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夫贵妻娇 > 第一百零九章 反应
    这一晚上,文家没有人能够睡好,明妤很担心自己的父亲,这并不算什么,关键是,明妤自己什么都不能够做,甚至是现在脑子都是空空的,根本转不起来。

    谢昀站在远处看着明妤的样子,其实,有些心疼。有一句话叫做慧极必伤,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明妤的身子不算是很好呢?谢昀承认其实他是想到了自己的大哥,所以才会这样柔软。

    只是,同时他也是震惊的,他想,明妤对于京城的官员一定很是了解,要不然的话不会这么快就能够想到最终谁会成为这次事件的负责官员。

    其实,谢昀心中是有些复杂的,这就是长公主教养出来的女子吗?在政治上面的敏感度居然能够到这样的程度,不过想起来自己的祖父每一次说到长公主的时候语气里面的复杂还有赞叹,谢昀觉得现在自己能理解了。

    这样的一个女子嫁到任何一个人家中都是那个人家的幸运,只是,顾宸好像从来都是没有让自己的妹妹成为宗妇的意思,应该担心的是自己的妹妹的身体吧!谢昀有些头疼,依着镇南侯府宠爱明妤的势头,恐怕是他们都是一致不希望明妤成为宗妇吧。

    文老太君看着明妤的样子叹了一口气,终归是父女之间有着血缘情分,所以就算是十年没有见过也是不会减少那些情分,就比如明妤现在就是魂不守舍的样子。

    “阿蔚,跟着外祖母去佛堂捡佛豆去。”文老太君站起来,说道。除了这样的方式,文老太君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明妤平静下来心情。

    明妤跟着站起来了,说道:“是。”明妤知道现在的确是心乱,这是万万使不得的,这样很容易会导致判断上面的失误,所以不如就去佛堂那里。

    等着明妤和文老太君离开之后,文大夫人叹了一口气:“这孩子总是想的这么多。”

    三个亲舅母都是真的心疼,文二夫人说道:“这就就有这样一副心思呢,想的多了,对于身子来说反而不好,那孩子从小就身子弱,虽然说调理好了,可是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影响。”

    文四夫人就说道:“还是让厨房做一些滋补的汤吧,我们不知道到底什么样子的对她好,可是她身边不是有一个平姑姑还有一个杨娘子吗?问问她们再去做。”

    文大夫人立刻就吩咐下去了。

    其实,顾伯礼远没有明妤想象的那样危险,他手中的消息网已经很是客观了,他现在在宁波,但是一晚上过后已经知道了苏州的事情了。

    明妤都能够想到皇上让人当负责调查的官员,顾伯礼自己又怎么会不知道呢?所以现在顾伯礼就已经开始布置了。

    顾伯礼站在窗前,眼中的光亮明明灭灭,这一次的事情在他看来更加像是有人故意揭露出来的一样,只是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有着什么样子的目的。

    顾伯礼之后恐怕是带苏州的这一路上刺杀自己的人都会不少,不过,这一次自己带着的人也不都是吃素了,这些人过来刺杀说不定他还能够从中得到更多的线索呢!

    这样想着,顾伯礼反而是有些期待起来了。

    他这些年和皇上虽然一南一北,但是彼此之间早就已经有了默契,因此他知道皇上的旨意现在是不会发出来了,但是等着他到了苏州,恐怕是应该有的旨意就来了。

    这些东西因为他清楚,其实他一点都不惊慌,只是他也担心文家那里的人不安,于是写了一封信让人先送回去。

    而想到自己的女儿阿蔚现在也在苏州,顾伯礼的内心一片柔软,他终于又能够见到那个孩子了,错失了十年的相处时间,每每想到顾伯礼都觉得心痛不已。

    这些年,他做的事情对得起镇南侯府,对得起顾家宗族,可是却是对不起那个女儿,就算是每年送过去再多好东西又能够补偿什么呢?想着亡妻在去世的那一天笑容温婉,对他说“以后阿蔚我就交给你了”,顾伯礼不由自由的将手放在了心口,那里有些隐隐作痛。

    这些年,他从来都没有忘了那个人,可是,这些年自己也是做了太多对不起那个人的事情,甚至是自己做了一些愚蠢的事情能想到这里顾伯礼甚至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见自己的女儿,毕竟自己当年做的内愚蠢的事情影响最大的那些自己的女儿啊!

    顾伯礼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将身上一行的褶皱抚平,这一身衣裳是阿蔚给她做的,明明已经这么多年没有见过面了,可是阿蔚做的衣裳还是能够符合他的尺寸,女儿,这是用心了呢!

    顾伯礼很快就从回忆里面恢复过来,脸上已经冷凝一片,他大步走了出去,说道:“来人!”虽然很有把握,可是应该布置的事情不能够少了。

    这些天明妤每天都会去一个时辰的佛堂,那里总会给明妤一种安心。

    距离翻船的事情发生已经两天了,整个苏州城都是安静一片,据说,那个地方的河水依旧很咸,而皇上的态度不明,苏州的贵族们都持着观望的态度,又或者是看文家怎么做,可是文家是一点都没有动作。

    只是,外人不知道的是文家其实已经开始私底下收集线索和证据了,这一次的事情其实到现在还是情况不明,行凶的人不知道,但是炸船这样的事情还真的是让人足够震惊了。

    明妤其实有些不明白,那些人看中了那些盐,又怎么会把船给炸了呢?那两船盐可不是要几十万两银子!

    明妤自然不会知道这里面是有四皇子的作为的,四皇子就是不愿意看着船里面的盐落在那些人的手中所以才会炸了船,而四皇子不知道的是那些行凶的人也根本是没有打算要那些盐,毕竟目标太大,他们想要的是另一样东西。

    明妤本来是打算去佛堂的,但是幼令却是来说:“表姑娘,镇南侯来信了。”这些年明妤虽然已经恢复了平静,可是明眼人还是能够看得出来明妤的担忧,她们其实都在默默的心疼着。

    明妤听到自己的父亲来信,眼睛一亮,立刻去了文老太君那里。

    “外祖母!”明妤快步走了进来。

    文老太君听着明妤的声音只觉得明妤的声音要比平时明媚不少,淡淡一笑,终归这也算是开朗了,要不然的话文老太君觉得自己都是要操心不少。

    “你父亲单独给你写的信,快点过来看看。”文老太君笑着说道,将一封看着很是寻常的信给了明妤。

    明妤立刻接了过来,打开,一如既往的简洁:阿蔚,爹爹很好,无忧。

    只是八个字而已,明妤看了一遍又一遍,竟然有一种泪流面面冲动。

    明妤抬起头来,说道:“祖母,是我关心则乱了,我都能够想到的东西父亲怎么会想不到呢,所以现在父亲一定早就做好了布置了!”

    文老太君看着似哭非哭的外孙女,只觉得心酸无比,拉着明妤的手:“嗯,你父亲没事,你现在能够放心了吧!”

    明妤点点头:“嗯,放心了。”还有大表哥也都过去了,明妤觉得自己是不用再担心什么了,至于私盐的事情明妤也不想再去关注了,这些事情她根本就是管不了,知道最后的结果就好了。

    这样想着明妤觉得自己想开了,全省上下都是放松下来,倒是觉得有些乏累了。

    文老太君看着明妤的样子,就知道明妤恐怕是这些天都是没有怎么睡好的,就对明妤说道:“阿蔚,你快点去好好休息休息吧。”

    明妤也没有矫情,回到了房间,这些天其实自己晚上是睡不好的,所以现在明妤是真的想好好的睡上一觉,但是,就算是这样,明妤还是说道:“准备热水,我想沐浴。”

    在明妤身边的人都是知道明妤这样的习惯,所以很快就去准备了,明妤沐浴之后就去睡觉,一觉醒过来,觉得浑身上下都是说不出来的舒服。

    明妤问身边的人:“什么时候了?”

    疏影笑道:“都已经过了午饭的时候了,姑娘可是觉得饿了?”

    明妤真的觉得有些饿了:“你不说还不觉得,现在倒是有些了,可是有什么吃的?”

    “午饭一直给姑娘温着呢,姑娘快点起来吧。”疏影笑着说道,她能够发现明妤现在的心情已经恢复了,所以是真的觉得高兴。

    明妤因为觉得饿了,所以午饭真的吃了不少,吃过之后倒是觉得有些撑了,只好无奈的出去散步,走到半路的时候看到了文塘和文培,两个个人朝着明妤招招手:“阿蔚,快点过来,你让厨房做的雪糕真好吃。”

    明妤走了过去,因为翻船的事情明妤已经将厨房雪糕的事情给忘了,现在听着两个人说才想起来,笑着说道:“两位表哥这样说,那雪糕就是做出来了。”

    正好走了一段路觉得肚子舒服了,明妤也就走到两个人坐的亭子中,坐下来。

    ------题外话------

    第一更,第二更和第三更都会四千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