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难缠,纨绔九小姐 > 第165章 又是一个奇葩
    心中一惊,骆泽狄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立刻往右侧跨出了半步,还未来得及收回的手臂立刻横扫而出!

    只听一声硬物撞击的顿响轰然响起,一条纤细的手臂渐渐的浮现了出来,顾九离有些诧异的挑眉,这骆泽狄倒不亏是玄灵巅峰之人,这反应还是挺敏锐的嘛。

    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她倒要看看他的反应能快到时什么程度!

    红影再次散去,顾九离瞬间将惊鸿步施展到了极致,三道幻影不断的浮现消散,将骆泽狄彻底的围困了起来。

    要轮身法的灵活性,土属性的骆泽狄跟拥有惊鸿步的顾九离比起来不知道差了几个档次,一时间还当真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困境之中。

    不过骆泽狄的实战经验也是极为丰富的,很快一层更为坚实的土黄色玄甲重铠再次浮现在骆泽狄的身外,显然他也已经发现了要论速度身法他绝对不是顾九离的对手,而现在对他来说最有效的对战方式就是以防御代替进攻!

    顾九离知道接下来到靠着身法的优势已经无法再继续压制对手了便迅速的往后退了开去。

    “你不是很快嘛,我就站在这里让你打,你又能拿我怎样?”骆泽狄哈哈大笑起来,一开始会被她得手不过是他太轻敌的缘故。

    “师兄,你被我单方面殴打了这么久是不是觉得很骄傲很开心呀?”顾九离歪了歪脑袋貌似纯真的问道。

    骆泽狄的笑声瞬间卡在了喉中,的确,他方才虽说没受什么伤,但在外人看来确实是他在被顾九离压着打,这让他面子上是极为不好看的。

    “你以为我就只能防御嘛,刚才我不过是想逗美人开心罢了,师妹你现在不就挺开心的嘛?不过现在也该让师妹见识见识师兄真正的实力了!”骆泽狄带着微笑真诚的说道,说的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就连顾九离都差点信了呢。

    不过显然这骆泽狄是真的打算动真格的了,只见他十指开始不停的舞动了起来,一个个印记出现在了他的双手之间。

    “万叶绞杀!大地囚牢!起!”没过多久,骆泽狄怒喝一声,竟是一次性释放出了两个不同属性的玄技!

    “涅盘幻羽!灵木之缠!”顾九离冷喝一声,居然也同时释放出了两个玄技,但不一样的是,顾九离根本就没有结手印!

    无数的翠绿叶片与数之不尽的紫黑幻羽剧烈的相撞,不断的发出清晰的爆裂之声,从外面看去一时竟是无法看出来究竟是哪一方更胜一筹!

    而此时,顾九离的灵木之缠后发先至的将骆泽狄的周身全部围困了起来,血红色的藤条上散发着嗜血的光芒,仅仅是气息便已经摄的骆泽狄失去了动弹的勇气!

    而这方顾九离素手如蝶般翩然而出将那试图将自己囚禁起来的土牢猛地拍碎,随即她的身影已经闪到了骆泽狄的身前。

    顾九离目光戏谑的看着仅仅一尺之隔得骆泽狄,笑吟吟的开口道:“师兄这是怎么了?怎么不破了我的灵木之缠呢?”

    “你…你这妖女,快把你的妖法收回去!”骆泽狄声音颤抖的道。

    “妖法?不过是变异的木属性罢了,师兄为何如此惊慌?”顾九离似是不解的问道。

    “我认输!你快把这鬼东西撤了,我立刻带着人走!”看着已经在他身上游走起来的藤枝,骆泽狄彻底的吓坏了。

    倒不是说着玄技有多可怕,主要就是这东西的气息实在是太摄人了,他已经彻底的失去了与之对抗的勇气!

    “想走啊,那可能没有这么容易哦,师妹正好打算去灵渊塔闭关几个月,不过手头的玄分不太够哦,师兄能否再帮个忙救济师妹一下?”顾九离皱着眉忧愁的道。

    骆泽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这女人,居然还要得寸进尺!

    骆泽狄的内心是拒绝的,但奈何此时他已经能感觉到这血红色的藤条之上那称得上人性化的兴奋嗜血之意,他咬了咬牙,终是不敢再硬撑下去忍痛丢出了令牌!

    顾九离将骆泽狄令牌上的玄分一分不拉的划了过来后脸上终于露出了真诚的笑意:“师兄果然慷慨大方懂得照顾师妹,师妹就在此谢过了。”

    “你能把它们收了没?!”骆泽狄几乎要抓狂了,她能不能别那么多废话啊!

    “哦,好好,瞧我这记性,差点给忘了呢。”顾九离一拍脑袋似是懊悔的道,终于将七绝藤收了回去。

    安抚的摸了摸手腕上不满的小东西,顾九离心中露出一丝笑意,不愧是七绝藤,光是气息就将一个大玄师九星之人吓成了这副模样,倒不亏了她费尽心思骗了一滴圣髓救回了它。

    不过顾九离倒是庆幸她一开始暴露的就是火木两种属性,有了木属性作掩护,别人最多就把七绝藤当做是什么变异木属性罢了,绝不会想到这竟是世间能够排进前三的阴邪之物。

    看着顾九离脸上那绝美的笑容,此时的骆泽狄可不会再认为这女子是什么九天之上的神女了,这特么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变态加妖女,想到刚才那几乎让他肝胆俱裂的可怕气息,骆泽狄不敢再继续逗留下去了,竟是直接抛下自己的队友独自逃走了!

    对方的人马看到这一幕瞬间气势大降也失去了战斗下去的欲望,而此时又有了顾九离的加入,不出两刻钟的时间这剩下的二十人便被全部干翻在了地上!

    “交出玄分,然后,滚。”顾九离冷睨着这二十人没什么情绪的道。

    那些人脸上都露出了憋屈不甘的神色,他们这么多人居然被几个学弟学妹逼到了如此境地,当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但此时显然他们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而对方却是在丹药的作用下慢慢的恢复了伤势和玄气,这一看之下便是高低立现,最终他们也只能无奈的交出了令牌。

    没办法,自己做的孽只能自己吞下去了,但最让他们难以理解的是,为毛这届新生实力会这么变态啊,想当初他们哪个不是被抢过来的,为毛他们现在成了师兄师姐了还是被抢的那一个?!

    “都没事了吧,准备下我们去看看这传说中的凌玄塔吧。”待人都走远了,顾九离转身对着伙伴们说道。

    “他们…”贺光远目光往周围看去,有些犹豫的道。

    “他们?”顾九离看着贺光远,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大姐,我就说吧,只要您一来这些所谓的师兄师姐们瞬间有多远滚多远了,你看连那九星玄灵都被您轻易的逼退了,果然不愧是我贺光远的大姐,就是这么强就是这么牛气!”贺光远心中一颤瞬间转移了话题。

    他们?他们关他毛事啊!

    “哥哥,令牌给我。”顾九离转眸对顾青衣说道。

    接过顾青衣的令牌,顾九离转了差不多快十万分数过去后便重新递了回去。

    “离儿你这是?”顾青衣疑惑道。

    “先前来的匆忙有件事忘了,我再去义母那边一趟你带着大家先去修炼吧,这次直接闭关到把这些玄分用光吧,省的再有人打着这些玄分的主意。”顾九离简单的解释道。

    顾青衣点头应下,没有再提关于玄分的事情,直接带着这一行人先行离开了,随即顾九离也直接离开了此地。

    对于那些一直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新生,顾九离连一丝理会的心思都没有,这些新生虽说都还只是大玄师阶之人,但这里少说也有数百人,但从始至终他们都没有半点想要反抗或者帮忙的念头,反而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在看着他们战斗,事后还想让她把玄分还给他们?顾九离只能说一句,你们想的太多了!

    重新踏上了传送阵,顾九离很快就回到了不久前才离开的院落,不过却是惊讶的发现此时义母他们这院落中的禁制竟然又打开了,而且,院落门口还站着一道一动不动的白色身影,也不知道是想干什么。

    顾九离心中疑惑着但脚步却是没有半点的犹豫的继续往前走去,到了院门口因为禁制开启着她也没办法直接进去,无奈之下只能挥出了一道玄力希望以此惊动义父或者义母。

    “你是何人,竟然敢在此处撒野,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顾九离正想站着等会,却有一道带着怒气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

    “你又是谁,我做什么关你何事?”顾九离翻了个白眼无语的道。

    “我?我很快就会是皇甫导师的徒弟了,你在这撒野我如何不能管了?!”女子立刻一抬下巴一脸理所当然的道。

    闻言顾九离倒是惊讶了,终于转身认真的打量起面前的少女来,小巧白皙瓜子脸,细长的柳眉,高挺的鼻梁,樱桃小嘴,长得倒还不错,只是这女子的眉眼之间的距离较之常人窄了不少,让人一眼便心生距离感,而且她眼中那毫不掩饰的矜娇傲气也实在是让顾九离喜欢不起来。

    徒弟?她可不信义母会看的上这样的人做徒弟。

    顾九离心中嗤笑一声,不过面上都没表现出来,毕竟这人要自己做梦也不关她的事不是吗?

    然而她虽不欲搭理,别人可不一定会轻易罢休。

    在顾九离转过身来的那一瞬,林若池也看到了她的容貌,先是失神了片刻,林若池眼中瞬间划过了浓浓的惊艳以及,嫉妒。

    这女子是何人?竟是比…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不信我的话?”林若池怒声道,但说的话就有些没事找事的意味了。

    顾九离瞬间无语了,不说话就是不信了?而且,她信不信又如何,这似乎也跟她没什么关系吧?

    “你!”见顾九离还是不说话,林若池更怒了。

    不过就在她还想继续开口的时候,院落的们终于缓缓的打开了。

    “你这姑娘是怎么回事,我都说了我不可能收你为徒的,你何苦在继续纠缠?”门尚未打开其内就传来了不耐烦和恼怒的声音。

    “不是我做的!”林如池心中一紧立刻大声解释道,说着还狠狠的瞪了顾九离一眼,都是这女子连累她被皇甫导师误会了!

    “是我。”顾九离看禁制已经被撤去了便走上前去笑嘻嘻的道,半点也没有做错事的觉悟。

    “对!皇甫导师,刚刚就是她攻击的禁制,跟我没关系!”见顾九离主动承认了林如池松了口气立刻说道。

    “离儿,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一看到是顾九离在门口皇甫姗立刻惊讶的问道。

    “准备闭关一段时间,不过之前忘了件事就又过来一趟。”顾九离简单的道,这里还有外人她也不方便多说。

    “嗯,那先进屋吧,刚好我之前也没来得及把为你们准备的丹药给你,你来了正好,省的我再去找你。”皇甫姗点点头浅笑着说道。

    “皇…皇甫导师?”林如池看着这一幕有些失神的道,皇甫导师不是应该责罚这个女子的嘛,为何她还对她笑的这般温柔,这个女子究竟是何人?

    似是这才想到了门口还有一个人,皇甫姗顿下了脚步却没有回过头去淡淡的说道:“林如池你回去吧,不管你在这里等多久我都不会收你为徒的。”

    说完皇甫姗便拉着顾九离往屋内走去,院落的大门也随之慢慢的闭合了。

    看着相携而去的两道身影,林如池脑海中不断的重复着皇甫姗最后冷漠的话,她的双眼渐渐变得血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她到底哪里不够好,这皇甫姗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她,想她堂堂林家二小姐,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这皇甫姗仗着自己是天阶导师竟是完全不将她放在眼里,简直该死!

    还有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女子,她林若池在外面苦等了一个多月都从来不曾进过这个院落半步,她凭什么一来就被皇甫姗迎了进去!

    这两人都该死!她绝对不会放过她们的!

    已经进入院落之中的皇甫姗和顾九离可不知道她们莫名其妙的就招惹来了一个敌人,此时二人正在交谈着,不过这话题的中心倒正是这林若池。

    “义母,这女子怎么回事啊,简直莫名其妙。”顾九离无语的道。

    “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回事,她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多月了,就是要我收她为徒,可她虽是炼丹师,天赋却不见得如何突出,都二十岁了也不过三品炼丹师,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这姑娘我看着就不怎么喜欢,自然不可能应了她的请求,前几天离开了,我还以为她已经放弃了,没想到你们刚走她就又来了。”皇甫姗无奈的扶额道,显然也是被缠的烦了。

    好吧,原来是怎么回事,不过想到刚才这林若池都已经以义母的徒弟自居了顾九离就越发的无语了,算了,估计又是一个奇葩,还是少惹为妙。

    此时的顾九离哪里知道,人家早就恨她恨的死死的了!

    “离儿,这些丹药是我这段时间炼制的,你带回去给大家都备着点,还有,之前你义父倒是想为你们每人炼制个灵器,不过也不知道你们喜欢怎么样的便没动手,到时候你带着大家都来一趟。”皇甫姗拿了一堆玉瓶出来交到顾九离手中说道。

    “义父还是炼器师?”顾九离诧异的道。

    “是啊,阿轩还在落崖城的时候就已经是是玄器师了,之前我们二人历练了一段时间倒是突破到了灵器师,然后我们才到的玄天学院,不然你以为我二人凭什么会成为天阶导师。”皇甫姗好笑的道。

    “哦哦,原来如此,不过义母说到灵器,我倒是知道大家想要怎么样的,不如我画个图纸交给义父吧。”顾九离眨了眨眼俏皮的说道。

    “那就再好不过了,正好趁着这段时间炼制出来,等你们闭关出来就能用了。”皇甫姗惊喜道。

    顾九离也没有拖延,飞快的画了七个不同样式的武器交给了皇甫姗。

    其实这说来也是巧合,先前因为得了大量珍贵的炼器材料因此大家都各自描述过想要怎么样的武器,顾九离画的或许会有些出入,不过到时候应该也只要稍作修改就好了。

    做完了这些顾九离又将之前试炼之地中搜刮来各种炼器材料都整理出来了一部分托皇甫姗到时候一起交给楼轩。

    “对了,我过来是为了这个。”顾九离拿出几个大缸放在地上对皇甫姗说道。

    “这是…这是暮雨花酿的酒?”皇甫姗问了好一会终于确定自己的猜想震惊的说道。

    “嗯,这些就送给义父和义母了。”顾九离笑嘻嘻的道。

    “你快收回去!这暮雨花的作用想来你也知道了,对你们这些孩子才能起到最大的用出,给我们作甚!”皇甫姗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义母你放心啦,我们每个人那都还有很多,你就安心的收下吧。”顾九离摆了摆手说道。

    “真的!我真的不骗你!”看着皇甫姗依旧怀疑的眼神顾九离再次肯定的道。

    “那好吧,那我就收下了,你可不能骗义母哦。”皇甫姗无奈的一笑说道。

    顾九离又保证了好几遍,见皇甫姗终于放下心来后才离开了院落,接下来,就让她看看传说中的凌玄塔究竟有没有那么神奇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