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夫贵妻娇 > 第三百零九章 出彩
    中午吃饭的时候,明妤对文域说道:“暗香我准备让她回去了,去她父母那里。”虽然知道文域并不需要一个交代,而且文域也不会将暗香的事情怪罪到她身上,但是明妤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说一声的。

    文域吃了一颗虾饺:“阿蔚,你不用在意的。”

    明妤说道:“我知道表哥没有怪罪,可是,终归是我的丫鬟,也是我没有做好,所以还是应该和表哥说一声的!”

    文域微微笑:“嗯,我知道了。”

    谢昀就笑道:“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我们吃饭。”

    一顿午饭仍然吃的很是温馨。

    而没有过几天,暗香就离开了海曲去京城。

    离开的那一天暗香跪在明妤的屋子外面给明妤磕头,最终还是没有见到明妤一面,暗香有些失望,她知道,自此之后,明妤和她就再也没有了任何关系,虽然早就已经想明白了,可是在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觉得无比的难受。

    明妤没有捡暗香,应该说的话都是已经说完了,再说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暗香的事情触碰到了她的原则,所以她没有办法违心选择原谅,这样的话,倒不如以后就不见。

    她给了暗香五十两银子,暗香拥有的东西她全部让暗香带走,除了这些,再也没有其他的了,这是她最后能够做的事情。

    四个大丫鬟还剩下了三个,明妤还是有些感慨的,但是很快也就过去了。

    浮月和刘师爷的亲事定下来了,成亲的日子就在八月,明妤也就不再让浮月在自己的身边做事,而是让她安心的准备接下来成亲的事情,她身边的四个大丫鬟也就从“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换成了流光流萤流岚和流漫几个人。

    这四个人其实很久就是已经在明妤身边跟着的,也早就已经做好了成为大丫鬟的准备,所以成为了大丫鬟之后再明妤的身边做事很是顺手,倒是让明妤没有什么不习惯的。

    同时暗香的事情也让流光四个人明白了很多道理,做起事情来也谨慎了很多,几个人都明白其实她们的身家性命都在明妤的身上,明妤对她们好事明妤作为主子恩慈,但是她们不能够瞪鼻子上眼,人最为重要的还是惜福。

    文域在暗香离开后的第二天也离开了,这一次他不过是顺便来明妤这里,主要就是为了看看孩子,可是他本身还是有很多事情的,在这里停留了五六天的时间其实已经是他的极限,不可能再多下去,原本他是准备停留三四天的时间的,只是实在是想喜欢元元。

    离开的时候文域还是有些不舍,这些年在外面,有时候也是已经觉得疲累了,想着能够停留一下,所以过了几天悠闲的日子让文域有些乐不思蜀,只是想着目前的情况,文域叹气,认命的选择离开。

    如今夺嫡的事情越发的水深火热起来,明妤和谢昀在海曲这里感受不深,但是他一直跟在四皇子身边为四皇子做事,自然是知道的事情更加的多一点,就比如,如今大皇子的暗牌已经慢慢的亮出来了,他接下来就要去贵州那里看看。

    文域离开,明妤有些担忧:“你说,四皇子的可能性多大?”

    谢昀摇头:“不知道啊!”大皇子的暗牌他也知道,从自己的祖父那里得到的,这些他们都没有想到,而大皇子真的就只是有这点吗?而这些是大皇子的暗牌,还有二皇子呢?

    要知道二皇子平时更加的不显山不露水,可是却一直能够屹立在朝堂之上,要是说没有手段的话,他一点都不相信。所以依着目前的情况谢昀觉得夺嫡到现在还是看不出来到底是谁更加的占优势一点。

    明妤说道:“如今表哥已经回不了头了,就是因为这样才更加的让人觉得担忧,我看着那些皇子没有一个是好招惹的!”

    谢昀深有同感:“是啊,没有一个是好招惹的,所以以后恐怕是有些惨烈。”

    明妤黯然:“每一次更迭都惨烈无比,想一想还是一个孩子好,别无选择啊!”什么多子多福,孩子多了穷人家没有办法养孩子,富人家就要争夺家产!明妤有些消极的想。

    谢昀失笑:“这话倒是有些道理,阿蔚,我们就要元元一个孩子吧!”这是他的真心话,他和明妤一起经历生产,亲眼看着明妤痛苦的样子,所以他不愿意在看到一次。

    明妤瞪了谢昀一眼:“不说母亲,就是祖母恐怕也不愿意呢!而且,元元只是自己一个人还是太孤单了!”

    谢昀笑着将明妤抱在了自己的怀中:“不是说孩子多了不好吗?”

    “那是没有教育好,我们元元不会的,元元一定会很爱护下面的弟弟妹妹的。”明妤自信的说道,孩子的教育真的是一个很是眼中的问题,要是教育不好的话容易出现很多问题。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闲话,然后谢昀有些事情被叫了出去。

    四月初京城来信了,信中说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康伦考中了举人,二甲十一名,比起来谢昀的自然是不怎么好,但是那绝对是一个不错的成绩了。

    谢昀说道:“这样就好了,我们离开之后正好让他接任。起码海曲的格局是不会被破坏了的!”

    明妤说道:“我们想着这样很好,可是并不代表着京城其他的人愿意呢!”明妤想一些京城的那些尔虞我诈就是觉得麻烦。

    谢昀笑道:“要是我们谢家和康家一起都应对不了京城那些人的阻止的话就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了,我看着祖父应该都和皇上暗示过了,你看着现在这康伦可是被皇上直接叫去了翰林院呢!”

    心中的确是这样说了,其实很是显眼的做法,三甲可以直接进入翰林,但是其他的可是要通过庶吉士考试呢!所以现在不用先明妤都知道京城那里一定充满了酸言酸语。

    明妤说道:“皇上这样做其实何尝不是将康家推到了风口浪尖,也不知道康家能不能够应付的来。”

    谢昀说道:“不过就是安排了一个进入翰林的机会而已,以前也是有这样的例子的,我想虽然很是显眼,可是也不至于很多人都不满意,康家要是连这一点都应对不了的话也就没有什么必要野心勃勃的盯着海曲还有广州那里了!”

    说道这里,明妤倒是不再关注康家的事情了,的确,就想谢昀说的那样,其实有谢家康家在,还有皇上暗地里面的支持,康伦去海曲这里接任基本上算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而现在明妤关注的是谢昀接下来回去哪里。

    明妤问道:“接下来你要去哪里可是定下来了?”

    谢昀笑道:“这一点上面我和祖父说过了,要是没有错的话应该只准备去广州了!”

    皇上准备在广州那里开一个西洋贸易商口如今京城里面应该知道的都是知道了,而且也挣得热火朝天,都是想着能够在那礼占据一席之地,可是他们三家在福建那里的商口已经占据了很多利益的,所以实在是没有必要掺和啊!

    谢昀自然是看到了明妤迷惑不解的样子,笑着说道:“这是我的想法,我和祖父说了,祖父有些不愿意,就像是你想的那样,广州那里现在就是一个谁都想啃一口的香饽饽的,其实我们实在是没有必要产或移交,但是我这里有一些其他的想法,所以还是想着能够去广州,或者说暂时不去广州,先去一个其他的地方,可是一定要在广州附近。”

    明妤看向谢昀:“你可是有了什么想法?”

    谢昀说道:“嗯,阿蔚我现在只说给你听。”

    明妤认真起来:“你想要说什么。”

    “西洋贸易到现在也已经十几年的时间了,朝廷通过西洋贸易得到了很多银子,可是有出现了很多弊端,就比如海盗,就比如走私,就比如贪污。举个例子,我们这里生产了产品运往西洋,可是总是会出现数量对不上的问题,而且因为朝廷没有专人专管,也让很多事情都很混乱,一件事情要想长长久久的做下去的话就是需要有一个规范,所以我想要设置一个部门专门管理西洋贸易,当然,这是我的想法,一旦提出来的话朝廷那里恐怕是要沸腾一大半天,而且,我现在还没有资历去单独主持这样的一个部门,现在提出来的话就要其他人来管理,那样的话恐怕是就要和我想象的有些出入,我想着的是再给我三年,我利用这三年再做出来一些成绩,然后再向皇上提出来这样一个建议!”

    显然,谢昀在很久就已经开始想着这样的计划了,所以现在说出来的时候很是顺利,明妤看着谢昀意气风发的样子心中久久不能够平复。

    谢昀一直说她要比他聪明,总是会给他带来很多新颖的想法,但是她的那些可都是因为有上一世的记忆啊,然而谢昀是没有的,所以,谢昀才是最为聪明的。这样的男人,天生就适合在官场上面。

    看着明妤眼中的情绪,谢昀说道:“怎么了?可是不好?”

    “不是。”明妤立刻摇头,“是很好,西洋贸易出现了十几年的时间了,弊端或许一开始没有显现出来,但是到了现在了,其实很多人都是看出来了,而他们只是看出来了而已,却是没有想着改变,而你这样的部门一旦出现了一定会让西洋贸易走向一个新的样子的!阿昀,这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主意,我想就算是提出来的时候会出现争议,但是最后一定能够成的!”

    谢昀笑起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够懂,我想皇上也一定会明白的,不过,这个计划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我准备从现在就开始准备,阿蔚,我们一起。”他想要他所有的成就中都有明妤的参与。

    面对谢昀的邀请,明妤根本就拒绝不了,明妤说道:“嗯,一起。”此事,她也有些心情澎湃。

    从这一刻开始,一直到以后,明妤的确在谢昀每一个成就中都出现了自己的身影。

    明妤和谢昀又在这里居住了两个月,一直过了端午节才回去。其实明妤是不想回去的,在这里居住着没有什么人过来打扰,最好不过了,但是一旦回去了虽然平时很少有人上门,但是并非是没有人上门啊!想一想明妤就是觉得有些烦躁,自己现在见人就觉得麻烦,那么等着到了以后呢?

    再有半年的时间他们就要去京城了,在京城她要面对很多的事情,要去参加各种宴会,那个时候可是由不得自己不耐烦呢!明妤知道自己现在这样的脾气应该改一改的,可是真的要改的时候她又觉得有些烦躁。

    明妤慢慢的压制好自己这样的情绪,跟着谢昀重新回到了衙门。

    回去的第一天吴家的人就是过来了。

    这两年吴家镇的老实了很多,现在过来也不知道为了什么,明妤还是决定见一见。就定在了明天。

    第二天过来的是吴家的老太太和大太太。

    现在的吴老太太和吴大太太再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想着将明妤掌控在手中的意思了,而事实证明,明妤和谢昀做出来的那些事情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掌控的,他们现在最为后悔的就是当初的怠慢,一直造成了现在他们和明妤的关系还是不冷不热的,无论他们怎么巴结明妤都是没有和他们亲近的意思。

    唯一让他们觉得安慰的就是明妤无论是对任何一个商户都是这样的态度,要不然的话他们恐怕是早就已经坐不住了!

    这一次过来,他们自然是有着自己的心思的。

    眼看着皇上就要过寿,以前的时候他们是没有献上寿礼的资格,也从来都不敢想,这一次,却是真的被诱惑到了!

    原来,吴家的人知道了手工学院的学生在准备给皇上的寿礼,这些是谢昀和明妤的意思,知道了知道吴家就再也淡定不了了,给皇上准备寿礼啊,就算是没有让皇上满意,也是绝对令人瞩目,毕竟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人就是能够给皇上准备的,而一旦让皇上看上了的话,就是绝对能够得到足够的好处的!’

    这样的诱惑他们根本就拒绝不了,他们想着毕竟那些手工学院的学生就是可以准备了,那么他们自然也是可以准备的,所以就选择了今天过来见见明妤,试探一下明妤的态度。

    要是没有明妤和谢昀的话他们可是没有什么途径能够将东西送到皇上的手中呢!

    一大早吴老太太和儿媳起来了,她们一想到能够和皇上扯上关系都是觉得激动无比,这个时候的他们根本就已经忽略了明妤是不是会同意他们这样的做法。

    明妤是真的不知道吴老太太和吴大太太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的,听着说吴老太太和吴大太太这么早就过来了明妤还有些惊讶,但是还是让两个人进来了。

    吴老太太和吴大太太现在见到明妤下意识的先是屏住了呼吸,走路甚至都是有些拘束。

    看着两个人的样子明妤觉得有些无奈,自己就真的这样可拍吗?既然级可怕,为什么又过来嗯?

    过来的这两年,明妤基本上很少参与到海曲这里那些富户们的聚会,一来是自己的身份太高,有选择不去的权利,二来,当初过来就是因为有些厌烦京城的那些各种各样的聚会,自然到了海曲还是怎么方便怎么来。这样也就造成了明妤在那些富人太太们眼中是高不可攀的,尤其是吴家还在明妤这里碰过灰,自然就在明妤面前更加的小心翼翼的,只是吴家的这些小心思明妤根本没有在意过,自然也是不会放在眼中的。

    吴老太太知道自己今天过来的目的,但是到了明妤的面前之后原本准备的话却是怎么都是说不出来了。她们有些担心明妤不同意,毕竟明妤在有些事情上面根本就是油盐不进,这一点让她们觉得很是头疼。

    明妤看着两个人犹豫的样子倒是有些好奇两个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过来了,想了想还是主动说道:“今天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听着明妤说话,吴老太太反应过来,她们好像是还没有寒暄什么就进入了主题了,这样就更加的让她心中没底。

    只是,想着儿子昨天说的务必要去劝说明妤让他们吴家参与到皇上寿礼的准备的事情中,所以吴老太天啊哈似乎开口了:“我听说最近老爷和夫人正在为皇上的寿礼做准备,所以就想着过来问问我们可是有什么能够帮忙的,毕竟我们吴家也是海曲的一份子,还是想着海曲能够好的。”

    吴老太太知道若是她说为了吴家的话恐怕是明妤根本就不会理会他们,所以她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一定要提高度,这不就说成了为海曲。

    明妤似笑非笑的看了吴老太太一眼,吴家在自己这里不知道碰过多少次壁了,但是在听到有好处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上前,皇上的寿礼她和谢昀从来都没有想过昂海曲的这些商户参与。

    给皇上的东西自然是谨慎无比,既然谨慎的话就是不能够有什么差错,所以若是很多人参与了谁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而到时候出现问题了明妤相信当初那些叫嚷着要参与进去的商户都一定会撇的远远地。

    看着明妤似笑非笑的样子吴老太太有些拿不准,只是又觉得自己已经将准备寿礼的事情说成了是整个海曲的事情,明妤应该会让他们参与进去了吧!吴老太太有些期待。

    明妤却是说道:“我倒是不知道你们吴家还真的为海曲着想,什么时候县令这个职责倒是你们吴家可以行使了呢?”

    吴老太太脸色大变,这个时候她想起来了准备寿礼的事情是县令的责任,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而县令让别人怎么办自然别人就是要怎么做,他们不应该觉得手工学院里面的学生能够参与那么他们吴家就是能够参与的!

    吴老太太讪笑:“是我们先想错了。”也算是和明妤在一个地方生活了两年了,她知道有些事情要是明妤说不行的话就是真的不行了,他们就算是在再怎么期待就没有什么用处。这样的认知让人觉得有些难受。

    明妤淡淡的说道:“我和夫君来到这个地方是真心想要这个地方变好的,平心而论,我们从来都没有找你们收取什么好处,就算是让你们出银子了,但是那些银子也都是用来了海曲的建设,我们夫君没有贪图一个铜钱,可而且再让你们出血的同时我们也给了你们足够的好处,你们可是想过,这两年你们得到的远远要比以前的时候多,就算是我和夫君从来都没有向你们想象中的安阳被你们操控?”

    讲话直白的说出来是最令人觉得难堪的,而现在明妤就是讲话这样直白的说出来了,吴老太太和吴大太太觉得坐立难安。

    但是吴老太太承认这两年他们没有说操控明妤和谢昀,但是明妤和谢昀愿意给他们的已经是比原来他们得到的要多出来很多了!

    只是,人都是贪婪的,他们想着能够得到更多,就比如现在,因为已经得到了很多了,所以就是想着是不是操控住就是能够得到更多好处呢?

    这个答案显然是对的,想一想内心火热,后来虽然知道明妤和谢昀不是他们能够控制住的,可是还是想着再从明妤和谢昀这里得到更多的东西,而现在明妤的态度给他们火热的内心泼下来了一碰冷水,让他们明白他们只能接住明妤和谢昀愿意给的,更多的就不是他们能够接受住的!

    这样的认知让他们有些狼狈,同时也是有些憋屈,可是在明妤了然的目光中他们又无所适从。

    明妤知道吴家过来的目的之后就完全没有了和吴老太太吴大太太说话的兴趣了,她发现在有些事情上面自己还是没有多少耐心,这样实在是不好,应该改正的,可是,懒得改了1

    明妤淡淡的说道:“有些事情我就说这些,剩下的你们两个回去好好的想想吧!”

    这就是送客的意思了,吴老太太和吴大太太都不敢招惹明妤,甚至是过来之后吴大太太一句话都没有说。

    出来之后,两个人觉得今天他们过来就是自取其辱。

    其实,寿礼的事情有心思的何尝是吴家,海曲的那些商户没有兴趣的应该也就是孟天文了,他没有兴趣是以为知道这些他现在根本就不适合参与,既然和他没有什么关系又何必去过分的关注呢?

    而其他的人家自然都是不愿意错过机会,能够给皇上献寿礼这是多么有脸面的一件事情啊,其实都是摩拳擦掌想着去劝说明妤和谢昀让同意让他们参与其中的。

    然而吴老太太和吴大太太的失败让那些人暂时按捺住了心思,就是这样有些人家还是不满意的,他们也是海曲的一部分,为什么就不能够准备呢!

    在这样心思的煽动下,海曲渐渐有了一些不满的声音,这还是在谢昀成为了县令之后第一次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以前的时候可是没有针对的谣言呢!

    明妤和谢昀立刻就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知道这件事情背后恐怕是有人在说煽风点火,谢昀手中有人,立刻展开了调查。

    明妤这里则是将那天和吴老太太说的话放出来了,放出来之后不满立刻就销声匿迹。

    他们不服气不能够参与的寿礼当中,但是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将海曲的县令取而代之呢!要是真的有这样东西想法的话恐怕是第一个不满意的并非是明妤和谢昀,而是皇上了。

    要知道现在谢昀做出来的事情皇上可是一直都是夸赞无比,要是谢昀最终被他们挤下去了(虽然他们根本没有这样的本事),皇上哪里恐怕就是对他们不满意了吧!

    平时的时候皇上根本就是不会将他们放在眼中,恐怕是现在皇上根本就不知道海曲到底有什么样子的商户,可是他们一旦做出来了什么事情破坏了皇上的计划的话,他们一定得不到什么好处!

    认识到了,可是真的很是沮丧,他们明白了原来他们根本就是没有让皇上放在眼中的资格呢!

    海曲的商户老实下来了,也知道了他们到现在还是没有什么实力操纵谢昀的想法,这样的话还是老老实实的,谢昀给他们什么他们就接受吧,不给的,最好还是不要去想,想多了反而是他们不好受。

    就这样谢昀也很快查到了再后面推波助澜的人家,是顾明娟。

    明妤没有想到顾明娟没有将手伸向自己的孩子,反而是做出来这样的事情,说实话顾明娟真的抓的算是紧了,她唯一忽略的就是谢昀对海曲的掌控。

    明妤问谢昀:“你说她为什么不对元元下手反而是准备将海曲的水搅浑呢?”

    谢昀笑道:“恐怕是想的,只是没有机会,我可是在院院士很扁做了充分的保护,所以她根本没有什么机会能够接触到,这样的话就只能够退而求其次了!”

    明妤恍然,谢昀曾经和她说过元元的安全交给他,因为信任自己的丈夫,对于谢昀的布置明妤就没有再去询问过,现在看来,谢昀在不声不响间就已经将事情完美的解决了,自己的老公真的好棒啊!明妤在心中默默地给了谢昀一个赞。

    明妤问道:“顾明娟手中的人可是大皇子的人?这样说来是不是这里面也有大皇子的默认呢!”

    自己的父亲让大皇子翻了一个大跟头,恐怕是不仅仅是顾明娟,大皇子这个时候更加的憋屈,不能够报复到自己父亲的身上,来海曲这里的捣乱就是成了他们想要做的了!

    谢昀说道:“的确有大皇子的手段,大皇子的目的是让我妥协,然后让海曲的商户一起帮着准备寿礼,这样他就能够在皇上的寿礼上面做手脚了!”

    “真够恶毒的!”这是明妤对大皇子的做法的评价。

    谢昀说道:“可不是,要是出现什么差错的话恐怕是我就完了。”有些轻描淡写的将事情说出来了,但是真的就像谢昀说的这样轻描淡写呢?

    明妤说道:“所以现在大皇子开始着手对付我们了?”

    谢昀说道:“嗯,应该是有这样的打算的,我们不能够为他所用,他就想着毁灭吧!不过,大皇子以前可是没有这样的魄力,行事手段倒是哟徐诶改变了,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

    明妤想了想,说道:“大皇子如今看我们不顺眼,说不定就是会做出来些什么事情,我们要是防御的话难以防御,还是应该查查大皇子到底有多少底牌。”

    谢昀点点头:“这是一定要做的,有句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但是我们也可以转移大皇子的注意力,毕竟现在大皇子最为集中的还是应该在夺嫡的身上啊!”

    这样说有道理,明妤说道:“要是仅仅只是一个顾明娟的话我倒是没有什么担心的,可是大皇子掺和进来我就是不能够确定了,我看着还是转移大皇子的注意力让他没有功夫放在我们身上吧!你可是有了什么想法了?”

    谢昀笑道:“当初大皇子一下子迎娶洛河书院的两才女在京城也算是一段风流事,但是这样的风流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享受的,尤其是在大皇子的第一个儿子是秦侧妃的肚子;里面出来的,而现在大皇子妃的肚子一直没有什么动静,所以大皇子的后宅一直都不怎么平静。”

    明妤立刻明白了谢昀的意思:“你是准备再添上一把火?”

    谢昀笑道:“就是这样的准备,大皇子这个人其实还是有些好色的,最近扬州那里来了一批瘦马。”

    好吧,她有些抗拒这些,但是要是能够给大皇子添堵的话也就无所谓了,所以还是由着谢昀去吧!

    既然已经知道了谢昀的打算,明妤说道:“那我就不操心了,这些事情一看就麻烦,我还是等最后的结果吧!”

    谢昀有时候很难想象明妤在面对麻烦的时候明明就有解决的能力,但是对于麻烦还是敬谢不敏,而明妤所谓的那些麻烦其实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些享受着的啊!

    谢昀说道:“你本来就不用理会这些,只要做你喜欢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明妤点点头:“我本来就是这样想的。”

    之后谢昀不知道怎么操作的,总而言之大皇子的后院多了两个娇滴滴的女子,弄得大皇子的后院每天都是鸡飞狗跳的,而那两个女子娇滴滴的却是真的有些本事,居然能够让一直都算是占据上风的杜薇薇都是有些维持不住占据的上风。

    而就在杜薇薇和两个女子相斗的时候杜薇薇气的晕倒了,醒过来产出来了两个月的身孕,同时又见红了,这就意味着大皇子的后院更加的“热闹”弄的大皇子烦不胜烦,自然也就是没有心情在关注明妤和谢昀这里的事情了,总算是让明妤和谢昀松了一口气、

    京城的这些事情明妤是在六月中旬的时候知道的,这个时候天气是真的热,幸运的是今年的明妤总算是能够吃一些凉的东西了,自己十三岁那一年就让人做出来的雪糕终于在今年能够吃上了,让明妤有些小激动。

    只是,这段时间明妤也就要忙活起来。

    九月初六是皇上的寿辰,明妤和谢昀在皇上的寿礼中准备了手工学院学生做的东西。

    值得一提的事情当学院中的夫子将可是给皇上准备寿礼的事情和学生们说了之后手工学院的每一名学生都是表现出来了极大的热情,在这样的情况下学习气氛倒是一度高昂,这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了。

    以此同时,真的是每个学生都是开始认真的准备他们的礼物,想着或许就是能够在皇上面前出彩呢!

    现在那些学生们已经准备了一半,今天谢昀和明妤是准备去手工学院看看情况的。

    其实,明妤这里知道他们准备的寿礼也算是别出心裁,可是单独一个学生出彩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这些明妤看的很是清楚,毕竟他们能够做出来的东西也不过就是有着特别的意义,精美上面比起来其他的是一定比不上的!

    虽然知道,可是明妤并没有打算打击那些人的自信心。

    而下午过去看的时候的确有些地方也算是出乎明妤的意料,真的是有不少人做出来的东西都是足够出彩的!这也是明妤没有想到的一点。

    果然有了动力就是能够激发出来潜力,在这些人的作品中明妤看到了几样不错的,自然也就对那些人做出来的东西给了鼓励。

    重点明妤看的那一幅开学报名图的刺绣作品的进展,已经惊醒了三分之二了,还有三分之一,据说在有一个月的时间也就是差不多了。

    当初明妤作画的时候篇幅很大,几个绣娘在绣的时候是一比一还原,这样的话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工程,要是一个人的话怎么都是完成不了的,索性那些作为夫子的绣娘也都是没有这样的野心,而是选择了合作。

    这些人也算是聪明人,知道就算是合作做出来这样一幅作品皇上也是一定会喜欢的,抱着这样东西想法几个人绝对是拿出来的全部的精力来对待这一样的一幅绣品。

    幸亏是她们也算是分得清楚主次,虽然说将精力放在了作品上面,但是在给学生上课的时候依然是没有糊弄,明妤本来最为担心的就是这一点,知道了之后明妤总算是放下心来了!

    几个绣娘看着明妤对于他们的博鳌县满意本身觉得觉得骄傲。

    明妤就笑着对她们说道:“你们做的很好,不过也不用太累了,我也是会绣花,知道这不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情,所以还是要劳逸结合才是!”

    绣娘倒是没有想到明妤会说出来这样一番话,毕竟明妤对他们从来都是没有想过明妤会对他们说这些,所以这个时候倒是有些无措。

    明妤失笑:“好了,离着九月份还有一段时间,你们不用太着急!”

    绣娘们总算是回过神来,心中有些激动,说道:“奶奶放心,我们一定会做好的!”现在她们出来这些反而是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明妤知道恐怕是现在这些人还没有适应呢!也就不再多说。带着人离开了。

    出来的明妤还是觉得有些激动,有时候不得不说中华艺术在很多时候的都是令人觉得震撼的存在,起码她现在是真的无比的震撼的!哪一样的一幅图在理论上来说她也是能够绣出来的,可是明妤知道实际上她根本就不可能!就是因为这些,所以明妤才会格外的佩服。

    所以谁能够说女子就不如男子了,让男子绣出来这样一幅作品的话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啊!

    明妤慢慢的走着,发现有些售后让女子能够独立起来在一定程度上面已经成为了一种执念了,其实这样真的不好,过犹不及,明妤让自己的心慢慢的冷静下来,还是要一步步的来,毕竟有些事情真的补鞥能够太着急了!

    润物细无声才是最好的!

    谢昀在远处等着明妤看着明妤一边走一边心不在焉的样子问道:“怎么了?”男子那一边的情况他已经看完了,要比他想象中的好,所以这让谢昀相信女子那一边的情况应该是产不多,不存在不行的情况,那么明妤心不在焉又是因为什么呢?

    明妤摇头:“没有什么,我去看她们夫子绣出来的那一幅图,有些被震撼到了,到现在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呢!”

    谢昀点点头:“说的倒是让我也想看看了。”其实,那个时候看着明妤画出来他就是觉得震撼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