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夫贵妻娇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平妻
    这几天,谢大夫人一直都在找万若兰过来,对于明妤每天的情感就是不搭理的态度,完全将明妤给冷落下来了,对于这些,明妤一点都不反驳,由着谢大夫人折腾,她现在就等着谢大夫人发作的那一天,等着那一天到来,她一定会给谢大夫人一个深刻的印象。

    其实明妤觉得自己算是那种很是平和性格的,但是这样的性格在面对谢大夫人的时候都是被折腾出来各种各样的火气,想到这里明妤简直就是不知道应该去说些什么了!

    这一天请安过后,明妤回到明瑟居,明天就是谢昀结束假期的日子了,想一想,他们两个人居然已经成亲一个月了,其实明妤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然再想一想这一个月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明妤觉得简直就是糟糕透了。谢昀知道明妤回来了,放下手中的书,问道:“今天怎么样?”

    明妤随意的说道:“不过就是那样吧,你明天就要去翰林院了,东西可都是准备好了?”

    谢昀点点头:“嗯,都准备好了,也没有什么可以准备的,到时候直接过去就是了。”

    明妤看向谢昀,说道:“估计明天你母亲就准备发难了。”

    谢昀苦笑,这件事情真的狠狠的打击了他了,原本他以为他能够处理好家中的事情的,可是现在,谢昀不能够确定了。

    这件事情谢昀觉得对自己的打击真的很大的!

    谢昀对明妤说道:“明天,我会回来!”

    想着昨天对母亲说的话,其实,对镇南侯那里他虽然会觉得有些愧疚,可是他并不怕镇南侯府的刁难,因为他相信经历了这一次的事情之后他已经吃足了教训了,所以以后他是不会允许自己再去经历这件事情了!

    听了谢昀的话,明妤心中一暖,说道:“你不用回来,我会处理好的!”是真的不需要谢昀做些什么的,因为明妤想相信自己能够做好这些事情,所以在这并非是什么勉强的话。

    谢昀说道:“明天再说吧!”心中却已经打定了主意明天是一定要过来的,而且,不仅仅是要过来,他还会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只是也没有必要去和明妤说这些事情就是了,有些事情,他自己也是能够做好的,这一点上面,就算是现在谢昀也是觉得很有信心。

    两个人不再说这件事情,默然无语。其实到现在两个人还是不知道他们的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可是谢昀他知道对于明妤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放弃!

    万若兰带着激动的心情回去了,万四夫人知道最近女儿一直都是去谢家,对于女儿去谢家这件事情万四夫人是绝对支持的态度的,今天看着女儿脸上的笑容,万四夫人知道恐怕是有些事情已经是有了眉目,当即就是问道:“那边可是已经定下来了?”

    万若兰说道:“娘,那个顾明妤真的是找死,居然吃着避子汤,然后还被谢大夫人知道了,谢大夫人自然是不会放过顾明妤的,所以她想接着这件事情让我成为表哥的平妻。”

    万四夫人虽然高兴,可是觉得有些事情还是不怎么靠谱的,想了想,万四夫人问道:“这件事情能够行吗?毕竟万家那里都是不同意妾室,又怎么会愿意有个平妻呢?”她自然高兴自己的母亲能够受到谢大夫人的重视,无论是什么原因万四夫人都是觉得很是高兴,可是早高兴的同时,万四夫人同样心中是有着疑惑的。

    但是万若兰对于母亲的质疑却是很不高兴的,或者是说万若兰下意识的不愿意去相信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她想象的这样简单。

    所以万若兰有些不高兴的说道:“那顾明妤为什么会想着去喝避子汤,说白了就是因为身子弱,担心自己的身体升不了孩子,所以不得不去喝避子汤,这样的人不能够生孩子就是一件极为心虚的事情,所以最终她一定会妥协的!娘,只要她妥协了,谢老太君那里就是不会再去阻止的,毕竟没有孩子可是不孝的事情呢!这样的罪过那个顾明妤根本就承受不起!娘,你再想一想,要是我能够给四表哥生一个孩子的话,以后那个孩子就是谢家的家主呢!那顾明妤一看就是短命鬼,说不定很快就是能够死了,到时候我就是四表哥名正言顺的妻子!”

    抱着这样美好的幻想万若兰最近生活的很是滋润,所以现在的万若兰根本就是不愿意去相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现在只是坚定的认为自己一定能够成功!

    万四夫人想一想也是妥协的,就算是明妤是镇南侯的女儿又怎么样,就算是明妤是和瑞郡主又怎么,说白了没有孩子就是一件硬伤,因此就算是镇南侯府强势,也是不敢过于责备什么的,说不定以后那个顾明妤还要讨好她的女儿呢!到时候她就能够扬眉吐气了,还是能够在顾云芳面前当婆婆!而不用憋屈着了!

    想着这些事情,最终万四夫人也是原意相信自己女儿所说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了,因此,这个时候的万四夫人也是已经不能够接受自己的女儿不能够成功这件事情了。

    第二天,谢昀早早的就起来了,毕竟今天实现谢昀成亲之后第一次去翰林院,昨天明妤也是帮着谢昀收拾妥帖了,就是担心会有些什么不周到的事情,索性,做这样的事情明妤一向都是有套路的,因此最终哥也是弄得很是不错。

    今天起码谢昀离开的事情很是妥当。

    这一天并非是请安的日子,明妤送走了谢昀之后也不用再去谢大夫人那里,这倒是让明妤松了一口气,因为实在是不愿意去看谢大夫人阴沉着脸的样子啊!

    但是很快,谢大夫人身边的人却是来了明妤这里,说是谢大夫人要去见明妤,明妤知道了之后叹了一口气,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明妤其实内心里面根本就是不愿意去面对这样的事情的!

    只是,明妤到底不是那种想着退缩的人,因此明妤选择的是去面对!这一段时间生活的太过于憋屈了,明妤自己觉得很是难受,所以有些事情还是要去做一个了结的!

    明妤神色平静,对平姑姑说道:“姑姑,过会儿我们一起过去吧!”

    对于明妤的准备平姑姑是知道的,而且全程平姑姑都是参与其中,因此现在平姑姑自然是不会不答应的,其实平姑姑也是极为看不起谢大夫人这个人,做事一副小家子气的样子,怎么都是难以成大器!

    明妤过去了,谢大夫人在坐在主位,万若兰则是站在谢大夫人的身边,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明妤说道:“不知母亲叫儿媳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谢大夫人根本就没有打算和明妤先礼后兵:“跪下,你做了什么事情难不成你自己还不知道不成!”

    明妤看向谢大夫人,神色平静:“母亲,有些事情您可是要想好了,因此做了后悔可就是来不及了!”

    谢大夫人看着明妤面色平静的样子,心中有些忐忑,可是又想到自己掌握的证据,谢大夫人觉得自己的底气很足,觉得明妤分明就是已经心虚了,所以才会在这里装神弄鬼的!

    想到这里,谢大夫人底气又足了:“让你跪下你就跪下!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明妤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谢大夫人,她发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这样憋屈,明妤缓缓的跪了下来:“不知道母亲有何指教?”

    谢大夫人心中觉得很是得意,就算是这个儿媳身份高又怎么样,说白了现在还不是要在她身下匍匐,想到这里,谢大夫人只觉得底气更足了!

    谢大夫人说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喝了避子汤。”

    这件事情明妤根本就是没有想着隐瞒:“是,儿媳的身体现在并不适合有孕,恐怕是要一个月之后再说!这件事情想必在成亲之前就是已经说过了!”

    谢大夫人冷哼一声:“的确是说过了,但是我可是没有允许你喝避子汤呢!”

    明妤说道:“这件事情不需要母亲允许,儿媳不会因为着急要孩子,然后就选择生出来一个不健康的孩子出来!”

    明妤知道谢昭的事情应该是谢大夫人一声的痛苦,她并非是那种原意去戳别人心窝的人,可是在谢大夫人这里,这一条原则就直接不成立了!

    所以戳着谢大夫人的心窝子一点都是灭有愧疚的自觉!

    谢大夫人听了明妤的话,却是气的胸口起伏不定:“贱人,你说什么!来人,掌嘴!”

    明妤直接站了起来:“我看谁敢?我可是皇上亲自册封的郡主,打我,就相当于是打了皇上的脸,我看你们到底谁有这样的胆子,还有,母亲,我现在叫你一声母亲是因为我不得不去这样叫,说实话,我根本就不愿意!我是郡主,有时候就是母亲也是不能够随意辱骂我的!”

    谢大夫人觉得自己心口疼,她想要反驳明妤的话,可是发现根本就是有反驳的地方,谢大夫人有些着急,她有些事情还是能够看的明白的,就比如,今天若是不将明妤彻底的制服的话以后她根本就是控制不住明妤的!

    谢大夫人说道:“你去老太君那里去说你愿意让若兰成为阿昀的平妻,这样,我就不再怪你吃避子汤的事情,要不然,我就将这件事情和老太君说,到时候你更加不好过!”

    明妤呵呵一笑:“母亲,您难道不知道吃避子汤的事情是祖母同意的吗?还有平妻?谢家为什么会有一个四十无子方可纳妾的规矩,说白了妾有时候做出来的那些事情能够让一个家族败落,妾都是如此,更何况是平妻?而且,什么是平妻,说白了也就是一个妾室而已,只有那种不着调的家族才会有平妻这样的一个名头,母亲,您现在这个样子亏你还是大家族里面出来的姑娘,而且这些年还一直都是谢家的宗妇,至于哪儿万若兰,就她那个样子,若是配了四爷简直就是侮辱四爷,她哪里能够配得上进谢家的门?说身份,父亲不过只是七品小官,说性格,就她那些上不台面的小心思早晚有一天能够把她自己给害死,明明就没有足够的魄力,还天天妄想,说出来真的是可笑!”

    万若兰气得浑身发抖,原本她一位今天让明妤松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是现在,万若兰觉得自己今天过来就是送上门让明妤侮辱的,偏偏那面对明妤那凌厉的目光,万若兰一句话都是说不出来,心中却是恨极了明妤!

    明妤根本就是没有将万若兰的心思放在心上,明妤刚讲话说的那样难听,就是有那样的底气!

    明妤看着谢大夫人气红了脸,却是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还有一件事情母亲大概是不知道吧!母亲身边那个叫红莲的丫鬟,就是一直挑唆着让母亲给四爷找个平妻,然后还将我和避子汤的事情和母亲说的那个丫鬟,可是收了嘉祥郡主二百两银子和两支银金簪子呢!”

    谢大夫人不可置信的看向红莲,红莲有些心慌,可是还说道:“四奶奶话可不能够乱说!”

    明妤根本就不害怕红莲的强词夺理:“到底是不是乱说你心中不明白吗?难不成你哥哥现在不是在嘉祥郡主的庄子里面当一个副庄头?还有你的母亲如今是嘉祥郡主铺子里面的女管事!这些事情只要随随便便一查就是能够发现呢!”

    红莲惨白了脸,看向明妤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震惊,这些事情不是一直都进行的很是隐秘吗?怎么四奶奶还不会知道。

    看着红莲惨白的脸,谢大夫人知道有些事情应该就是像明妤说的那样是真的,难不成她是真的上当了?

    明妤根本就不理会谢大夫人的若有所思,还有红莲一脸颓败的样子,继续说道:“还有一些事情呢!我院子脸有个叫绿扶的也是嘉祥郡主的人我喝避子汤的事情就是她跟嘉祥郡主说的,而嘉祥郡主有通过红莲告诉了母亲,还有那个万若兰,在母亲找上她之前也是提前被嘉祥郡主的人给蛊惑住了,他们想着的是等着万若兰成为四爷的平妻,就让万若兰下手害死我,到时候再将这件事情和镇南侯府说了,到时候镇南侯和谢家大房直接决裂,母亲,您说到时候谁能够得利呢?”

    谢大夫人想要让明妤闭嘴,因为现在明妤所说的这些话根本就不是她想她想听到的,可是谢大夫人知道自己是一定要听的,要不然只怕是以后自己会错的更加离谱,谢大夫人知道有时候自己根本就是承受不住这些的!

    明妤接着说道:“谁家的媳妇嫁过去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就被婆婆嫌弃不能够生孩子,然后这儿子张罗着平妻,还找那样的有个货色,是担心自己的儿子后院不起火吧!而母亲做的这些祖母还不知道吧!”

    谢大夫人白了脸,的确,现在谢老太君不知道,她当初想着的是让明妤去谢老太君那里说平妻的事情,到时候根本就是怪罪不到她身上,而且她还能够从中得利!

    但是现在谢大夫人知道明妤根本不可能不去和谢老太君说,所以自己是不是完了?

    谢大夫人看向明妤:“我不会逼你了。”

    听了这话明妤突然之间觉得很是无趣,原本她一位自己的婆婆还是能够支撑一段时间的,但是现在却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明妤自己这里都是觉得索然无味!

    明妤说道:“这件事情可不是母亲想要撤回就是能够撤回的呢!”

    谢大夫人突然之间觉得很是疲累,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的,根本就是上赶着将把柄送到自己儿媳的手中,偏偏现在自己根本就是不能够反驳什么。

    而现在谢大夫人明白了自己根本就是被别人挑唆,然后后知后觉的,谢大夫人明白了明妤并非是不能够生养,只是明妤是想着有一个健康的孩子,所以不想着现在要孩子,而不是像自己当年,现在大儿子的身子想一想谢大夫人还是觉得很是难受。

    就算是明妤刚才的一番话很是难听,可是谢大夫人知道那些话都是有道理的!

    突然之间,谢大夫人不想再去争执什么了:“你想做什么?”

    明妤淡淡的说道:“并非是儿媳想要做些什么,一直以来都是母亲逼迫着儿媳要去做些什么!所以这些根本就不是儿媳能决定的!”

    谢大夫人说道:“以后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我不会逼你了!”之后让她和明妤亲密无间的相处,谢大夫人明白也是不可能的了!

    明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准备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可是这个时候外面却是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是谢老太君,后面跟着的是长公主,顾伯礼,顾宸,最后是谢昀,然后明妤发现谢昀眼睛是肿的不用想,肯定是自己的哥哥给打的。

    长公主进来之后,淡淡的瞥了一眼万若兰,那一眼带着足够的嫌弃,好像是万若兰是朵儿的不堪一样,让万若兰觉得很是南康,有一种落荒而逃的冲动,可是这个时候万若兰甚至是不知道应该去哪里!

    明妤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自己根本就是没有想过惊动镇南侯府的,毕竟她自己也是能够处理,可是现在看来显然是谢昀去这样做的!

    明妤看了一眼谢昀现在这个样子,觉得谢昀最近应该是不能够出门的。自己的哥哥下手真狠。

    明妤本来是想着说些什么的,长公主却是瞪了明妤一眼,不让明妤说话,然后自己对谢大夫人说道:“阿蔚不懂事,让大夫人为难了,我这就带着阿蔚回去!”

    这又是闹哪一种?看着谢昀脸上一点都没有的惊讶,明妤知道谢昀应该也是知道的,可是到底这是什么情况?明妤还是没有弄明白。

    谢大夫人这个时候明白自己根本就是不能够再去翻身了,现在的自己终归是要位置做出来的事情负责的,只是代价看起来真的是好严重啊,她有些承受不起!

    谢老太君看着明妤的样子就是知道镇南侯府的过来根本不是明妤的意思,因为他们一行人过来的时候明妤在那个时候根本就是已经将场面控制住了,所以这一切是自己的孙子做出来的了?

    谢老太君知道现在自己是无论如何都是要表态了:“老姐姐,这是什么话,阿蔚嫁过来之后一直都是乖巧无比,我很喜欢呢!万氏那个人脑子不够用,所以你不要介意!”

    “毕竟阿蔚是去给人家当儿媳妇的,我可是不敢去介意什么,只是到底是我身边一手养大的,所以我心疼的孙女,阿蔚一直以来被我宠坏了,我看要是不适合的话就带着阿蔚回去吧!”

    虽然没有说和离的意思,但是言外之意就是实在不行就和离,谢老太君明白长公主应该是认真的!当即有些着急了,说道:“老姐姐,这一次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坐视不理的!”其实,她是想着去管的,只是看着明妤不着急的样子,明显是有应对的方法的,所以最终谢老太君就没有再去理会,只是认为明妤一定能够将事情处理好,事实上,明妤确实是将事情处理好了,但是谢老太君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孙子居然直接就叫镇南侯府的人过去,这样的话有些事情可就是变的复杂了,如今谢老太君根本就是不知道应该说自己的孙子什么了!

    作为一位女人其实欣赏孙子这样的做法,可是作为谢家的一部分,却是又觉得自己孙子这样做真的是给家中带来了很多的麻烦。

    这个时候,谢昀出面,说道:“祖母,让阿蔚先回去吧!”

    这一次,他想要表现出来足够的态度,名誉权确实受委屈了,他想要让明妤回去,然后自己亲自去接,给足了明妤的面子,这样以后明妤在谢家要是有人想要做些什么事情的话也是需要好好的掂量掂量的!

    谢老太君明妤的谢昀的意思,最终沉默了下来,自己的孙子有时候想要做一件事情根本就是她能够足了阻拦住的,而且这件事情也是不好去阻拦!

    谢老太君说道:“这样也好。”

    明妤在自己的祖母过来之后就是没有再去说过一句话,因为根本就是不用她说话自己那个彪悍的祖母就是已经将事情给安排还了,想一想,明妤还是觉得挺无奈的!

    明妤这个时候说道:“我想回去收拾一点东西。”

    说完朝着谢老太君福了一礼,就凭着谢老太君愿意将谢家的面子暂时放下然后依着她明妤就觉得谢老太君是值得尊重的,至于一开始谢老太君的静观其变明妤也是能够理解,因为谢老太君根本经济师发现了她的动作才会这样的,谢老太君想着应该是今天配合自己的可是半路去世杀出来了一个程咬金!

    对于谢昀的做法明妤自然是感动的,可是同时明妤又觉得谢昀根本就是不应该将这些事情和长公主说了才是!

    谢老太君拍拍明妤的手说道:“好孩子这一次让你受委屈了,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的!你好好是回家住上几天,等着我让阿昀过去接你。”

    明妤说道:“谢祖母体谅。”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明妤觉得自己干脆也就不用再去矫情了,干脆回家住上几天就是了,说变了这样还是对自己是最有利的!

    明妤回去收拾东西,走到谢昀身边的时候眼神示意了一下谢昀就是让谢昀跟着自己过来,有些事情自己还是要好好的和谢昀说一说的,说让这个男人胡乱给她做主呢!

    谢昀也是有些话想要对明妤说,所以根本就是没有犹豫,就是跟着明妤离开了。

    明瑟居,明妤刚想要说些什么,谢昀就是说道:“阿蔚,你给我上药吧!你哥哥下手好重!”

    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让明妤想要质问的话根本就是说不出口,自己上辈子已经是欠了这个男人的!明妤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疏影,那药过来。”

    拿过来了消於的药膏,明妤慢慢的给谢昀涂抹上,有心想着些狠手让谢昀好好的疼上一疼,但是最终明妤根本就是下不了手,只能够选择小心翼翼的给谢昀上药。

    一切都完成了之后谢昀对明妤说道:“我知就算是没有我你也能够将事情做的很好,可是,我还是想着能够参与其中,你没有打算将这件事情和镇南侯府说,但是我却认为应该去说,只有让父亲和祖母将你迎回娘家,然后我再去接你你才能够真正的在谢家站住脚,那些人才会再对你下手的时候好好的想一想他们到底是能不能够承担着后果。”

    明妤自然明白这个道理,自己的做法虽然也是能够震慑住谢家那些想要动手的人,可是到底是不如谢昀这个来的好,可是这样的话,谢昀就完完全全没有脸了。

    这个人能够为她做到这个程度,说不感动明妤觉得自己会天打雷劈的。

    明妤说道:“疼吗?”

    谢昀周到明妤想要问的是这样他自己的脸面不就是没有了?

    谢昀笑了起来:“阿蔚,让你受委屈我的脸就很疼了,现在被你哥哥打一顿我还觉得更加好受一点,至于说丢脸的事情,我们两个人刚刚成亲一个人,就让你瘦了委屈,其实就是我的无能,所以再怎么丢脸我也觉得是应该的,我是心甘情愿的,虽然有些丢脸,可是也是我自找的!”

    其实,要是他不说的话自己的父亲和祖母是不会知道的,但是偏偏现在谢昀就说了,而且是坦坦荡荡的,不害怕自己祖母,父亲,哥哥的责难,义无反顾的将一切都承担在的自己的身上,这样的男人,怎么能够说成没有担当呢?

    明妤看向谢昀说道:“别忘了去接我。”矫情的话并没有说,但是谢昀觉得明妤说的这一句话就已经足够了!

    谢昀说道:“不去接你,想得美!在娘家不要忘了我,我很快就去接你,谢家这里剩下的事情交给我,阿蔚,恐怕是再一次回来中馈的权力就是要握在你手中了,你准备好了吗?”

    本来就算是这一次阵势没有这么大自己也是会想着拿到中馈的,要是一直在谢大夫人的手中明妤觉得以后自己恐怕是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不能够好好的安生的,所以倒是不如就在她的手中来的好。

    明妤说道:“放心吧!”

    明妤离开了,谢昀对想着这一晚上自己就要独自一个人睡觉,觉得简直就是不能够接受,毕竟已经习惯了怀中抱着一个人了,可是到底有些事情要做就是一次性的要完善好,这一次既然已经进行到了现在了,谢昀觉得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够半途而废的!

    谢老太君在谢大夫人这里,这一次她是失望透顶。

    “我知道,你对这个儿媳妇一直都不满意,说白了儿媳妇就是各方面都是超过你了,所以你心中担忧,因为你有这样的担忧,所以你看阿蔚什么时候都是挑剔这的也就是这样的一份挑剔,所以最终让你被人利用了,你可是知道,你这一次的做法硬生生的将你儿子都给疏离了,以后你儿子恐怕是都不会待见你的,而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当初,万家遭难,所有的家族都是想着办法和万家撇清关系,可是我想着毕竟两家已经定亲,所以最终还是决定让你嫁过来,虽然说对你还是有些不满意,可是我觉得有我在一旁看着怎么你都是能够学会什么的,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你真正的本事没有学到,想着打压人的本事却是学了一点,偏偏还不精,以至于让你跟恩就是输的一塌糊涂!你或许觉得我这话说的有些重了,但是,你说,是不是今天就算是镇南侯府的人不过来阿蔚也是能够将事情处理好的!千万不要想着去反驳,因为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谢老太君说道,这话可谓是不怎么留有情面了,但是谢老太君还是将话说出来了。

    她想她是最后一次这样说了,要是以后这个儿媳还是糊涂下去的话,她是不会想着再去做些什么了。

    谢大夫人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母亲,我知道了,我这次真的知道了,我就是傻,所以才会被别人利用,差一点就是造成大错。”而如今也算是和儿子之间出现了隔阂,谢大夫人真的是悔不当初。

    谢老太君说道:“希望你能够牢牢的记住这一次的教训,阿蔚的并非是不能够怀孕,只是不宜过早,这件事情两家早就已经有了默契,其实当初你也是知道的,现在你又怎么会想着出尔反尔呢?”

    谢大夫人说不出话来,其实,现在她明白了其实她就是担心自己压不住那个儿媳妇,所以才会想着法子去做这样的事情的!

    谢老太君说道:“我看着这一次等着阿蔚从镇南侯府那里回来之后你就将手中的中馈给她吧!”

    掌握了二十几年的中馈要给别人,谢大夫人是真的舍不得的,可是现在,根本就是没有她去反驳的余地,所以最终谢大夫人低声应是。

    谢老太君说道:“有些事情你还是去好好的想想吧!”

    谢老太君起身离开,出门看到谢昀,挑眉:“你还有什么事情?”

    “二嫂那里祖母准备怎么办?”明妤拿出来的证据绝对证明的嘉祥郡主也是参与了这件事情里面的,所以嘉祥郡主根本是逃无可逃,谢昀也是根本就是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谢老太君看了孙子一样,这一次孙子甚至是连自己的脸面都不要了,一心就是给明妤讨回公道,所以谢老太君知道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她能回避得住的!

    谢老太君想着不省心的嘉祥郡主也是觉得生气的:“我会处理的,毕竟她已经怀孕了,所以就先禁足吧!知乎自然还会有决断!”

    嘉祥郡主看着镇南侯府的人是谢昀领着进来的,就是知道事情败露了,可是并没有慌张,因为她觉得事情她做的很是隐蔽,根本是不会有人发现的,可是等着听着说自己被禁足的事情,嘉祥郡主就是知道了事情根本就不是她想的这样的!分明谢老太君那里已经是知道了一些事情了,想到这里,嘉祥郡主简直就是冷静不下来,也根本就不想冷静,她生气的将面前桌子上的什么东西都摔碎了,然后觉得肚子那里传过来的强烈的疼痛!

    “啊!”嘉祥郡主情不自禁的寒交出来了,然后觉得下面湿湿的,心中慌乱了,她现在这个样子分明是肚子里面的孩子不怎么好了,可是现在自己不过是怀孕八个月啊!

    ------题外话------

    明天要是有空会给大家回复评论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