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难缠,纨绔九小姐 > 第162章 被猪拱了的白菜
    “孟修竹你这臭小子放开我女儿!”一声怒喝响起,刚刚从房中出来的楼轩立刻一阵风般上前一把将楼小贝搂在了怀里,眉眼间染上了沉沉的恼意,这这这!这才多久啊!这臭小子连他家宝贝的手都牵上了。

    被自己亲亲爹爹搂在怀中的楼小贝非但没有开心反而心中狂跳了起来,眉宇之中的忧愁更重了几分。

    楼轩很快就放开了楼小贝,但却依旧挡在她身前一脸防备的看着孟修竹。

    此时皇甫姗听到了动静也从房中走了出来,看到楼轩身后的楼小贝立刻上前拉住了她,不住的上下打量着这个一年多没看见的宝贝女儿。

    “小贝,你们来了,九…”皇甫姗正想询问顾九离怎么没一起来,然而话说了一半却是顿住了。

    “小贝,你抬起头来。”皇甫姗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看到爱妻此时的模样就连最熟悉她的楼轩楼愣住了,阿姗这是怎么了?

    楼小贝全身轻微的一颤,终于缓缓的抬起头来。

    认真的打量着楼小贝的面容半晌,甚至最后还伸手把了脉,皇甫姗终于肯定了心中模糊的猜测。

    “你…你居然!是谁!”皇甫姗身上翻滚起了强烈的怒火,强大的气息席卷而出,瞬间将庭院中她最重视的那些灵植毁去了大半,然而此刻皇甫姗哪里还管的了这些!

    “是我。”看着几乎全身都在颤抖的楼小贝,孟修竹心中一痛,立刻上前声音低沉的说道。

    “你!孟修竹你好大的胆子!”皇甫姗气急,一道玄力从她袖中飙射而出,重重的轰在了孟修竹的身上。

    “噗!”孟修竹瞬间如同一条抛物线般倒飞而出,随即便是重重的砸落在地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孟修竹!”楼小贝瞬间吓的脸色惨白,立刻从皇甫姗的手中挣脱了出来,飞快的朝着孟修竹奔了过去。

    “阿姗你…”楼轩已经被这一系列的变故惊呆了,完全不知道向来温柔如水的妻子怎的会发这样大的怒火。

    “义母你稍安勿躁!”听到这剧烈的动静,顾九离终于在院外待不住了,一边快步进来一边劝道,说着便快速闪到了孟修竹身边给他服下了一颗丹药,义母这一下虽然没有使出十分的力道,但以她此时的实力也够孟修竹受的了。

    “九离你也来了。”看到孟修竹受伤吐血,狂怒中的皇甫姗总算是稍微冷静了点,看到顾九离进来压下情绪说了一句。

    孟修竹在楼小贝的搀扶下艰难的爬起身来,想好的说辞一时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了。

    “孟修竹,你们的事我从来没有半点意见,只要你和小贝是两情相悦的我绝对不会反对,可…可小贝,她现在才刚到十六岁啊!”看到孟修竹这模样皇甫姗的怒意再次翻涌了起来。

    “这这…阿姗,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弄得我都糊涂了。”楼轩一头的雾水,这孟修竹究竟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竟能惹的阿姗这般的狂怒,而这又跟他家小贝有什么关系?!

    孟修竹咬了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只见他转头对顾九离说道:“九离,你先带小贝进屋。”

    显然,他是打算一个人面对这两位长辈的怒火了。

    看着他眼中的坚定之色,顾九离没有任何的犹豫便答应了,拉着一步三回头的楼小贝往屋内走去,相信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义父义母也不能真的杀了修竹了,最后让他吃点苦罢了,只要没死,再重的上她也是救得回来的。

    不过在路过楼轩身边之时,顾九离还是顿住了脚步忍不住说了句:“义父,你一会冷静点。”

    “我…”楼轩正想问什么意思,却看到了被顾九离拉着的女儿带着恳求的目光,剩下的话瞬间卡在了喉间,楼轩心中无奈的一叹微微点了点头,先听听这孟修竹究竟要跟他们说什么吧。

    一刻钟后。

    “孟修竹我杀了你这只禽兽!”一道几欲发狂的怒吼响起。

    随即拳打脚踢的声音伴随着偶尔的喷血声不断的传入顾九离两人的耳中。

    “九离,孟修竹不会真被我爹爹娘亲打死了吧?”楼小贝用力的抓住顾九离的手担心的道。

    “不怪他了?”顾九离唇角扬起似笑非笑的弧度调笑的看着楼小贝道。

    “我…我没怪过他,本来…本来就是我自己…我就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罢了。”楼小贝松开了抓着顾九离的手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般低下了头,白白嫩嫩的双手不断的相互绞动着。

    顾九离心中发出一声低叹,抬手摸了摸楼小贝的脑袋,这一刻倒是像极了姐姐的模样。

    “小贝,一开始我本以为你对修竹只是如同父亲兄长般的依赖之情,但到了此时回过头去想想,其实不管这感情因何而起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确定想要跟他一直走下去。这件事本就是意外,但既然已经发生了你就该学着坦然的接受,没有什么不好面对的,说到底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男欢女爱罢了。”

    “九离…”抬头看着面前一身洒然不羁的少女,楼小贝突然想起来一年多年的一幕,那是她虽然羞涩却是极为坚定的告诉他,她就是想要嫁给他那般的人,而这件事也不过是让他们之间多了更一层亲密的关系罢了,既然心思从未变过她又为何要这般纠结呢?

    似乎,这段时间以来真的只是她在作茧自缚罢了。

    想到这里,楼小贝突然觉得浑身一阵轻松,那长久以来压在她心上的重石终于轰然碎裂,她想明白了。

    没有任何的犹豫,楼小贝抬步往门外跑去。

    “爹爹,别打了!”楼小贝一打开房门便看到一道接着一道朝着孟修竹打去的玄气,心中一紧,她毫不犹豫的冲到了孟修竹面前替他挡下了这一波攻击。

    “小贝!”楼轩和皇甫姗吓了一跳,立刻强行收回了已经到达楼小贝面前的玄力,但仅仅是的余波也还是让楼小贝嘴角溢出了一丝血线。

    “小贝。”身后的孟修竹一惊,立刻不顾自己的伤势上前扶住了楼小贝,看着她的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担心和心疼。

    刚要上前的夫妻两人却在此时默契的停下了脚步,目光审视的看着不算处的那个一身宝蓝色衣袍的男子。

    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孟修竹便算是松了口气,还好楼小贝的伤势并不算重,不过他还是拿出了颗丹药送到了她唇边示意她服下,楼小贝稍微愣了下便乖乖的吞下了丹药。

    待做完了这些后孟修竹才看着楼小贝轻声的说道:“小贝,你先进去,这里的事我会解决的。”

    楼小贝愣愣的看着面前脸上苍白身上也染了血迹却依旧温柔的对着她笑的男子,突然猛地往前一冲扑进了孟修竹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爹爹娘亲你们别打了!要打你们就打女儿吧!不管孟修竹的事!都是女儿自己扑上去强了他的!”

    楼小贝一边哭一边大声的囔着,说出来的话却差点让楼轩和皇甫姗两人气的吐出一口血来。

    “噗!”别说这两人了,就连还在屋内没出来的顾九离听到这话都忍不住喷了出来一脸的目瞪口呆,艾玛,看不出来呀,这丫头居然这么彪悍!

    孟修竹闻到一阵清甜的馨香传来下一刻怀中便多了一句柔软的娇躯,他全身不由自主的一僵但很快便是软化了下来,抬手轻抚着怀中哭的停不下来的小人儿,直到,听到这句直白的让他汗颜的话,孟修竹的身体再次僵住了,这丫头,真是越来越大胆了,竟连这样的话都敢说了,肯定是被九离带坏了!

    这般想着孟修竹的目光不由带了些微的不满看了不远处的顾九离一眼。

    刚走出房门的顾九离便感觉到了朝着自己投射来的带着不满的目光,瞬间满脸的黑线,这是什么鬼情况,喂喂喂,孟修竹你那是什么眼神,你给本姑娘说清楚!

    但到了此时,顾九离心中最后的一丝担心终于彻底的烟消云散了,当初孟修竹…她还是知道些的,如今看来他的全付心思都已经放在了小贝的身上了,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看向楼小贝的目光已经从以前的怜惜化作了如今的爱怜,一字之差,但却是天差地别。

    对于看多了人情世故的楼轩和皇甫姗对这些自然也是看的一清二楚的,心中虽然还是有些郁结,但也终于放下心来,不过面上自然是不能表现出来,楼轩板着脸硬声硬气的说道:“先进屋,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楼小贝终于慢慢止住了哭声,有些不好意思的从孟修竹怀里钻了出来,却是没有任何再逃避的意思,不过看到孟修竹称得上惨白的脸色,楼小贝立刻心疼的不行,看着顾九离可怜兮兮的道:“九离,你快先给孟修竹治疗一下伤势。”

    然而顾九离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两人,丝毫的不为所动,不是怪她嘛,呵,她就不帮忙!

    “咳咳,小贝我没事,我们先进去再说。”孟修竹心中好笑,不过却知道顾九离是在报复他刚才的那一眼,只能默默的转移了话题。

    “九离…”但是看着嘴角又有血迹溢出的孟修竹,楼小贝眼泪又快出来了。

    顾九离满脸的黑线,为啥她觉得她就是一恶人,在折磨这小两口?

    “好了,服下丹药先进屋吧。”皇甫姗倒是先心软了,往孟修竹的方向弹了颗丹药便先转身进屋了。

    “谢谢娘亲!”楼小贝脸上立刻露出了花一般的笑容,娘亲给丹药了,这是不是代表娘亲不生气了?

    孟修竹服下丹药后身上的伤势几乎是瞬间就好了大半,两人惊讶了,这是什么丹药,竟是比九离炼制的效果还要好?

    顾九离一眼就看出了他们两个的想法,再次无语了,这尼玛可是六品疗伤丹,用在孟修竹一个玄灵身上,效果能不好嘛?!

    很快,五人就一道进了最近的房间,围着一张桌子坐了下来,终于准备冷静的交谈了。

    “你说吧,不说出个让我二人无话可说的理由,就算你们已经是那样的关系了我也绝对不会把小贝交给你的。”楼小贝此时已经被楼轩和皇甫姗强行一左一右的夹在了中间,两人一脸防狼般的看着孟修竹,哼,这还不就是狼嘛,连十五岁的小姑娘都下的去手。

    “爹爹娘亲,真的是我强的他…”楼小贝弱弱的道。

    两人立刻恶狠狠的瞪着自家宝贝女儿,一脸的痛心疾首,这才过了多久啊,他们单纯善良天真可爱的女儿怎么就彻底的变了!

    “咳咳。”孟修竹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以眼神示意楼小贝稍安勿躁,终于开始缓缓的道出了秘境中的事情。

    良久,孟修竹终于把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了清楚,甚至连他们二人契约的玄兽修炼的功法这些事情都老老实实的讲了出来。

    听完后,楼轩和皇甫姗的确是…无话可说了。

    这不通过考验吧,这两人就都没命了,通过那所谓的考验吧,又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这样想想,他们似乎还真的只能接受后者吧。

    “你是说你们二人现在不仅心神被连接在了一起,还有性命也是被绑在了一起,就连修炼的功法也是相辅相成的?”早就知道了事情经过的顾九离的关注点显然是不一样的,她惊讶的看着孟修竹询问道。

    “嗯,你们应该注意到了,现在我和小贝的实力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嘛,就是我们修炼的功法所致。”孟修竹点点头肯定了顾九离的疑惑。

    顾九离终于恍然了,她说小贝的实力怎么提升的比大家都快,原来竟是如此。

    到了这个地步显然连这夫妻俩都不得不认了孟修竹这个未来女婿,还能怎么办,性命心神相连,这个传承可谓是霸道到了极点!

    “哎,看来你们两人也算是天定的缘分了,若我所料的不错,这两颗丹药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双生丹,其实他们本就是同一颗分化出来的,这也算的上是上古的东西了,估计也是这世间唯一的一颗。”皇甫姗轻叹了一声无奈的说道。

    “算了算了!老子不管了!”养了十六年的宝贝女儿第一次出门居然就被大灰狼叼走了,楼轩简直哭死的心都有了,摆了摆手没好气的道,说完便直接起身离开了。

    至此,这事总算告一段落了,孟楼二人也算是放下了心头的重石。

    “嘿嘿,义母,你看你们这院子这么大这么奢侈,你就收留我们一段时间呗。”顾九离立刻上前挽住皇甫姗的手臂亲昵的道。

    “好,好,离儿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不过你们其他的伙伴呢?”皇甫姗摸摸顾九离的脑袋温柔的说道。

    “他们在修炼呢。”顾九离一点都不心虚的说道,丝毫没有觉得是她抛弃了小伙伴们跑来了这里。

    如此,三人便在这里暂且住了下来,不过除了顾九离,另外两个,尤其是孟修竹显然是极为悲催的。

    楼轩呵呵一笑,对于拱了自家白菜的猪,手下留情?不存在的!

    于是附近的导师们连续好多天都能听到这处院落中传出的惨叫和惊呼声,众导师纷纷称赞,嗯,楼导师和皇甫导师不愧是天级导师,连责任心都这么强,看看看看,他们对学生是多么的费尽心思啊!

    不过这一切已经跟顾九离无关了,到了这里她就不用再担心会被学院内的强者窥探了,不说这房间内本就有隔绝禁制,其他人也不敢随意的窥视天阶导师的住所,因此顾九离在开启了房间的禁制后便进了混沌空间。

    其实这才是顾九离急着来这里的原因——之前她神识扫过的时候竟是没发现师父的身影,就连养魂玉都失去了踪迹,而裴老头似乎也陷入了沉睡之中。

    ------题外话------

    还有三个小时,潇宝宝试试能不能码出第二更,亲亲!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