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难缠,纨绔九小姐 > 第139章 回归的记忆
    哪怕已经痛的几乎失去理智,顾九离还是惊的再次出了一身冷汗。

    经脉破碎了可以重塑,丹田破损了可以修复,但若是神识出了问题,那才是真正的致命的麻烦!

    而且若真的让这威力比无尽星辰火还要强上好几个等级的火焰去自己的识海逛一圈,顾九离觉得到时候她也不用考虑该怎么治愈了,到时候她估计没死大概也变成白痴了吧。

    无尽星辰火显然是靠不住了,现在顾九离能做的只有将五大属性的玄力转化成混沌之力,再配合上圣光之力和九天玄雷之力试试能否阻挡这赤金之火了。

    但是很快顾九离就绝望的发现,这三种强悍的力量合在一起虽然的确起到了阻挡的效果,但赤金之火仍旧在以缓慢的速度朝着她的识海进发!

    “小破鸟!”顾九离强忍着体内的痛意咬牙吐出了三个字,但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顾九离勉强把眼睛撑开了一条细缝,入眼的景象差点没把她气晕过去——那只红毛鸟居然在这个时候给她晕过去了!

    “嗯…”一声微弱的痛吟之后,被焚烤了不知多久的顾九离终于在赤金之火占据她的识海之后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

    “喂,你醒醒。”女孩拍着昏迷的小男孩的脸喊道。

    男孩缓缓的睁开眼睛。

    “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女孩好奇的道。

    男孩一双灿若星辰眼眸直直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女孩继续询问道。

    男孩皱皱眉依旧没有开口

    “不说话我就走了,你等着被玄兽吃了吧。”女孩撇撇嘴。

    “帝衍。”良久,童稚的声音沙哑终于虚弱的响起。

    ……

    顾九离觉得她做了一场悠长却温暖的梦,梦中有师父,有爹爹,有娘亲,有顾青衣顾擎沧顾若夕等顾家的每一个人…还有,帝衍。

    一幅幅破碎的画面在顾九离的脑海中不断的闪现,它们相互间不断地重合、交叠、拼凑,然后,顾九离过往十五年的记忆终于在她的脑海中从模糊到清晰,从破碎到完整。

    四岁之前她有这世间最疼爱她的爹爹娘亲,四岁之后她有相伴成长的帝衍和哥哥,四岁之前她玉雪可爱,四岁之后她的脸上永远涂得五颜六色,四岁之前她乖巧听话,四岁之后她纨绔野蛮……

    越来越多的场景清晰的完完整整的呈现在她的脑海之中,让她终于完完全全的肯定——她,就是顾九离,唯一的顾九离。

    正如她这近一年来的猜想一般,是师父和混沌珠将她带到了这个世界,来到了那个永远充满着温暖和阳光的家庭。

    娘亲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在她出生之时便用秘法封印了她体内的两大血脉之力,而她为了有朝一日能找到爹爹娘亲,为了能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保护自己真爱的人们,又在师父的帮助下解开了封印,师父却为了护住她消耗了几乎全部的精神力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一双如深潭般漆黑却极为明亮的眼眸缓缓的睁开,顾九离眼中的神色极为复杂。

    爹爹,娘亲,十一年了,离儿好想你们。

    重新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之时顾九离的眼中已经没有任何软弱的情绪,只剩下——憋屈。

    对,就是憋屈,去他丫的帝衍王八蛋,什么见鬼的私定终身未婚夫,这人睁着眼睛说瞎话真是半点都不心虚!

    幸好此时帝衍这混蛋不在她面前,不然顾九离保证她绝对会跳起来掐死这不要脸的王八蛋!

    她已经完全想起来,那什么所谓的满十八岁嫁给帝衍的纸条的确是她写的,但其实只是她当时为了从帝衍那里借玄晶才答应写下的“欠条”,两人也说好了只要她将来还了玄晶就毁去这欠条,压根不是她出于“喜欢”帝衍才会写下的!

    她当时虽说才五岁,但可别忘了她可是有前世的记忆的,因此她又怎么可能会把一个仅仅八岁的小屁孩提的这么一个“欠条婚约”给放在心上。

    然而就算是现在的顾九离也不会想到,那时的帝衍哪里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若从他产生意识开始算起,天启大陆存在的时间都不一定有他久远!

    现在顾九离唯一的感觉就是抓狂,她居然这么轻易就被帝衍给糊弄了?而且这一糊弄就是把自己给卖出去了?

    呵呵,帝衍,你真是好样的,顾九离磨着牙恶狠狠的想到。

    刚刚回到天启大陆的帝衍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心里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难道是小九儿出事了,帝衍心中一紧,立刻朝着最后感受到的顾九离所在的方位赶去。

    “你这臭丫头终于醒了,外面找你都快找疯了!”一看到撤去结界走了出来的顾九离,裴御沉终于松了口气,但面上却是一副恼怒责怪的模样。

    那日顾九离布下结界后他就完全看不到里面的场景了,毕竟在混沌空间,顾九离就是这里的主宰,就算他实力要比顾九离强的多,也没办法冲破她布下的结界,更何况他现在还是这么个状态。

    现在那么多天过去了,顾九离终于从里面出来了,他才放下了心。

    “这,这是…凤凰?”裴御沉终于注意到了顾九离肩膀上的红色小毛团,一脸诧异的道,这凤凰之皇长得也太迷你可爱点了吧。

    顾九离扭头看着肩膀上的红毛鸟,没好气的弹了弹它的额头,小红鸟眼中立刻露出了人性化的讨好之色。

    “啾啾啾。”红毛鸟叫唤道。

    发出的声音依旧是清脆的鸟叫,顾九离却诡异的明白了它的意思——主人你终于原谅我啦!

    顾九离翻了个白眼,这小破鸟毁了她的药田,又让她经历了一次惨绝人寰的剧痛折磨,但若不是因为同它契约,她也不能彻底的想起那些对她来说弥足珍贵的记忆,也算是功过相抵吧,她姑且原谅这红毛鸟了。

    “以后你就叫小红红了,知道没?”顾九离摸了摸小红鸟的脑袋,毫无商量余地的道。

    “啾啾。”小红红开心的叫唤起来。

    “乖。”见小红红喜欢这名字,顾九离终于满意了。

    裴御沉满头的黑线,论取名字的随意坑爹程度,这顾九离估计在整个天启大陆都能排的上名号了,你看看这都取的什么名字,小灰灰,小红红,小圣圣,小星星…这真是,简直了!

    “臭丫头,你的气息?”突然,裴御沉疑惑的道。

    “降了两个等级。”顾九离无所谓的耸耸肩。

    裴御沉立刻一脸怀疑的看着小红红,这不会是只假凤凰吧?

    看着模样这一人一兽绝对是已经契约了,但他听说过因为契约高等级的玄兽实力上升的,还没听说过因为契约了神兽而降级的。

    事实上顾九离的等级虽然降低了,但她体内的玄力再次被凝练提纯了,她的玄气已经精纯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因此她的实际战斗力非但没有下降,反而比之前还要更胜一筹!

    “你说外界发生了什么?”顾九离没有解释太多关于实力的事情,想到裴御沉刚刚的话便开口询问道。

    “哦哦,就是你的那些小伙伴还有那炼丹师公会的什么会长,为了找你都快把国都翻个底朝天了。”裴御沉回答道。

    顾九离心中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我在这里呆了多久了?”

    “三个月。”裴御沉有些幸灾乐祸的道。

    顾九离瞬间瞪大了眼睛,三个月,也就是说外界已经过去一个半月了?

    没工夫再跟裴御沉闲扯,顾九离立刻探出精神力感知了下外界的情况,确定附近没有一个人之后便立马离开了混沌空间。

    一路朝着别院走去,顾九离却发现一路上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这是什么情况?顾九离心中疑惑。

    直到快要达到那里比试的演练场之时,才有沸腾的人声传了过来,顾九离立刻往那个方向走去。

    “九离!”刚刚走到入口的位置,一道惊喜的声音立刻从人群中响起。

    “这…”顾九离刚要询问这是发生了什么,但刚一开口就被楼小贝和顾若夕两人一左一右的拉着往人群的最前方走去。

    一边走两人一边打量着顾九离担心的询问道:“你没事吧,这段时间你到哪里去了,我们都快急死了!”

    顾九离抱歉的笑了笑:“我没事,出了点变故,我也不知道会这么久,让你们担心。”

    “最担心的可不是我们,某人才是真的快急疯了。”顾若夕眨了眨眼,一脸暧昧的说道。

    顾九离一头雾水,然而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就已经被推到了擂台之上。

    “来者何人,为何私自上擂台?”一名中年男子立刻严肃的看着顾九离说道。

    这时顾九离已经看到了这里是在干嘛,擂台上正有一道熟悉的人影——东文陌。

    居然她一出来就恰好装到了特殊招生的考核。

    明白了这点,顾九离便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个徽章别在了左侧的衣服之上。

    看到这个徽章,中年男子看向顾九离的目光瞬间变的极为怪异。

    三品炼丹师?开什么玩笑!

    这女子才多大岁数,怎么可能就是三品炼丹师了!就算是那些已经在他们学院中学习一两年的学生都不一定能达到这个品阶吧!

    一瞬间,男子对整个天晏国的印象便是差到了极点,这个国家年轻人的实力差就算了,居然还胡乱颁布炼丹师徽章,莫不是他们以为有了炼丹师徽章就能顺利的进入他们三大学院了,那真是太天真了!

    “我能参加考核了没?”顾九离一眼就看出了男子眼中的怀疑,不耐的道,真是走到哪都少不了这样的目光,她看起来真的就那么弱嘛?

    “随便。”男子一甩袖不屑的哼了一声道。

    顾九离翻了个白眼,直接大步向空着的炼丹炉走了过去。

    “别怪我没提醒你,现在离考核结束只剩两刻钟了,你戴的是三品炼丹师徽章,虽然可以考核三品的等级,但就算你真的是三品炼丹师怕也没办法在两刻钟之内练出三品丹药。”看着顾九离拿出一堆三品灵药和一个三姐玄核,男子皱眉说道。

    “无妨。”听到这话,顾九离终于抬头看了那人一眼,淡定的道。

    “大人,人家实力超群,都已经拿到常规招生的满分令牌了,估计现在通过这考核也是轻轻松松的,您就别替她担心了。”一道阴沉的男声阴阳怪气的道。

    顾九离顺着声音看去,呵,耿迪,看来某些人又好了伤疤忘了痛啊,真是一看见她就忍不住要出来蹦跶了。

    但他这话确实成功的再次引起了中年男子对顾九离的不满,炼丹和修炼是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既然这女子修为不错,那怎么可能还能在这个年纪达到三品炼丹师,简直荒谬!

    “耿少爷,本姑娘知道我天生丽质貌美如花,你这段时间纠缠我纠缠的也够了,本姑娘已经很明确的拒绝了,你何必如此还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针对我呢,这也未免太没有风度了吧。”顾九离一边整理着药材,一边叹息道。

    “你!”耿迪瞬间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此时顾九离已经拿出了炼制三品复原丹的全部药材,便不再逗弄这耿迪,将心思放到了炼丹之中。

    一旦开始炼丹,顾九离身上原先的随意散漫之气瞬间烟消云散变得极为认真沉凝起来。

    凝血草,复绝藤,落叶花…

    一样接着一样的灵药被顾九离有条不紊的放入了炼丹炉之中并迅速的凝练出灵药精华。

    看到顾九离这行云流水般熟练的动作,无论是台下看着的观众还是台上主持比试的三大学院之人,皆是失了神。

    还有人练个丹都能练的这么优美好看的?

    转头看向另外七八个满头汗水紧皱着眉头就差光膀子上阵的男性炼丹师们,众人皆是摇头,方才没觉得,现在怎么突然就觉得看不下去了呢?

    再说顾九离,光看她这个模样,哪里像不会炼丹的模样,简直比一些炼丹大师还要熟练几分好吧!

    方才还在心里怀疑顾九离的人们瞬间把自己先前的想法忘了个一干二净。

    “好了。”顾九离一拍鼎盖,一挥手便是将丹药丢进了一旁提前准备好的玉盘里。

    “大人请过目。”顾九离将玉盘拿到男子面前,姿态慵懒的道。

    “额,通过了,通过了。”中年男子接过顾九离手中的玉盘,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看着其中五颗圆润饱满的丹药喃喃着道。

    此时男子心中是满心的尴尬,哎,是他目光短浅了,或许…

    想到了什么,男子瞬间目光灼灼的看着顾九离,眼里充满了希冀!

    “给你。”过了好一会男子终于收回了眼神,拿出一块令牌递给顾九离说道。

    “多谢。”顾九离随手接过便往擂台下走了下去。

    一道白影闪过,下一刻,顾九离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小九儿…”终于将心心念念牵挂的人儿拥入怀中,帝衍满足的喟叹道。

    突然出现的男子有着能够让所有女人为之疯狂的容貌,一身宽松的雪白衣袍,浑身散发着神秘又神圣的气息,让人不敢直视只想顶礼膜拜。

    而他怀中的女子,一袭似火的红衣,巴掌大的脸蛋被男子扣在了胸膛之上,但见识过顾九离容貌之人自然知道那是怎样颠倒众生的美貌。

    男子白衣绝世,女子红衣倾城,一个修长挺拔,一个纤细娇小,两人站在高台之上紧紧的相拥,是绝对的契合,世间的一切似都成了他们的背景,当真是让看到的人生出一种“这两人生来就该是一对”的感觉。

    “你什么人啊?一上来就抱是不是有毛病,本姑娘可不认识你。”本来美不胜收的一幕,却在下一刻被女子恼怒的声音破坏的彻彻底底。

    帝衍刚刚才因为确认了顾九离安全而松了一口气的俊脸上的神色瞬间变得极为精彩。

    他没听错吧?小九儿刚刚说的什么?

    顾九离推开帝衍退后几步,一脸不屑的看着他道:“看你长得挺人模狗样的,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人,不过像你这样的登徒子本姑娘也见得多了!”

    瞬间反转的剧情看的围观群众一个个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卧槽,这是什么情况?!

    然而顾九离看向帝衍的目光却是全然的陌生,让人不得不相信,事情真的就是顾九离说的那样。

    “小九儿。”帝衍的困惑的唤道。

    顾九离不耐烦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看起来实力不错,估计本姑娘是打不过你了,不过你这登徒子也别妄想本姑娘能看的上你,还有别衣服本姑娘欺负你的模样,明明是我被你占了便宜。”

    “本姑娘就当是被某些动物抱了,不跟你计较,谁让我打不过你。”顾九离嘟囔着,转头对着有些迷茫的东文陌道:“东文,你也好了吧,那我们走吧。”

    这时东文陌也完成了炼丹,顾九离转身对伙伴们说道。

    “九离,他…他…”顾若夕结巴着道。

    “他什么他,走了走了,我都好久没休息了。”顾九离此时背对着帝衍,立刻警告的撇了顾若夕一眼,便率先走了出去。

    其他五人虽是满心的疑惑,此时也只能跟了上去。

    临走前,顾青衣回头看了眼还呆呆的站在擂台上的男子,眼中难得的划过一丝幸灾乐祸,虽然不知道九离想干什么,不过看这人吃瘪,他心里就挺舒畅的,他向来不喜欢帝衍那幅一切尽在他掌握中的模样。

    顾若夕也是转头对着帝衍露出了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继续跟了上去。

    看着渐行渐远的六人,帝衍终于反应过来,身影一闪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直到这时演练场上的人群才纷纷议论起来,刚刚这男子的气场太可怕了,他们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来。

    大家的眼中充满了好奇,这两人之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那男子看起来确实应该是和那六人是认识的,但那顾九离的模样也不似作假啊。

    “小九儿,你怎么了?”帝衍亦步亦趋的跟在顾九离的身后低声问道。

    “你怎么还跟来了,本姑娘不跟你计较抱我的事情已经是大发慈悲了,你怎么还要纠缠不休。”顾九离顿下脚步不耐烦的道。

    帝衍终于明白了之前心中的不安是从何而来——小九儿生气了。

    想到这帝衍不在犹豫,再次强势的抱住了顾九离。

    见状,其他五人相视一眼,便准备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放手。”顾九离冷冷的道。

    “不放!”帝衍毫不妥协,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放!

    顾九离怒从心起,一个扭身挣脱了出来,直接对着帝衍动起手来。

    而且她的一招一式皆是冲着帝衍的要害而去,竟是半点也没有手下留情!

    还没来得及走远的五人听到打斗声立刻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去。

    但是尚未弄清楚顾九离到底是怎么个意思,他们也不好贸然出手,只能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事态的发展。

    “两情相悦?”

    “私定终身?”

    “婚约?”

    “未婚夫?”

    顾九离咬牙切齿的道。

    “好你个帝衍,当真以为我失忆了就能任由你摆布了?!”顾九离一边迅速的出手,一边怒声质问道。

    听到这里帝衍还有什么不明白了,心里叫苦不迭,九儿居然这么快就想起来了。

    如此一来,帝衍更加不敢反抗了,只稍稍避开了几处要害,便任由顾九离对着他拳打脚踢的出气了。

    远远地听到顾九离这话的五人同时皱起了眉头。

    “若夕,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说着人是九离的未婚夫嘛,现在怎么…”

    “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顾若夕耸耸肩道。

    “九离,都想起来了。”顾青衣清冷的声音肯定的道。

    “什么叫都想起来了?”东文陌和楼小贝皆是不解的看着顾青衣。

    顾青衣皱眉,简单的解释了下:“大约一年前她修炼出了岔子,修为尽失,也忘记了以前的事。”

    卧…卧槽!

    三人满脸的震惊:“这么说…她她她…她现在的修为都是这一年左右的时间修炼上来的?”楼小贝话都说不连贯了。

    顾青衣点头。

    “我的天…”得到顾青衣肯定的回答,楼小贝差点一个重心不稳跌倒在地,还好孟修竹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两个才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失神的看着那个满身怒气下手毫不留情的顾九离,任何语言都没办法描绘此刻他们内心的震撼,本以为她年仅十五岁已经成为了一名大玄师和三品炼丹师已经是超级强悍的天赋了,但现在却有人告诉他们这还仅仅是她一年时间修炼的成果,这已经不是用天赋强悍可以形容的了,这压根就是个妖孽加变态吧!

    “这么说,顾家家族测试那日这人说的什么两情相悦私定终身,都是趁着九离失忆框大家的?”修为的事情孟修竹早就知道了,没有变现的过于惊讶,回想了下顾九离刚刚质问帝衍的那几句话,他第一时间猜到了顾九离发怒的源头。

    显然顾青衣也隐隐有了猜测,此时他冰白色的眸中有极为复杂的情绪在不断剧烈波动着,似懊悔,似愤怒,似遗憾……

    “九儿我错了。”

    “我真的错了。”

    “你别生气,气坏了我会心疼的。”

    “九儿你打死我吧。”

    ……

    帝衍一边挨着揍一边讨饶道歉着。

    然而顾九离完全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意思,反而下手愈发狠厉。

    帝衍暗道不好,这下真的麻烦了,到底怎么才能让九儿消气呢?

    “九儿我有东西给你看。”帝衍脑中灵光一动,看来只能提前把这东西给她看了。

    “轰!”赤金色的火焰从顾九离身上席卷而出带着几乎要将人烤化的高温猛地朝着帝衍扑了过去。

    皇火!帝衍心中一惊,毫不停顿的接着说道:“是关于你娘亲的!”

    赤金色的火焰浪潮在到达帝衍身前的一瞬间戛然而止。

    “什么东西?”火浪散去,顾九离依旧冷怒的看着帝衍,帝衍却依旧在她那双平静无澜的黑眸中看到了一丝隐藏的极深的期待和渴望。

    看顾九离终于停了手,他稍稍松了口气,心里有丝庆幸,幸好他为了给顾九离一个惊喜特地准备了这个东西。

    虽然这么一来惊喜没了,但只好能把这件事掀过去什么都不是问题。

    一个长条状的木盒出现在帝衍手中,动作流畅的将木盒中的东西取出来,然后递到了顾九离面前。

    轴卷?

    顾九离心中一动,暂时平息了怒意伸手接过。

    将轴卷缓缓的展开,首先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只有几个月大的女婴的画像,女婴乖巧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睁着一双圆溜溜的漆黑灵动的眼眸,粉嘟嘟的小嘴微微噘着,模样极为的玉雪可爱,画像极为逼真,若不是手中还拿着轴卷,顾九离就当真要以为真的有这么一个婴孩在注视她。

    轴卷缓缓的展开,一幅幅生动的画面不断的展现在顾九离的眼前。

    四五岁的孩童、八九岁的小姑娘、十三四岁的少女…

    一幅幅一帧帧的画像,无一不是同一个女子不同的年龄阶段,这画似要将这个女子的一生都记录下来。

    但到了女子十六七岁之时画像出现了一段空白的时间,再出现时画中的女子已经是二十几岁的模样,而此时她的气质也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若说之前的她是灵动的、洒脱的,那那段空白的时间过后再次出现的女子身上似乎带上了淡淡的忧伤还有,思念。

    顾九离双手微微的颤抖起来,这轴卷上的几十副画像所描绘之人,无一不是她记忆中最熟悉最深刻之人——正是她的娘亲,墨卿尘。

    这一张轴卷,记录下了娘亲从出生到牙牙学语再到蹒跚踏步,从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长成绝世倾城的女子的过程。

    这些画像逼真的让顾九离以为,她真的看到了娘亲成长的过程,甚至让她以为娘亲此时此刻就在她面前满目温柔的看着自己。

    “这…这是哪里来的?”顾九离声音有些颤抖的道,看向帝衍的目光中是满满的期待。

    听到这话帝衍有些尴尬,但此时哪里敢卖关子,只好摸摸鼻子老实的道:“偷来的。”

    顾九离一愣似是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答案,看着眼前哪怕衣衫有些凌乱仍不掩高贵神圣的男子,她的眼中划过一丝极为隐晦的涟漪。

    “作画之人,是谁?”顾九离有些好奇的问道。

    任何看到这副轴卷的人都能猜到那作画之人必然是对画中的女子有着极深的感情,否则绝对无法描绘出这样栩栩如生的画作。

    “你外公。”帝衍立刻回答道。

    外公?

    听到这个有些陌生的词汇顾九离一时回不过神来,原来,她还有一个外公。

    随即顾九离便是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有些好笑,她自然是有外公的,不然娘亲还能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成,只是她似乎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世界的某个位置,还有许多与她血脉相连的亲人存在着。

    接下来顾九离又询问了许多关于墨卿尘的事情,除了些实在还不能告诉顾九离和他不知道的事情,帝衍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知道了自己娘亲的近况和一些关于娘亲那边亲人的情况,顾九离心中极为高兴,对帝衍的态度也稍稍好了一点,不过依旧没有说是否原谅了他。

    “你不会也是娘亲家族的人吧?”突然顾九离想到了什么,一脸警惕的看着帝衍。

    我勒个小草,不会她第一个看上的男人还跟她有什么血缘关系吧?!

    虽说这个世界的很多大家族为了得到更纯净的血脉经常会有同族通婚的事情,但作为一个现代人,近亲结婚什么的,绝对不能忍!

    帝衍摇摇头,但又接着说道:“不过我的确跟那一族有些渊源。”

    帝衍虽然不明白顾九离突然这么问的原因,但直觉告诉他绝对不能说他是那一族的人,于是斟酌了下,帝衍用了“渊源”二字。

    只是有些渊源?也是,他跟娘亲的姓氏就不一样。

    顾九离放下心来。

    “我去休息了。”顾九离将轴卷小心的收了起来后淡淡的道,不等在场的人反应,顾九离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

    五人外加帝衍顿时傻眼了,她就这么走了,那他们(他)怎么办?!

    顾青衣第一个走到帝衍的面前,二话不说也动上了手,此时他也是满心的怒火,这人不仅框了九离,还误导了他!

    当初还是自己在九离面前肯定了帝衍和她的确关系匪浅!

    帝衍知道顾九离现在虽然回了混沌空间,但实际上依旧还是能看到外界的情况的,在这要紧关头就算顾青衣对他动手他也不敢真的伤了这个顾九离极为在意的哥哥,若真的再惹了他的小九儿生气那他就真的完蛋了!

    因此也只是防守而没有反击。

    突然,顾青衣停下动作后退了一大段距离,冰白色的眼眸冷冷的注视着帝衍。

    极寒的气息覆盖了整个宅院,顾青衣的右手上有晶莹的物质在慢慢的成型。

    “青衣!住手!”火红的身影突然闪现,一眨眼便是出现在了顾青衣面前。

    顾青衣一愣,抬眸看了顾九离一眼,眼中划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涟漪,院中的冰霜之气终于慢慢的消散了。

    “九儿。”帝衍大喜,立刻就要上前,小九儿果然还是舍不得他的!

    然而顾九离接下来的动作瞬间让他顿住了脚步。

    “非是性命攸关别用这东西。”顾九离连眼角余光都没有分给帝衍一丝,只看着顾青衣严肃的说道,她可没忘记顾青衣上次为了召唤这冰弓所承受的代价。

    “嗯。”顾青衣眼中浮现淡淡的暖意,点头应下。

    顾九离目光在顾青衣身上逗留了半晌,突然伸手抱住了顾青衣,声音中带着信任和依赖的的说道:“哥哥,我回来了。”

    顾青衣身体一僵,心跳似乎在这一刻完全停止了一般,再也感觉不到一丝外界的景象。

    初遇时的那一幕同时浮现在两人的脑海之中

    “娘亲,那边好热闹,我们过去看看吧。”清脆悦耳的女童的声音说道。

    “好。”墨卿尘温柔的笑着道。

    小九离拉着墨卿尘挤到了人群的最前方。

    只一眼,她便被被一双眼眸所吸引。

    那双眼泛着冰白的光波,让人一看之下便觉得遍体生寒,但却犹如世间最澄澈的湖泊,干净,透明,让人不忍让这双眼染上尘埃,而那看似平静无波的眼底却又闪着倔强坚韧的神色。

    看着笔直的跪在人群中的孩童,小九离的心在这一刻被触动了。

    小九离走上前去蹲下身子看着面前这小小的男孩。

    “你叫什么名字?”小九离轻声问道。

    男孩定定的看着她,摇摇头。

    “你的家人呢?”

    男孩似乎思索了一下,依旧摇摇头。

    小九离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墨卿一眼,似在征询她的意见,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顾九离立刻高兴的看着小男孩道:“那你跟离儿回家当离儿的哥哥好不好?”

    “好。”他直直的注视着面前女孩墨玉般的眼眸,第一次出了声,略带沙哑的声音,却如清泉般干净好听。

    “我叫顾九离,你没有名字,那叫你青衣可好?”

    “顾青衣。”男孩道。

    顾九离愣了一瞬,下一刻脸上绽放出了灿若骄阳的明媚笑靥,“顾青衣,哥哥。”

    顾青衣只觉得这笑容是那样的好看,恍若天边最明亮的骄阳,是照亮他人生的骄阳,也成了他这一生唯一想要守护的信仰。

    随着镌刻在脑海深处的这一幕再次浮现,顾青衣脑中的弦轰然断裂,在这一刻,在她的这声“哥哥”,这句“我回来了”之下,顾青衣瞬间挣脱了那道囚禁了他数年的枷锁!

    是什么时候开始,他那种只想要守护的心情慢慢的变了质,掺杂进了其他的情感?

    他是顾青衣,顾九离的顾,是她的哥哥,这,才是他唯一的位置和身份。

    “离儿。”顾青衣抬手回抱住顾九离,脸上浮现了清浅释然的笑容。

    从此,他只是哥哥。

    在看到顾九离抱住顾青衣的那一刻,帝衍的心中席卷起来了滔天的怒意,但随着那一声带着歉疚的“哥哥”响起,那怒意却又瞬间奇迹般的平息了下来,心中闪过深深的无奈,九儿她都记起来了,那顾家和顾青衣在她心里的地位怕是又上升了一个等级了。

    不过,看来他又要开启漫漫追妻之路了啊。

    ------题外话------

    小剧场:

    “你是不是想死?我可以成全你。”帝衍冷眼睨视着某人道。

    “我也可以成全你。”顾九离挡住帝衍的视线同样一脸冷怒的道。

    “小九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帝衍立马认怂。

    某人探头,得意地笑。

    帝衍狠狠的瞪了一眼,却不敢继续出声。

    “他还有没做过什么其他对不起我的事?”顾九离转头对着某人问道。

    “没有了。”察觉到帝大公子警告的目光,某潇立刻摇头斩钉截铁的道。

    “真的?”顾九离怀疑。

    “绝对是真的!”帝公子就差下跪赌咒了。

    “好吧,那继续把他关小黑屋吧。”顾九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好的!”

    剧透剧透,明白有小福利…福利…利…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