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难缠,纨绔九小姐 > 第137章 被针对的顾九离
    “这第二轮大比由老夫来主持,我先来说明一下比试的规则,第二轮的参赛选手共计一千人,分为一百组,同一组的十人进行循环对战,也就是说,你们在场的每一人都会经历九场对决,每个人的基础分数为一百分,胜则在此基础上加上十分败则减去十分,这一轮比试结束后按所得的分数排出每组的一到十名,若是出现分数相同的情况,则以两人的对战胜负进行排名,每组的第一名为大比的前一百名,获得试炼100分的令牌,第二名为前两百名,获得试炼80分的令牌,第三四五名分别获得60、40、20分的令牌,这一轮比试分十天进行。”作为第二轮比试的总裁判的皇室三长老常林远在开场就十分详细的说明了这一轮比赛的规则。

    “可有人有异议?”等候了一炷香的时间,常林远象征性的问了句。

    结果自然是不会有人提出意见的。

    “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公平啊,若是某个组的整体实力很强,而这个组中的一个人若是去了别的组就能进入前五名,在这个组却是被淘汰了,那这个人不是很不走运嘛?”听完这个比试规则,楼小贝皱着眉压低声音对身边的小伙伴说道。

    “那你觉得如何才算公平?”顾九离看着楼小贝问道。

    楼小贝想了想,一时语塞,好像,她也不知道怎么才算公平。

    “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顾九离看着楼小贝认真的说道。

    这世上很多人会抱怨,自己时运不济命途多舛,若不是怎么怎么样,他们便不会怎么怎么样,但事实上,归根结底,只能怪 自己不够强大,若是他们有凌然于众人之上的实力,或者有就算失败也绝不放弃的毅力,那他们必有一天能实现自己的目标!

    楼小贝眼中依旧有些迷茫,但显然已经开始认真思考起顾九离的话来。

    见此顾九离也不再多说,楼小贝从小被保护的太好,对于外界的了解几乎是一片空白的,现在他们身为朋友能做的也只有保护她不受伤害,至于其他的,只有让她切身经历了她才能真正的理解。

    “现在开始抽签。”常林远说着便是袖袍一挥,一千个木球瞬间出现在参赛者们头顶上空。

    反应快的立刻一跃而起抓住了一个靠近的木球,而有些反应慢的直到木球落地了才明白这就是在抽签了,纷纷俯身去捡。

    六人也各自随手接住了一个离自己最近的木球。

    顾九离好奇的看了几眼才拧开了木球,一道光芒闪过,她的面前便出现了一个数字——三十六。

    顾九离转头看去,却是发现孟修竹和楼小贝身前的数字竟是一样的!

    “你们两个倒是有缘,这一百个组都能凑到一起去。”顾若夕调笑的说道。

    楼小贝脸上涌现出喜悦的神情,羞涩的看了孟修竹一眼没有说话。

    孟修竹略微皱了皱眉,同样没有说话,气氛一时竟是有些凝滞起来。

    似是知道自己无意中说错话了,顾若夕有些尴尬,求助般的看着顾九离。

    顾九离心中的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知道有些事情只能顺其自然,他们帮不上什么忙,没好气的瞪了顾若夕一眼便转移话题道:“比试快开始了,大家去准备一下吧。”

    闻言众人相视一眼便散了开去。

    “孟修竹。”楼小贝跟在孟修竹身后,纠结了又纠结,挣扎了又挣扎,最后终于鼓起勇气叫出了孟修竹的名字。

    孟修竹脚步一顿,心中叹了口气才慢慢的转过身来。

    “你…你不喜欢我。”楼小贝瘪瘪嘴道,说出的话却不是疑问句而是在陈述事实。

    孟修竹看了眼周围有些拥挤的人群,皱了皱眉,伸手拉着楼小贝往一处偏僻的地方走去。

    “小贝,我是我们六人之中最为年长之人,对我来说,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的弟弟妹妹。”站定后孟修竹看着楼小贝认真的道。

    见楼小贝想要说话,孟修竹抬手示意她先听他说完:“而我,我今年二十岁,玄师九星的实力,又是变异风属性,放在外人的眼中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了,但事实上,在我们六人中,我却是天赋最差的一人。”

    “你不要安慰我,我说这话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很珍惜你们这些朋友,也不想在将来拖大家的后腿,现在我只想把精力放在修炼之上,而不是去纠结男女情爱之事,况且我们修炼者比起普通人来说,有着更漫长的寿元,对于情爱之事也不必急于一时。”见楼小贝想出言反驳,孟修竹没有停顿的继续说道。

    楼小贝咬唇,其实她又何尝不知道,不止孟修竹,她其实也一样,说起天赋,他们都要比九离,比青衣差的远了,若不想在将来被甩的太远,那他们只有努力了再努力。

    “小贝,你年龄尚小,其实可能根本还分不清喜欢和习惯,你仔细想想,你一开始对我产生好感,是不是因为…因为我跟你爹爹的气息有些接近?”见她听进去了,孟修竹稍稍松了口气继续委婉的说道,然而说到最后这句话的时候,却依旧有些尴尬。

    楼小贝一下子瞪圆了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孟修竹,这一看才猛然发现的确如此,但随即却是想到了什么又变得理直气壮起来:“那又如何,我小时候就跟娘亲说过,以后一定要嫁给像爹爹一样的男子!”

    孟修竹满脸黑线,这就是传说中的恋父情节吗?

    说完楼小贝才猛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瞬间羞的满脸通红。

    “哎呀,比赛快开始了,我们快过去吧。”楼小贝掩饰般的摆摆手,匆匆越过孟修竹跑了开去。

    看着少女仓惶的脚步和方才理直气壮的模样,孟修竹脸上不由浮现了一丝笑容,算了,她还小,等过两年自然就会明白的。

    然而转身跑开的楼小贝脸上却是满脸的不服气,哼,什么习惯喜欢的,不都一样嘛,她才不要想得那么复杂!

    此时的孟修竹并不知道,心思越是简单之人,对于认定的人和事情便越是坚定和执着。

    一直用神识关注着这两人的顾九离看到这一幕差点笑出声来,好吧,是她白担心了,楼小贝这货哪里有半点不被心仪的男子喜欢的黯然伤神和受伤了,最多也只能说有些失落不解罢了。

    在这期间顾九离也已经悠哉悠哉的走到了三十六号擂台,而此时另外的九人都已经到达了等候观战区。

    目光随意的扫视了一眼,下一刻,顾九离脸上露出了邪肆的笑容,让同组的男子不由看直了眼。

    “缪清。”这个字从顾九离口中轻轻的响起,她脸上的笑容变得愈发的玩味起来。

    看到这个明明美的不像话却笑的如同恶魔般的少女,缪清脸上一白浑身忍不住的一颤,落崖城那日深入灵魂的疼痛和这几日受到的折磨几乎要将她的理智淹没!

    但随即那下意识涌现的恐惧便被无穷无尽的恨意所覆盖。

    是她!都是这贱人害的她!若不是她,她便不会受到整整三天三夜惨无人道的折磨,想到从耿迪那个变态房中出来那日全身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和几乎抬不起来的手脚,缪清看向顾九离的目光似是要将她生吞活剥碎尸万段了一般!

    顾九离挑眉,看来那耿迪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变态一点嘛。

    那日在黑市地下交易市场,顾九离看似只坑了耿迪一人,没怎么理会这缪清,但以顾九离的性格,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过这个三番四次找自己麻烦的女子呢?

    没错,当日她就已经发现了缪清身上有不少伤势,而且这伤势并不像是与人打斗造成的,她不经意间暴露的肌肤之上竟都是一片片的青紫之色,这种伤痕显然就是在办事儿的时候被残暴的对待了才会如此的。

    而会这么对待她之人显然只有当时在她身边的耿迪,而且顾九离的确从缪清看向耿迪的目光之中看到了隐隐闪过的畏惧和憎恨之色。

    既然这两人“热衷”于这种把戏,作为一个善良之人,顾九离自然乐于成全他们,于是,便暗地里给他们加了把“料”,想来那几日他们应该玩得挺愉快吧。

    不过倒是没想到以这缪清的实力居然也进了第二轮比试,嗯,玄师五星,看来她还是在耿迪那里得了不少好处的嘛。

    顾九离不在意的耸耸肩,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完全的无视了缪清的目光。

    也不知道今日有没有她的比试,十个人进行循环对决,那就是说每组一共有四十五场战斗,分十天进行,每天也就四到五场,今天还真不一定轮的到她。

    “三十六号擂台第一场,霍康对战顾九离。”一声钟声宣布比试开始后,一个老者走上台来喊道。

    顾九离睁开双眼,心中有些意外,没想到这第一场就轮到她了。

    不过她也不在意,最好前两天就能战斗完了,这样她还能有时间做别的事情呢。

    顾九离一个闪身便是已经站在了擂台之上,这速度倒是让作为裁判的荆行很是意外。

    “霍康。”对面上来的男子看着面前一身张扬的红衣的女子,抱拳道。

    “顾九离。”对方客气,顾九离自然不会失了礼数。

    “姑娘请。”霍康显然教养极好,秉着礼让女子的原则抬手说道。

    顾九离挑眉,这霍康实力是玄师七星,倒算的上不错,但对她来说还是太弱了点。

    顾九离轻飘飘的打出一掌,红色的火属性玄力化作了一道燃烧的火焰朝着霍康飘了过去。

    见此霍康倒是松了口气,前几日的事情在整个国都几乎已经无人不晓了,他当然知道这个叫顾九离的女子有些不同寻常之处,因此才会让对方先行出手想要试探试探虚实,现在看来她的实力应该不算太高。

    然而当那看起来轻若无物的玄力到达了他的面前之时,他才明白自己的想法简直太天真了!

    本来不过巴掌大的火焰在到达离他仅剩不到一丈的距离之时,竟是骤然放大了数十倍,其中蕴含的能量简直让他惊骇欲绝!

    霍康心中一颤,迅速的调动起体内的土属性玄力,一座厚厚的土墙突兀的出现在他的身前,然而下一刻却轰的一声化作了一片灰黄的烟尘,竟是连一丝阻挡的效果都没起到!

    惊慌之下霍康只能选择后退,然而下一刻,那片火焰却是在一眨眼之间便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多谢姑娘手下留情,霍康认输。”霍康先是一愣,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后便毫不犹豫的抱拳认输,眼中是显而易见的敬佩之情,这顾九离的实力绝对已经达到了他无法想象的程度。

    见对方识趣,顾九离也是满意,转头看向了荆行。

    “第一场,顾九离胜。”荆行眼中隐晦的闪过一道阴霾高声宣布了结果。

    虽然这丝阴霾仅仅一闪而过,但以顾九离的敏锐还是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了,心中有些疑惑,她得罪这裁判了?

    很快,顾九离的怀疑就得到了证实,她确实不知怎么引起了这裁判的敌意,因为接下来的三场比试竟然都是她的战斗!

    顾九离唇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容,车轮战,这人简直太天真了。

    虽然不知道他是受了谁的指示,但这都无所谓,就算这九人一起上也不能耐她如何,更别说这么一个个来了。

    “三十六号擂台第四场,顾九离对战缪清。”荆行再次高喝道,声音却已经不似开始的沉稳了,今天的比试就快结束了,但这个顾九离非但毫发无损的站在这里还连赢了三场,这让他怎么跟少爷交代!

    看着走上台的缪清,荆行眼中闪过一丝警告的光芒。

    缪清咬着唇,微不可见的点点头,终于在擂台的另一侧站定了下来。

    以为做的很隐晦的两人完全没有发现,他们这短暂的交流被顾九离尽收眼底。

    顾九离心中划过一丝了然,原来这裁判也是那耿迪的人,那就难怪了。

    只是…不知道这两人能玩出什么花招,她拭目以待。

    荆行一声“比试开始”后,缪清立刻毫不犹豫的朝着顾九离冲了过去,手中出现了一把短巧的匕首,匕首的侧面泛着极淡的荧蓝之光,竟是淬了毒的。

    呵,他们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缪清手中的匕首直直的朝着顾九离脸上刺去!

    一抹带着嘲意的笑容在顾九离脸上浮现,就这速度,都不用神识她光凭肉眼就能看的一清二楚。

    顾九离正想扣住缪清的手腕,突然一道极为细微的破空之音从身后传来!

    顾九离的眼中迅速的闪过一道寒芒,这时候能从背后偷袭她的,也只有同样在擂台上的裁判了!

    不过,当真是她低估了这些人的胆子,在众目睽睽之下,皇室和各大家族的目光之下,这人居然敢做出这样蔑视规则的事情!

    “轰!”一阵火红的浪潮从顾九离身上涌现,强大的势压瞬间把刚刚靠近的缪清轰了出去,缪清狠狠的撞击在地面之上,猛地喷出一口血来。

    那根细如牛毛的银针也在顾九离特地施加的反作用力下瞬间沿着原路返了回去,然后悄无声息的刺入了荆行的体内。

    就连荆行也没想到顾九离居然会对他出手,一时不防竟是被得手了!

    “你!”只来得及说了一个字荆行便仰面倒了下去。

    “啊!杀人啦,杀人啦!顾九离杀了荆大人!”一阵尖锐惊恐的声音倏地在响起,恍若平地一声惊雷,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除了战的正酣的参赛者和那些裁判,几乎所有人都被这里的变故吸引了目光!

    几个眨眼的功夫作为总裁判的常林远便出现在了这三十六号擂台之上。

    “怎么回事?”常林远皱眉道。

    “常长老,这顾九离简直胆大包天,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作为裁判的荆大人出手,而且一出手就下了杀手!”缪清指着顾九离极为愤怒的说道。

    这次缪清的反应出奇的快,虽然剧情没有像他们预料的那样发展,但若是能以此引起皇室对顾九离的不满那也是极好的,毕竟在大比之时对裁判下杀手,那绝对也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皇室的脸上!

    但事情真的能如她所愿嘛?

    “九离姑娘,你说说是怎么回事吧。”常林远完全没有理会缪清的控告,只转身疑惑的看着顾九离温和的道,他身为总裁判需要纵观全局,刚刚另一边也出了点小变故,他过去处理了,一时还真不清楚这边具体发生了什么。

    但从这一天的事情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的。

    每场对战的人员是由每个擂台的裁判决定的,但在大比之前他们就已经下达了要求,要尽量保证公平,给每位参赛者足够的休息时间,但这一天下来,这三十六号擂台上的四场战斗居然都有顾九离的身影,只要有点脑子的人就知道这绝对是裁判在针对她了。

    只是常林远见顾九离非但没有半点疲态,反而还似乎对这安排挺满意的,才没有中途打断,准备等今日的比赛结束了再处理这荆行,没想到这荆行胆子却大到这个地步,居然还敢有后续的动作。

    常林远绝对有理由相信,这事情必然是这荆行主动惹出来的!

    “常长老…”缪清心中瞬间涌现了不好的预感,怎么会这样,就算二皇子跟这女人关系不错,但也绝对不可能越过皇室的脸面去,为何这常林远会是这么个态度?!

    “闭嘴,我没问你话呢!”常林远一脸不耐烦的对缪清道。

    “常长老派人去搜下那个裁判的储物戒指估计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顾九离满不在乎的耸耸肩道。

    常林远毫不怀疑顾九离的话,竟是自己亲自走了过去。

    “绝命七花毒!”过了片刻,常林远满脸怒气的道,手中也是出现了数百根细如牛毛的银针。

    常林远虽不是炼丹师,但也略通些药理,知道了这荆行身上带着淬了七花毒的银针,而他此时脸色灰黑,全身不断地抽搐着,也正是中了七花毒的症状,这两件事情结合在一起,他哪里还会猜不到究竟是怎么回事!

    “还有这女人。”顾九离看常林远的神色就知道他已经清楚了,只见一道火色光芒划过,只听“哐当”一声金属撞击地面的声音响起,一把锋利的匕首便从缪清破了一道口子的衣襟处掉了下来。

    常林远定睛一看,这匕首上居然也是淬了七花毒的!

    “我…”缪清还想辩解什么,但被常林远锐利的目光看了一眼,到嘴的话瞬间卡在了喉间,再也说不出口了。

    “裁判荆行不循规则,以公徇私,公然对参赛者偷袭下毒,今剥夺裁判身份废除修为。选手缪清,无视比试规则,试图对其他参赛者下毒,判失去参赛资格,且不再允许参加今后的大比。”常林远一句话,彻底的判了两人死刑。

    “不…不要…”缪清失神的喃喃着,进入三大学院是她唯一摆脱耿迪的机会,不能,他们不能这么对她!

    然而此时哪里会有人理会她。

    到此,今天的比试便算是告一段落了,今日除了顾九离经历了四场战斗,其他五人都是各自战斗了一场并获得了胜利。

    ------------------

    “你们先回去,我想去看看梦儿。”六人走出演练场,孟修竹对身边五人说道,这次离开了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依山镇了。

    “等等。”让大家意外的是,顾九离却是叫住了刚要离开的孟修竹。

    孟修竹回头,疑惑的看着顾九离。

    “修竹你明天再去吧,我今天有事要跟你们说。”顾九离说道。

    孟修竹愣了下,随即便是走了回来,他知道若不是要事,顾九离不会这样说。

    带着好奇的心情,一行六人回了别院。

    顾青衣似猜到了顾九离想做什么,暗中看了她一眼,眼神中带着少见的犹豫。

    顾九离知道顾青衣的顾虑,微不可见的摇摇头,眼中是坚定的光芒,既是她顾九离认定的人她便会绝对的信任,况且…

    见此顾青衣便收回了眼神,既然她想这么做的,那他便不会阻止,他只要一直在她身边守护他就够了。

    回到别院,六人一道进入了顾九离的房间。

    顾九离并没有立刻说明叫他们来的原因,而是从蕴魂黑戒中拿出了一个阵盘,接着又拿出了一块红色玄晶放置在了阵盘的阵心之处。

    只见一道红色的光纹涟漪慢慢的从阵盘中心扩散而出,直到将整个房间都包裹进去后方才停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众人终于摆正了脸色,他们明白了今日顾九离必定是有极为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们,不然也不会仅仅为了隔绝外界的探视就花费这么大的工夫。

    完成了这个步骤,顾九离才抬眸看向一直注视着自己的这几个小伙伴。

    顾九离的神色是前所未有的郑重,似是在考虑怎么开口,过了好一会顾九离才缓缓的说道:“我希望你们能立下血誓,绝不将接下来看到的一切透露出去半句。”

    说出这句话顾九离心中是有些歉疚的,但她却不得不这么做,她相信他们,但却信不过这个大陆层出不穷的秘法禁术,混沌空间的事情关系实在太过重大,一旦露出一点蛛丝马迹,等待她或者说他们的绝对是无穷无尽的麻烦和灾难,到时候就算是帝衍回来了都不一定护的住她,甚至会将所有与她有关系的人都牵连进去!

    除了顾青衣外的四人都是愣了片刻,但却没人开口质疑顾九离是否不信任他们。

    四人相视一眼,随即便是毫不犹豫的立下了血誓!

    四道光印没入四人的眉心,血誓,成。

    “放开心神,别抗拒。”顾九离说道。

    下一刻,五人只感觉身体一轻,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

    当他们再次睁开眼眸之时,看到的却不再是四四方方的房间,此时他们置身的地方是一片如仙境般的空间。

    这里玄气极为浓郁,不知道比天晏国都浓郁了多少倍,地面上到处都是青葱茂盛的青草,远处一条弥漫着白茫茫的雾气的溪流缓缓的流动着,发出细碎的叮咚声,溪边有一棵直指天际的大树,就连东文陌都认不出这是什么树,只让人觉得很不一般,他们身后不远处有一座竹楼,虽然小巧却很是精致,而再远处是栽种着大片大片珍贵灵植的药田,散发着浓郁的灵气。

    “这…这是什么地方啊?”顾若夕喃喃的问道。

    “这是,混沌空间——一个独立的世界。”顾九离一字一顿的说道。

    “世…世界?”四人脸上瞬间露出了惊骇之色,他们都有储物戒指,但能够盛载生命体的空间却是闻所未闻!

    “九离,这里的玄气似乎浓郁了很多。”顾青衣这是第二次进入混沌空间了,却惊讶的发现此处的玄气竟是比他上一次进来的时候浓郁了好几倍。

    顾九离点点头:“这就是我这次带你们进来的原因,自从我突破了大玄师后,混沌空间的玄气就变得越来越精纯浓郁,但最关键的是——这里与外界出现了时间差。”

    顾九离说的极为平淡,但听在众人耳中,却无异于一道平地惊雷,炸的他们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叫时间差,五人的的脑海中此时已经乱成了一道浆糊,似是已经有些无法理解顾九离的语言。

    “现在混沌空间和外界存在二比一的时间差,但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这个比例会随着我修为的提升继续拉大,这样你们今后若是在混沌空间中修炼,就能获得双倍甚至多倍的时间了。”顾九离解释道。

    “九离,你让我缓缓,让我缓缓。”楼小贝两眼呆滞的道。

    此时就连向来雷打不动的东文陌脸上的表情也是彻底的龟裂了,从他遇见顾九离开始,她便带给了她无数的震惊,然而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她先前显露出来的不过还只是她的冰山一角。

    “这就惊讶成这个样子了?”看着良久都没有回过神来的小伙伴们,顾九离眨眨眼,狡黠的笑道,她还有不少事情还没跟他们讲呢。

    五人黑线,这还不够惊讶的嘛,独立空间,改变时间流速,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震惊的?

    “所以啦,别怪本姑娘让你们立誓了,万一以后你们被什么魂殿抓到再被搜个魂什么的,那就彻底玩完喽。”顾九离玩笑着说道。

    “哇,九离,我们怎么可能怪你,你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告诉我们了,让我们发个誓又算的了什么!”楼小贝瞬间扑道顾九离身上感动的道。

    其他人皆是赞同的点头。

    其中最为感慨的大概就是东文陌了,严格算起来,其实他认识他们几人不过十几天的功夫,然而她却能对他信任至此,实在是,让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来来来,姐姐带你们去看好东西。”顾九离拉下楼小贝的手,一边牵着她往前走去一边神秘兮兮的说道。

    六人慢慢悠悠的往前走去,好一会才走到了空间的一处边缘地带。

    入目是一片苍翠的小树林,每颗树上都挂满了一朵朵洁白的小花。

    “这里好漂亮啊!”楼小贝看到这副场景感叹的道

    “这是什么树啊?”顾若夕好奇的问道。

    “暮雨树,暮雨奇花。”东文陌失神的喃喃道。

    “是什么天才地宝?”顾若夕继续问道。

    “暮雨奇花能不断的蕴养经脉,以此花炼制的暮雨丹能修复破损的丹田。”东文陌简单的说道。

    顾九离点点头,又详细的解释了暮雨奇花的作用。

    “这么说,以后我们的天赋就是没有极限的了?!”两女双眼放光的看着占了好几亩地的暮雨树林。

    “对呀,来来来,还有这个,你们过来看。”顾九离像是个向小伙伴展示自己心爱的玩具的小朋友般又拉着他们来到了靠近生命之泉的一处地方。

    “额,这是啥?”看着面前大概自己手掌长小树苗,楼小贝迷茫的道,这难道也是什么宝贝吗?

    “这东西你们都见过,就是那天在黑市地下交易市场那个老伯那边买到的一根枯枝,被我种活了。”顾九离仰着小脑袋骄傲的道,仿佛这枯枝能活过来都是她的功劳一般。

    “这是什么灵植?”东文陌好奇的道,身为炼丹师,在这个混沌空间里最为让他兴奋的就是那不计其数的各种珍贵的灵植了,不过这树苗实在太小了,他也认不出来。

    “这小树苗据说是叫属性源树,其实我也没听说过,不过小灰灰说这东西的作用甚至比那暮雨树更逆天。”顾九离摸摸鼻尖说道。

    众人黑线。

    又带着几人逛了一圈,六人就回到了房间之中,天色已经暗了,明天还要继续比试,他们还是早点休息吧。

    不过在知道了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后,又看到了这么多珍贵至极的天才地宝,大家的心情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平静下来了,今夜究竟能不能睡着,还真不好说。

    第二日在顾九离的主动申请下,新来的裁判一脸无语的让她一次性完成了剩下的五场比试,拿下了三十六号擂台的第一名,第一个获得了前一百的名额。

    三十六号擂台的其他成员不仅没有半点不悦,反而一脸的轻松,这顾九离的实力简直难以想象,早点送走这姑娘也省的受打击,让他们八个慢慢的争夺剩下的四个名额吧。

    这第二日除了孟修竹对上了楼小贝,其他人倒是都没遇到什么困难,而这两人的那一场自然也没有打起来,楼小贝甚至都没有上台就主动认输了,反正她也打不过孟修竹,还是别浪费这力气了。

    顾九离这几日也关注了下全部一百个擂台的情况,发现这天晏国其实还是有几个实力不错之人的。

    比如十八号擂台的一个男子,修为甚至隐隐比她还要高了一线。

    不过这些顾九离都不在意,唯一引起她注意的是一个老熟人,耿迪。

    耿迪所在的擂台是六十七号擂台——正好与顾若夕在一个组。

    以耿迪对他们这群人的仇视程度,顾九离绝不怀疑他会在之后的比试中会对顾若夕下黑手。

    接下来的几天顾九离虽是没有比试了,但大多时间还是来到了演练场之中。

    “顾九离,担心你的好姐妹嘛,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桀桀。”一个身上散发着浓重的阴郁之气的男子从顾九离身边走过,压低声音说道,说这句话时还特地加重了“好好照顾”这四个字。

    “你信不信就算我现在杀了你,也绝对不会有人能拿我怎么样?”顾九离眼中划过一道暗芒,轻轻的说道。

    “哼!”耿迪一甩袖子,大步向前走去。

    顾九离看着他的背影,眸色深深,不过却没有真的做什么。

    一个是不想在此时无端的招惹麻烦,另一方面,耿迪自信若夕不是他的对手,然而事实又当真如此吗?

    ------题外话------

    宝宝们~快来本潇的评论区占坑呀呀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