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仅仅十分之一眨眼的时间,释幻冷便已经从那种刺痛中缓过神来,看着朝着自己轰杀而来的三道攻势,她的唇角勾起了嘲讽的笑意,这女子的实力倒是比她想象的强了很多,但她以为这样就能从她手中逃走了吗?

    可是,不等她的笑容彻底的展开,一袭雪白,一袭暗红的两道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头顶上方!

    释幻冷大惊,他们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避开了她的幻境和毒进来了,这怎么可能?!

    然而不管她信与不信,两人都已经真真实实的站在了这方天空之上!

    “圣光印!”

    “暗绝掌!”

    两道携带着毁天灭地之势的攻击从上至下的朝着释幻冷镇压而去,彻底的封死了她所有的退路!

    释幻冷的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和绝望悲痛的神色,一双眼眸中含着深深的痛苦恨意!

    天绝!释天绝居然也想杀她!

    “哈哈哈哈,你们都爱这贱人,我偏要她生不如死!”

    释幻冷竟是完全没有理会朝着她袭来的五道攻势,突然放声狂笑了起来!

    一滴暗黑的血液从她的眉心浮现,迅速的将一缕黑烟包裹了进去,随即便是朝着顾九离疾射而去!

    看着那滴暗黑的鲜血,顾九离的心中涌起了强烈的不安,下意识的便是要躲,但她体内的伤势已经严重的无法控制的地步,刚刚那一招已经用尽了她所有的力量,现在她就是想动也动不了了!

    “九儿!”

    “阿九!”

    两名男子同时发出了焦虑至极的大喝,迅速的往顾九离的方向闪身而去!

    帝衍试图伸手去挡,最终却眼睁睁的看着那滴血液绕过他的手继续的朝着他的小人儿射去——这滴精血中含了释幻冷的精神烙印。

    “婆娑毒…”释天绝失神的喃喃着,眼中露出了绝望之色。

    “哈哈哈哈哈!”凄厉的大笑再次响起,释幻冷化作了一团黑色的烟雾慢慢的消散而去。

    “啊!”就在释幻冷的身体彻底消失前的那一刻,一只晶莹剔透的冰箭掠空而过,瞬间便从那片虚幻的黑雾之中穿射了过去带起了一片绝寒的气息!

    黑雾扭曲了片刻,终是慢慢的散去了,却是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滩带着寒气的暗黑血液,显然释幻冷最终还是受了不轻的伤势。

    “九儿!”眨眼之间帝衍便已经将再次昏迷过去的顾九离抱在了怀中,粘稠的血液立刻将他如玉柱般白皙无暇的手指彻底的染成了血红之色,让他的双手都不由的颤抖了起来。

    释天绝下意识的伸出手,却在下一刻缓缓的收了回去,那双掩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似是试图以此来压下心中的抽痛自责之感。

    “这是怎么会事?!那释幻冷对九儿做了什么?!”帝衍的眼睛已经变成了一片暗红之色,有些失控的朝着释天绝怒吼道。

    “是婆娑毒。”释天绝有些痛苦的闭了闭眼眸,一时竟是不敢再去看帝衍怀中的人儿。

    婆娑毒,他大概是除了释幻冷外最熟悉这种毒之人了,曾经看着他的仇敌们被这种毒折磨之时他有多么的兴奋喜悦,此刻他便是有多么的痛恨心惊!

    “会怎么样?”帝衍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逐渐的失去五感,然后毒素会开始侵蚀神识,而且中毒之人无论是神识还是肉体每时每刻都会受到剧痛的折磨,最后容貌尽毁识海崩溃而死。”释天绝声音没有一丝起伏的说道。

    帝衍的身上瞬间席卷起了几乎要毁天灭地的疯狂杀意,释幻冷,她找死!

    “解救之法?”一旁的顾青衣压下心中窒息般的痛意平静的问道。

    “没有,除非…”

    “九儿体内有皇火。”帝衍打断释天绝的话直接说道。

    释天绝的眼中瞬间亮了起来,皇火,她居然有皇火!那就还有救!

    “帝衍,跟我去古禁之巅。”释天绝不容置疑的说道。

    帝衍终于将视线从顾九离身上缓缓的移开,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直视着释天绝,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的时间,那几乎已经失去了血色的唇终于动了:“好。”

    帝衍再次低下了头,取出一颗丹药喂到了顾九离的口中,含着无限深情的眼一寸一寸的拂过少女苍白的小脸。

    “等我。”帝衍缓缓的低下头去,在少女的眉心虔诚的印下了一吻,带着无限的深情和眷恋。

    终于,帝衍的眼中各种狂暴肆虐的情绪通通被坚决所取代,他终于抱着顾九离站起身来。

    “照顾好她。”帝衍第一次主动将顾九离交到别人的手中。

    顾青衣将少女接过,冰白色的眸注视着面前的男子,好半晌,终于点了点头。

    不需要再多的言语,他们便已经明确了各自应该做的事情。

    最后看了一眼那紧闭着双眸的少女,两人的身形渐渐的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回学院。”顾青衣面无表情的转身对东文陌两人说道,然后便脚步不停的沿着原路往回走去。

    这次大家已经没心思顾及那么多,孟修竹直接召唤出了他的契约兽——腾蛇。

    在孟修竹的强势镇压之下,腾蛇终于不情不愿的让七人都坐在了它的背脊之上,然后飞快的朝着玄天学院的方向腾云驾雾而去。

    腾蛇的速度是极快的,不过小半天的功夫他们便从学院空间的最东北面到了西边的玄天学院。

    衣襟学院,顾青衣便毫不犹豫的抱着顾九离迅速的往皇甫姗两人的住所赶去。

    “离儿!”皇甫姗听到动静立刻走了出来,却是一眼便看到了满身血污脸色苍白的顾九离,她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慌张担忧的神色。

    “娘亲,先进去再说。”楼小贝立刻出言提醒道。

    半个时辰后,众人终于将顾九离安置了下来,几名女子也为她清洗了一番换上了干净的衣裳。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不就出去执行几个任务吗?离儿怎么会受了这么重的伤害中了如此可怕的剧毒!”皇甫姗的情绪剧烈的起伏着。

    “娘亲,你有办法吗?”楼小贝眼中带着希冀的询问道。

    “小贝,你真是高看娘亲了,这种毒我连听都没听说过,更不要说解了。”良久,皇甫姗终于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叹了口气说道。

    众人皆是失望的低下了头。

    “让开让开,快让我看看丫头怎么了?”一道浑身脏兮兮的身影突然冲了进来焦急的说道。

    “是丹圣,当他看看。”皇甫姗看着一脸警惕的挡在顾九离身前的几个孩子,不由无奈的说道。

    闻言众人心中一喜,立马让开了身形。

    向炎天仔细的查探着顾九离体内的情况,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而心中也是掀起了惊涛骇浪,这世间居然还有这样无迹可寻却处处都是的毒!

    “向老怎么样,你有办法吗?”皇甫姗忍不住问道,虽说她的实际炼丹师等级要比对方高了不知道多少,但是她却是清楚,若是轮起对炼丹术的了解以及见识广博,十个她加起来也比不上向炎天一个!

    “等等。”向炎天皱眉道。

    向炎天再次垂眸沉思了片刻,突然,他取出一根银针戳破了顾九离圆润的指尖,一滴带着淡淡的紫金之色的血液缓缓的渗了出来。

    “我研究一下。”向炎天拿出一个小巧的玉瓶将血液取走,简单的说了一句便要离开了。

    “你倒是说说清楚再走啊!”一道火爆的声音响了起来,紫色的身影挡住了向炎天的去路。

    “阿烟?你什么时候来的?”向炎天此时才发现火烈烟不止什么时候也到了此处,他的眼中不由闪过惊喜之意。

    “别管我什么时候来的,你先说说九离丫头的情况,没看见阿姗和这些孩子都急成什么样了吗?!”火烈烟不耐烦的说道。

    她一回到学院就听不少学生都在谈论着顾九离重伤昏迷的事情便立刻来到了这里,哪里知道这人也会在此,但此时她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顾九离这丫头她也是喜欢的很,自然不希望她有什么意外。

    “丫头中的毒我从来没有见过,但不知道该不该说这丫头幸运,我以前跟着…我以前恰好到过一处遗迹之中,看到过一些跟这毒类似的记载,要说解毒我没这本事,但是应该能够想到压制拖延的办法。”向炎天说道。

    闻言弑天小队的众人不仅没有失望,反而一个个都是露出了极为惊喜的神色。

    “能压制就可以了,帝公子一定会找来解药的!”楼小贝惊喜的道。

    “帝公子?你们说的难道是…帝衍,帝公子?”听到楼小贝的话火烈烟一愣,随即便是震惊的问道。

    “火院长也认识帝公子?”几人意外的看着火烈烟。

    “帝…帝公子和丫头是什么关系?”火烈烟声音颤抖的道。

    “阿烟,帝衍是九离的未婚夫,你怎么了?”皇甫姗声音柔和的说道,双眼却是疑惑的看着火烈烟。

    闻言火烈烟和向炎天终于恍然,他们说怎么回事,原来帝公子竟是为了顾九离来到玄天学院的!

    此时二人第一次对顾九离的身份起了怀疑,帝公子的未婚妻,那顾九离的身份真的会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吗?

    “算了,先不管这些,我先去研究这毒,你们照顾好丫头。”向炎天摇摇头甩去各种猜测,飞快的跑了出去。

    不管这丫头究竟是什么身份,她就是他向炎天认定的弟子!

    “嗯…”一声微弱的呻吟响起,打破了室内安静的氛围,让所有人第一时间转过了头去。

    如蝶翼般漆黑浓密的睫毛轻轻的颤抖了两下,顾九离终于睁开了双眼。

    “这是在,学院?”顾九离双眼迷茫的看着头顶,好片刻终于开了口,然而出口的声音却是沙哑的让众人心中一颤。

    “离儿,你可有什么不适?”皇甫姗握着顾九离的手担心的问道。

    顾九离微微勾了勾唇笑了下:“没事,就是…”

    看着大家焦急的神色,顾九离心中一暖才眨了眨眼睛无辜的道:“就是,我好饿啊!哥哥,我想吃你做得东西。”

    众人心下一松,皆是失笑。

    顾青衣的眼中划过清浅宠溺的笑意:“好,哥哥现在就去做。”

    吃过东西,顾九离便让大家都去休息了,这些事情下来,众人也都累了,特别是元珏,双魂合一完全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做到的,他也是启用了秘术后才勉强坚持了一段时间,现在虽然已服下了丹药,但此刻他体内的情况也算不得好。

    待众人离开后顾九离便重新躺了下来,双眼直直的看着头顶的床顶,入眼却是,一片模糊的光影。

    她的情况…其实相当的糟糕。

    先前她虽然昏迷了过去,但事实上她的意识从头至尾都是清醒的,对于帝衍和释天绝的对话也是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

    从两人当时的对话来看,若不是因为她体内有涅盘皇火的存在,那就连他们也对着所谓的婆娑毒无计可施。

    而此刻,她的眼睛之外似乎罩着一层淡淡的纱雾,虽不至于完全的看不见,却是变得越来越模糊了,她知道再这样下去,不要多久她的视觉便会彻底的丧失。

    还有她的神识也受到了压制,刚刚她已经试过了,神识的使用并不受影响,但只要动用一下便会有不亚于被释幻冷鞭抽时的痛意传来。

    呼…顾九离颓然的瘫倒在了床上长长的出了口气,这次尼玛真的可以算是她前世今生以来最憋屈最凄惨的一次了!

    顾九离眼中闪烁着无比冷绝的光芒,释幻冷那疯子!他日她若是不将今日的一切加倍的报复回去她就不是顾九离了!

    “叩叩。”轻轻的敲门声响起,唤回了顾九离的心神。

    “九离姐姐,我进来了?”有些虚弱的软萌声音从门外传来。

    “进来吧。”顾九离有些意外,小珏不去养伤怎的又折返过来了?

    元珏很快就进了屋内然后便是随手带上了门。

    “小珏,你怎么过来了?”顾九离疑惑的问道。

    “九离姐姐,你现在的情况应该不太好吧?”元珏认真的问道。

    顾九离无奈的笑了一声,其实她也知道这事瞒不过大家,估计刚刚也都只是在配合她而已。

    “嗯,不太看得清了。”顾九离不怎么在意的说道。

    “九离姐姐,我刚刚听说三大学院联合发布了一个任务。”元珏想了想说道。

    “嗯?”顾九离有些不理解他究竟想说什么。

    元珏有些纠结的挠挠头:“其实我说不好究竟是怎么回事,就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就突然就出现了我们要去的想法,而且直觉告诉我这个任务跟你有关,或许,可以解决这个婆娑毒。”

    听完元珏有些混乱的话,顾九离陷入了沉思之中,显然,她现在的情况其实是不适合外出的,但是元珏的话她又不能不考虑。

    这段时间顾九离了解过那对小老鼠的信息,金银双鼠,双魂本为一,银鼠对气味极为敏感能够隐匿其形,擅长刺探暗杀,金鼠可在一定程度上预测未来之事,两魂合一则会将这些技能都增强数倍!

    而元珏作为金银双鼠的契约主,也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这些技能,因此他所说的冥冥之中的感应,有很大的可能性是真的会发生的。

    阿衍和释天绝虽说似乎已经找到了解毒之法,但他们何时能够回来尚且还是未知数,而这婆娑毒也不知道何时便会彻底的爆发。

    有些问题她不得不考虑。

    ------题外话------

    二更来啦,潇宝宝要出门一趟,明天的一更不出意外应该会在凌晨上传,么么宝宝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