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九离低头看着不远处的顾家大院,心中有种从未有过的归属感,仅仅离开了四个月,但顾九离觉得,她从未对某个地方有过这样的情感,这就是,家吗?

    这样想着,顾九离不由加快了步伐。

    然而刚刚跨进顾宅,远远的就看见几个下人带领着一个看起来像是医者的老者脚步匆匆的向着自己的院子的方向赶去。

    顾九离心中一紧,这个方向,难道是顾青衣出什么事了?

    想到离开前顾青衣的反常,顾九离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立马匆匆交代了顾蒙蒙和莫易一声就加快速度朝着顾青衣的院子赶去。

    “青衣少爷这是强行突破,导致了走火入魔,经脉具损,身体倒是无妨,只是这修为,怕是日后再难有寸进,甚至可能逐渐倒退。”顾九离刚刚踏入院门,就听到一道苍老的声音说道。

    “这,这可如何是好?青衣可是我顾家除了小九之外天赋最为出众之人了,怎么会这样?”二长老顾擎霸有些慌乱担忧的说道。

    顾擎沧紧皱着眉头想不明白为何会出现这样的事情,顾青衣的性格他了解,绝不是急于求成之人,怎么会去强行突破呢?

    看着紧闭着双眼脸色苍白的少年,顾擎沧心中长叹一口气,修为不能寸进,怕是会对这个骄傲的少年造成巨大的打击啊,只希望他能够想的开一些。

    “爷爷,众位长老,让我看看青衣吧。”正在所有人愁眉不展之时,一道慵懒动听的声音宛若天籁般响起,仿佛一道清泉注入他们心中,带给他们无限的希望。

    “离儿!你终于回来了!”顾擎沧喜出望外的回头,看到门口红衣灼灼的少女,一直提着的心终于落在了地上。

    “爷爷,稍后再说,先让我看看青衣。”顾九离对着众人略微点点头问好,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还是青衣的伤势要紧。

    “对对,赶紧先看看青衣吧。”众长老连连点头,顾青衣虽只是领养的孩子,但这么多年来,早就是顾家的一份子了,众长老自然是真心实意的担心他的伤势的。

    他们都是知道他们顾家的小九早就是一名二品炼丹师了,她一定会有办法治好顾青衣的!

    只见众人纷纷让到两边,给顾九离留出空间来。

    顾九离快步上前,正想伸出手去,谁知却被一只苍老的手给拦住了。

    只见老者不满的看着一众顾家之人:“众位长老莫不是糊涂了,九小姐虽天赋出众,但这救人治病跟修炼可不一样,可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看的。”

    顾九离顺着声音看去,发现此人正是顾家唯一的一位一品炼丹师——云大师。

    云大师多年来对顾家一直尽心尽力,因此顾九离也抱有几分尊敬之意,只见顾九离略一抱拳,谦虚的说道:“九离不才,对医术也略有涉略,还请云大师暂候片刻,让小女先为兄长号一号脉。”

    “哼,小小女子竟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医术之博大精深,岂是你这般年纪的少女能够了解的,居然还敢这般大言不惭。”谁知这云大师竟完全不相信顾九离之言,一甩袖就鼻孔朝天的说道。

    顾九离眸色渐深,这老头,要不是看他还算是顾家之人,早就在他伸手阻止她之时就将他赶出去了,哪知他还敢如此不知好歹,看来这些年顾家对他太好了,让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区区一个一品炼丹师,居然如此嚣张!

    这时不止顾九离,就算是与云大师关系还不错的几位顾家老者们,也都是面露不悦之色。

    “云大师,这话就过分了,小九年纪虽小,但绝不是会无的放矢之人,她说懂医,必然不是信口雌黄的!”顾九离没想到,最先为她说话的居然是以前对她意见最大的大长老。

    顾九离心中微暖,但面上的神色没有半点改变。

    她知道爷爷们与这云大师关系都还不错,但这云大师因为身为炼丹师的缘故,自然而然的带着高人一等的傲气。

    顾九离希望顾家能够固若金汤,这样她才能安心的离开。

    所以他可以傲,如果他有足够自傲的资本,但前提是,不能在顾家之中自恃高人一等!

    今天,她就要磨磨这云大师的傲气!

    看气氛有些紧张起来,还是最为好脾气的五长老顾擎修出来打了圆场:“好了好了,都是自己人,何必如此争锋相对。”

    顾九离微微一笑:“五爷爷说的是,不过云大师既然如此看不起本小姐,不如我们打个赌如何?”

    “哦?九小姐说说要怎么个赌法?”云大师抬手捋着自己黑白夹杂的胡须,略仰着头,一脸自信从容的说道。

    顾九离心中一讪,实在不懂一个一品炼丹师到底哪里来的这般强大的自信。

    不过彻底“收服”此人,也算是为顾家添一个助力,陪他玩玩也无妨。

    “很简单,就赌我为青衣治疗后,你会不会心服口服。”顾九离淡淡的说道,用最为平淡的语气却说着嚣张无比的话语。

    “哈哈哈哈哈哈…”一阵大笑豁然响起:“无知小儿,果然就是年少轻狂啊,好,老夫与你赌了又如何!”

    云大师一脸好笑的说道,看着顾九离就像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这也算赌吗?无论如何,他只要说不服,她又能耐他如何!

    “等一下。”顾九离突然说道。

    “哦?何事?九小姐莫不是现在就反悔了吧?”云大师好笑的挑挑眉,理所当然的问道。

    “自然不是,只是,既然是打赌,那没点赌注如何能行呢?”

    云大师一愣,随机又是了然,毫不在乎的说道:“那是自然,既然是九小姐提的赌约,赌注也由九小姐说了算,老夫都没有意见。”

    “哦?我说了算,大师此话当真?”顾九离笑的像只狡猾的小狐狸。

    顾家的众位长老本还想阻止,但看到顾九离这神情,都纷纷熄了这心思,想必离儿(小九)有她自己的打算,他们这些老家伙还是不去给她添乱了。

    “自然当真,老夫说的话又怎会不是真的!”云大师一甩袖,满脸的不悦,仿佛顾九离的问题对他是多大的不尊重一般。

    “好!”顾九离突然打了一记响指:“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若是我输了,今后顾家的资源任你取用,我也任你处置。”

    云大师双眼一亮,刚想说话,却听顾九离瞬间掩去了脸上的笑容,语气转为冰寒:“不过,若是你输了,你就要当场发下血誓,从今往后誓死效忠顾家,并且今后你为家族炼制丹药之时必须上交六成!”

    所有人都楞在了原地,这个赌注,未免也太大了。

    不说顾九离赌上自己和顾家的资源,这对于顾家来说绝对是最大的赌注了!

    再说这血誓,对于尊贵的炼丹师来说,绝对算的上奇耻大辱!

    炼丹师与家族之间不过是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并没有什么硬性的牵制,若炼丹师不愿,随时都能离开,家族没有半点阻拦的权利,这誓死效忠的血誓,从来没有听说过会有哪个炼丹师愿意答应。

    还有这六成的丹药,一般来说炼丹师平均能上交两成的丹药就已经是极多的了,六成,那也太夸张了吧?还从来没在炼丹界听说过这样的“不平等条约”呢。

    “小九,别胡闹!”大长老大声喝止道。

    听到大长老的话,云大师方才还因为觉得受到了侮辱和涨得通红的老脸上,立马绽开了嘲讽的笑容,他就说吧,偌大的一个顾家,又怎会没有一个理智之人,任由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胡闹,再说,区区一个小辈,又怎可能做得了顾家的主,居然还敢拿整个顾家的资源做赌注,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然而,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只听大长老语气严厉的说道:“家族的资源也就算了,你怎么能拿自己当赌注!真是太胡闹了!”

    其他一众老者居然都还颇为赞同的点点头,似乎大长老这话说的真是再正确不过了。

    这一幕看的云大师气的差点吐出一口血来,顾家这些老东西都是怎么回事,以前也没见他们这么宝贝着这丫头呀,如今居然为了这丫头不仅一点面子也不给他留,还半点也不在乎整个顾家的资源!

    都疯了吧!

    顾九离一愣,随即对着大长老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大爷爷放心,离儿有分寸的。”

    大长老瞬间就被顾九离这突如其来的耀眼的笑容闪瞎了眼,这么多时日以来,小九还是第一次对他笑呢!

    他也知道自己以前对九离的态度的确不怎么好,也没奢望过她会立刻对自己释怀,顾九离这一个笑容,让大长老感觉很是受宠若惊啊!瞬间就没了反对的意见:“好好,都由小九做主。”

    看着因为顾九离一句话一个笑容态度瞬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大长老,其他长老和顾擎沧都是凌乱了,老大(大长老)这立场也太不坚定了吧!

    然而当顾九离那双灿若星辰的双眸静静的从他们身上划过,众人不由全身一颤,好吧,立场什么的,都见鬼去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