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漆黑浓密的羽睫轻轻的颤抖着,如同破茧的蝶即将挣脱束缚般动人。

    正在那双狭长的凤眸即将睁开之时,先前的一幕幕在脑海中迅速的掠过,顾九离突然再次用力的闭上了眼睛,如玉般无暇的小脸瞬间染上了艳丽的红晕。

    帝衍的眸色一深,刚刚消退下去的欲火再次蔓延开来。

    用力的闭了闭眼,帝衍抬手轻抚着女子的脸庞调笑的道:“九儿是想要为夫来唤醒你嘛?”

    顾九离刷的一下睁开了眼睛,其内充斥着满满的怒火:“禽兽!”

    “怎的成了我是禽兽了,我没记错的话…”帝衍意味深长的道。

    “闭嘴!”回想起事情的起由那张小脸瞬间更红了,顾九离色厉内荏的喝道。

    “好好好,夫人说如何便如何。”餍足的男子此时前所未有的好说话。

    顾九离再次恶狠狠的瞪了男子一眼,一把将被子拉过了头顶,她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这人!

    “九儿,快出来,会闷坏的。”半个时辰后帝衍终于忍不住了。

    “不要。”女子闷闷的道。

    “小九儿这是在邀请我进被窝嘛?”突然男子邪笑着威胁道。

    一阵轻风扫过,被窝中的人儿终于露出了脑袋,一双墨玉眼眸控诉的看着某人,她现在身上简直没有一处不酸痛的!

    “九儿,你再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可不保证还能控制的住哦。”暗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危险的意味,他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我错了我错了,你先出去,我换衣服!”顾九离脸色一变立马相当识时务的认错,男人什么的,某些时候就不能把他们当人看!

    男人遗憾的看了顾九离一眼,终于站起了身来。

    于是,一座如同金刚玉石雕刻而成般的男子身躯无遮无挡的落入了顾九离的视线之中,宽厚的肩膀,细窄的腰身,绷的极紧的大长腿,每一处都是恰到好处的完美,他仿佛就是夺天地造化诞生的存在!

    顾九离不由看得痴了。

    “九儿,口水流下来了。”帝衍好心提醒道。

    顾九离下意识的去擦,结果还真的在唇角摸到了淡淡的水渍,一瞬间,本就艳丽的小脸再次红到了脖子根。

    “看来夫人对为夫的身材样貌皆是极为满意的。”帝衍强忍着笑意点点头道,他自然不会告诉她那点水渍是他先前喂她喝水时留下的。

    “满意,自然满意,你敢说你对我不满意!”顾九离等着双眼毫不示弱的道。

    “这如何可能,这世间还能有如夫人般让为夫神魂颠倒的女子吗?那是绝对没有!”帝衍信誓旦旦的道。

    “哼,那是必然的,本姑娘这般花容月貌沉鱼落雁倾国倾城姿容无双之人绝对是绝世无双的,我告诉你,你这便宜占大发了!”顾九离傲娇的抬头道。

    “是是是,不过夫人,容为夫提醒你一句,你已经不是姑娘了,嗯,你可以自称本夫人。”某男认真的提醒道。

    顾九离的脸色瞬间黑如锅底,去他丫的不是姑娘,本姑娘就是姑娘,本姑娘永远十八岁!

    “九儿,你看这个。”见女子有发飙的迹象,某男立刻转移了话题。

    “嗯,这个,怎么了?”看到这东西,方才的话题果然被某个腹黑男成功的转移了。

    顾九离伸手接过那个已经相当破旧的小纸条疑惑的看着帝衍,她不明白他此时拿出这老古董是想作何?

    “十八岁。”帝衍提醒道。

    顾九离看了眼纸条上的字迹,瞬间就恍然了,唇角不由的露出了温暖又好笑的神色。

    “我,顾九离,承诺年满十八后嫁于帝衍,如果反悔就是小狗!”

    纸条上如此随意的写着这样一句话便是定下了二人的终身,而如今,她刚好十八岁又七个月,当时不过是一句戏言,没想到如今却是成了真。

    “你怎么还在这?!”突然顾九离意识到了什么,抬起头来没好气的道。

    “不然我应该在哪里?”帝衍无辜的眨眨眼。

    “我不是让你出去嘛,本…小姐要换衣服!”顾九离怒道,到口的本姑娘被他生生的换成了本小姐。

    “哦,好的。”说完帝衍便是朝着顾九离走了过去。

    “你干嘛?”顾九离抱着被子警惕的道。

    “自然是服侍夫人更衣喽。”某男理直气壮的道。

    顾九离满脸黑线,谁要你服侍了!

    但以顾九离这小胳膊小腿是完全反抗不了以武力压制她的某男的,最终也只能屈服在这人的淫威之下。

    “把你的手拿开!”

    “不好意思,为夫不是故意的。”

    “你干嘛?!”

    “情不自禁,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顾九离无力的翻了个白眼,防来防去还是防不过这饿狼,原来他早就在这里等着她了呢!

    当顾九离再次睁开眼睛之时,她身上却是已经穿戴整齐了,而那臭不要脸的男人却是不见了踪影。

    “嘎吱。”正当顾九离疑惑之时,一道开门声响起,清绝的男子背着阳光走了进来。

    “你干嘛去了?”顾九离一边起身一边随意的问道。

    “夫人这一会没看到就想为夫了吗?”男子走到了桌子边上挑眉问道。

    “好香!”顾九离匆匆洗漱了一下,立刻快步跑到了桌边。

    于是,尚未得到回应的某公子的动作僵在了原地,所以,他是被几样菜肴打败了?

    “你也吃,别客气。”顾九离招呼道,但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半点的停顿。

    帝衍看着那几乎瞬间就被消灭了大半的食物不由抽了抽眼角,估计等他坐下来这些东西都已经进她肚子了吧。

    果不其然,不过心中的转了几个念头,那剩下的一小半菜肴也已经消失无踪了。

    “你这也太小气了吧,我就吃了三成饱。”解决了所有的东西后顾九离却是不满的嘀咕了起来。

    “九儿,不是我小气,是你胃口大涨了。”帝衍认真的解释道。

    顾九离一愣,当看到面前一桌子的空盘子之时她的额上不由划下几条黑线,好像,貌似,大概,真的是这样?

    看着她瞪着眼睛可爱的模样,帝衍的面容上不由自主的浮现了暖暖的笑意。

    “九儿,来。”帝衍伸手将女子拉了起来将一枚极为简单的黑色玉简放到了她的手中。

    “这是什么?”

    “命牌。”

    “谁的命牌?”

    “你的。”

    “我的?”一双凤眸瞬间瞪的溜圆,顾九离表示很困惑,怎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有命牌了?

    “这是你娘亲所在一族的命牌,只要滴入一滴精血便能激活了。”帝衍解释道。

    “我为啥要浪费一滴精血激活这什么命牌,而且我没记错的话貌似这东西还能定位吧,那不是娘亲那一族的人都能找到我了啊。”顾九离撇撇嘴说道,显然她并不愿意激活这命牌。

    “九儿,这命牌不会到任何人的手中,这样的确会被那一族之人知道你的存在,但你放心,这些都不会干扰到你。”帝衍眸色郑重的保证道。

    “为何一定要我激活这命牌?”顾九离看着面前极为认真的男子疑惑的问道。

    想到她数次处在危险的边缘,他却没有第一时间到达她的身边,帝衍的眼中露出一抹痛色以及深深的自责。

    “九儿,我只是希望在你有危险的时候能够第一时间知道,并且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你。”帝衍伸手将女子抱进怀中放低了声音说道。

    “还有,若真的遇到了难以匹敌的对手,只要以此为媒介,我总能助你拖延一点时间。”帝衍再次补充道。

    之前那一个月多在空间乱流中漫无边际的寻找,几乎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耐心和理智,他不希望再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不知她在哪,是否安好,是生…还是死。

    因此哪怕如此做会在族内暴露顾九离的存在,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顾九离深深的感受到了此时此刻这个一直以来高高在上的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的不安和自责,那双墨玉黑眸中不由的闪过一丝内疚,其实是她让他,让大家担心了。

    女子抬手环住了男子健壮的腰身,静静的聆听着他强有力心跳声。

    安静的拥抱,让人前所未有的温暖而又心安。

    良久,顾九离终于从男子的怀中钻了出来,没有多余的话,她便是划破了自己的眉心,一滴紫金色血液笔直的落入了玉简之中。

    一阵明亮到刺眼的金光骤然绽放映射在那苍白了几分的小脸上,顾九离不由的闭上了眼眸。

    待光芒渐渐的散去,那块黑色的玉简却是变作了圣洁的金色玉牌。

    “给你,可别弄丢了,不然本小姐揍死你!”顾九离挥了挥手小拳头恶狠狠的威胁道。

    “好,为夫就是丢了自己也绝不会丢了夫人的命牌的。”帝衍笑着保证道,他知道她这般说不过是为了化解方才有些沉默的气氛罢了,他自然是要配合的。

    “本小姐没吃饱又失了精血,现在虚弱的很,小衍子,刚刚那些东西再去整些来。”顾九离大爷似的坐了下来颐指气使的指挥道。

    “是,小的立刻就去。”转眼间白色的身影便是消失无踪了。

    ——

    神隐界。

    这本来是极为寻常的一日,但突如其来事情却是让今日变得极为的不寻常起来。

    在神隐族正中间有一片巨大的空地,空地的中心立着一块巨大石碑,其上刻着无数的人名,每个人名都散着不同程度的金色光芒,若是仔细看去便会发现,越到了上面,那些名字上的金色便是越发的浓郁。

    这时,突然整个空旷的广场都震颤了起来,波动大的甚至蔓延到了整个神隐族。

    “怎么回事?!”一名老者突兀的浮现在了广场之上震惊的询问道。

    “是神灵石碑。”一名高大俊朗的中年男子随即悄无声息的浮现,他紧皱着眉头不解的看着这块镇守了神隐界千万年的神灵石碑。

    这时有一道破风声传来,一道白衣绝尘的身影出现在了中年男子的身旁。

    “卿儿!你终于肯出来了。”男子一下子将石碑的问题抛到了一边,一脸惊喜的看着这个已经闭关了十多年的女儿。

    只是此刻的墨卿尘却是没有心思理会自家爹爹了,一股极为熟悉甚至深入灵魂的气息从石碑的顶端散发出来,让她的心颤栗到了极致!

    为何,为何她会在神灵石碑上感觉到离儿的气息,这怎么可能!

    墨卿尘强忍着颤抖的双手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石碑。

    “卿儿,冷静点。”墨沧澜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立刻传音提醒道。

    虽然他不知道卿儿这是怎么了,但如今族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抓到卿儿的把柄,好逼她…此时此刻无论是为了何事都不能让人看出了她的异常。

    墨卿尘猛然一惊,立刻意识自己鲁莽了,如果这动静真的和离儿有关,她如今的模样很容易就能让人联想到什么,若是让人知道了离儿是她的女儿那必定会给她带去无穷无尽的危险和麻烦!

    墨卿尘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恢复了向来淡漠的模样,似乎她这一次的出来真的只是随意而为一般。

    果然,没一会的时间就有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了此处,众人看到墨卿尘先是一惊,不过随即感觉到石碑上越来越大的动静大家也就不以为意了,毕竟此时大半个族的族人都被吸引出来了,大小姐出现也不算太反常之事。

    “你这臭丫头终于肯出来了,你娘我去找了你这么多次都不肯见我一面,早知道这大点的动静能把你引出来,老娘我早就劈了这石碑了!”火爆至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这充满火气的话当真是让所有人汗颜啊。

    虽说这女子说了劈了石碑这样大不敬的话,但此刻却是没有一人敢出言斥责,这族长夫人的脾气大家都是见识过的,这可是真正的炸药桶子,千万不能在这时候去招惹她啊!

    墨卿尘无奈的扶额,刚想回句话时却是发现那神灵石碑之上一阵耀眼的金光轰然爆发了出来,无比灿烈明亮得光芒几乎覆盖了整个神隐界,也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灵。

    待光芒彻底的散去,那高耸入云的石碑顶端却是出现了三个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大字——顾九离。

    墨卿尘全身一颤差点不受控制的软倒在地,还好墨沧澜一直在注意着这边的情况,一道柔和的玄力拂过,让墨卿尘及时的回过了神来。

    也还好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神灵石碑之上,因此哪怕她稍许有些不妥的地方也没有被人发现。

    “这是谁,这是哪家的孩子?!”有老者不受控制的惊呼起来,眼中是满满的难以置信和狂喜。

    “返祖血脉,我神隐族竟是出现了返祖血脉,当真是天佑我族啊!”另一人激动的热泪盈眶。

    “别高兴的太早,这人,姓——顾,而不是墨。”有人泼了盆冷水。

    “对啊,我神隐族的返祖血脉如何会姓顾,这怎么可能?”

    “族内最近好像没有新生儿诞生啊。”

    “或许是什么人在外界留下的野种运气好罢了,就算是返祖血脉又如何,没有家族的培养,成长不到哪里去不说,对家族也没什么感情,有了也等于没有。”

    “再怎么说都是我族之人,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

    一时之间众说纷纭,不少人竟是为此争的面红耳赤。

    墨卿尘掩在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野种?居然有人敢说她的离儿是野种!

    然而此时此刻,无论心中如何的狂怒,她却是什么也做不了,否则,只会让她的离儿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题外话------

    潇箫今天一整天考试,二更要晚上十点半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