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难缠,纨绔九小姐 > 第195章 诡异的男子
    “六号。”女子淡漠高傲的声音拉回了众人的思绪,此人正是白界的女儿白芷是也。

    “七号。”

    “九号。”

    又是接连两道声音响起,另外的三人皆是完成了抽签。

    六人终于收回了心绪一一上前抽了签。

    对于弑天小队的人来说,这一轮至少会有两组是自己人之间的对战,而抽签的结果也恰好如此,顾若夕对上了元珏,东文陌对上了孟修竹,另外三人便是对上其他学院的三人。

    “第一场,顾若夕对战元珏!”主持人高声宣布道。

    “嘿嘿,若夕姐姐,第一场就是我们两了哎。”元珏眼中闪着狡黠的光芒说道。

    “打打打,废话真多!”顾若夕没好气的道。

    弑天小队之间的切磋是时常有的,因此顾若夕十分清楚虽然她和元珏的等级都是玄宗一星,不过要论起实际战斗力却还是有不小的差距的,但不管怎么说她总归不能不战而降了吧!

    不过竟然是自己人之间的战斗,两人倒不至于为了胜负将各自的底牌都暴露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因此也就是较为常规的战斗了一番。

    “火海狂涛!”随着元珏一声低喝顾若夕不出意料的被轰下了擂台。

    “若夕姐姐你又输了。”元珏眨眨眼说道。

    “哼!”顾若夕冷哼一声扭头就走,要不是有这么多人看着,她肯定放腓腓出来咬死这臭小子!

    “第二场,楼小贝对战木邪!”主持比赛之人失笑的摇摇头继续宣布道。

    “楼小贝,好久不见。”对面一身黑衣的削瘦男子看着楼小贝轻声打着招呼,眼中却是散发着隐晦的嗜血笑意。

    楼小贝不由皱起了眉头,这人,认识她?

    “是他!”这时在一旁观众席上观战的孟修竹却是突然惊呼道。

    “修竹,你们认识这人?”顾九离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皱眉问道。

    木邪此人她却是一早便有关注到的,在之前的守擂之战中他便一直稳稳的占据了十号擂台的擂主之位。

    说稳其实也不尽然,因为无论面对什么实力的对手他皆是处于将输为输的边缘,但最终的结果却从来不曾改变过——木邪站到了最后。

    这人的表面实力是和顾九离一样的玄宗二星,但顾九离却是一直隐隐觉得,他或许…还隐藏了实力!

    “有过几面之缘,先前试炼期间我和小贝同你们分开的那段时间偶遇过这人几次。”孟修竹紧皱着眉心说道。

    先前他倒是没怎么注意这人,现在他一开口孟修竹便是想起来了。

    其实若只是见过孟修竹倒是不怎么会放在心上,但如今看来这人似乎相当的诡异啊!

    孟修竹有些印象还在试炼之地时这木邪的实力只是大玄师六七星的样子,但如今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他却达到了玄宗两星,这飙升的幅度是相当的可怕的!

    他们弑天小队的这些人的确也是在这一年多的时间内从大玄师阶晋阶到玄宗阶,但他们能有这样的提升除了各种奇遇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混沌空间的存在,他们实际上修炼的时间是远远超过其他人的!

    但这些跟他们也没什么关系,他也不在意,此时此刻最让他在意的的是这人看着楼小贝的眼神,似乎带着淡淡的…痴迷和渴望?

    那并不是正常的因为喜欢而存在的情绪,其中掺杂上了极为奇怪的东西,让孟修竹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描绘,但总而言之,这人让他极为不舒服便是了。

    “如此说来这人倒是比我想象的还要神秘了。”听完孟修竹简单的描述,顾九离的眉心皱的更紧了。

    在两人说话之间那场中的战斗已经彻底的展开了。

    木邪的武器是一把散发着暗黑光芒的匕首,一眼便是让人生出几分毛骨悚然的感觉,十分的诡秘可怕。

    “铿锵!”巨大的镰刀与匕首狠狠的撞击在一起,溅射出一缕缕的火花。

    “你不是我的对手哦…”轻微到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在楼小贝的耳边掠过,让她身上惊起了一片细密的汗毛,这人的气息,好邪恶!

    楼小贝清澈的眼中闪过了一道厉芒,管他是什么人,战了再说!

    一片锐金之芒和厚土之色同时在楼小贝身上闪耀着。

    巨大的夺命之镰重重的挥出,掺杂着锐利金芒的镰刃闪电般的朝着木邪身上砍杀而去!

    与此同时,坚实无比的岩石壁障从四面八方凭空而现将木邪严严实实的围困了起来!

    木邪那带着点点暗红之色的唇角勾起来邪佞的笑容,眼中有诡异的光芒不断地闪烁着。

    似是无穷无尽的水之浪涛铺天盖地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迅速的构成了一道连绵起伏的水之屏障。

    几乎是无声无息的,楼小贝这全力的一击便是消失了。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那本来柔和的水波在下一瞬间便是化作了无数的水之利刃朝着楼小贝飙射而去!

    “小贝!”顾九离心中一紧,立刻站起身来,火色的身影眨眼间便是出现在了擂台的边缘!

    几乎就是在同时,楼小贝的身影猛地倒飞而出,身上无数道血线飙射,漫天的血红几乎弥漫了整个擂台上方的空间!

    顾九离旋身而起在第一时间接住了已经完全无法控制住身形的楼小贝!

    “小贝!”孟修竹在顾九离惊呼之时便是已经反应了过来,此时立刻便是从顾九离的手中接过了楼小贝。

    然而当他看到楼小贝的伤势究竟严重到了什么程度之时他眼中除了无尽的心疼便是疯狂肆虐的杀意!

    这人,找死!

    顾九离第一时间将数颗疗伤丹药塞进了楼小贝的口中,但那些细长的伤口还是没有愈合的现象,有淡淡的黑气不断的在伤口附近游走着,阻止着丹药发挥效力。

    锐利如箭的目光猛地朝着擂台上邪笑着的男子射去,顾九离的眼中尽是露骨的杀意!

    然而男子却是无动于衷。

    木邪嫣红的舌缓缓的掠过唇畔,将那些溅在他脸上的鲜血一一舔舐了去,他的脸上露出了陶醉痴迷之色,仿佛尝到了世间至极的美味。

    “楼小贝的鲜血果然如同我想象中那般美味,不知道你的比之与她又如何?”阴哑的声音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顾九离的眼眸冷沉到了极致,下一刻却是冷静的转头对孟修竹说道:“先为小贝治疗。”

    此时无论是学院的导师还是学院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就连与木邪同出一处的西山学院的学员也不例外,这人,当真是太变态了!

    “白界,这木邪是怎么回事?”火烈烟皱眉道。

    要不是还记得这是新生争霸赛刚刚就连她都忍不住想要出手了!

    “这人我就真不知道了,他是通过试炼进的我西山,当时实力一般也不怎么引人注意,在这次争霸赛之前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人的存在。”白界叹了口气垂下了眼眸。

    贺铭和火烈烟对视一眼,好吧,每一届总有那么一两个性格不太正常之人,确实怪不得白界。

    然而此时的两人却是没有发现身边之人被眼帘遮挡住的眼中那丝丝缕缕的暗沉之色。

    “第三场,孟修竹对战东文陌。”虽然发生了这样的变故,但比试依旧还得继续进行。

    “我弃权!”孟修竹没有任何犹豫的道,现在他哪里还有任何比试的心情!

    顾九离心中有些无奈,她现在虽然需要他们拖延时间,但她也能够理解孟修竹的心情,罢了,左右还有第四场。

    “第四场,顾青衣对战水千治。”主持人再次高声道。

    顾九离看着还在身边的顾青衣,眼中的意思显而易见。

    顾青衣看了眼楼小贝,冰白色的眸中泛起了微不可见的涟漪,清泉般的声音淡淡的响起:“放心。”

    青色的衣摆在空中划下一道浅浅的弧度,顾青衣淡然自若的一步步朝着擂台走去。

    “青衣兄,在下水千治,还望手下留情。”对面的男子客气有礼的说道。

    “抱歉。”然而这时顾青衣却是没头没脑的道了声歉。

    男子先是困惑了一瞬,不过很快顾青衣便是为他接了惑。

    “飘雪之殇。”清澈冰冷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似是无穷无尽的冰雪突兀的从空中飘落下来,一片片一朵朵,零零散散的在擂台上空翩跹飞舞着,明亮的阳光照射在晶莹的冰雪之上,折射出七彩的流光。

    在灼灼烈阳之下,这小小的一方空间中竟是出现了呈现出一片完全不一样的景象。

    “哇,好漂亮!”终于有人从刚才那场让人诡异的对战中回过了神来,一眼便是看到这美轮美奂的奇异场景。

    “这是怎么做到的,这也太美太神奇了吧!”

    “也就只有顾青衣能做到了,哇,我真的好喜欢他!”

    ……

    但无论外界之人如何赞不绝口,深处其中的水千治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密集的冰霜雪花在他的身侧不断的翻滚着,看似绝美的画面却是渗透着彻骨的寒意。

    无法描述的刺骨寒霜一点一点的渗透到他的四肢百骸五脏六腑,此时此刻,水千治觉得连他体内的血液和玄气都已经彻底的冻结了!

    但最让他气急的是,他此刻已经完全的无法动弹了,因此连一句认输的话都说不出口!

    到了此时水千治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顾青衣为何会一开始就觉得抱歉?

    就是因为他想要以这种方式让他无法认输从而拖延时间!

    水千治简直欲哭无泪了,要不要这样啊兄弟,你要拖延时间你就直说啊,在下保证百分之百的配合,能不能先把你这些冰霜撤走啊,简直是冻死个人了!

    然而不管此时此刻他的心中作何感想,都已经没有用了。

    顾青衣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顾九离和楼小贝的身上,现在也仅仅是在保持着体内玄冰之力源源不断的输出而已。

    而此时顾九离也已经彻底摸清楚了楼小贝体内的情况,她的心也是渐渐的沉了下去,倒并不是说楼小贝的情况她没有办法解决,只是,如此一来怕是要暴露一些东西了。

    木邪,倒是没想到,他竟然不只是水属性的玄修者,而是一名水暗双属性之人,尤其是,他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方法将两种不同属性的力量极为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导致他的实力再次成倍的翻升了!

    而此刻在楼小贝的伤口附近不断游走的正是他的暗水玄力!

    顾九离的目光在周围一掠而过,几乎一瞬间便是有了决断,小贝的情况,拖不得!

    若是被暗水之力侵入肺腑甚至丹田之中,就算之后能够彻底的驱除也会为她将来的修炼之道留下极大的隐患!

    下一刻,耀眼的淡金色光芒在顾九离的周身扩散,一股缥缈神圣的气息渐渐的将顾九离笼罩了起来,为那绝美的容颜再度添上了更为神秘莫测的圣洁之意,这一刻的顾九离美的惊心动魄!

    只见一只素白的右手缓缓的抬起,一根如玉般无暇的手指轻轻的点在了楼小贝的眉心之处,连绵不断的圣光之力从这一点开始扩散、延伸,很快,楼小贝整个人也被那种圣洁神秘的金光覆盖了。

    “圣光…怎么会…居然是圣光…”火烈烟不敢置信的喃喃着。

    为何?为何顾九离会拥有圣光之力?

    “她…她究竟是什么人?”贺铭失神的道。

    此时此刻,无数的画面从三人的脑海中划过,记忆中的那个被他们刻意忽略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身影在这圣光的映照下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主人他…离开有数千年了吧?”火烈烟追忆的道。

    “哈哈哈,她竟然是主人的后人,哈哈哈,好,真是太好了!”贺铭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他想到了自己那个不孝子曾经做下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却是没想到他有朝一日也能这般的靠谱,嗯,这大姐认的真是占了大便宜啊!

    “小贝!”两道惊慌失措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在此时寂静无声的演武场中显得格外的清晰,正是闻讯而来的楼轩皇甫姗两人。

    “轩叔姗姨,你们先别着急,九离姐姐已经在治疗了。”元珏立马快步上前对着两人说道。

    两人很快就看到了此时的情况,立刻便是噤了声。

    一刻钟…两刻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慢慢的,楼小贝的身上开始有一丝一缕的黑气溢出…

    “没事了。”整整一个多时辰之后,顾九离终于把楼小贝体内的每个角落都用圣光之力扫了一遍,确保再没有一丝暗水玄力残留后才终于收了手。

    这时先前喂她服下的丹药也开始发挥作用了,那些细长的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结痂,相信不出几日便是能够恢复到本来的模样。

    “修竹,义父义母,你们先带小贝回去休息吧。”顾九离说道。

    “嗯。”三人也没说什么多余的话,很快就带着楼小贝离开了此地。

    “哥哥,可以了。”一结束治疗,顾九离立刻转头对顾青衣说道,目光掠过那个已经被冻得全身发青发乌的水千治,顾九离脸上难得的带上了歉疚之意。

    “咳咳咳咳咳咳咳!”顾青衣的力量刚一撤走,水千治便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此时就连他呼出的气息中都带上了极为浓郁的寒霜之气。

    “你…你们…”水千治简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咳咳,这位同学,我看你好像不太好,这丹药就送你了。”顾九离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说道。

    艾玛,这次最无辜的就是这水千治了,真是罪过啊罪过!

    “我认输!”水千治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便僵手僵脚的走下了擂台。

    不过临走他还是记得从顾九离的手中拿走了那几瓶丹药,哼,不要白不要,不然他这罪不是白受了!

    ------题外话------

    赶赶赶的一天,中午出门没带钥匙又到处奔波,圣诞节又陪家里人出去吃晚饭了,Emmmmmmmm…。潇宝宝继续码明天的一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