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二天一早,顾九离没等苹果喊她起床自己就先早早的起来前往顾家的功法玄技阁了。当然,这个“早早”也只是在顾九离自己看来的。

    自从知道了顾家果然有隐藏的极深的秘密以后,顾九离就对顾擎沧曾经对她提到过的那个从没人能进去的独立的小房间产生了更为浓厚的兴趣,这也是为何作为赖床高高手的顾九离今天会这般一反常态的早起了。

    然而到了阁楼门口顾九离才发现自己并不是最早到的,已经有不少人在此等候了。

    顾九离不由挑挑眉,看来大家对于进入功法玄技阁都很是热衷嘛。

    顾九离刚到,就看到不远处一袭鹅黄色衣裙的少女在那边对着她挥手,示意她过去。

    顾九离微微勾唇,这丫头眼睛真尖。

    “大家来的可真早。”顾九离走到顾若夕身边,扫视了一圈说道。

    “一年也只有这一次进入功法玄技阁的机会,能不早点来吗?家族也真是小气。”顾若夕噘噘嘴有些怨念的说道。

    顾九离笑着敲敲她的脑袋道:“家族也是为了我们好,贪多嚼不烂的道理难道你不懂嘛?”

    顾若夕扁扁嘴,小声的嘀咕道:“就会欺负我,人家也就随便说说嘛。”

    顾九离没有再说话。

    这时顾洛城,顾骆泽和两个双胞胎兄弟都是一一上前跟顾九离打了招呼,顾九离也做出了回应。

    这次,顾兮云倒是不敢再到顾九离面前继续装温柔大姐姐了,她真的没想到顾九离居然真的能够在三个月之内达到玄气七段甚至超越自己的程度,内心已经隐隐产生了畏惧。

    她很清楚,以顾九离的为人,若是你再三的去招惹于她,她绝不会看在你与她是一个家族的份上就轻易的放过你,那顾宁鸢和顾宁城就是最好的例子。

    想到这里,顾兮云不由转头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顾宁城兄妹一眼,眼神不由一暗,这两个废物,这都弄不残那个小贱人。

    突然心中又是一动,竟是走上前去:“二哥和五妹竟是伤的这般重,哎,这九妹也真是的,都是一个家族的人,切磋而已,居然下这般重的手。”

    说着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顾宁鸢冷冷一笑:“顾兮云,收起你那一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不就是还想拿我们兄妹当枪使吗?你还真当全世界的人都是傻子,就你一个聪明人了,顾九离说的对,你那温柔大姐姐的一套,还是去演给愿意看的人看吧,本小姐,不吃你这一套了。不过我也劝你一句,别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做下什么不可挽回的错事!”

    一旁的顾宁城也只是冷眼注视着顾兮云,没有搭话,不过显然也是赞同的。

    这次被顾九离的这一顿“毒打”,不禁让他们认识到了自己与顾九离之间无法跨越的鸿沟,也彻底打掉了他们身上的傲气,让他们清楚的知道了,总有一些人,是他们永远也无法超越的存在。

    他们兄妹二人的确从小就嫉妒顾九离,嫉妒她的天赋,嫉妒她是家主的孙女,但昨日他们的爷爷与父亲二人也是与他们长谈了一番,他们也明白了顾家的振兴,离不开顾九离这人,而适当的竞争可以提高家族的修炼氛围,而他们确实是过分了,被嫉妒冲昏了头脑。

    特别是顾宁鸢,她也想明白了,顾九离是不可能会喜欢孟修竹的,虽然不想承认,但她也十分清楚孟修竹与那帝公子的差距,试问有那样的未婚夫,顾九离又怎会可能接受孟修竹呢,而她又何必抓着顾九离不放。

    因此他们也在慢慢的放下那扭曲了的嫉妒之心。

    毕竟,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

    顾兮云听到顾宁鸢这一番话,不由彻底的愣住了,怎么会这样,怎么连这两人也被那小贱人蒙蔽了心智,那小贱人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一个两个都变成了这样?!

    顾兮云觉得,自从顾九离这次失忆回来以后,一切都在向着她更不愿意见到的方向发展。

    不!不可能!她不可能就这么放过那个小贱人!她一定要得到那个清泉般干净的男子!

    “五妹说什么呢?三姐怎么都没听懂,大家都是一家人,三姐又怎么会做什么错事。”顾兮云有些勉强的笑着说道,内心却有些慌乱。

    看着顾兮云这死不悔改的样子,顾宁鸢二人没再多说什么,转过身去,不愿再搭理她。

    倒是不远处的顾九离听到了这三人的对话,不由惊讶的看了顾宁鸢和顾宁城二人一眼,这两人是想通了?

    想通了就好,省的三天两头找她麻烦,不过看来顾家这些小辈,除了那个顾兮云,都还是挺不错的,至少没多大的坏心,不过傲气了些。

    她就说嘛,啥骄纵傲气的,打一顿就好了,一顿解决不了,那就打两顿!

    没有等多久,一楼的玄技阁就打开了,众人纷纷朝内走去。

    路过顾宁城二人之时,顾九离脚步一顿,弹出几瓶丹药,也没多说什么就继续向内走去。

    二人皆是一愣,打开一看,居然都是二品丹药!

    这,这,依山镇出现过的最高等级的丹药也不过三品丹药,而且还只是在黑市拍卖会上出现过一两次,被三大家族的人高价买走了。

    现在顾九离居然一出手就是二品丹药,简直难以置信!

    想到昨日爷爷意味深长的话和他们曾经拿到过的几颗二品丹药,顾宁城和顾宁鸢瞬间觉得他们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难怪爷爷会说顾九离就是顾家的希望那样的话,到了此刻,他们心中仅剩的一丝不甘也是烟消云散。

    卧槽,十五岁的二品炼丹师,除了膜拜他们还能怎样?!

    所以说啊,嫉妒之心只有在你觉得自己跟对方差距不大的时候才会产生,一旦发现对方是你只能仰望的遥不可及的存在,那,就只剩下膜拜了!

    两人对视一眼,迅速的将丹药收好,敛下眼帘,不敢多说一句,他们也知道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顾九离虽然背对着两人,事实上却一直用她那强悍的神识关注着两人的反应。

    看到两人谨慎的收起丹药,不再多说一句,唇角不由的微微勾起,现在她才算是完全接受了两人。

    看到顾九离嘴角的一丝笑意,顾若夕不由好奇的问道:“九离,你刚刚给那两人的是什么啊?”

    “想知道?”顾九离挑眉。

    “嗯嗯。”顾若夕点头如捣蒜。

    “叫声九姐姐听听。”顾九离露出了狡黠的笑意。

    “你做梦!这辈子也不可能!”顾若夕抓狂的道。

    “哈哈哈哈……”一阵清脆的笑声在人群中响起,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顾家的这栋楼设计的极为奇特。

    整个一楼都是用巨大的青石板砌成的,占地面积极为庞大,主要就是给家族之人修炼玄技用的。

    而穿过青石板铺成的空地,有一道楼梯,可以上到二楼。

    在一楼的基础上,二楼的地面也是一片无比空旷的青石板地,一座巨大的木质阁楼就直接建立在了二楼的这片空地之上,这就是顾家最为重要的功法玄技阁,这里面存放着顾家近千年来搜集的所有的功法和玄技。

    众人跟随着顾擎沧很快的穿过他们日常练习玄技的场地,怀着满心的激动向二楼的功法玄技阁走去。

    在二楼的门前站定,静静的等着这扇大门打开。

    顾九离这时再次扫视了周围一圈,还是没有见到顾青衣的身影,不由有些奇怪,这几天顾青衣似乎有些反常啊。

    用手肘捅了捅边上的顾若夕,顾九离压低声音道:“喂,去年的时候青衣也没来这功法玄技阁吗?”

    顾若夕环视了一圈,到现在才发现没见到顾青衣的人影:“不是,去年他来了,但是并没借走任何的功法或者玄技。”

    顾九离想了想,倒是能够明白,顾青衣是少见的冰属性玄者,而顾家在此之前也从来没出过一个冰属性之人,因此也不会特意去搜集什么冰属性的功法和玄技,想来是这功法玄技阁中并没有他能够修炼的功法和玄技吧。

    顾九离还在思索着,却听“咯吱”一声,面前古朴厚重的大门就逐渐的打开了。

    一个满头白发之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顾九离心中一惊,这人,她居然感受不到任何的气息,但能够在此看守顾家功法玄技阁之人,又怎会是个修为全无的普通人,因此,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人的实力,怕是还在自己的爷爷之上!

    没想到顾家除了爷爷居然还有大玄师等级的人,这事,怕是其他两个家族的人也是不知道的吧,顾九离心中想到。

    似感觉到了顾九离的打量,老者缓缓的转过头来,顺着目光看了过去,这一看,他却是全身一震,众人只觉一阵清风划过,抬起头来,却惊恐的发现刚刚还站在大门口的老者居然已经是出现在了顾九离面前!

    只见他伸出一只颤抖的手,往顾九离的脉门探去,顾九离下意识的一躲。

    “孩子,别怕,我不会伤害你。”老者声音也是带着颤音的说道。

    这时,顾擎沧走到了顾九离的身边,对着顾九离说道:“离儿,这位是我顾家最为德高望重的长辈。”

    说完又转身对着老者恭敬的行了一礼:“凌老,这是晚辈的孙女,顾九离。”

    “顾九离,好,好啊!离儿,能不能让凌太爷爷探探你的脉象。”凌老一脸期待的说道。

    顾九离满脸黑线,这就多了个太爷爷了,而且,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不过顾九离还是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