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难缠,纨绔九小姐 > 第171章 战半步玄宗
    半个时辰后,顾九离从调息中清醒了过来,而她体内的伤势也在涅盘皇火的作用下完全恢复了。

    顾九离站起身来,静静的等待着,这最后一名挑战者,会是谁呢?

    人群之间突然自动分开了一条道路,一个挺拔的身影顺着小道往前走来,然后一步步的走上了擂台。

    顾九离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打量这个最后一名挑战者,而是将视线移到了擂台下方。

    白衣胜雪的绝美女子,但哪怕是这般素雅的颜色也无法掩去她身上的娇蛮任性之气,又是林若池。

    其实顾九离一直觉得以林若池的性格不该是喜着白衣之人,但偏偏三次见到她都是这样一身素白的衣衫,当真是让她觉得奇怪的很。

    “帮她报仇的?”顾九离唇角勾起了戏谑的笑容问的极为直接。

    对面的男子一下子愣住了,祁名杉完全没想到这女子说话竟是这般直接。

    “自然不是。”回过神来祁名杉微笑着回答道。

    “不是?那师兄一个半步玄宗来挑战我一个玄灵五星又是为何?”顾九离似是好奇的问道。

    祁名杉一噎,但随即他的目光便扫视了一眼台下认真的说道:“自然是来为在场之人讨个公道的。”

    呵,好一个讨公道,顾九离心中冷笑,不过却是没有开口,她相信这人必然是还有下文的。

    果然,祁名杉稍稍停顿了片刻便再次开口了。

    “师妹作为一个新生这般行事是否太嚣张了些,还有这所谓的赌局可是坑走了大家不少玄分,师兄师姐们的玄分也来之不易,师妹这般做是不是过分了?”祁名杉将一早准备好的说辞原封不动的搬了出来。

    “我过分?”顾九离瞬间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反问道。

    “停停停你别说话,先听我说完。”顾九离抬手制止了祁名杉又要出口的话不耐烦的道。

    “首先,这赌局是贺光远开设的,他虽说是我小弟,但也不代表这赌局跟我有关系,再者,就算跟我有关系,那又何如?”顾九离冷冷的道。

    “各位师兄师姐,我顾九离可否逼你们去下注?”顾九离转身看着台下问道。

    众人面面相觑了一眼,纷纷摇头。

    “再者,我没记错的话贺光远一直在劝说你们相信我的实力吧?”顾九离再道。

    众人思索了片刻再次一致的点头。

    “那我可有半点通过比赛操控赌局的意思?”顾九离最后问道。

    这个自然是没有的,一场都没输过,这完全谈不上什么操控不操控的。

    “顾师妹你别问了,这赌博之事本来就是有输有赢的,我们也不是所有人都输了,而且贺师弟也不止开了一个赌局,压哪一个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若是输了也只能怪我们自己眼光不好,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也没什么公道需要讨的。”有人大声的回复道。

    赌博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赢了便是赢了输了便是输了,这怪不到任何人的头上去,弑天小队的每一人的每一场比赛都是尽了全力跟对手战斗的这谁都看得出来,根本不存在什么操控不操控的问题。

    显然对于这一点大家都是明白的,输了玄分谁都不高兴,但他们也不至于因此迁怒到弑天小队的身上,毕竟赌注都是他们自己下的,也更没有什么所谓的公道不公道了。

    “师兄可还想说什么?”顾九离转头看着祁名杉说道。

    “师妹赚了那么多大家的玄分难道就不会良心不安吗?”祁名杉一时有些下不了台,脸色僵硬的问道。

    噗,顾九离差点笑出声来,良心不安?

    “师兄你是来搞笑的吧,良心不安,一个小小的赌局都已经上升到这种高度了,会参与这个赌局,庄家也好,下注之人也好,谁不是想赢玄分的,难道谁赢了谁就该良心不安?”顾九离简直被这人蠢哭了,好好的挑战就挑战,说毛线这些没有营养的东西啊。

    “哈哈哈,本少赢了六万玄分,我的良心好痛啊!”一个男子大笑了两声说道。

    “对哦,在下也侥幸赢了点,唉,看来要回去好好安抚安抚我的良心了。”一个唉声叹气道。

    “好了好了,还打不打了?老子是来看比赛的,那么废话是想干嘛!”有人不耐烦的道。

    “师兄,虽说你一个半步玄宗挑战我一个小小的玄灵有些那啥啥啥,但既然你都上台了我们也别废话了,动手吧。”顾九离笑眯眯的道,半点也没有因为对手的强大而产生一丝畏惧之意。

    “哦,对了,顺便提醒一句,这赌局是慕导师主持的,师兄若是真的觉得看不过眼,那便找慕导师说道去吧。”顾九离对着某个方向努努嘴补充了一句。

    祁名杉目光立刻沿着顾九离的视线,果然看到了那个正一脸不满怒意的看着自己的慕导师。

    “慕导师,我不是这个意思…”祁名杉心中一紧立刻就要解释,这慕岩武可是地阶导师啊,就算是他也不敢随意得罪。

    然而解释的话还没说完,祁名杉便感觉到背后却是一阵炽热的火浪汹涌而来,这顾九离居然直接动手了!

    完全不需要结手印的程序,一道接着一道的玄技便被顾九离砸了出去,在一口气砸了十几个玄技后她才暂时停了手。

    其实都只是些等级不高的玄技,顾九离也就是砸着恶心恶心人的,她也知道这对祁名杉造成不了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果然,下一刻便有一套暗黑玄甲出现在了祁名杉的身上,但是让顾九离意外的是,那十几个玄技竟是连一丝波澜都没有掀起。

    “师妹就这点实力吗,那就太让我失望了点了。”祁名杉拍拍自己的玄甲一脸不屑的道,他还以为这女子有多大的本事了,原来只是个中看不中用的。

    “暗属性。”顾九离眼神有片刻的暗沉,这真是一种让她不怎么愉快的属性啊。

    “名杉哥加油,好好教训教训她!”看到这一幕林若池瞬间就兴奋了,目光挑衅的看着顾九离。

    顾九离挑了挑眉,嘲讽的看了祁名杉一眼,不是说不是来报仇的嘛?打脸了吧。

    “找死!”祁名杉如何不懂顾九离这一眼的意思,瞬间便是怒了。

    随着祁名杉一句话落,一片暗黑的雾气在他身前涌现,在一阵波动后那片黑雾便化作了一头凶猛的猎豹。

    玄气化形——竟是只有玄宗才能做到的玄气化形。

    顾九离的脸色终于严肃了起来,变异暗属性,还未真正进入玄宗却掌握了玄气化形,这祁名杉虽然脑子不怎么好使,实力却是极为强悍的。

    “涅盘幻羽!”

    数之不尽的紫黑色幻羽再次出现,在顾九离素手一挥之间便是如同一支支利箭般笔直朝着黑豹射去!

    “吼!”一声狂暴的吼声响起,竟是直接震散了距离最近的近百根幻羽。

    黑豹在祁名杉的指使之下悍不畏死的直扑而上,双爪在空中不停的抓挠,划出一道道似要将空气都割裂的凌厉爪刃!

    无数的幻羽被打散了去,最终只有数十片幻羽射到了黑豹身上,却是在其身上黑芒一闪过后被吞噬的一干二净,没有让黑豹出现一点伤势。

    顾九离不由的皱起来眉头,这一招居然一点用都没有。

    “师妹还有什么花招尽管使出来吧,我这黑豹就在这等着。”祁名杉嘲讽的笑道。

    顾九离眼神一厉,终于下定了决心,被认出来就认出来了吧,反正在学院内也没人能拿她怎么样。

    如玉的纤指开始不断的舞动了起来,一个个玄奥的印记浮接连现在了顾九离的两手之间,并不断的叠加在一起。

    终于,顾九离的动作戛然而止。

    “焚天之怒!”

    随着一声清喝响起,一个巨大的紫黑火焰之鼎渐渐出现在了顾九离的头顶上空,仿佛无穷无尽的无尽星辰火不断的涌出,而那焚天火鼎也变得愈加的凝实起来。

    “去!”

    顾九离食指一指,宛若实质的火焰巨鼎瞬间旋转着呼啸而出,狠狠的朝着黑豹撞击过去。

    黑豹显然是极为凶悍的,看到直面而来的火焰巨鼎它不退反进,同样狠狠的对着火鼎扑了上去。

    “砰!”的一声巨响传出,一豹一鼎终于狠狠的撞在了一起,黑豹立刻发出了一道人性化的惨嚎,这一撞之下它的身影竟是瞬间就暗淡了不少,而焚天火鼎之上的火焰同样消散了大半。

    竟然没有撞碎!

    顾九离意外了,这黑豹出乎她意料的凝实啊。

    不过她意外,祁名杉显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显然他也完全没有料到顾九离居然还有威力这般强大的玄技!

    黑暗之力立刻从祁名杉的身上涌出,然后源源不断的注入到了黑豹的体内,终于让那道几乎快要消散的身影慢慢的稳定了下来。

    “嗷!”黑豹彻底的怒了。

    只见刚刚重新凝实起来的黑豹竟是直接朝着紫黑色火鼎扑了上去,无数道利爪划过,残余的焚天火鼎终于轰然碎裂。

    “哼,我看你还有什么招数,黑豹,去,让她知道知道怎么尊重学长!”祁名杉冷笑道。

    黑豹再次发出一声嘶吼,迅速的朝着顾九离飞奔而去。

    然而顾九离却依旧没有一丝的惊慌。

    就在此时,只见那只素白的右手突然虚空一握,一把通体漆黑的长剑便是出现在了顾九离的手中。

    “擎天一剑!”一声清喝响起,顾九离手中的长剑没有任何犹豫的斜斩而下,掠出一片暗黑的华光,也惊艳了众人的心神。

    随着这一剑挥出,所有人似是看到了整片苍穹皆是凝聚在了那剑尖之上,明明是一片漆黑的剑芒,偏偏又似有万千的霞光透射而出。

    这简单的一剑却是如同朝阳射穿万里云层,又如长虹贯穿无尽苍穹,其中的锋锐之气几乎能够割裂人的神魂!

    “啊!”一声惨叫发出,一道身影瞬间倒飞而出。

    此时那头黑豹早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被这擎天一剑的残余力道击飞出去的祁名杉也显得极为狼狈,口中喷出了一大口鲜血不说,身上的玄甲衣衫也已经在这一击之下支离破碎,胸口更是出现了一道从左胸一直延伸到右腰位置的长长的血痕。

    而顾九离此时虽然也是脸色极为惨白,但随着手腕上传灵环中的玄气不断的涌入体内,再加上皇火的恢复,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顾九离的情况便好转了不少。

    “师兄好像伤的不轻,我这边有上好的疗伤丹,师兄可要购买?”顾九离开始了她的日常销售。

    一道白色的身影飞快的跑上前来指着顾九离怒声道:“顾九离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名杉哥是什么身份,敢伤他,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哼,敢在小爷的大姐面前讲身份,我看你这丑女人才是活的不耐烦了!”顾九离还未来得及说话,不远处的贺光远便已经摇着折扇一派风流的走上前来了。

    “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跟本小姐这么说话,敢说我丑,信不信我让你走不出学院空间!”林若池瞬间气的脸色通红,这不知道哪里来的东西居然敢说她丑,简直找死!

    “光远,我一直以为学院空间是三大学院的地盘,没想到啊,如今你一个万荒的公子居然会被人威胁让你走不出学院空间。”顾九离强忍住心中的笑意,装模作样的道。

    “我…”

    “万荒的公子?顾九离你说话有没经过大脑,万荒的公子会来玄天,还叫你大姐?你说大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吧,哈哈哈哈!”林若池一愣,转瞬间却是嘲讽的大笑起来。

    然而笑了半天却见周围竟是没有一人有反应,林若池转眸看去,却是见到所有人都在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你们这是什么眼神!”林若池羞恼的道。

    “唉,走吧走吧,别跟傻逼说话了,严重拉低本小姐智商啊。”顾九离无奈的叹息一声便转身往外走去。

    “池儿,先扶我回去。”见林若池完全不管自己还想追上去,祁名杉心中也是一寒,但此时却是不得不压下了心中的怒火,他身上的伤势已经重到无法靠自己支撑回去了。

    林若池有些不情不愿的停下脚步,俯下身将祁名杉扶了起来往别墅区而去。

    “丫头丫头!”顾九离刚离开没多久,一道身影便挡住了她的去路。

    “老师,你怎么在这?”顾九离似是意外的道,但事实上在看到向炎天的第一时间她便猜到了他的目的。

    “这…你们先走先走,我有事跟丫头说。”向炎天挥挥手将其他人都赶走了。

    “老师,怎么了?”顾九离依旧一副疑惑的表情。

    “丫头,我问你,你这焚天之怒是从哪里学来的?”向炎天难得的一本正经的询问道。

    “焚天之怒?哦,老师也认得这一招啊,这是我当初在炎烬山脉中寻得的。”顾九离简单的说道。

    “寻得的,不是什么人教你的?”向炎天试探的道。

    “当然不是,就是一处遗迹中寻得的而已。”顾九离肯定的道。

    “遗迹!你说是遗迹?!”向炎天激动的声音几乎都要破音了。

    他这么激动做什么,难道他跟裴老头还有什么关系不成?顾九离心中瞬间闪过几个疑惑。

    “是,在遗迹中我倒是看到了一道残魂,他大概的说了些支离破碎的事情后便消失了。”顾九离目光一闪简单的说明道。

    她现在倒是可以肯定的是裴老头跟着向炎天是旧识,但是敌是友就不太好说了,虽然顾九离对这向炎天也有几分好感,但自然不可能这般轻易的将裴御沉暴露了出去。

    “残魂…残魂…他真的死了…死了。”向炎天有些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着,竟是招呼也没打一个的自顾自的离开了。

    顾九离的严重划过深思之色,看他这模样,两人倒不像是敌人,反而更像是知交好友?

    算了,还是等裴老头醒了再说吧,顾九离挥了挥手赶走这些杂念,继续往前走去。

    ------题外话------

    系统抽抽抽,可怜的潇宝宝,半夜起来码字,结果还传不上章节…从回笼觉中挣扎着爬起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