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用力的闭了闭眼,若是实在没办法…

    “九儿,试试精神力能不能进入我的储物戒指。”帝衍打断顾九离的思绪轻声说道。

    他能自由进入混沌空间,按理说顾九离的精神力应该也能进入他的储物戒指才对。

    “可以,要我怎么做?”顾九离快速的说道。

    “找一块黑色的石头。”帝衍回答道。

    “这个?”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顾九离手中就多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石头。

    “对,这是分形石,能让持有者暂时分化出数道分身,拥有和本体同样的实力。”帝衍解释道。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顾九离飞快的划破指尖进行了滴血认主的过程。

    “我先救他们,你们准备接应我。”一句话落,顾九离毫不犹豫的朝着深不见底的巨坑之中跃了下去!

    “她自有分寸。”帝衍第一时间伸手拦住了想要拉住顾九离的万俟奉天。

    眼中有片刻的愣怔,回过神来万俟奉天眼中闪过一丝自嘲之色,这人都不担心,他又在担心什么?

    玉白色的光芒一闪,在下降了百米之后破月刃插进了深坑的墙壁之中,让顾九离停下了下落的身形。

    一阵阵更加浓郁的腐臭之味从下方传来,不过这会儿顾九离却是完全没有功夫管这些了。

    “小七,靠你了。”顾九离看着自己的手腕轻声说道。

    手腕上一只血红色的手环诡异的扭动了一下,下一刻,一根血红色的藤枝飞快的朝着对面蔓延了出去。

    “嗤。”一声极为轻微的声音传入顾九离的耳中,七绝藤如顾九离所愿的扎进了数百米外的石壁之中。

    顾九离当机立断的抽出了嵌在石壁中的破月刃,然后心念控制着七绝藤让其将自己快速的往对面扯去…

    “她到底想干嘛?再不动手那小鬼就没命了。”等了将近半盏茶的时间也没见到任何动静,万俟奉天终于有些等不住了。

    “什么人?!”一道厉呵声突然响起,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只见红光一闪,仅仅一个眨眼的时间顾九离便到达了那些抱着婴孩的黑衣人面前。

    下一瞬,八道一模一样的红色身影一字排开。

    玉白色的匕首划过,八名黑衣人连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已经死在了破月刃之下,那些婴儿也立刻朝着地面掉落下去。

    几乎就在同时,七道分身也瞬间消失了,以顾九离现在的情况能维持这一瞬间的八道分身已是极限。

    数道血红色的藤蔓再次飞射而出编织成了一个巨大的网状大球将七名婴儿护在了其中,而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昏迷过去的小天则是被顾九离稳稳的接在了怀中。

    此时镇守在一旁的其他黑衣人早已反应了过来,数人一拥而上将顾九离团团围在了中间。

    “杀!”为首的黑衣人什么废话都没说,第一时间厉声下达了命令。

    红色的身影化作一道道残影,顾九离踏着惊鸿步极为灵活的闪躲着黑衣人的围攻。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怀中小孩的气息越来越是微弱,顾九离心中也焦急到了极点。

    怎么办,小天的伤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

    分神之间,为首的那名黑衣人手中的长剑倏地划过了顾九离的手臂,一串血花立刻从伤口处飙射而出。

    有了第一道伤口顾九离的闪避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了破绽,一剑接着一剑划到了顾九离的身上,虽然避过了要害,但她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

    随着血液的流失,顾九离的动作变得越发的缓慢了起来。

    这些黑衣人显然就是万俟翼培养的万俟一脉之人,他们之中实力最差的也到达了玄灵阶,那为首的黑衣人正是那六名玄王中的一名,也正是这人,给顾九离造成了最大的伤害。

    左手抱着小天,右手拖着七个婴孩,顾九离的行动变得越来越艰难,但最让她焦心的还是怀中这气息微弱的小家伙。

    突然,一名黑衣人抓住顾九离转身的一个空隙将手中的长剑猛地朝着顾九离怀中的小天刺去!

    “嗤!”利刃入肉的声音响起,只见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死死的扣住了闪着寒光的长剑!

    “九儿!”刚刚达到这方的帝衍一眼便是看到了这个场景,向来淡然的男子心中剧烈的颤抖起来。

    白色的身影从空中一掠而过,下一瞬帝衍便式出现在了顾九离身前。

    “接着。”顾九离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破月刃抛到了男子手中,自己就地蹲了下来。

    将小小的婴儿放在地面之上,顾九离飞快的将一枚止血的丹药塞进了小孩的口中。

    手中有赤红的的光芒闪过,顾九离的双手不住的舞动着,将一枚枚赤凌银针飞快的刺入了小天心脉周围的穴道之中。

    一滴滴血液不断的自顾九离的指间滑落,但却没能让女子的动作有一丝一毫的迟滞,她仿佛是个不知疼痛的机械人般,只专注的进行着手上的动作。

    帝衍以及紧随而来的万俟奉天一左一右的护在顾九离身边,将那专心治疗的女子密不透风的护在了中间。

    血花飞溅,不过片刻的时间就有数名黑衣人死在了两人的手中。

    “宸王殿下,你这是做什么?为何要帮着外人对付自己人?”为首的黑衣人怒声说道,显然他对万俟奉天的行为很是不解和愤怒。

    “自己人?呵,你们也配称是人?不过是一群丧心病狂的走狗罢了!”万俟奉天冷笑一声,手中的动作越发的狠厉起来。

    ------题外话------

    唉,卡文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