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难缠,纨绔九小姐 > 第147章 师父苏醒!
    所谓灵药园其实并不是真的是一个园子,只是一片生长着大量灵植的区域而已。

    现在顾九离所在的位置是一处山坳之中,山坳中弥漫中浓稠的玄气,几乎将人的视线都遮挡了起来,而且只有穿过一条极为狭窄的峡谷才能找到这个地方,因此才能让这处灵药园至今都保存的很是完好。

    此时这里的人并不算多,不过七只小队四十多人罢了。

    显然这些人在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只是灵药园的外围被天然形成的阵法围了起来,让他们不得其法而入罢了。

    事实上,这些人甚至连阵法之中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因为此地玄气极为浓郁让他们直觉这里面有好东西,这才不愿离开的。

    顾九离看着这一群无计可施之人,皱了皱眉,他们有时间在这里耗着她可没时间。

    “主人主人,我可以带你进去。”正在顾九离思索着该如何是好之际,一道软糯的童音在顾九离脑海中响起。

    “小灰灰,你突破了?!”顾九离惊喜的道。

    “嗯嗯。”小灰灰连连点头。

    随即却看到了不远处瞪着一双豆丁眼看着自己的红毛鸟,小灰灰立刻哀怨的道:“主人,小灰灰不过去突破了一下,你就有了新宠了,你是不是要抛弃小灰灰了。”

    看着如同一个深闺怨妇般垂着眼的灰毛小狗,顾九离黑线。

    “啾啾!”小红红不满的叫道。

    “主人你看着小破鸟多蠢啊,这么大了连话都不会说,哪有本灰灰聪明可爱反应快。”小灰灰再接再厉的贬低小红红并吹捧自己,他一定要是主人坐下第一宠!

    顾九离附和的哄道:“是是,小灰灰最聪明可爱反应快。”

    “啾啾!”另一只立刻反抗的叫唤道。

    “小红红也很厉害。”顾九离继续哄另一只。

    “汪汪!”

    “啾啾!”

    “汪汪!”

    “都给我闭嘴!干活!”顾九离终于怒了。

    两小只立刻噤声。

    顾九离直接越众而出打算直接进入其中,却被人拦住了去路。

    “臭小子你想干什么,我们这这么多人都还没动,你这最后来的居然就想越过我们进去了?”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鄙视着看着顾九离道。

    顾九离盯着这人片刻,直到盯得他心里发毛才勾唇一笑,笑中是显而易见的嘲讽之意:“你们是不想进去嘛?”

    “我们当然…”青年下意识的就要回答,话说了一半却明白了顾九离话语中的未尽之意——你们进不去罢了。

    “看来还不算蠢。”顾九离邪邪的一笑就越过此人往阵法之中走去。

    一道劲风从身后袭来直直的往顾九离后背打去,顾九离侧身一闪,下一刻,她便进入了阵法之中。

    看到这一幕,距离顾九离不远的湛赢泰不由目光一闪,最后一咬牙迅速的带着自己的队员跟了上去!

    好一会也没看到里面有动静出现。

    “他他他们真的进去了?”青年惊讶的道。

    “嘁,很快就会被打出来了,我们就等着看吧。”另一人不屑的道。

    嘴上是这么说的,但大家的神识却是片刻不松的观察着阵法的波动。

    顾九离在小灰灰的指示下一步步小心的往前走去,果然,一炷香时间后她便穿过了阵法,到了灵药园之中。

    出现在顾九离视线中的是占地极广的灵植园,一块块药田中生长着起码有上千种各色灵植,其中竟有接近三分之一是大陆上已经绝迹的品种!

    而当她的视线触及几样灵药之时,心中更是涌现了极大地惊喜!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这里居然正好有两样她急需的药材——百转化虚果和极净之草。

    百转化虚果自不用说,正是炼制真正的化虚丹的主药之一,顾邙天已经在混沌空间之中沉睡了大半年的时间,只要炼制出真正的化虚丹才能让他苏醒过来。

    而极净之草……

    想到这灵植的作用顾九离的神色反而有些沉重,她寻这灵药其实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顾青衣这么久以来看起来似是与常人无异,但顾九离可没有忘记他的体内还有一颗定时炸弹——毒珠。

    毒珠暂时是被顾九离封印了起来,但却随时都有可能彻底的爆发,到那时顾青衣几乎就是有死无生!

    而这极净之草的作用便是在毒珠彻底的爆发之前助顾九离重新将其封印,但到了那时再次封印的效果就大打折扣了,若是短时间内没有找到解决之法那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顾九离先是上前小心翼翼的将这两种灵植连土一起移栽到了混沌空间之中,然后才开始动手收取别的灵植。

    若要一株一株的去挖出来,那这么大一片灵药园真的不知道要收多久了,既然她已经进来了,她相信外面的人很快也能找到其中的规律,她必须抓紧时间在其他人进来之前多收取些。

    思索了一下,墨锋剑便出现在了顾九离的手中,一道凌冽的剑光闪过,一片土地被平整的横切开来,在顾九离心念一动间一小片药田便进入了混沌空间。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不用顾九离担心了,裴御沉早就两眼发光的在盯着这些绝迹的灵植了。

    一剑接着一剑划过,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已经有十几块药田被顾九离收入怀中。

    这时,一阵轻微的动静从身后传来,让她立刻停下动作转身看去。

    首先进来的正是湛赢泰一行人。

    顾九离仅仅撇了他们一眼便继续了手上的动作。

    在她眼里这些人自然是没有灵药吸引她注意力的。

    见状湛赢泰眼中闪过一道幽光却难得的没有说什么,很快也开始采集灵药。

    顾九离也没有阻止,只是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并且尽量先挑贵重的灵植下手。

    “小心。”一道轻若蚊蝇的声音传入顾九离的耳中,让她手中的动作顿了一瞬,随即便若无其事的继续手上的动作了。

    阵法的入口开始接连有人进入,来不及多想,进来的人迅速的加入了挖药的队伍之中,这时已经有近三分之一的药田进入了顾九离的混沌空间之中。

    又收了一些后,顾九离大致的扫了剩下的百多块药田,发现这些要么品级不怎么高了,要么便是她已经有的。

    懒得再浪费时间,顾九离停下手中的动作便准备离开。

    “站住!”顾九离刚走了没几步,下一瞬却被进来的这些人围了起来。

    “怎么?”顾九离挑眉,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把你收的灵药都交出来吧,我们这么多人,你一个人就收了将近一半,而且珍贵的都已经被你收走了,这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啊?”说话的正是先前拦着顾九离入阵的青年。

    其实这些人早就蓄势待发,就等着顾九离要离开的时候再动手,毕竟有人为他们收灵药还能省了他们的功夫,他们又何乐而不为?

    “说不过去?那请问你是怎么进来的?”顾九离斜睨着青年说道。

    顾九离的意思在明显不过,若不是他们跟着她进来,别说这些了,连一根毛都捞不着,现在居然还好意思来问她要!

    青年脸色有瞬间的涨红,随即便是理直气壮的等着顾九离道:“自然是本少看破了阵法进来的,别废话了,立刻交出灵药还能少吃点苦!”

    “顾姑娘,这位兄台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要不你就将灵药拿出来大家分一下吧,毕竟是大家先发现的这处灵药园,你若是觉得不够,那我们的那份就送给你了便是。”顾九离好没来得及动作,一道温和而雅的声音响起。

    顾九离眼底划过一丝了然的笑容,果然,他还是认出她来了。

    虽然顾九离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但也无所谓了,这些人,注定只能留在这里了。

    不过,他们的那份,顾九离差点笑出声来,果然是人至贱则无敌,这么不要脸的话这湛赢泰居然能是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顾…姑娘?”青年皱眉,下一刻他一脸震惊的看着顾九离道:“难道她真的是那顾九离?”

    “是又如何?”顾九离似笑非笑的道。

    众人一片哗然。

    随即在场的每个然脸上都涌上了无尽的喜悦之色,是就太好了!

    “湛赢泰,本姑娘还没去找你,你倒是三番两次的想要纠缠,莫不是嫌活的太长久了?”顾九离没有理会这些人,而是将目光转达湛赢泰身上好笑的说道。

    湛赢泰脸上露出了他标志性的温文儒雅的笑容,好脾气的笑道:“九离姑娘现在可是成了众矢之的,不过若是你愿意跟在在下的身边,在下便是豁出命去也必会保你平安的。”

    顾九离心下一阵泛呕,这人居然还在打着这种主意!

    不过他究竟哪里来的自信?

    顾九离打量了一番,这是才注意到这湛赢泰身上的气息竟是和顾青衣不相上下,也就是说他的实力已经到达了大玄师九星!

    她记得一年多前再炎烬山脉遇到湛赢泰的时候他的实力不过玄师七星,这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他的实力竟是飙升了一个大阶还要多,难怪他敢这么有恃无恐了!

    “九离姑娘觉得如何?”湛赢泰眼带自信的道。

    “自然是…”顾九离似笑非笑的道。

    “不怎么样!”下一刻,顾九离脸上的笑容尽敛,眸色深沉的如同幽冥地狱中的恶魔般,让人遍体生寒:“湛赢泰,既然你一心早死,那本姑娘就成全你!”

    小巧的手印瞬间出现,一个眨眼的功夫便到了湛赢泰身前!

    顾九离居然一出手就用上了地阶玄技翻天掌!

    湛赢泰一惊,他完全没有预料到顾九离的实力居然会这么强!

    不过他也不愧是大玄师九星的存在,仅仅惊讶了一瞬间反应过来,一道带着锋锐之气的金色掌印飞快的成形,两道掌印撞击在一起,发出了巨大的轰鸣!

    剧烈的爆裂声响起,激起了一片烟尘,带烟尘散去,两人皆是安然无恙的站着,只是仔细看去便会发现,这一招碰撞下来,顾九离仅仅后退了半步,而湛赢泰却是后退了一大段距离!

    竟是实力更低的顾九离获得了优势!

    剩下的人相视一眼,默契的往后退了一大段距离,既然这两人已经打起来了,那他们就暂时别掺和进去了。

    顾九离眼角瞥到众人的动作,不由嘲讽的勾了勾唇,就这些人还想坐收渔人之利?会不会想的太多了点!

    但这会自然是要先解决这个湛赢泰的,因此顾九离也没理会他们。

    “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感觉到体内翻滚的血气,湛赢泰脸上的笑容已经尽数散去,目光阴桀的看着顾九离道。

    “终于装不下去露出真面目了,嗯,还是这样子看的顺眼许多,要知道本姑娘每次看到那你虚假的笑脸就忍不住想要泛呕!”顾九离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呵,既然我好好跟你商量你不愿意,那我就只能先折了你的四肢再废了你的修为了,你放心,就算如此,我定还是会好好对你的。”湛赢泰眼中露出了堪称病态的光芒,视所有物般的盯着顾九离。

    五大金光猛地自湛赢泰体内射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顾九离冲去!

    而这五道光芒所指的为位置竟正是顾九离的手筋脚筋和丹田五处!

    这一刻顾九离彻底的怒了,这湛赢泰,真的是在找死!

    墨锋剑在顾九离手中握紧,玄黑之影连续闪烁了数下,五道金芒被一一斩落,顾九离去势不减的继续向湛赢泰冲去!

    “铿锵!”一把厚重的铁尺与火焰巨剑撞击在一起,发出尖锐的声音。

    顾九离意外的挑眉,湛赢泰的这把重尺的品质竟是跟墨锋剑不相上下,看来他这段时间真的是有了什么奇遇啊。

    顾九离目光一闪,一根赤红色的银针悄无声息的飞出,往近在咫尺的湛赢泰身上而去。

    只见湛赢泰眼瞳一缩,立刻旋身后退。

    见到这一幕顾九离心中遗憾的叹息一声,本来想快些解决的,没想到这湛赢泰的反应倒是敏锐!

    顾九离一手持着墨锋剑与湛赢泰的铁尺抗衡着,一面接连放出玄技趁机攻击湛赢泰,然而湛赢泰虽然被打中了不少次,但每次都能恰到好处的避开要害。

    感觉到身上各处传来的痛意,湛赢泰眼神阴沉的可怕,这女人的战斗力居然这么强!

    “给我一起上!”湛赢泰终于忍不住了,对着自己队中的人大喝道。

    六人相视一眼,不管情愿还是不情愿他们终是咬牙攻了上去。

    一瞬间顾九离压力大增。

    这些人显然也经历了磨合,相互之间的默契还算不错,一道接着一道的光芒闪过,这种玄技没有丝毫缝隙的往顾九离身上袭来!

    惊鸿步在此时被顾九离发挥到了极致,一道又一道的幻影出现又消失,哪怕是在七人的围攻之下顾九离依旧游刃有余。

    “涅盘幻羽!”

    脱离众人的包围,顾九离身上赤金之色大放,无数火焰幻化而成的羽毛密密麻麻的出现在顾九离周身,随着顾九离的一声大喝如箭矢般朝着七人疾射而去!

    众人立刻分散开来!

    顾九离控制着幻羽让绝大部分的幻羽继续追击着湛赢泰而去!

    “焚天之怒!”看着狼狈逃窜的湛赢泰顾九离仍嫌不够,再次释放了地阶高级玄技焚天之怒!

    湛赢泰心中惊骇欲绝,完全没有预料到顾九离的实力居然强到了这个地步!

    四周疾射而来的火焰幻羽以及头顶砸落的火焰巨鼎将湛赢泰的后路完全的封锁,他拿出了最后保命的手段,然而一切只是徒劳。

    下一刻,湛赢泰的身影彻底的被滚滚的火浪吞噬的一干二净。

    顾九离心中没有一丝波澜,目光往四周掠去。

    看着众人脸上的畏惧惊慌之色,顾九离唇角勾起一丝冷笑,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只有实力,才是立足的根本。

    “阵法变了,我们出不去了!”突然,有人惊恐的喊道。

    “你们以为,你们还走得掉嘛?”顾九离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

    “是你搞的鬼?!”一人怒视着顾九离道。

    “呵,难道本姑娘的东西是这么好抢的?”顾九离挑眉似是疑惑的道。

    看着女子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众人终于明白,她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他们活着离开了。

    “大家一起上!我们这可还有三十多人,我就不信她一个人能打的过我们这么多人!”为首的青年眼中凶光一闪鼓动道。

    众人一咬牙,立刻拿起武器冲了上去。

    顾九离身上骤然释放出浓烈的杀意,一道黑影恍若无物的在众人之间游走着。

    顾九离手起刀落间便是好几人被终结了性命,而那些玄技却是连近她的身都做不到。

    “砰!”就在众人绝望之际,却见少女的身形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被一个火焰巨掌拍飞了出去。

    顾九离猛地吐出一口血来,然而她却完全没有顾及自己的伤势,双目失神的看着某个点,低声喃喃道:“师父…”

    众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快上,快杀了她!”一人目光一亮立刻冲了过去。

    虽然不知道这女子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知道,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了。

    下一刻,一片绚丽的光芒闪现,所有人同时释放了自己最强大的玄技!

    “吼!”

    “唳!”

    正在众人暗自期待之时,两声震天动地的声音响起!

    一道浑身燃烧着赤金色火焰的巨大身影俯冲而下,瞬间将一片身影焚烧的化作了虚无。

    一头巨兽猛地跃入人群之中,一个眨眼的功夫便有数人被它撕的粉碎!

    仅仅两个呼吸的时间,此处的三十多人便无一生还了。

    混沌空间。

    精神力所化的小人瞬间出现在了竹楼之中,双目一眨不眨的盯着绽放着耀眼光芒的碧绿色的玉佩。

    一阵淡淡的烟雾闪过,一道模糊的人影出现在了顾九离的视线之中。

    人影有些迷惑的四处看了一眼,好片刻思绪才慢慢的回笼。

    “离儿。”熟悉的声音在顾九离耳边响起,让她瞬间红了眼眶。

    “师父…”顾九离愣愣的看着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男子轻声唤道。

    两人默然相对,一时竟是不知该说什么。

    “时间过了多久了?”好半晌,灵渊无奈的叹息一声开口问道。

    “刚好一年半。”顾九离自然知道师父问的是从他沉睡到现在的时间。

    灵渊想要摸摸顾九离的脑袋,手抬起后才想到,他依旧只是一个残魂。

    “离儿这一年半的时间过的如何?”灵渊慈爱的看着这个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道。

    顾九离开始娓娓的讲述起自己这一年多的经历。

    “哈哈哈,我早就看出来帝衍那小子心思多,没想到我就沉睡了这么点时间他就把我的宝贝徒弟骗走了。”听完顾九离的叙述,灵渊大笑道。

    想到过往的事情,顾九离也不仅失笑。

    师徒两人又交谈了一番。

    “离儿,这是在哪里?”突然,灵渊神色一正问道。

    “是三大学院招生的试炼之地,据说是上古大战战场遗留下来的一处破碎空间。”顾九离回答道。

    “原来如此。”灵渊恍然道。

    “怎么了,这里有什么不对吗?”顾九离看着灵渊的神色,有些好奇的道。

    灵渊点点头,不过一时没有说话。

    顾九离也只是耐心的等待着。

    似是整理了下思绪后灵渊才开口道:“我这次会苏醒过来,一方面是因为你准备的那些灵药,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自你进入这试炼之地后,我便感觉到了一种召唤,正是这召唤促使我提前醒了过来。”

    “召唤?师父知道是什么在召唤你嘛?”顾九离疑惑的道。

    “是一把剑,我当初的配剑。”灵渊眼中划过一道深邃的光芒,肯定的回答道。

    顾九离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师父的配剑竟是刚好遗落在了这试炼之地?

    “那我们赶快去找回来。”回过神来,顾九离立刻兴奋的道。

    灵渊点点头,那剑可以说是他当初除了混沌珠外最重要的东西,如今竟然感受到了气息,自然是要尽快找回来的,想必到时候也必然能对离儿起到不小的帮助。

    又商讨了一番关于找剑的事情后,顾九离的神识很快就离开了混沌空间。

    缓缓的睁开眼睛,顾九离看到的就是一片狼藉的灵药园,但她也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没有所说什么。

    “你走吧。”看着场中唯一剩下的女子,顾九离淡淡的道。

    “多谢。”女子简单的道了声谢,便转身离开了。

    这人正是湛灵月。

    对着这个提醒自己多次的女子,顾九离自然不会跟那些人一起杀了。

    这次两小只也没有再回混沌空间,而是一左一右的占据了顾九离的肩头。

    除了灵药园,顾九离便将速度施展到了极致,一路朝着试炼之地的西面而去。

    五天后,顾九离终于达到了目的地——遂天裂峡。

    这是一道深不见底的峡谷,光从峡谷之上看去就能看到无数的罡风充斥其中。

    这里没有一个人的存在,但顾九离并不意外,因为这正是地图上标注的整个试炼之地最危险的地方之一,鲜少有人来到此处。

    “你能飞下去吗?”顾九离扭头看着右肩之上的小红红问道。

    “啾啾。”小红红回答道。

    不能,顾九离听懂了。

    顾九离突然发现,自从契约了这两家伙,她倒是学会了两门外语,狗语和鸟语,这些啾啾和汪汪她居然莫名其妙的都听懂了。

    额,顾九离一拍自己的脑袋,不是在想怎么下去吗,她这是想到哪里去了!

    好吧,既然不能飞先去,那就只能慢慢爬下去了。

    两把锋利的匕首出现在顾九离的手中,目光一定,她便毫不犹豫的翻身跃了下去。

    “刺啦!”顾九离将匕首往石壁上插去,却发现这石壁竟是意外的结实,她这一下竟没能将匕首插进去,反而溅起了一片火花。

    玄力运于匕首之上,顾九离手中的匕首终于嵌近了石壁之上,下落的趋势终于止住了。

    看着面前光滑如镜的石壁,顾九离满脸的黑线,这石壁使用金刚石做的吧?

    不过很快顾九离也明白了原因,这里长期罡风肆虐,峡谷的两侧的石壁在这长期的打磨下就慢慢的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但这样一来她要落到裂峡地步就更为困难了。

    无奈的叹息一声,顾九离开始移动了起来,但是速度却是极慢,没办法,这石壁实在是太硬了。

    锋利的罡风切割在顾九离的身上,却连她的衣衫都没有割破,这时顾九离终于意识到这几套衣服的好处,如此一来他便只要护住头部和手部就可以了。

    一个时辰过去了,顾九离抬头看去,她移动了三丈多。

    两个时辰过去了,顾九离再次抬头看去,她移动了不到五丈。

    三个时辰…四个时辰…

    两天后,顾九离还是在慢慢的往下爬,不过现在就真的是在爬了,越是下面,这里的罡风便越是剧烈,因此石壁的硬度也越大,到了此时顾九离几乎要调动全身的力量才能在护住自己的情况下往下一步,但她依旧无法看到峡谷的底部。

    到了此时顾九离终于有些怀疑自己能不能撑到落地了,现在她已经是靠着补充玄力的丹药恢复玄力才能继续移动了,而这两天时间,就已经几乎消耗了她准备的一半丹药。

    “离儿要不你跳下去吧。”突然脑海里传来师父的声音。

    “师父你没有在开玩笑吧,我就这么跳下去你确定我不会摔死嘛?”顾九离满头黑线的道。

    “为师觉得…”灵渊有些迟疑的道,然而他还没说完,就发现他家小徒弟已经在进行自由落体了。

    这下换成灵渊满头黑线了,这丫头怎滴这么鲁莽!

    顾九离已经懒得理会那么多了,到时候真的要摔死了大不了躲混沌空间去,去他丫的见鬼界灵,老娘不伺候了!

    这几个月要不是顾忌着这界灵的话,她也不至于遇到这么多麻烦!

    顾九离筑起了厚厚的玄气护罩以及火焰护盾将自己严严实实的护在其中,在第二天的时候她便不得不这样做了,这衣服虽然牢固并且有一定的防御作用,但随着罡风的变强就算衣服没破她也依旧能感觉到肌肤上那割裂般的痛意。

    当然,在护罩中的顾九离手里正拿着一瓶丹药当豆子般的在往嘴里塞,没办法,玄力跟不上了啊!

    自由落体运动做了将近两个时辰,就在顾九离怀疑这峡谷究竟有没有底部的时候,突然压力一轻,那肆虐的罡风就这么突兀的消失了,一片明亮的光芒照进顾九离的眼瞳,让她不适的眯了眯眼。

    一股悬浮的力道从身下传来,让顾九离下落的速度慢慢的降低了。

    顾九离几乎没有承受多少力道便落在了地面之上。

    我靠,真的没事!这是顾九离落地的瞬间心中唯一的想法。

    “师父…你为毛不早说不早说不早说啊啊啊!”顾九离抓狂的在心里叫道。

    “咳咳…为师也只是这么觉得,没想到真的是这样。”灵渊尴尬的道。

    顾九离心中幽怨的画着小圈圈,白瞎了她爬了整整两天!

    “好了好了,离儿乖,快去找剑吧,就在你身后。”感受到顾九离身上深深的怨气,灵渊哄道。

    顾九离扁着嘴站起身来,下一刻,她眼中寒光一闪,有人!

    锐利如箭的目光往身后的方向看去,一道暗红色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这里居然有人,顾九离心中的警惕上升到了极点。

    师父已经确认了凌渊剑剑就是在这个位置,而这人所在的方向也正好是凌渊剑所在,那顾九离能想到的这人来此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和她一样,为了凌渊剑而来。

    不过显然,这人此刻的情况并不好。

    顾九离放轻了脚步走过去。

    一张绝世妖娆的容颜出现在她的眼前。

    妖娆,似乎不太合适,因为顾九离能够确定,这是一个男人,但除了妖娆,她真的想不出别的词来形容他。

    他脸上的每一个部位,身上的每一丝气息都是对妖娆这个词最好的诠释。

    从容貌上看,这人甚至可以说是和帝衍不相上下,但两人却是截然相反的气质。

    帝衍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必然是神圣的,他全身都弥漫着如神般圣洁的气息,让人只能瞻仰而不敢靠近。

    而若说帝衍是神,那这人便是妖,顾九离想,传说中绝艳的妖姬也不过如此吧?

    这时,似是感觉到有人的靠近,男子的眼帘不断的颤动着,似是费劲了力气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这一刻,顾九离发现她错了,这人不是妖,他是魔,世间最黑暗,最邪恶的魔。

    他的眼睛是一片深不见底的黑,一眼便让人看到了地狱中无尽的罪孽。

    这是顾九离的感觉,而释天绝呢?

    释天绝脑中有些混乱,这一身黑袍的少年,他是谁?他是谁?

    为何他似乎看到了这世间最后的光明,那样比星辰还要耀眼的眼眸,仅仅一眼,便像生了根一般扎进了他的心中。

    一眼万年,这是今后释天绝想起这一幕时唯一的感觉。

    “喂。”顾九离看着再次昏迷过去的男子,伸出脚试探的踢了一脚,却没有得到半点回应。

    这下顾九离就犯难了,这人该怎么处理?

    光从他身上的伤势来看,顾九离知道,这人必是因为试图收服凌渊剑失败才会如此的,照理来说,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一剑结果了他,省的有后续的麻烦。

    向来秉承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原则的顾九离一时也下不了手,毕竟这人好像也完全没招惹过她。

    但最主要的是,这人睁开眼的那一瞬间,他的眼神莫名的触动了顾九离的内心。

    那是一种极致的黑暗,孤独,绝望,甚至,生无可恋。

    这些,都是前世的顾九离切身体会过的感觉。

    “算了,暂且救你一命,希望你将来别恩将仇报。”无奈的叹息一声,顾九离撇撇嘴道。

    “离儿你先去收服凌渊剑吧,这人是被剑气入体了,带你收服了凌渊剑就能抹去他体内的剑气了。”对于顾九离的决定,灵渊并没有出声质疑,无论怎么做会有怎样的结果,既然是离儿自己的选择,那就必须由她自己去承受。

    顾九离皱眉:“收服凌渊剑?师父,凌渊剑不是你的配剑嘛,拿回来就好了,为何要我去收服?”

    “傻孩子,师父已经死了,还要这剑有什么用。”灵渊失笑道,说道自己已经死了这个事情情绪也完全没有半点波动,仿佛说的不是他自己一般。

    顾九离陷入了沉默。

    “师父,一定有办法帮你重塑肉身的!”过来片刻,顾九离突然抬起头来,坚定的道。

    灵渊一愣,重塑肉身,他几乎已经忘记了…

    “那也是以后的事情,而且只有等离儿站到了这世界的巅峰,才有这个可能,如此一来,你便更要收服灵渊了。”灵渊回过神来说道。

    顾九离的双眸猛地一亮,真的有办法!

    “怎么做才能重塑肉身?”顾九离眼中含着浓浓的期待问道。

    她从恢复记忆开始便一直在想着为师父和裴老头重塑肉身的事情了,只是翻了不少典籍甚至询问了帝衍也没有找到可行的方法。

    “先去收服凌渊剑再说。”灵渊坚持道。

    见此,顾九离不再多言,立刻越过地上的男子往前走去。

    ------题外话------

    两个重要人物出场啦啦啦,心情激动!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