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离开一下,你们在这等着九儿。”帝衍交代了一句,就起身走出了房间。

    你说去干什么?

    帝衍表示,还有些不长眼的东西还没教训呢!

    顾九离跟着清蓝一路向下走去,大概一刻钟以后两人来到了一扇紧闭的玄铁重门之前,据顾九离的估计,此刻她们应该已经在黑市拍卖会的地下空间之中了。

    这附近明面上没有一个人在此地把手,但一路上顾九离已经感知到十几道不弱于于自己的气息,而且顾九离绝对相信此地必然还有一些自己感知不到的气息。

    而且她也注意到了,通往玄铁门的路上有许多机关的痕迹,应该是出于她们前来的原因而暂时关闭了。

    两人在玄铁门前站定,清蓝正要去摇动门旁的铃铛,却见大门在此刻自动打开了。

    清蓝一愣,随即侧身对着顾九离弯下腰伸手邀请道:“九小姐请进,清蓝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顾九离点点头,抬步朝内走去。

    进入门内后呈现在顾九离面前的是一条宽敞的通道,道路的两旁摆放着一排排的架子,上面陈列着各种各样的宝贝,不过这些东西对于顾九离并没有多大的吸引了,因此只随意的掠过一眼就继续向内走去。

    不过顾九离发现这黑市之人考虑的倒极为周详,这个密室,居然连地面都是玄铁浇筑而成,整个密室浑然一体,没有留下丝毫的缝隙,也就是说,除了她进来的那扇玄铁大门和可能存在的密道,就没有别的入口了,让外人绝对的无机可乘。

    越是往里面走,顾九离能看到的东西就越是珍贵。

    此时顾九离的内心很是疑惑,她没想到清蓝带她来的见面之地居然是黑市的藏宝密室!

    这种地方不用想也知道,绝对是整个黑市重中之重,居然让她这个外人进来,这就太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

    心中思虑万千,但顾九离依旧步伐平稳的朝内走去。

    到了道路的尽头是一个最多只能容两人并排行走的楼梯,没有多做犹豫,顾九离直接走了上去,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那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刚上到二楼,就看到一道挺拔的人影站在自己前方不远处。

    这必然就是黑市的大管事了。

    顾九离没有开口说话,而是认真的打量着前方的男子,他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年轻的多,在她的想象中,黑市的大管事至少也得是个三四十岁的大叔,然而面前的男子看上去至多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他穿着一身玄黑的衣裳,一双眼睛宛如一把极为锋利的剑,让人觉得在他的目光之下感觉无所遁形,他的五官极为的立体,分开来看无论哪样都很是容易吸引人的眼光,但组合在一起却被格外出众的眉眼遮挡了光芒,让人第一眼注意到的就只有那双剑般锋利的眼睛,让他整个人宛如一把即将出鞘的绝世宝剑,气势逼人!

    在顾九离打量着对方的同时,对方却没有停在原地,而是步伐稳健的朝着顾九离走来。

    “阁下……”看着已经走到自己面前的男子,顾九离正要开口说话,却被男子下一个动作给打断了。

    只见男子在顾九离面前站定,突然单膝跪了下来,低头抱拳道:“属下无痕,见过主子。”

    顾九离瞪大了一双凤眸,完全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个情况。

    主子?堂堂黑市大管事,居然叫她主子!

    那她岂不是就成了传说中神秘无比的黑市之主?!

    她可不记得她有这么一重身份。

    等等!

    顾九离突然反应过来,不记得,她还真不记得了!

    顾九离回想着进入黑市后的熟悉之感,黑市设计上的各种现代化元素,以及拍卖会最后一件拍卖品——生命之泉,这些无一不是和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若说她就是那传说中的黑市之主,还真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她有些想不通,凭她当时的实力和年纪,又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本是可以建立起一个遍布整个东部的黑市?

    “你先起来。”想不通顾九离就不再深想,还是先问问眼前这人吧。

    “你叫无痕?”顾九离询问道。

    听到顾九离的问话无痕的剑眉紧紧的锁了起来:“主子?”

    “我前段时间练功走火入魔失了记忆。”顾九离简单的解释道。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反正也瞒不住,顾九离干脆直接的说了出来。

    闻言无痕心中一紧,前段时间他倒是听到过一些关于主子的传言,但只以为是主子为了掩盖锋芒自己散布出来的而已,再加上顾九离交代过他不能暴露黑市与她的关系,他便没有前去证实,现在听到顾九离说起才知道原来这些都是真的,不由紧张的询问道:“主子没事吧?”

    “无妨,除了不记得以前的事情并无大碍。”顾九离回答道。

    无痕心中松了口气,继续问道:“主子的令戒可还在?”

    “令戒,什么令戒?”顾九离疑惑的道。

    “黑市之主象征的令戒,是一枚以曜晶之心打造的刻有凌霄花的戒指。”无痕解释道。

    听无痕一说,顾九离倒隐约有点印象,她似乎确实在哪里看到过这么一个戒指,不过当时以为只是一个较为名贵的装饰品,没想到居然会是黑市之主的象征物。

    “你等等。”

    顾九离将神识探入混沌空间之中,进入小竹楼中一通翻找,果然在书桌的小抽屉里面找到了这枚令戒。

    “是这个?”顾九离将戒指拿在手上问道。

    无痕点点头:“正是。”

    想了想,无痕还是交代了一句:“主子千万保管好了令戒,黑市之人除了属下没人见过主子的真容,这令戒是主子身份的象征。”

    顾九离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不过,你对这令戒毫无兴趣吗?”顾九离把玩着手中的令戒,玩笑的说道。

    不是顾九离信不过面前之人,她能够感觉到这人是完全的臣服于自己,没有半点的不甘,只是她想不通,一个玄宗巅峰的高手,怎么会心甘情愿的臣服于自己一个玄师级别的小菜鸟?

    她虽然相信今后自己的绝对会在无痕之上,但那也只是以后,不可否认的是现如今无痕一个手指头就能碾死自己,更不要说十年前的小顾九离了。

    无痕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属下得主子相救,助属下得以报得血海深仇,属下早已立下血誓,誓死追随主子,不敢有半点不敬之心。”

    顾九离点点头,大致明白了缘由,便不再多问,她只要知道他的忠心就够了。

    “主子有大半年没有来过黑市了,是否需要看看黑市的近况?”

    顾九离摇摇头道:“今日还有朋友在等我,改日我再过来。”

    无痕点点头。

    “那我先走了,再待下去他们该着急了。”顾九离对无痕说道。

    “对了主子,你不必从拍卖会进入此地,顾家后山你往日修炼之地有一密道,可直接抵达此处。”见顾九离要走,无痕连忙说道。

    顾九离点点头,如此正好,她也不想暴露她和黑市的关系。

    顾九离身心愉悦的回到了包厢。

    意外的发现了这么一个属于自己的强大的势力,一下子解决了不少问题,至少顾家的安危有了保障。

    最后顾九离自然没有付金币,嗯,反正都是自己的,还是把金币留在身边以防万一吧。

    回到顾家的时候天色已晚,一场拍卖会举行了大半天的时间。

    顾九离几人一回到顾家之中就被告知明天要举行家族会议,所有家族成员必须到场,因此互相道了声别就回到各自的院子休息去了。

    当然,帝大公子自然是去了顾九离的院子,正好,顾九离也还有话要问他。

    两人回到混沌空间,顾九离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帝衍拥入了怀中。

    见此人又有兽性大发的趋势,顾九离急忙从帝衍的怀中挣脱了出来,伸手阻止他的靠近:“等等!我有话问你!”

    看着顾九离防狼一般的神色,帝衍心中好笑,不过倒也不再做什么过分的举动,只是上前拉过顾九离的手在一旁的草地上坐了下来。

    见此顾九离也是松了口气,她真是怕了这人了,动不动就搂搂抱抱的。

    两人并排坐下,顾九离一边把玩着帝衍修长白皙的手指一边询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跟黑市的关系?”

    帝衍看着顾九离闲不下来的双手,心中却是颇为享受两人这般的相处姿态,果然,她的做法是极为正确的,帝衍点点头道:“猜到了点,曜晶令牌便是你送我的。”

    顾九离恍然,原来这令牌是自己给他的,还以为是神殿的呢。

    顾九离没好气的锤了他一拳:“你也不早告诉我!”

    帝衍失笑:“我也只知你跟黑市关系匪浅,并不清楚具体情况,怎的告知与你,更何况,自己去发现不是更有意思嘛?”

    顾九离挑眉,这倒也是,好吧,姑且原谅他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