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难缠,纨绔九小姐 > 第148章 收服凌渊剑
    这是一个巨大的山洞,洞中除了正中间一把残破的剑和肆虐的剑气没有任何的东西,往里面看去,山洞的壁上是数之不尽的纵横交错的剑痕,显然是长久岁月下这些剑气肆虐的结果。

    顾九离皱起来眉头,这要怎么进去?

    用头发丝想也知道,外面那个男子的实力绝对比她强大了不知道多少,但是就算是他也被这些剑气伤成了这幅模样,就更不用说她了!

    “师父,这剑肯定有剑灵吧,能不能让它自己出来啊?”顾九离试探的问道。

    “剑灵不在这里。”灵渊淡定的道。

    顾九离一愣,不在这里?

    也就是说这凌渊剑的确是有剑灵的但剑灵却失踪了吗?

    “按理说剑灵应该是无法脱离剑本体存在的,但此时剑灵确实不在此处,这中间的岁月太过久远,究竟发生了什么谁也说不清了。”灵渊解释道。

    “那该如何是好?”顾九离皱眉询问道,任谁都清楚对一把剑而言剑灵的重要性。

    “只能看运气能不能找回来了。”灵渊道。

    “离儿只需以混沌之力护体就能避开这些剑气了。”灵渊接着又说了句。

    他没告诉顾九离的是,这凌渊剑并不只是他的配剑这么简单,事实上这还是他的本命之器,过去凌渊剑在他的丹田之中不知道蕴养了多少岁月,早就沾染了混沌本源的气息,因此凌渊剑绝不会伤害与他同出一源的顾九离。

    听到这话顾九离没有片刻犹豫,立刻运转起来体内的五大属性,很快一层淡灰色的雾气出现在顾九离的身外,渐渐的将顾九离整个人都包裹了进去,深吸一口气,顾九离迈步往那片无人敢迈足的区域走去。

    一步,一道凌厉至极的剑气笔直的往顾九离的方向横扫而来,却在抵达顾九离眼前的那一刻突兀的停了下来然后调转方向继续胡乱的游走着,一道接着一道的剑气从顾九离身边路过又离开,顾九离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顾九离一步步往内走去,终于,她看到了一把插在山洞正中间的一把剑。

    心中一喜,顾九离立刻快步上前,混沌之力运于右手之上一个用力便拔出了剑,然而下一刻,顾九离却是愣住了,因为凌渊剑虽是轻而易举的被她拔了出来,然而此刻静静的躺在她手中的只是其中的一截。

    “这…”顾九离愣愣的看着手中的断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灵渊的目光中终是露出了淡淡的忧伤和自责,若不是他,凌渊也不会落得如今这个模样。

    “咦…”顾九离突然惊异了一声,她突然发现这剑有些眼熟。

    顾九离皱眉沉思起来,她难道在哪里看见过这剑,为何会觉得眼熟?突然顾九离脑海中划过一道灵光,兴奋地道:“师父!我见过这剑的其他残片!”

    灵渊眼中光芒一闪,不由露出隐隐的好奇和期待之色。

    “三大学院开启这秘境的钥匙就是凌渊剑的三块残片!”顾九离肯定的道。

    说完,顾九离和灵渊同时陷入了沉思之中,这试炼之地和凌渊剑究竟有何关系,为何试炼之地开启的钥匙会是凌渊残片?

    “无论是剑灵还是剑的其他部分今后慢慢找就是了,现在先将这本体契约了吧。”灵渊说道。

    顾九离点头应下,这时她才仔细的打量起手中的断剑来,凌渊剑通体是纯白色的,剑身之上只有几道简单却大气的花纹,剑柄更是奇特,一颗龙眼大的纯白石头镶嵌其上,看似简单却又像是包含了世间万物,光是看上一眼便让人深陷其中。

    虽然仅仅只是一截断剑,顾九离依旧感受到了其上的霸道凌云之气,这把剑的强大绝不是她能够想象的,而且光看这满室的剑气就知道,哪怕只是一截断剑,现在的她就算契约了它只怕也无法发挥出其威力的十之一二。

    “这白石便是凌渊剑的核心所在,将你的血脉神识与其相连才能真正的将其收为己用。”灵渊简单的说道。

    顾九离点头,就地盘膝坐了下来,随即她便撤去了混沌之力,如今凌渊剑就在她手中,那些剑气更不会来伤她了。

    顾九离的脸色倏地一白,随即一滴蕴含了强大又奇特力量的紫金色血液从顾九离眉心溢出,强大的精神力裹挟着这滴精血缓慢的朝着白石移动而去,没有多少意外精血在触到了白石后便融了进去,然而没过多久凌渊剑却是突然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似下一刻就要脱离顾九离的掌控而去,顾九离心中一惊,识海中的精神力立刻倾巢而出欲将其压制下来,但显然,在这把绝世之剑的面前,顾九离连蝼蚁都算不上,那些微薄的力量瞬间被剑气割的四分五裂。

    一大口鲜血从顾九离口中喷出,却一丝不拉的被凌渊剑吞噬了去,其中蕴含的混沌之气正是凌渊剑最渴望的东西,见此顾九离反而心中一定,强行压下神识被割裂的剧痛强行再次调动了体内的混沌之气,将它们尽数往凌渊剑中输去。

    随着混沌之气的不断输入,凌渊剑终于渐渐的安静了下来,像是不知餍足的孩子般一刻不停的吞噬着这渴望已久的力量,到了最后,在顾九离没有意识到之时,就连她体内的圣光之力和九天玄雷之力也在不知不觉间被一起吞噬了进去。

    纯白色的断剑之上渐渐的染上了紫金之色,却一闪而没。

    看到这一幕,就连灵渊内心都是充满了惊叹。

    凌渊剑会吞噬的必然只有这世间至纯至净之力,混沌之力可以说是这世间一切力量的起源,必然是凌渊剑的首选,而此时顾九离体内的另外两种力量也被凌渊剑接纳了,可想而知,顾九离这两种血脉之力强悍纯净到了何种地步!

    顾九离的精血和神识终于彻底的被白石接纳了,一种心脉相连的感觉油然而生,这一刻,她和凌渊剑彻底的融为了一体,随着顾九离和凌渊剑间的契约达成,铺天盖地的剑气汹涌而来,却全部绕过顾九离一股脑的钻入了凌渊断剑之中。

    一道白光倏地闪过,凌渊剑便不见了踪影,顾九离凝神内视,只见一把小了数倍的断剑正安静乖巧的在她的丹田之中起伏,向顾九离传达着亲切喜悦的情绪。

    正当顾九离想仔细看看凌渊剑之时,一道幻影突然出现在顾九离的脑海中,正是师父灵渊的缩影,但却又有些不一样。

    一袭苍青色衣袍的幻影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过了好片刻,幻影的双眼猛地睁开,其中散发着让人胆颤心惊的凌厉之光,幻影突然动了起来,他手中的长剑斜斩而出,似要斩天裂地的剑意如长虹贯日般凌然而出,一片雪白的光幕倾泻而出,让顾九离的识海剧烈的翻滚起来,然而事实上顾九离的识海中什么也没有,这一切只不过是幻象罢了,顾九离却完全沉浸在了那种几乎让她心神失守的剑意之中。

    见到这一幕混沌空间中的灵渊松了口气,交代了一句后透明的身体飞快的回了养魂玉之中,虽然方才的一幕只是模拟出来的幻影,但以他现在的状况能幻化出这一幕已经是极限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顾九离仍在感悟着那种斩天裂地的剑意。

    与此同时,在凌渊剑彻底认可顾九离的那一刻,整个试炼之地发生了天崩地裂般的景象,在试炼之地的中心,无数散发着古老沧桑气息的遗迹突然出现,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遗迹之城!

    这正是传说中的传承之地!

    本要到最后两月才会出现的传承之地竟然提前了近半年出现,而且这次出现的遗迹的数量几乎是往届的数倍,怕是整个试炼之地中的遗迹都被一次性激发了出来!

    界中的某个地方,某界灵气的几乎连杀了顾九离的心都有了,这个不安分的,他就不该顾着规则放她进来!现在倒是好了,不仅所有的遗迹都不受他控制的现世了,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那女子竟然还得到了凌渊剑的认可!

    她究竟凭什么!

    当然,对于这些顾九离自然是一无所知的,她的全部心神都用在了参悟剑意之上。

    突然,一股纯粹的力量从凌渊剑中涌出瞬间填满了顾九离的气海,也终于将顾九离从这个奇特的状态中惊回了神,只是还没等顾九离凝神看去,她的体内便发出一阵阵轰鸣,身上的气势瞬间开始飙升!

    大玄师八星…大玄师九星…玄灵一星…

    看着丹田中直往玄灵逼去的气势,顾九离心中一惊,她绝不能现在就突破玄灵!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顾九离立刻调动所有的神识往丹田之处镇压而去!

    无论是为了坚实的根基还是为了继续留在试炼之地,对她来说现在都不是突破玄灵的最佳时机!

    玄灵三星…玄灵二星…

    但到了玄灵一星,无论顾九离怎么努力,她的修为就似凝固了般,再没有半点变化!

    不够!顾九离心中在疯狂的叫嚣,识海之中的神识在顾九离的控制之下疯狂的波动起来。

    “轰!”又是一道轰鸣响起,顾九离的神识在她这般强行压榨之下居然也突破了!

    顾九离没有半点迟疑,更加汹涌的精神力倾泻而出再次施加到了丹田之上,凝固的修为终于起了变化。

    黑眸猛地睁开,一道凌厉至极的冷光闪过,顾九离抹了把额头的冷汗力竭的躺了下去,这当真比大战了一场还吃力啊,不过还好,她总算把修为勉强压制到了大玄师九星。

    混沌空间中的裴御沉已经目瞪口呆了,他见过无数人为了突破等级之间的障碍拼尽全力的,这还是第一看到有人为了压制实力把自己整成这幅模样的,最见鬼的是,这特么居然还让她的神识从开神境初期突破到了开神境中期!这特么到底让不让人活了!

    “咦,裴老头,我师父呢?”顾九离扫了一眼却没看到灵渊,奇怪的问道。

    “哦哦,大人说他会养魂玉中休息两天,让你不要担心。”裴御沉立刻回答道,提起灵渊时却是用“大人”代替了。

    说起这个裴御沉觉得他的心情道现在都没办法平静下来,他终于知道了这丫头的师父是怎样逆天的存在,想到当初他还曾想从那人手中抢徒弟,裴御沉真是满心的汗颜,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狗胆啊!

    “知道了。”顾九离点点头道,也猜到了师父会这样应该是为了施展那一招导致的。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顾九离一跃而起往山洞之外走去。

    一眼,顾九离便再次看到了那个无声无息的躺着的暗红色身影。

    顾九离走上前去,直直的盯着他片刻,终是蹲下了身去,纤细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搭在释天绝裸露在外的手腕之上,顾九离丹田之中的凌渊剑一阵轻微的颤动,一眨眼的时间就将他体内肆虐的剑气召唤了回来,做完这些,顾九离没有片刻的逗留,迅速的起身后便毫不停留的离开了此地。

    释天绝有些艰难的睁开眼来,印入他眼帘的便是一袭渐行渐远的玄衣。

    是那双眼睛?释天绝心中一颤,是他救了他?

    释天绝很想立刻追上去问问他是谁,为何要救他,但破损的身体让他此时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目光直直的看着那个身影消失的方向,释天绝猛地闭上眼睛,他终归会找到他的。

    顾九离不知道,她难得的一次心善,却在将来给她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以及……

    而此时顾九离已经重新来到了裂峡的石壁之下,看着那一眼望不到边界的石壁,顾九离心中升起无限的绝望,这尼玛得爬多久啊,不过这次可没有再让她投机取巧的办法了,顾九离颓然的长叹一声,认命的掏出两把短剑开始一步一步的往峡谷之上爬去。

    五天后。

    看着一望无际的碧蓝天空,顾九离甩了甩几乎快断了的手臂在心中不断的咒骂着,爬山这是真是太特么累人了!

    “咦,有人在我附近?”顾九离拿出令牌想要确定下小伙伴们的位置,却意外的发现此时有个蓝点竟然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判断了一下方向,顾九离收回令牌立刻往蓝点所在的方向赶去。

    ——

    又两天后,近千人聚集到了遂天裂峡的边缘处急切而又期待的往下方打量着,这时众人只感觉一阵带着血腥气息的微风掠过,一道暗红色的光芒便闪到了众人的身后。

    “一定是顾九离!快上,只要杀了他第一名就是我们的了!”一个面容粗犷的男子第一时间转过身去,目光如狼似虎的盯着那道身影兴奋的大喝道。

    释天绝不悦的皱眉,顾九离,是谁,为何这些人会把自己认作那人?看着前赴后继的冲上来的人影,释天绝眼中划过一道残忍的笑意。

    一刻钟后,血气弥漫的地面之上一片残肢断骸,仔细看去便会发现,这些竟都是生生的从人体之上撕扯下来的!

    释天绝看着坐倒在地不断后退的人影,嘴角挂上了嗜血的杀意:“说,顾九离是谁,你们又为何叫我顾九离?”

    本来以释天绝一言不合就杀人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多此一问的,这些人认错人了又怎样,都杀了便是,但此刻就连他自己也不知为何,便这般鬼使神差的问了出来。

    “你…你…你不是顾九离?”仅剩的一人立刻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