱,想起方才未完的话题,一瞬间想开口叫住他,可很快便意识到,自己才是皇上,自己想做什么,难道还要征求他的同意不成?

    收回目光,看向一旁的白瓷碗,眼底戾色更浓。

    自己中毒了?为何他并没有任何感觉?所谓中毒之事,到底只是沈初寒杜撰出来安在君彻身上的一个罪名,还是真有其事?

    涉及到自己的身体,他自然十分紧张。抬手抚上自己的胸口,听着胸腔处的心跳声,虽然因着情绪不稳而速度有所加快,但昭帝总算是舒了口气,仿佛这有力的心跳声,能给他些许慰藉一般。

    在榻上呆呆地坐了片刻,他终究是忍不住,大声唤道,“来人!”

    “皇上有何吩咐?”殿外候着的小福子应声而入。

    “去给朕找齐太医过来。”昭帝沉声吩咐,一双鹰隼般的眼睛死死盯住小福子,试图从他面上找出几分端倪。

    齐太医是太医院的院首,也是他信得过的人之一。

    可也不知该不该庆幸,听了他这话,小福子并未显出任何慌张或为难,而是恭恭敬敬地点头应下,“齐太医昨日已来看过皇上了,这碗药,便是齐太医开的方子熬成。不过……皇上若是想请他再来给您诊一次脉,奴才这就去安排。”

    说罢,朝昭帝行了个礼,躬身退出了殿外。

    小福子走后,昭帝掀开被褥起身下了榻,因着接连昏迷了好些日子,脚一沾地,便觉头一阵眩晕。

    闭上眼定了定神,这才觉得好受些许。

    他的目光落在一旁的瓷碗上,碗中的汤汁如今已凉透。他冷冷地看了一瞬,忽的转身,翻箱倒柜寻了根银针出来,插入了药汁当中。

    取出银针时,见银针光亮如新,并未变黑,不由舒一口气。

    饶是如此,一颗心仍没有完全落下,想了想,还是端起那碗药汁,走到窗旁,推开窗倒了出去。

    小福子很快请了齐太医过来。

    “微臣见过皇上。”齐太医一进内殿,见昭帝果然醒了过来,忙恭恭敬敬朝他行礼。

    “齐太医不用多礼。”昭帝应了,将手腕搁在桌上,“齐太医给朕把把脉,看朕如今身子究竟是何情况?”

    齐太医不敢怠慢,忙伸出手搭在昭帝手腕上,凝神诊起脉来。

    过了一会,齐太医收回手,朝昭帝恭谨一礼。

    “怎么样?”昭帝忙探出身子看着他。

    齐太医眉头微皱,想了想,斟酌着开口道,“启禀皇上,您的身子已无大碍,微臣昨日给您开的方子,您按时命人煎服便可。”

    “朕不是中了毒?”昭帝又问。

    齐太医应一声,眸光微闪。

    说实话,不管是之前也好还是现在也罢,他都没有把出昭帝有中毒的迹象,但昭帝又不可能无缘无故昏迷不醒。他们是太医,擅医不善毒,他也知道,这世上有太多稀奇古怪的毒药,他不可能都能诊出来。

    那么这件事,就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昭帝当真中了毒,只是自己诊不出。如果是这样,他一开始因为怕昭帝和寒王怪罪,错失了说真话的最好时机,若是此时说出,势必会成为昭帝发泄不满的一个出口,重则,有可能被赐死。

    第二种,昭帝并未中毒,这件事,从头至尾只是寒王自导自演的一场戏罢了,为的,就是给端王安一个罪名而已。至于昭帝为何昏迷不醒,寒王在昭帝身边插了人,随便下些什么迷药便能达到这目的。若是这样,他就更不能揭穿寒王的目的了,否则,也是一死。

    这么一想,他如今唯一的生路便是死咬住先前的诊断结果,坚持昭帝体内毒素已清得差不多了,只需再调养些日子便能恢复康健。

    他在宫里浸淫了这么久,如何看不出昭帝与寒王貌合心离的关系?就算昭帝最后朕出了什么事,寒王应该也怪不到自己头上。

    眼下这种情况,他要想活命,就只有一条路可走。

    主意打定,他定了定心神,抬头看向昭帝回道,“启禀皇上,您先前中的是慢性毒药,且发现及时,所以中毒不深。前些日子微臣给您开了药方,如今服用了这么些日子,体内毒素都已清除得差不多了。只要再按时服用一段时间,很快就能恢复康健。”

    小福子在一旁垂首听着,面色恭谨,唯独眼底划过一抹讥诮之色。

    王爷果然猜得一点也没错,齐太医为了保命,一定不会说自己根本就诊断不出昭帝中毒的事实。如此一来,倒省了他们不少事。

    小福子心中暗叹一声,对沈初寒是越发佩服得五体投地起来。

    昭帝听得齐太医这么说,虽然心中仍有狐疑,但也找不到任何怀疑的证据,只得暂且按捺住心底的狂躁不提。

    齐太医又叮嘱了几句,便告辞离去。

    昭帝心神俱疲,当日,早早便上了榻。

    翌日。

    昭帝惦记着早朝之事,很早便醒来,换了小福子进来替他梳洗。

    “给朕取套龙袍过来。”梳洗完毕,昭帝吩咐道。

    小福子一听,面露难色,“皇……皇上,王爷吩咐了,您身子未好,暂时还不能去上朝。”

    昭帝脸色顿时垮了下来,厉声喝道,“朕是皇上,还是他君殊是皇上?”

    小福子忙跪下,战战兢兢道,“皇上息怒,王爷派了铁甲卫来护卫您的安全,您就算现在想出去,也出不去啊!”

    “你说什么?!”昭帝一听,眼珠通红,睚眦欲裂的神情。

    小福子低垂着头,假意害怕至极,不敢多说。

    昭帝一把将他踹开,穿着里衣,拂袖就冲出了内殿。珠帘声叮咚作响,小福子抬了头,脸上一片冰冷,全然不见方才的小心翼翼。

    昭帝冲出了内殿,急急冲到门口,一把将大门拉开,一脚刚踏出去,身前便伸来两柄剑鞘,将他的去路牢牢拦住。

    ——却是守在门口的铁甲卫出了手。

    昭帝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一转头,看向出手的两名铁甲卫,“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拦朕?!”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