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夫贵妻娇 > 第一百三十章 自立
    距离那件事情发生已经有半个月过去了,这半个月宋降每天都跪在镇南侯府门口,口口声声说着他对不起明婵,想要娶她。

    那天的事情根本就不像是宋降想的那样,镇南侯府的人悄悄的找过来,最终只能够无奈的将名称许配给她,而是长公主带着顾家的男人光明正大了去了客栈,然后将他拖出来打了一顿,到现在,其实他的腿还是断着的。

    因为想着让镇南侯府看到他的诚意,所以他的腿包扎好了之后就是跪在镇南侯府的门口,到现在已经有半个月了,宋降的膝盖就没有一块地方是好的,全部都是青青紫紫,而镇南侯府根本就没有松口的意思,宋降有些不明白,明明明婵的清白已经毁在了他的手上,可是镇南侯府怎么就一点都没有妥协的意思呢?那一天长公主和镇南侯带着人打上来的时候他到现在都是觉得不可思议。

    如今京城上下都是知道了明婵的清白没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在背后说些什么风凉话,只是因为长公主发话了,镇南侯府的女儿就算是清白没有了依然还是珍贵无比的,要是谁敢有什么闲话,不担心腿断了的话就只管说出来!

    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人说些风凉话,结果真的就有顾宸带着人打断了腿,然后去皇上那里请罪,偏偏皇上还站在镇南侯府的身后,而看着镇南侯府的彪悍,又有谁还敢去说些什么风凉话呢!

    宋降跪在那里心中是无比的恐慌的,他想,自己和父亲定下来的想法其实是想当然了,事情根本就不是她们想象的那个样子,如今,他甚至是都是不知道应该应该怎么去做了,只是,他不想死,一想到可能会有些事情被暴露出来,等待他的结局就是头身分离,他就想着继续跪在这里,然后能够娶了明婵。

    其实,镇南侯府这半个月就没有一个人能够展露出来笑容,就算是镇南侯府表现的再怎么强势,可是应该发生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的,想一想明婵也不过就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而已,所以怎么会没有犯错的时候呢?犯错的若是能够改就好了,但是现在却是承受了这样大的大家。

    家中就算是一向有些刻薄的三夫人最近都是安静了许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谁都不想去面对的。

    明妤对于镇南侯府的挺身而出心中是感动的,她明白,发生这样的事情家中的女子一般被削发为尼的多,甚至是逼死的也有,自然也是有选择妥协嫁给施暴的人的,可是镇南侯府没有这样做,而且是挺身而出,义无反顾的站在了他们家的女儿身后,只是这一点就让明妤对于镇南侯府更加有归属感了。

    可是,就算是这样明妤心中还是觉得无比的荒凉,她明白,以后明婵的婚事变的艰难了,毕竟失去清白的事情京城的人都知道,但凡是讲究一点的人家都是不会选择娶了明婵的,而那些想着借镇南侯府势的就算是去了明婵也是不会去真心对待明妤。

    明妤在长公主的屋子里面,桂嬷嬷过来了,长公主问道:“明婵怎么样了?”

    桂嬷嬷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是不怎么吃饭,瘦的已经不成人样子了。晚上不敢睡觉,一睡觉就做噩梦!”其实,瘦了的哪里之后明婵呢?二夫人整天以泪洗面,两只眼睛都是肿了。

    明妤闭了闭眼进,明婵其实自己已经放弃了自己,她记得明婵眼中再也没有了光亮的样子,每每想到一次都是觉得眼睛酸涩无比,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长公主叹了一口气:“阿蔚,你去问问明婵可是想要嫁给那个宋降?”她想自己总归是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明婵这样下去,会没有命的,她想要是明婵还是想想着嫁个宋降的话,她同意,总归是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亲孙女死去的!

    明妤想着自己去看明婵的时候,她拉着自己的手说道:“阿蔚,对不起,我明白了,我好后悔!”

    那样的明婵其实已经不再想着宋降了吧,之所以这样其实不过就是心里那一关过不去而已,又或者是说她觉得自己没有以后了,所以才会自暴自弃!

    明妤说道:“祖母,他不会再想那个人了,应该是过不起心中那一关吧!”

    长公主叹了一口气,这样可是怎么是好?到了现在,虽然还是有些生气明婵的糊涂,可是到底还是心疼居多的!

    明妤其实也不知道,她甚至是不敢去看明婵,每看一次心中就是难受一次。

    有时候明妤甚至是在想要是那天同意了明婵的请求不再去追究字帖的事情是不是明婵就是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了?可是恢复理智之后明妤就明白其实事情根本不是这样,就算是自己不追究字帖的事情宋降还是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情,因为根本就不在于字帖,而是宋降在找一个能够让自己活下去的找机会罢了!

    明妤陪着长公主吃了一顿饭,食之无味,回去的时候只觉得身上疲累无比,想要休息,可是刚刚闭上眼睛就听到外面有些闹腾!

    明妤展开眼睛:“疏影,发生什么事情了?”

    疏影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姑娘,四姑娘自寻短见了!”

    明妤猛地做起来:“怎么样?”这个时候明妤发现自己的身体是颤抖的!其实,她一直担心明婵会这样去做,可是最终明婵还是这样做了,明婵身边的人怎么就没有看好呢?

    疏影说道:“发现的及时,已经救下来了,四姑娘接着打碎碗藏了一块碎片,趁着人不注意的时候割了自己的手腕,但是幸亏被及时发现了。”

    明妤穿上了鞋子:“我们过去看看!”

    二房,一片愁云惨淡,明妤过去的时候已经很多人都是过来了,明妤顾不上和众人打招呼,直接去了明婵那里,看着明婵躺在那里无神的样子,明妤突然之间心中生出来了一片愤怒!

    明妤走上前去,一把将明婵拉了起来,然后就给了明婵一个巴掌,声音大的让人都是愣住了。

    反应过来之后二夫人疯了一般的上前想要拉开明妤,长公主却是过来了,说道:“拦住二夫人!”

    明妤看向明婵:“你就这点出息吗?不就是失了清白,难不成连命都不要了不成?顾明婵,我告诉你,你这样做,怎么对得起二婶,对得起祖母,对得起镇南侯府上上下下关心你的人!你真够懦弱的!你可是想过,你死了,一了百了,我们呢?我们应该怎么办?你怎么就这么自私,你可是知道,你死了,我们都会伤心,心都要疼死了,可是顺义侯府的人只会哈哈大笑,顾明婵,这一切都是你自己作出来的,现在你怎么能够不去面对,你有脸吗?我告诉,你对不起我们,所以,你连死都是奢望!”

    在众人眼中,明妤一向都是优雅从容的,甚至有些人会在暗地里面诽谤恐怕是天塌下来明妤都还是会在意自己在死之前是不是穿着合适,是不是头发整齐。

    可是,现在她们看到了什么,她们看到了有些歇斯底里的顾明妤,这样的顾明妤再也看不到平时的优雅从容,不惊不慌了,而这个时候的顾明妤让人觉得身上多了很多的人气。

    此时的明婵听到了明妤的话却是呜呜哭出来了,二夫人记得从出事的那一天到现在自己的女儿是第一次哭了,二夫人看向明妤,眼中带着一些感激!

    明婵不断的捶打着被子,割腕的伤口裂开了,染红了手上的纱布,可是顾明婵没有去在意,她只是在无助的哭着,然后说道:“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这样的明婵让明妤眼中的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她抱住了明婵:“我来告诉你,没有了男人女人也能够活下去,当初祖母大张旗鼓的过去不就是为了给你做主吗?镇南侯府是你的后盾,所以你不用委曲求全,更不用觉得以后没有希望了,其实不会的,这个时间男人们总觉得女子只有依靠着他们才能够活下去,也就是有着这样的优越感所以宋降才会肆无忌惮,但是,你可是让他们知道其实事情不是这样的,就算是我嫁不出去,我也能够过好,若是以后还有男子想要娶你的话,他看中的一定会是你的自立自强,他一定不会介意你的曾经,你想着吗?我告诉应该怎么这样去做,你要活出样子来给他们看,他们越是嘲笑你,你就越要好好活着,你要记得,活着,才有希望,死了,一了百了。人都会犯错,往往明白的时候就会付出一点代价,其实,只要记住教训,然后勇敢往前就好了,四姐姐,你记住了吗?”

    明婵的眼中渐渐有了光亮:“真的,是这样么?”

    明妤点点头,笑着,眼中带泪:“真的,活着,代表着一切可能,只要你想要去做,你就一定能够做好的,四姐姐,你想好做些什么了么?”

    明妤眼中带着一些茫然:“没有,我不知道。”

    明妤笑道:“没有关系,四姐姐,你现在做的是好好养好身子,然后再去想以后应该做些什么,我想,四姐姐,你一定能够活的好好的,只要你愿意。”

    有的时候不破不立,明妤想或许明婵曾经是单纯的近乎愚蠢,可是到底在经历了一些东西之后明白过来了,明妤还是相信,只要愿意,就算是在这个对女子极度不公平的年代中女子也是能够活好的。

    长公主赞赏的看着明妤,这是她欣赏的性格,长公主看向明婵:“你放心,镇南侯府和长公主府都是你的后盾,有了这些不算什么,其实,关键还是你能够立起来,镇南侯府不怕别人的流言蜚语,你,更加不应该怕,因为你是镇南侯府的子女!”

    明婵抬起头来,坚定的说道:“我知道了,你们对我真好!”其实,现在她还是沉浸在明妤的那样一番话中,她想,女子真的能够像明妤所说的那样活着吗?她觉得自己应该不相信的,可是内心之中隐隐有个声音告诉她这些都是真的,就算是没有清白她还是能够堂堂正正的活着,然后活出样子来!

    过了几天,明婵的身子有些起色了,然后就搬去了庄子,她想着去那里过上平平淡淡的生活,然后认真的想一想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去活。

    自始至终明婵没有说过宋降,可是镇南侯府的人都明白了,明婵不会选择嫁给宋降的,以前二夫人或许不会支持,可是那天明妤的那一番话,让二夫人觉得或许这样就是对的。

    其实,二夫人已经想着让明婵嫁给宋降了,毕竟清白毁在了宋降的手中,可是现在,二夫人已经不这样想了。

    随着明婵的好转,镇南侯府也慢慢的不再阴云密布了,长公主甚至已经能够多吃一点东西了。

    而这个时候,朝廷开始动荡起来了。

    事情起先于左御使大夫邓长成的一个奏折,走这种弹劾的是南安王勾结高丽贩卖私盐和武器以及马匹。这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京城都是炸开了,南安王不是一向很老实吗?怎么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情,但是,很快镇南侯就和高阳侯将证据呈现出来了,让人辩无可辩!

    说起来南安王这样做是通过沈阳焦家,毕竟他是将女儿嫁给了焦家,皇上离开可是动作捉拿南安王,毕竟南安王的做法已经涉及到了谋反了,可是这个时候众人发现南安王已经带着自己两个儿子还有几个孙子逃走了,留下来的都是庶子女,还有妾室妻子,这些人就算是捉住了也是没有什么作用的、

    同时南安王卷走了大量的财物,如今当务之急就是讲那些财物收回来,皇上见这件事情交给了高阳侯,而镇南侯则是继续查这件事情还有那些官员参与其中,一时之间京城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题外话------

    我想,阿蔚在古代总归还是要带来一些影响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