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到这上千份的四品以上的单方,这价值,绝对比那边那座金山还要高的多!

    小财迷顾九离简直想要望天大笑三声,难道她马上就要成为一个大富婆了!

    然而这还没完,在这些案几的后方,还放着一个精致小巧的金丝楠木做成的木架。

    木架被分成了九层,每层上面都放着数个不同材质的玉瓶。

    顾九离神识探过去一看,玉瓶上面清晰的标注着丹药的名字。

    看到这些传说中的丹药,顾九离内心震撼无比,这居然大都是六品的丹药,甚至还有两瓶七品的丹药!

    好半晌,顾九离才平复下心中的震惊。

    视线再次转移,这些东西只是占据了一小片地方,其他地方还摆放着不少杂七杂八的东西,不过顾九离没有在一一仔细看过去。

    而在整片空间的正中间,是一个十分显眼的药鼎,这个药鼎比一般的药鼎还要大上一些,药鼎的底部有足足九个通火口,通身呈火红之色,其上更是绘制着华丽的火焰花纹,一看就不是普通的药鼎。

    顾九离的神识探了过去,这时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在顾九离神识靠近这个药鼎之后,一道淡薄的人影出现在药鼎之上。

    看着这个完全陌生的人影,顾九离心中一惊,难道这储物戒指并不是师父留下的东西?

    只见那道人影紧紧的盯着顾九离,好半晌,突然大笑了起来!

    顾九离警惕的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人影,她心中一直认为这是师父留下的储物戒指,因此并没有太过防备,不过现在看来,并不是如她想的一般。

    不过顾九离心中也没有太过担心,在她卡莱,这人显然只是一道残魂,哪怕以前实力强大,现在也不会再对她造成什么威胁。

    其实顾九离完全不知道,这人虽然只剩一道残魂,但想要灭杀她这个小菜鸡,那还是能够做到的,不过代价就是自己的残魂也再也无法继续存在了而已。

    当然,她的本体有帝衍在一旁守护着,自然不会出什么问题。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居然收服了无尽星辰火,老夫观你精神力也异常强大,必然是个炼丹师吧?”不知道是不是顾九离的错觉,她感觉这人在问她这话时眼中充满了希冀。

    “老头,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看在这么多金币和丹方的份上,我力所能及的一定尽量帮你。”顾九离却没有直接回答这人的问题,反而毫不客气的说道。

    裴御沉一愣,这小丫头还真直接!

    见此,他也不再试探,直接就是说道:“我乃五大宗之一的万药宗宗主,裴御沉…”裴御沉刚说了一句,就被顾九离疑惑的声音打断了。

    “等等,五大宗,在哪里,我怎么没听说过?”顾九离理直气壮的询问道,好像她不知到五大宗是多么理所当然的事情一般。

    裴御沉瞪大了一双老眼,他没听错吧,难道他沉睡的太久了,其他四大宗也被那个势力给灭了?

    但在他的感知中最多不过百年吧?

    有神殿的制衡,那里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吧!

    裴御沉心情很是沉重,紧皱着眉再次询问道:“那你可听说过三大学院和神殿?”

    听到两处地方,没见识的顾九离终于有了反应:“这倒是知道,听说三大学院最近就要招生了。”

    听到顾九离这话,裴御沉总算松了口气,看来应该是没再出什么大的变故,不过这丫头到底是哪个犄角旮旯出来的人,居然连五大宗门都没听说过?

    这么想着,裴御沉不由目光怪异的看着顾九离。

    顾九离被他犹如看乡巴佬般的目光看的一怒,见鬼,这是什么眼神!

    “老头,有事说事,没事我就走了!”顾九离气恼的声音从淡薄的人影中传出。

    看小丫头恼羞成怒了,裴御沉不敢在拖,开玩笑,他好不容易等来了能够收服无尽星辰火的人,精神力也强大到不可思议,怎么可能不抓住机会,再说,这次出现,他很快就要没有时间了。

    裴御沉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小丫头,万药宗是五大宗之一,但却在百年前一夜之间被一个突然出现在天启大陆的名为魂殿的势力所灭,没有人知道这魂殿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他们的实力无比的强大,哪怕是当时极盛的万药宗对上他们也是没有还手之力。”

    听到这里,顾九离再次忍不住出声打断了裴御沉的叙述:“老头,你不会是想我帮你光复宗门吧?!”

    顾九离指着自己的鼻子惊讶的问道。

    她一听到这些话,再加上这老头之前的样子,顾九离就已经大概猜到了这老头的想法。

    果然,裴御沉认真的看着顾九离,点了点头。

    顾九离心中一动,面上却是无力的翻了个白眼:“老头,你哪里来的信心?!连你们贵为五大宗之一的万药宗碰上那魂殿都没有还手之力了,我这一个小小的玄师阶的弱女子,又怎么可能帮你光复什么宗门?”

    裴御沉摇摇头,对顾九离解释道:“魂殿虽然强大,但如今有神殿的制衡,他们也不敢行事太过嚣张,更何况我们五大宗门向来同气连枝,若我万药宗想要重建,想必其他四宗也会全力支持的,毕竟我万药宗不同于其他宗门,宗内大多都是炼丹师,因此向来与其它宗门关系不错。”

    听到这话,顾九离倒是微微点了点头,也是,一个宗内弟子都是炼丹师的宗门,一般也无人愿意得罪,反而都会尽力打好关系,不过如此的话,那魂殿有为何会灭了万药宗呢?魂殿即使实力强大,也会有需要丹药的时候吧?

    这么想着,顾九离就问了出来:“那这魂殿为何要灭了你们万药宗呢,当时神殿有又怎么没有阻止?而且,你们宗门被灭了,你怎么还会在这?”

    问到后面一个问题时,顾九离的目光变得极为幽深,若这老头是那种危急关头就弃宗门不顾之人,哪怕她心中有所打算,也是决计不会答应他的。

    听到顾九离这问话,裴御沉眼中掀起了滔天怒火:“这魂殿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突然出现在天启大陆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袭了我万药宗,将我整个宗门的人都通过某种秘法进行了献祭!”

    说到这里裴御沉缓了口气,平复了下过于激动的情绪。

    顾九离心中一惊,献祭?一听就知道绝对是某种极为残忍之法,这魂殿意欲何为。

    不知道为什么,顾九离总觉得她迟早有一天会和这魂殿对上。

    想到太爷爷当时语焉不详的说到“那些人”,顾九离有种强烈的预感,“那些人”绝对跟魂殿有牵扯,甚至就是那魂殿之人!

    稍过了会,他才长叹一声:“说来也是老夫的不对,老夫一生痴迷炼丹,一生最大的梦想便是寻到一种天火将其收为几用。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我还在外游历寻找天火,收到宗门的紧急求助信息再赶回去时,宗门已经成了一片废墟,唯有在宗门秘境中尚有几个长老和精英弟子侥幸逃得一命。”

    “至于神殿…”裴御沉略微思索了一下,摇摇头道:“神殿同样是突然出现的,没人知道他们的来历,但神殿出现的时间比魂殿要略微晚上一些,可以说是紧随魂殿出现的,但当时万药宗已经遭了此祸,哪怕是神殿也已是无力回天了。不过自从神殿出现后,魂殿几乎就没有了动作,也是因此,我在将幸存的长老弟子们安置到安全的地方后才敢再次外出。”

    顾九离了然的点点头,心中的疑惑基本得到了解答。

    不过想到方才戒指外围无尽星辰火的气息,顾九离像是有了什么猜测,不由的打量着裴御沉:“老头,你变成这个模样,不会就是为了收服星辰火未遂,反而成了这样吧?”

    裴御沉尴尬的一笑,转而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老夫先前实力虽是与其他四宗的宗主相差无几,但论起实战能力,那就不能与那几人相提并论了,你也知道,身为炼丹师,必然将绝大多数的精力都花在了炼丹之上,于修炼一途自然是有所懈怠。因此机缘巧合进去了此处,自然想要尝试一番了,不过还是失败了。”

    说到这里,裴御沉倒是很是好奇,这丫头的实力还这般低微,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他也没有再多问,想这丫头也不会告诉他。

    “小丫头,当老夫的亲传弟子如何?老夫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有收过亲传弟子哦。”裴御沉笑的像只诱拐小白兔的老狐狸,带着和蔼的笑容看着顾九离,显得无比真诚。

    然而,顾九离又岂会是小白兔?

    顾九离毅然决然的毫无余地的摇摇头:“不行!”

    看到顾九离这般毫不犹豫的果断的拒绝了自己,裴御沉瞪大了一双老眼,不敢置信的看着顾九离:“你,你这臭丫头!居然还不愿意!老夫可是大陆第二炼丹师!除了那个从来不收弟子的老家伙,还有谁比得上老夫!你居然还不愿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