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想到这里大当家很快冷静下来,看着面前的绝色少女,他脸上露出了谄媚之色:“这位姑娘,我们本就没什么深仇大恨,而且这次本就是你先出手抢了我赤血佣兵团的九叶青木藤,现在又何必赶尽杀绝呢?”

    闻言顾九离露出似内疚似无奈的神情:“其实这次的事情,的确是我先动的手,如果当时你们愿意,我给你们些东西作为补偿就是了,又如何会有这些事情?”

    见顾九离的神色,大当家的心中一喜以为有戏,立马再接再厉的道:“既然如此,那九叶青木藤就赠与姑娘了,就当交个朋友,你我之间不过是误会一场,何不就此化干戈为玉帛呢?”

    顾九离惊讶的看着大当家的:“这九叶青木藤本就是无主之物,虽说是你们先发现的,但既然最后是我拿到了,自然就是我的东西了,怎的就变成是你送我了,你这朋友交的,也太没诚意了吧?”

    大当家心中一紧,额上滴下几滴冷汗,这姑娘也忒不讲理了吧,但此时哪里还敢反驳与她,立马连声应道:“是是是,是在下说错了,这九叶青木藤自然是姑娘的东西。”

    这下顾九离才满意的点点头:“你知道就好,那你要送我的礼呢?快拿出来吧。”

    大当家一愣,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要送她礼了?

    见他愣着没有反应,顾九离露出了不满的神情:“你方才不是说要送我礼就当交个朋友嘛,怎滴这么快就忘了?”

    大当家这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这个,然而,这也算?

    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啊。

    大当家从衣襟中取出一块不起眼的小石头,满脸肉痛的递到顾九离面前。

    顾九离接过,打量了一圈,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大当家,这就是你的交友礼,也太没诚意了吧?”

    察觉到顾九离语气中的不满,大当家立马解释到:“姑娘,你可别小看这块石头,这可是多年前我偶然发现的山洞遗迹中最为珍贵的东西,只是小人见识不够,不知道怎么使用,但小人敢保证这绝不是普通的石头。”

    顾九离狐疑的看了大当家一眼,又打量了一番这只有婴儿拳头大小的黑石,还是没看出什么门道,就随手放到了储物戒指之中。

    顾九离露出了无辜的笑容:“大当家,我可不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所以这未免诚意不太足吧?”

    大当家心里发苦,但此时受制于人也是无可奈何。

    最后,在地主顾九离的剥削下,大当家将多年来积攒下来的随身的不随身的珍藏都交代了个清清楚楚。

    顾九离看着储物空间中多出来的一堆东西,无语的撇撇嘴,这大当家的也真够穷的,都没啥好东西,尽是些破铜烂铁。

    若是大当家的知道了顾九离心中的想法,必然会气的吐血,你丫的还敢嫌弃,老子几十年的珍藏都被你搜刮完了!

    “现在,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哦。”顾九离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你说话不算数!你说了放过我的!”大当家惊恐的说道。

    “哦?我什么时候说过了?”顾九离惊讶的道。

    大当家的这才回过神来,她的确从来没有说过要放过自己的话。

    大当家心中无比慌乱,突然他想到了正在被三当家围剿的黑熊佣兵团,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立马色厉内荏的吼道:“你不能杀我,黑熊佣兵团的人在我手中,你若杀了我,他们全都要给我陪葬!”

    顾九离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好笑的道:“难道是我耳朵不好使了?方才怎么听到你们在说三当家的还在捉拿黑熊佣兵团的人,怎滴现在人已经在你手中了?”

    大当家心中一颤:“你,你都听到了?听到了也没用!你又不知道他们在哪里,等你过去了,就只能给他们收尸了!”

    顾九离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嘲讽的指着不远处的那些人:“你当那些人都死了吗?”

    大当家的一愣,这才发现,那些无声无息的躺在地上的人都还留着一口气。

    “哼,他们活着又如何,没有我的允许,他们又怎会告诉你!”大当家自信的说道。

    “哦?是吗?”顾九离挑眉一笑,转头看向顾蒙蒙所在的方向,慵懒的声音夹杂着玄气响彻着每个人耳边:“谁最先说出黑熊佣兵团的方位谁就能活着,记住,你们之中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

    “哼,没有我的同意,你以为他们会轻易告诉你?”大当家自信的说道。

    他这些属下,向来都是唯他命是从,从来不敢有半点反抗的。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就有声音争先恐后的响起。

    “在那个方向!”

    “在东北方向!”

    “往这个方向走三时辰就到了!”

    ……

    大当家看到一众属下们这般赤裸裸的打脸,脸色立马涨成了猪肝色。

    他完全没预料到,这些平时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属下,竟然会这样轻易的就出卖了他。

    顾九离讥讽的看着他,这世界本就是如此,强者为尊。

    她一眼便知,这群人中没有一个人对大当家是真正信服的,不过是臣服于武力罢了。

    不过这世界就是这样,谁的拳头大,谁就有话语权,对于这一点,顾九离早就看的清清楚楚。

    只能说这大当家的太过天真了。

    顾九离状似无奈的摇摇头,遗憾的说道:“这可如何是好,你们都说了,我可判断不出来到底谁是第一个,那只好…”

    说到这里顾九离突然话音一转,携带着冰寒的声音响彻在每一个人耳边,似能将他们的灵魂都冻结起来:“蒙蒙,都杀了。”

    “你!”

    “你!”

    “你!”

    众人惊恐的声音响起,然而只来得及说一个字,瞬间被没了生息。

    顾九离冷漠的撇了一眼,就转会了头。

    “轮到你了。”顾九离看着大当家淡淡的道。

    “你这个…”大当家正要说话,然而只说了三个字就戛然而止了,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他一双眼怨毒的死死的盯着顾九离的方向,至于他尚未说完的话,顾九离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了,但,那又如何?

    一道紫黑色的火焰自顾九离指尖溢出,瞬间就蔓延开来,仅仅眨眼的时间,五六十具尸体就化成了飞灰,彻底的灰飞烟灭了,连半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只有一片焦黑的土地,说明了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

    “蒙蒙,我们走。”顾九离没有再回头看一眼,就率先朝着东北方向赶去。

    她很清楚,要想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想要有朝一日站在巅峰,那就必须要遵循这个世界的规则——强者为尊!

    顾九离一路飞快的向前掠去,仅仅一个时辰以后,神识就感知到了前方有不少人的气息。

    顾九离再次加快了速度,朝感知到的方向赶去。

    “黑熊,你们不要做垂死挣扎了,乖乖跟我走,或许还能有一条生路!”厚重的声音蛮横的说道。

    “你做梦,左右都是一死,我们黑熊佣兵团没有贪生怕死之人!绝不会被你们这些无耻的人利用!更不会做出对不起恩人的事情!”黑熊充满愤恨和坚定的说道。

    “哦?你是不怕死,那那些人呢?”三当家指着缩在角落的一群老人女人和孩子嘲讽的说道。

    这时,突然一个八九岁大的孩子猛的扑了上去,抱住三当家的大腿就狠狠地咬了下去。

    三当家一时没有防备,还真就被他得手了,待反应过来,三当家愤怒的一掌就将小男孩扫到了一边,恼羞成怒的吼道:“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易儿!”一个妇人猛的扑到被拍飞的小男孩身上,惊恐的喊到。

    “易儿。”妇人小心翼翼的将小男孩拥入怀中,无比焦虑的轻声唤道。

    其他人也是丝毫不管三当家的威胁都围了上去。

    黑熊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口吐鲜血的躺在妻子的怀中,心中也是焦急不已,但他知道此时不是自乱阵脚的时候,他必须要想办法为他的家人们争取活命的机会!

    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儿与一众与自己出生入死多年的兄弟们,黑熊将视线放到了最前面的两人身上,正是黑熊佣兵团的二把手红狼和军师书生青铜。

    只一眼两人就明白了黑熊的意思,红狼想要阻止,却被青铜一把拉住,隐晦的向身后看了一眼,青铜对着红狼摇摇头。

    红狼看着身后的一群兄弟家人,又看了眼自己追随多年的大哥,心中无比挣扎,但他读懂了黑熊眼中的坚决和一丝微弱的祈求,最终还是止住了上前的动作。

    只见黑熊猛的将一把丹药塞入口中,仅仅眨眼的时间,他身上的气势瞬间就直线上升!

    他的气势居然在仅仅两个呼吸之间就从玄师四星飙升到了玄师九星的地步!

    也是,一口气服下了顾九离送给他们的五颗三品的爆灵丹,没有这个提升才会让人奇怪了。

    不过也可想而知,事后的后遗症会是多么的可怕,这爆灵丹虽被顾九离改良过,但一次性服下五颗,这后果,谁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