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夫贵妻娇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小菜
    想着孙文玉交代的那些事情,谢昀心情有些沉重。

    谢昀对明妤说道:“阿蔚,大金帮的银子是通过和东瀛勾结抢劫出海的船只而得到的,这些并非是大皇子指使的,虽然大皇子和大金帮有些关系,可是还有一个皇子也参与进去了,只是,孙文玉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明妤一愣:“大金帮这算是海盗?而且还是和朝廷中的两个皇子有关系,这算是挖自己家人的墙角?”明妤想皇上要是知道了这些的话心情一定会很复杂的。

    谢昀点点头:“是呢,就是你说的这样,那些皇子们啊,还真的是让人失望无比呢!”

    明妤心中一沉,有些皇子是不是已经为了那一张椅子做事情有些不择手段了呢!想一想真的令人觉得无比的心冷。

    明妤说道:“你可是猜到了是哪个?”

    谢昀苦笑:“除了四皇子,我觉得哪个都有可能!”四皇子的事情文域都知道,要是四皇子真的和海盗勾结的话文域不会再去无条件的帮助四皇子的,也就是说谢昀不相信四皇子的底线,但是他相信文域的底线,因为那是大家公子的骄傲。

    而且,四皇子和大金帮有仇,当初可是文域亲自主导灭了大金帮呢!

    这的确不好猜,就是明妤现在想着那些皇子也是觉得哪一个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明妤默了默,说道:“你说这件事情皇上知道了会怎么样?”

    “一定不会觉得好受,虽然大金帮灭了,但是海盗可是没有灭呢!东瀛也好好的存在呢!所以谁知道那个皇子会不会再和海盗和东瀛人沟街道一起呢!”谢昀有些讽刺的说道,其实,他知道了这样的结果都是觉得难受,更何况是皇上呢!

    要知道朝廷和海盗和东瀛人的矛盾是没有办法化解的,但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在一定程度上面也算是能够代表朝廷的皇子居然和海盗和东瀛人勾结,这难道不让人觉得讽刺吗?

    谢昀他一知道这件事情的事情甚至是有些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真相,其实,到现在他都是有些心灰意冷的。

    明妤说道:“这件事情已经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了,所以,还是应该和皇上说,而且,必须说。”

    谢昀点点头:“嗯,孙文玉也算是知情者,虽然掌握的线索不是很多,可是毕竟知道一些事情,所以应该将她送到京城,只是,现在就有些危险了,我看着还是要给皇上写迷信。”

    谁又能够想到只是一个人命案,居然后续引起来了那么多的事情呢?其实,现在想一想谢昀都是觉得有些恍惚。

    明妤苦笑:“这一次的事情过后我们算是得罪了两个皇子了,一个是我们知道的,另一个却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的,我如今倒是希望最终那个人是四皇子了,要不然无论是大皇子还是另一个恐怕是我们以后都是难过。”

    谢昀瞳孔一缩:“嗯,其实,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就算是不想着我们,我也希望是四皇子能笑道最后,其实,四皇子能够坚守住底线,这样的帝王才能够让人放心啊!只是,对于四皇子我们还是不能够有过多的交流,只是,应该让他感受一些我们这里的善意了。”

    明妤问道:“你是想着将一些事情透露给四皇子?”

    “四皇子身上中蛊和他的两个兄弟有关,这件事情我觉得合适和四皇子稍稍一提,让人,不用提太多,还是让四皇子自己去查,而且我们和表哥一提就好了。”这样四皇子间接的就知道了,谢昀相信,四皇子一定会领情。

    明妤觉得这样也不错,说道:“我想表哥那里一定会明白我们的意思的。”

    学院人命的事情也算是过去了,接下来就是手工工场生意的事情,没有了阻挠,很顺利的就谈成了几桩生意,然后手工工场终于开始有了进项,不是只出不进的状态了,这绝对让人觉得振奋。

    之后明妤想到了预订的事情,就是对方需要什么,可是提前过来说,然后给出一个合理的期限他们这里交货,当然是要交一些押金的。明妤将这个主意和谢昀说了。

    这个办法能够让手工工场提前得到一些银子自然是好事,谢昀采纳的明妤的办法,而预订的消息一说出来了,有吸引了大批人上门。

    主要是手工工场这里生产出来的东西保证质量,自然是赢得的很多人的青睐。

    就这样,手工工场也算是步入了正轨。

    京城那里谢昀将所有的证据都呈现到了皇上面前,皇上在第二天就公布出来了,证据确凿,的确是有人捣乱,只是捣乱的人没有查出来而已,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是谁够不敢再去质疑了。所以一场针对谢昀的攻奸被谢昀一点都没有压力的解掉了。

    随之而来的谢昀的一封密信让皇上怒火中烧,皇上知道自己的儿子因为自己屁股下面的那个位子彼此争斗的水火不容,可是皇上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儿子居然已经开始不择手段了,虽然谢昀没有在密信中说的很清楚,但是只要是自己的儿子,就已经让皇上接受不了了。

    只是,他到底还是能够忍耐住,只是让自己信任的人在暗地里面查探。

    至于说谢昀扣押的那几个人,皇上也准备让人去亲自接回来,自然,皇上知道谢昀手中的人不够,那些人很有可能在半路上就遭遇到不测。

    最中意的人选就是顾宸了,顾宸是谢昀妻子的亲妹妹,可是借着顾宸去海曲那里看妹妹的由头让顾宸将人带回来,这是最为安全和不动声色的方式了。

    所以在某天顾宸过来守卫的时候皇上就直接吩咐了让顾宸找个办法去海曲,然后帮他带几个人回来。

    皇上虽然没有说到底是什么人,但是顾宸也是聪明的,自然能够明白皇上的意思,当即就是答应下来,然后再第二天上朝的时候顾伯礼又充分的发挥了自己混不吝的性格,让皇上“无奈”的答应下来了让顾宸去海曲看望妹妹的要求。

    所以没有过几天顾宸就是出发了,出发的时候带着好多东西过去的,那好几马车东西让人看了都是抽抽嘴角,这个镇南侯宠爱女儿的说法还真的不是假的。

    很快,到了七月中旬,给皇上准备的寿礼要开始最后的确定了,毫无疑问,那一幅绣品是一定会呈上去的,这一点在明妤看到了完成的绣品就更加的确定了。

    绣品的装裱是也是出自学院的木雕先生,那样看的事情其实并不算是多么的震撼,等着等着全部都做出来的时候还是会让人很是震撼的。

    看着绣品,明妤相信皇上一定会满意的,毕竟这一幅绣品可是将学生报名的情况详细的描绘出来了。

    知道能够为皇上准备寿礼,学生们都是抱着一个很是积极地状态,每个学生都是报名参加了,但是不可能每个人都是能够被选中的,所以谢昀和其他的人一商量决定举行一个遴选的仪式。

    就是将每个学生的作品都是送到展台,让邀请过来的人参观,然后进行投票,最后根据票数的前三十名的作品会作为寿礼献给皇上。

    投票的人都是海曲这里德高万众的人,那些人知道了这些在为皇上选择东西的时候也都是极为积极的参加。

    就这样男女都是请过来的一些人,男子那一边自然是谢昀主持,主要评选的是男学生的东西,女子这一边则是明妤领着的,自然看的也都是女学生的东西。

    没一边的学生都是选出来十五件作品,这样的说法在一开始遭受到了海曲一些自认为德高望重的人的反对,他们觉得男子这一边选出来的东西应该多一点。

    没有什么其他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大男子主义作祟而已。

    被谢昀不冷不热的拒绝了,谢昀知道明妤要是知道最终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话一定会不满意,而且,谢昀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想法。

    还有些顽冥不灵的人不满意,谢昀来了一句女子做出来的东西和男子做出来的东西卖出去的银子差不多,为什么要缩减女子这里的?那些人看着谢昀的态度实在是不能够改变了,只能够作罢,但是还是觉得谢昀这样做不对,女子怎么能够和男子并肩呢?

    谢昀不想让明妤知道这些事情影响心情,但是最终明妤还是知道了,有些叹气,世道如此,就算是海曲这里的一部分女子已经慢慢的立起来,那些在手工工场的女子赚的银子要比自己的丈夫还要多,已经让家人尊敬,家庭地位得到提高,手工学员的女学生的地位也在提高,可是仍然有一部分觉得这样是不对的,觉得女子就是应该安安稳稳的在家中相夫教子,不能够出来抛头露面,甚至是那些人就觉得手工学院根本就不应该招收女子!

    最为讽刺的是,这些人明明这样说着,可是这些人家在挑选媳妇的时候还是会首先考虑手工学院的那些女学生,这一点上面让明妤尤为觉得那些人的嘴脸很是恶心,既然反对,为什么不能够做到完全的不接受呢?说白了不过就是担心手工学院手工工厂的出现让女子的地位提升,然后威胁到他们大爷的地位而已!

    对于这些明妤早就已经想到了,提高女子的地位于这个时代相违背,自然会有阻力的,现在遭受的反对的声音还不多,明妤还不会将其放在心上,要是真的将所有的事情都是放在心上的话,明妤觉得恐怕是自己要烦恼很多事情的。

    所以明妤根本就没有理会那些自以为振振有词的人,仍然是什么事情都会按照本来的计划进行的。

    很快就到了遴选的前一天,是定在下午的,上午则是在山庄那里举行了一个宴会,明妤偷懒省事还是讲所有的事情都是交给山庄的庄头来做。

    现在庄头已经知道了明妤就是文域最为看重的表妹,所以帮着处理宴会的时候就更加的尽善尽美,力求不出现一点差错,在这样的情况下,明妤这里就是变的更加的轻松了。

    她只是在一开始过问了一些宴会的事情,剩下的就是交给清浅去交涉的,她则是选择轻松的在家中带孩子。

    如今的元元已经能够说出来简单的音节了,明妤记得元元是在同一天学会了喊爹娘,只是爹能够喊的无比清晰,娘到了这里就成了“凉”和“狼”。

    弄得明妤很是无奈,虽然只是“娘”这个音不太好念,但是被叫成“狼”还是会觉得很心酸啊,最让明妤觉得憋屈的是明明自己陪在这个小家伙身边的时间长,但是这个小家伙居然是同时喊出“爹娘”,而且娘还叫的不标准,真是的,长得和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算了,居然在喊爹娘上面还是同时的,弄得明妤怨念无比。早知道当时只就叫元元喊“娘”了。

    谢昀自然就是纯粹心情痛快了,当然,这一切也让谢昀意识到了自己在儿子身上付出的还是太少了,所以谢昀决定还是应该留在儿子的身边好好的陪伴儿子,其实以后应该尽量分出来一些时间在儿子的身上。

    明妤是带着元元来到了庄子的,天气热,母子两个人在凉亭这里,凉亭里面铺上了竹席,元元穿着一件红色的绣着鲤鱼荷花的肚兜,露出来了藕节一样白白胖胖的胳膊和腿,然后趴在竹席上面玩那些小东西,不时地抬起头来看着明妤笑着喊“狼”。

    明妤穿着米白色绢纱襦裙,陪着淡粉色的小衣和淡粉色的披帛,纤腰细细,就像是少女一样,生过孩子,有一段时间她的确是胖了不少,但是通过合理的方式减肥,如今身材已经恢复过来了,甚至是因为生过孩子的原因胸部都是丰满了不少,每每谢昀看着明妤不着丝缕的样子都会化身为狼。

    明妤面前的石桌上面摆着各种水果,还有一大碗沙冰,冰块磨得细细的,上面淋上了果酱,然后加上各种干果,浇上冰牛奶,在这样的夏天里面吃上一口只觉得无比的舒爽。

    流光送过来的水果泥,说道:“奶奶这一次是掺着蜂蜜的菠萝泥。”

    明妤点点头:“我知道了,先放在那里吧!等会儿再让元元吃。”给元元的东西自然是不会加冰的,但是水果却是从冰室里面取出来的,所以明妤还是想着放一放再给孩子来吃。

    谢昀这个时候过来了,看着明妤和谢昀在凉亭中,明妤面前还摆放着各种东西,说道:“你这里倒是悠闲!”

    明妤笑着说道:“难得能够享受,自然是要好好的享受呢!”到明天自己可就是没有这样享受的机会了呢!毕竟要接待那些太太们,明妤怎么都是不会有很多的时间的。

    谢昀坐在了明妤的对面:“我也来一份沙冰,上面加上草莓果酱,不要牛奶,干果只放葡萄干。”说完还吃了明妤面前的一口。

    流岚立刻按照谢昀的吩咐去做。

    元元看着自己的父亲过来了,抬头笑,无比清晰的喊出来:“爹。”

    明妤心塞,扭过头去看风景,荷花开的好,难得的明妤升起来了想要做饭的兴趣,其实,她是会做菜的,只是轻易不下厨而已!

    明妤有些酸酸的说道:“你们父子亲,所以就你喂你儿子果泥吧!”

    谢昀看着明妤吃醋的样子觉得很是有趣,其实妻子露出来这样的表情已经很多次的,可是他百看不厌,

    谢昀笑呵呵的答应下来,熟练的给儿子喂东西。

    菠萝果泥加上了蜂蜜,酸酸甜甜的味道很是不错,所以元元吃的很是欢畅。

    明妤不想去看那“父慈子孝”的场景,对身边的人说道:“去拿一个篮子过来,我摘一些荷花,嫩荷叶,做菜去!”

    流萤立刻去做。

    这里是一大片荷花,倒是可以满足明妤辣手摧花的愿望,毕竟摘了也不会让人看出来。

    明妤挑选摘了嫩荷叶,荷花,并不是很多,也就是能够做够两盘菜的。

    厨房那里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听着说明妤想要做菜就是已经收拾出来了一个地方,明妤拿着东西进来笑着对杨厨娘说道:“我看着那荷花开的好所以手痒想要做两道菜。”

    杨厨娘表示理解,笑着说道:“可是有什么需要奴婢帮忙的?”

    明妤说道:“两道很简单的才,不用帮什么忙,你忙活你的就好,留下来一个烧火丫头。”

    明妤清洗了荷叶和荷花,将荷花花瓣分成一瓣瓣的,这是准备用来做软炸荷花的,那荷叶则是还没有展开的那种荷叶,清洗之后切成小丁,是准备做一道凉菜荷叶核桃碎。

    这两道菜明妤是明妤在一本游记里面看到过的,现在也是第一次去做,但是基本的操作还是记得的,所以做起来滴时候并不算是多么的复杂。

    刚刚吃冰沙的时候就是留下来的一些核桃,明妤将其放在了钵子里面碾碎,然后荷叶过水焯熟,将核桃碎和荷叶拌在一起,找出来剁椒切碎,加上一些鲜酱油还有蒜末,最后在上面淋上热油,一道菜就是做好了,闻着带着一些荷香味,明妤有些期待,吃了一口,觉得味道也是不错。

    杨厨娘在一旁看着只觉得眼睛一亮,问道:“奶奶,这菜奴婢可是学着做吗?”

    明妤找出来的两个鸡蛋和一小把面粉,闻言,说道:“自然是可以的,这是我在游记里面看到的,具体的做法其实已经忘了,只是差不多摸索出来的,其实还是可以改变一下东西的,这些就是要你自己去尝试的。”

    杨厨娘眼见闪闪发光,说道:“奴婢一定会的。”她喜欢做菜,只觉得在厨房里面就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如今听着说自己还能够去改良这一道菜的时候早就已经跃跃欲试了。

    明妤看着杨厨娘的样子,开玩笑说道:“尝试自然是可以的,可是不能够把那一池子的荷花都祸害了才是!毕竟放在那里看着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呢!”

    杨厨娘听了明妤的话一笑:“奶奶放心吧!”

    明妤将鸡蛋面粉和拌均匀,又在里面加上了一些盐,就算是做好了蛋液,将荷花花瓣包裹上蛋液放在油锅中炸就好了,出锅后在撒上一点椒盐。

    两道菜都很是简单,明妤很快就是已经做好了,出来之后觉得身上有些粘腻,知道谢昀还在陪着元元,干脆就去洗澡换衣服。

    实在是受不了身上黏腻腻的感觉,厨房那里大概是因为她过去,所以放上了冰块,但是到底是厨房,还是能够感觉很热的,毕竟有火,所以明妤觉得大夏天的做饭一定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中午吃饭的时候明妤将自己做的两道菜和谢昀说了:“你尝尝味道,是我从游记里面学了然后做出来的,我觉得还是不错的。”

    谢昀很是给面子的吃了,其实他知道但凡是大家闺秀都是会学习做饭菜的,可是那不是一件很是重视的事情,很多人的厨艺都不算事很好,对于明妤,谢昀一直觉得明妤能够做的事情都是那样高雅的,读书写字作画对弈都可,做菜这样接地气的事情实在是和明妤的关系不大,但是今天吃了明妤做的饭菜之后谢昀却是觉得明妤并非是花架子。

    谢昀笑着说道:“夏天吃上这样的一道凉菜倒是很不错,尤其是辣味和荷香交织在一起,实在是一种美妙的体验。”对于这一道凉拌荷叶核桃碎还是有一个很高的评价。

    自己做的东西被别人认可本身就是已经很是幸福的事情,所以现在现在听着谢昀的评价明妤觉得很少高兴,笑着说道:“我不过是心血来潮,夏天做菜倒是真的是一件很是辛苦的事情,那厨房简直就不是人能够在的地方!”

    谢昀失笑:“嗯,有道理,所以厨房那样的地方以后还是不要经常进去了。”要是明妤受伤了怎么办?厨房那里刀火可都是有呢!

    明妤笑着说道:“让我天天做菜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也没有那样的精力,也不过就是偶尔为之罢了!不过,能够让你说一句好吃我可是觉得很高兴呢!”

    明妤吃了一口软炸荷花,其实,能够成功的做出来就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谢昀将明妤做的两道菜都是吃了,并非是勉强,全部吃完自然是因为这两道菜是明妤做出来的原因,可是并非全部都是如此,的确是两道菜的味道不过,尤其是用荷叶做出来那一道菜尤其是符合他的胃口。

    第二天,到了宴会的时候,这一次一共是请了十八户人家,过来的人自然是要更多一点,能够过来的都是引以为傲,毕竟这是代表了谢昀对他们的认可呢!

    谢昀在海曲的一系列动作其实在一定程度上面早就已经得到了海曲人的认可,自然也就是拥有了很高的声望,所以但凡是和谢昀有关的事情都是能够得到很高的支持,这一点上面就是明妤都是觉得很是神奇。

    明妤今天穿着的衣服不再是昨天的娇俏,而是以稳重为主,梳着双刀髻,带着一套翡翠首饰,那翡翠绿的透彻清亮,陪着明妤身上鸭蛋青颜色的长裙和浅蓝色的外衣让人远远地看着都是无比的清凉。

    跟着过来姑娘都是被明妤的一身衣服吸引住了。

    姑娘们小声的讨论着明妤身上的衣服样式,然后想着回去之后也要让绣娘给做上一身才是。

    对于姑娘们心中的想法明妤不是很清楚,现在她主要面对的还是那些太太们,今天过来的太太们其实心中都是觉得很骄傲,以往给皇上的寿礼哪里会有她们插手的余地,毕竟这些都是爷们的事情,其实就算是爷们也是不一定能够参与到的,所以这一次的事情真的是让他们觉得务必的自豪,好像是自己已经被认可了一样,看到明妤也都是满脸带笑,在她们看来这一切都是明妤给她们带来的。

    明妤看着女子们的反应眼中带着淡淡的笑容,其实自己能够改变一些事情就是会让人觉得愉悦的。

    周太太和王太太跟在明妤的身边,这个时候的王太太骨子里面虽然还是会有一些清高,可是在手工工场的历练也是让她明白的一些事情,那些做作倒是已经没有了,倒是说话的时候也不再是很是生硬了。

    周太太则是更加的八面玲珑。

    别人或许都还没有想到,但是她已经想到了今年十一月份的事情明妤和谢昀就是要起身会京城述职了,这两年半的时间谢昀绝对是将海曲治理的井井有条,自然以后的前途不会差了,尤其是还有一个谢家在后面作为后盾,所以周太太难免会想着以后就傍上谢家。

    不用谢家给他们太多的便利,只要在一定程度上面能够有一些方便就是已经足够了,毕竟谢家从手指缝里面露出来了一些东西就是已经足够她们收益了,她最希望的就是自己的丈夫能够接着谢家更进一步。

    只是,她也知道明妤不是那种容易巴结上的人,这一点上从一开始他们的对明妤试探上面就是可见一斑,可是就算是这样,周太太还是觉得事在人为,希望明妤那你刚刚对她有一种不同的印象,毕竟明妤都能够对孙玉梅好呢!

    周太太承认对于孙玉梅入了明妤的眼她很是嫉妒,一直以来,她都是觉得要不是孙玉梅,手工工场的女的总管事就是她的,可是因为有了一个孙玉梅她这些和她彻底的无缘了,这也是周太太最为不能够释怀的事情,可是就算是这样,周太太还是会不自觉的从孙玉梅身上学习一些东西,她认为这些就是明妤看中孙玉梅的所在。

    而且周太太看的出来明妤其实并不想招呼这些过来滴太太们,应该是明妤天生的性格造成的,所以今天过来之后就有意无意的帮着明妤招呼那些太太们,她暗地里面发现明妤对她这样的做法很是满意。

    明妤这里是能够感觉出来周太太对她的讨好的,其实今天过来的人除了孙玉梅哪一个不对她各种讨好呢?

    就是那些姑娘们,明明对她是嫉妒的,可是到了她的面前还是会满脸堆笑,说白了就是知道不能够得罪她,同时还是因为她身上有她们能够得到的好处罢了。

    明妤深深的明白要是自己身上没有这些的话他们是一定不会对她有任何讨好的,对此,明妤倒是不会觉得多么的难过,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很多时候都是在利益的基础上面的要是真的介意这些东西的话就是她太过于矫情了。

    只是这样明妤还是能够感觉出来周太太对于她的讨好和别人的是不一样的,一直以来明妤都是而居的周太太要比海曲其他的太太们更加的精明一点,这样的人你要是地位比她低然后她有对你特比热情的话就是说明了她在想着算计你,同样的,要是你地位比她高的话就完全不用担心她会算计你了,因为这样的人很是聪明的一点就是识时务,知道深恶事情才是她应该做的,和这样的相处不能够交心。

    明妤知道周太太应该看明白了一些事情,所以才会对自己竭尽所能的讨好,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周太太有时想着做些什么了、

    明妤的态度是无论是周太太到底是怎么想的,她都不接招便是。

    这样想着明妤很是坦然的和过来的人寒暄,态度不卑不亢,礼仪标准,一切的举止让人看着都是赏心悦目。

    虽然说她不喜欢这样的宴会,但是应该有的利益其实是已经刻在骨子里面的,所以明妤一点都不会自己的现在自己很是为难的。

    说了一会儿话,明妤觉得产不多了,就说道:“这一次的遴选也是为了选择出来最好的东西送给皇上,我们学院学生里面做出来的东西自然是比不上那些大师们的精挑细琢,可是意义却是不一样的,毕竟当初手工学院的建造就是皇上支持下来完成的事情,所以皇上不会有太多的挑剔,我们也不用觉得她们做出来的东西太差,其实在我看来,那些东西已经足够好了!”

    这也是提前打一个预防针的意思了,要是过会儿她们发现的东西和她们现象中的不一样而觉得失望的话就不太好了,那个时候容易摆正不了心态,选择出来的东西就会有失水准。

    太太们听了明妤的话一愣,在她们看来给皇上的东西不就是应该是最好吗?现在明妤是什么意思,他们海曲准备的东西比不上其他地方的,这样怎么能够行!

    明妤自然是看的出来很多人都是有着不一样的想法的,说道:“你们有疑问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海曲这个地方毕竟只是一个小地方,就算是真的找出来精品东西有能够怎么样,那些东西还是比不上京城那些皇子大官人选择出来献给皇上的东西,那些贵重的东西我们比不过人家,但是我们可以从东西本身的意义上面来比,手工学院在整个大夏是独一份的,自然学生们做出来的东西在整个大夏也是独一份的,手工学院在皇上看来是不同的,我们选择出来的东西自然就是有意义的。”

    这一番话让那些太太们恍然,可不就是这样,他们海曲也是有值得让人骄傲的东西呢!

    明妤看着那些人都是已经能够理解了,淡淡一笑,不再说什么,由着那些太太们说话,自己则是坐在主位上面想着其他的事情。

    吃过午饭稍作休息,她们就是来到了学院,其实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看着这里的一切都是无比的新鲜的,都是看的津津有味。对此明妤也不阻止,反而是放满了脚步让她们仔细欣赏。

    手工学院这里面每一个地方当初的建造都是无比的认真的,而且还会定期修护,自然是不会出现什么不雅观的地方。

    男女虽然说是单独评选,可是却是在一个地方进行的,明妤和谢昀坐在诸位上面,这一点依旧是让很多老学究不满意,觉得女子就是不能够抛头露面。

    有的人直接说出来了:“男女都在一起是不是不太好,有伤风化!”

    这话只要不是当着明妤的面说出来明妤一概都不理会,现在既然当着明妤的面说出来了:“既然有伤风化,女子不能够抛头露面,你又何必让你家的女眷过来?而且,我们聚集在这里做的是光明正大的事情,怎么到了你的嘴里面就成了有伤风化了,只要心中龌龊的人才会觉得男女聚在一起就是龌龊的,毕竟我们提光天化日之后难不成还真的就做出来了什么有伤风化的事情不成?”

    谢昀看着明妤犀利的样子,微微笑:“我同意夫人的说法,心正,自然就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那个反驳的人满脸通红,其实他是想着要是自己说出来的话女子是不会反驳的,毕竟女子都是听男子的,也是希望自己发表出来的意见之后女子能够羞愧,以后还是拿着他们男人高高在上的。

    可是现在自己一番话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反而是让自己受到了屈辱,其实他现在真的是觉得有些难受的!女眷回去,这是不可能的,毕竟这样的一次机会能够让他们家提高名望呢!他不过就是想着打压一下让女子不至于太过嚣张而已,可是却没有人站在他的身后,现在弄得的他真的无比的狼狈,对于明妤更加的看不上眼了。

    明妤才不会理会他到底难不难受呢!而且她也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人对她的评价。说道:“规则在一开始就定下来了,我看着我们就直接进入主题开始选择吧!学生们每个作品面前都会有一个编号,你们上前欣赏,然后将喜欢的编号记下来,一共十五个,统计之后我们就能够确定下来了到底是哪些能够送到皇上的面前。”

    其实这一番话明妤是不想着自己去说的,但是经过刚才那个人的阴阳怪气之后明妤干脆就自己说了,他相信谢云说hi一定不会对她这样有什么意见的!

    好吧,现在自己的性格变的犀利完全就是谢昀惯出来的,要是谢昀不对她那的百依百顺的话她觉得自己也不会恃宠而骄的!

    谢昀就喜欢明妤傲娇自信的样子,一点都没有觉得明妤说出来那样一番话有什么不对,反而是觉得明妤就是应该活得这样肆意的。

    谢昀在明妤说完了之后为了表示支持明妤:“我们开始吧!”

    他们算是看出来了,县令大人是无比坚定的站在县令夫人身后的,这样的话他们自然是不会找茬,他们可不是想刚才的那个人一样傻呢!

    所以遴选就开始了,过来的人都是觉得自己身上发使命很重要,所以看每一样东西的时候都是无比的仔细认真。

    在台下的学生们则是无比的紧张,能够成为寿礼的就是那些,他们自然是希望自己做出来的东西能够成为寿礼呢!

    明妤和谢昀对视一眼,说道:“我们也去看看吧!”

    他们两人人自然也是有决定的权利的!

    明妤其实到底选择什么大体有数,毕竟她是过来看过的,凭着印象找到自己本来就是看好的几样东西,看着果然是要做出来的更加的精致一点,心中觉得满意,将编号写下来。

    选好了之后也不过就只有九个而已,可是还有六个呢!于是明妤就开始仔细的挑选。

    明妤是看惯了好东西的,所以要是依着明妤的目光来看的话这里面的东西很少能够有入了她的眼的,可是明妤知道这些东西要比寻常人做出来的好很多,这就是已经能够证明了手工学院和手工工场存在的意义,所以做起来的时候明妤还是保持很认真的态度。

    接下来其实就很是顺利了,再也不会有什么不长眼的人说出来游戏诶不应该说出来的话,所以挑选的很是顺利,很快就是挑选出来了东西了。

    别挑中的学生自然是无比的激动,而没有挑中的就是有些失望了,谢昀说了一些鼓励的话遴选的事情也算是结束了。

    剩下的那些作品都是会送到手工工场那里去卖钱,选出来的三十样则是被仔细的保存好,加上绣品一起送到了衙门,这些东西是要送到京城,从现在开始就是不允许出现一点差错。

    明妤和谢昀当天就是回去了,明妤对谢昀说道:“哥哥这几天就是要过来了,我看着我们还是让哥哥带着回去吧!”

    顾宸要过来的事情她和谢昀都是知道,而且也是知道顾宸过来的目的,明妤想着让顾宸将这些东西带着回去能够转移注意力,其实是一件一举两得的事情。

    显然谢昀也已经想到了这一点:“我也准备这样做的,这样要比我们让人运回去安全了很多,毕竟大哥手中可是有士兵的,这一路上一定会很安全,我们也能够放心了。”

    明妤笑着说道:“其实,看着那些东西出来我真的觉得很是骄傲,虽然比不上精品,可是这些东西还是证明了手工学院存在的意义,我想就是皇上看了也是一定会觉得很是满意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