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庄城主你冷静点,叶家主说的对,九离姑娘中的是梦魇情花,若是…若是…”黄成龙自己都有点说不下去了,他真不知道他若是将话原原本本的说出来这几个人会不会连他也一起拍死了。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就连叶明哲都这么在意这顾九离,这下黄家真的麻烦了,别说是这几位了,就连他自己都想拍死他这个蠢货儿子了!

    “有没其他办法解?”贺明哲沉着脸道。

    “除了…没别的办法,若是一日之内不解,九离姑娘就…就必然会爆体而亡…甚至连神魂都会被灼烧的一干二净。”黄成龙不敢有半点隐瞒,磕磕绊绊的说了出来。

    “不可能!我从来没听说过启界有如此厉害的催情药!”率元肯定的道。

    “率大师你有所不知…这…这梦魇情花不是启界的,是万年前的东西…一早就在黄家了,若不是今日这事,连我都忘了家族里还有这东西。”黄成龙不断的抹着额头上的冷汗。

    “我先看看。”率元走到了靠近顾九离的那一侧牢笼之外说道。

    “九离,我看看你的情况。”看着那张痛苦到极致的小脸,率元心里也极为不好受,他不由自主的放低了声音说道。

    不敢拖延下去,话音未落率元便是伸手隔着衣服搭上了顾九离的脉搏。

    此时顾九离的意识已经极为混乱了,识海中再度爆发的痛苦甚至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一次,这什么梦魇情花就仿佛是一个催化剂,将那本来已经偃旗息鼓的婆娑毒的影响催化放大了无数倍!

    在这样剧痛的折磨下,甚至是连那焚心蚀骨的欲火都被她选择性的忽略了。

    顾九离不知道该庆幸还是咒骂,这样的情况下若不是有这婆娑毒转移她的注意力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怎么会这样?!”当率元看清楚顾九离体内的情况之时不由惊呼出声。

    “怎么了?!”三人心中一紧同时问道。

    “九离体内有种极为可怕的毒,本来已经被控制住了,但现在那种毒在梦魇情花的催动下彻底的爆发了,如今梦魇情花反而成了次要的问题,若是没办法解决那毒,她甚至可能痛到神识崩溃而亡!”率元的神色严肃到了极致。

    此时他看向顾九离的目光是相当复杂的,方才他的神识才刚刚探测到她泥丸宫的位置之时便是有一道极为阴邪的黑气连他也一道攻击了,若不是他及时的切断了与那一缕神识的联系怕是现在连他都遭殃了。

    但仅仅是这一瞬间的攻击,他就已经感到如重锤轰击识海一般的剧痛,由此也可以想象,此时此刻这个瘦弱的小姑娘究竟在承受着何等可怕的痛苦,然而除了最开始的那一声惨叫,她到现在却是连哼都没有再哼一声。

    率元觉得他完全无法想象,这小姑娘的意志究竟坚定到了何种地步!又如何能坚定到这种地步!

    听完率元的话,另外的三人都是愣住了,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本来以为光是梦魇情花就已经够麻烦的了,哪里知道事情竟然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的多!

    “你有没有办法解?”叶明哲严肃的问道。

    “明哲,你高看我了,这毒跟我们完全不是我们可以接触的层次。”率元苦笑着道。

    众人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黄成龙这下是真的慌了,顾九离会中他们连接触都接触不到的毒,这也从侧面反应了这女子本就跟他们不是同一层次的存在,若是她出事了…黄成龙觉得他有些不敢想下去了。

    “这…怎么会这样?不是只要解了梦魇情花就可以了吗…”黄冠中也傻眼了,他可没想要这女人死啊!

    “你还敢说!你就祈祷九离没事吧,不然我们整个启界为她陪葬都不够!”叶明哲彻底的怒了。

    听到叶明哲这话,在场的这些人都彻底的惊呆了,整个启界为她陪葬都不够…这女子究竟有何等可怕的身份!

    叶明哲紧紧的皱着眉,这顾九离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出事的,为今之计只有…

    叶明哲用力的闭上眼,掩去眼中的痛楚之色,也许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她的性命了…

    “出来。”叶明哲再度睁开眼时其内的情绪已经尽数敛去,他不带一丝感情的唤了一声。

    随着他话音一落,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了这件密室之中。

    “家主。”黑影单膝跪地,冰冷的唤了一声。

    “去将少主带来。”叶明哲冷静的道。

    “家主!”黑影抬头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他。

    “去。”叶明哲没有一丝余地的命令道。

    “恕属下难以从命。”黑影死寂的眼中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坚决之色。

    “她不能死。”叶明哲无奈的低叹了一声。

    “少主是您的儿子!”黑影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的吼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顾九离就是他的使命。我不会强求,你自回去将事情转告于他,来不来由得他自己。”叶明哲淡淡的道。

    “是。”黑影沉默了片刻终是起身离开了。

    密室之中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此时另外的人根本不敢开口。

    虽然他们没弄懂叶明哲和顾九离究竟是什么关系,但从两人刚刚的对话中却是能够明白,叶明哲有办法救顾九离,但可能会付出极为沉重的代价。

    仅仅半个时辰后,黑影再次回到了这处密室之中,但这次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名少年。

    少年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本来正该是最为有活力的时刻,但他却已经如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死气。

    一眼看去,只看看到他比鬼还有白上几分的脸色,还有那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的身躯。

    “爹。”少年一步一晃的走上前来,发紫的唇勾起一抹温暖的笑容。

    “天阑,你想好了。”叶明哲抬手轻柔的抚上了少年的头顶,眼中的神色复杂到了极致。

    “没什么好想的,我本就是为她而生的。”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少年眼中的情绪依旧没有任何的波动。

    “去吧。”叶明哲收回手,淡淡的说了一句,但谁都看不到的地方,他紧握成拳的手上青筋根根毕露,没有人知道他究竟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阻止住自己唯一的儿子走上一条必死的道路。

    少年目光极为认真的看着面前这个明明是第一次看到却如同刻印在灵魂中一般熟悉的女子,淡紫色的唇角露出了意外好看的笑容:“还好,总算让我等到你了。”

    少年抬起手,无锋无刃的指间毫不犹豫的朝着自己的眉心划去。

    “住…手!”就在他的指间离眉心只剩下半寸的距离之时,那个所有人以为已经完全失去意识的女子却是艰难的睁开了眼,染上了鲜血的唇中用力的吐出两个字眼。

    叶天阑的动作戛然而止。

    “滚!”顾九离咬字清晰的道。

    “你别不知好歹!”一旁一直忍着怒气的黑衣瞬间被顾九离这一个字气的忍不住了。

    “秋叔。”叶天阑含笑的眸轻轻的扫过,黑影立刻止了声低下了头去。

    “你不要我救?”叶天阑看着顾九离好奇的问道。

    “我顾九离的命还用不着一个病秧子来救。”一波最剧烈的疼痛过去了,顾九离终于有些力气说话了。

    “哦~”少年眼中露出恍然之色。

    “可是我偏要救你,你待如何。”话音一转,少年笑眯眯的说道。

    顾九离心中一噎,第一次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顾九离,你记住,这世间任何人死了你都不能死。”少年突然敛去了所有情绪,淡淡的说了一句话再次抬起了手。

    然而这一次,他还是没有成功,他的指间没有划破自己的眉心而是撞在了一蓬松软的羽毛之中。

    “啾啾啾!”突兀的出现的红毛鸟委屈的啾啾着,它堂堂凤凰之皇没什么机会战斗就算了,今日竟是用自己高贵的翅膀来阻止这人自杀,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我自然由我的办法。”顾九离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但得意忘形的结果便是…。

    “嗯哼!”顾九离闷哼一声,再度陷入了下一波的剧痛之中。

    “你要阻止我救你家主人?”叶天阑淡笑着问道。

    闻言小红红陷入了纠结之中。

    这可怎么办?

    主人不能死,可主人又下了死令不能让这少年为了救她而死。

    “小鸟,我跟你说,我救了她我不一定会是,但我不救她她却一定会死,所以你拦着我作何呢?”叶天阑仿佛哄骗小孩一般说道。

    于是,小红红更纠结了。

    “啾啾!”突然,小红红的豆丁眼中闪过了一道喜意,它感觉到一道熟悉的气息正在靠近,是那个人来了!

    啾啾,这下谁都不用死了!

    “啾!”一道悠长的鸣叫从小红红小尖嘴中响起,这道声音并不算响亮,却是飞快的朝着远方传来开去。

    “看来用不少我了。”叶天阑眼中露出一丝了然,安静的退到了一边。

    此时一道白衣胜雪的修长身影突兀的浮现在了启界之城之外。

    看着面前很是庞大的城市,帝衍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放松的笑容,这座城市之中充满了小九儿的味道,让他极为的心安。

    正当他想仔细的感知下顾九离的具体位置之时,一道音波远远的传来,立刻就让他心中一紧。

    是那只红毛鸟的声音!

    九儿出事了!

    帝衍心下一沉,立刻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快的掠去!

    “叶家主…想办法…破开。”顾九离的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便是再度与婆娑毒奋战去了。

    此时的她还不知道自家男人已经寻找她而来了,她的脑海中还在疯狂似思索着解决之法。

    叶明哲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虽然他的实力确实比另外几人高上了一筹,但要破开这万年玄铁铸就的囚牢没有数个时辰的时间也是没办法做到的。

    “爹,不用了,等着便好。”站在角落的叶天阑笑眯眯的说了一句。

    “我…只要我帮她解了梦魇情花她就没事了!”突然,黄冠中兴奋的大叫了起来。

    没错,不是说那什么毒是被梦魇情花催动起来的嘛,那只要解了梦魇情花她就没事了,这样他不仅能抱得美人归还能成为顾九离得救命恩人,这当真是在两全其美不过的事情了,黄冠中心中美滋滋的想到。

    依方才的情况来看,这顾九离的身份怕是极为高贵的,只要成为了她的男人,还怕今后没有足够的修炼资源吗?区区的启界城主之位又算的了什么!

    在黄冠中看来,再强势厉害的女人都一样,只要这顾九离将身子交给了他,那喜欢上他也是迟早的事情,那他们哪里还需要担心这担心那的!

    黄冠中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可行,他连自己体内的伤势都顾不得了,一个轱辘便是站起身来朝着顾九离的方向走去。

    “找死!”还未等密室中的几人有什么反应,一道狂怒的声音突然从密室之外远远的传来,一下瞬黄冠中的身影就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击在了玄铁囚牢之上。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绝世而立的身影便是已经出现在了牢笼之外。

    当看到那紧咬着下唇浑身都已经被汗水浸湿的身影之时,帝衍觉得他的呼吸都快停止了。

    该死!

    还未等大家看清楚来的是何人,白光再次一闪那道白色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牢笼之内。

    “九儿。”帝衍也没在意此刻身处何处,直接席地坐了下来,然后伸手小心翼翼的将他的小人儿抱进了怀中。

    在察觉到了有人靠近的那一刻顾九离浑身的肌肉便是立马绷紧了,但下一瞬却是那熟悉的清冷气息将她彻底的包裹了起来。

    顾九离心下一松,他来了。

    “九儿,张嘴。”男子缥缈的声音带上了丝丝的暗哑,语气却是柔和的不像话。

    “九儿,乖,马上就不痛了。”

    “九儿…”

    修长的手指轻柔的拂过那瓣已经鲜血淋漓的红唇,男子不断的轻声诱哄道。

    似是终于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顾九离顺从的渐渐放轻了唇齿之间的力道。

    一朵晶莹剔透的花朵出现在了帝衍手中,在顾九离张开嘴的那一瞬间被他迅速的塞进了那张小巧的菱唇之中。

    一股清新明净的气息瞬间在顾九离的体内席卷开了,一寸寸的扫过她体内的每一处,如同一双温柔的手般,拂去她体内的每一寸不适。

    那根根弹起的青筋慢慢的消退了下去,紧皱的眉头也放松了下来,顾九离识海中的痛意飞快的消退了下去。

    见此,帝衍终于松了一口气。

    在场的除了叶天阑之外的另外六人自男子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彻底的愣住了。

    叶明哲是最先反应过来,当看到那凌乱的躺在地面之上的几根万年玄铁棍之时,他不由自主的抽了抽嘴角,这人的实力究竟得强到了什么地步啊!

    “阁下,你是?”见顾九离真的没事了,庄南隅才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道。

    “未婚夫。”帝衍冷冷的瞥了庄南隅一眼吐出了三个字。

    “奥奥,未婚夫。”庄南隅下意识的点点头。

    “什么!未婚夫!”庄南隅惊呼了起来。

    帝衍不满的瞥了这人一眼,他难道不像九儿的未婚夫嘛?

    “不不不,这位公子,你误会了,我不是这意思,你真是九离的未婚夫,那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庄南隅高兴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

    ------题外话------

    所以,到底要不要有实质性的进展呢,快吱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