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子难缠,纨绔九小姐 > 第439章 新欢旧爱
    “看墨姑娘这模样似是受了不轻的伤啊?”宁从远审视的看了顾九离一眼关心的问道。

    “宁宗主见笑了,数月前遭了池鱼之殃,侥幸保住了性命,不过这伤势却是一时半会好不了了。”顾九离似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说道。

    “咳咳咳咳。”说话间顾九离再度咳嗽了起来,有一丝血线从那苍白的唇角滑落。

    “小离!”叶天阑担忧的唤了一声,那一副剑眉蹙的更紧了。

    “没…咳咳咳咳!”顾九离挥了挥手,只是话未说完便再度咳嗽了起来。

    “宁宗主,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宗主应允。”叶天阑眼中闪过挣扎之色,突然,男子似下定了什么决心站起身来对着宁从远的方向行了个礼请求道。

    “叶公子这是作何,有什么话但说无妨何必行此大礼。”宁从远挥袖将叶天阑扶起身来不赞同的说道,眼中却是闪过了无法抑制的喜意。

    当真是天助他也!

    “小离的伤势委实重了些,再加上多年前不慎中了邪灵木之毒,若无灵丹妙药怕是无法彻底的痊愈了,天澜听说金戈宗内有一圣地名为神灵池,有生死人肉白骨之神效,今日天澜便厚颜请求宗主容许小离进入神灵池之中。”叶天阑再度行了一礼说道。

    “这…叶公子…”宁从远有些为难的蹙起了眉。

    “天澜自知这个要求过分了,天澜自不会让宗主难做,若是宁宗主肯答应,天澜愿在金戈宗多留三年,期间宗主旦有指示天澜必不推辞。”叶天阑继续说道。

    “叶公子这是什么话,这数月来叶公子多次相助在下还没来得及感激,如今叶公子既然有所求,那在下必不会推诿。”宁从远摆了摆手说道。

    “若非宁宗主相护,以在下这实力绝无可能在天域安然存活,能尽些绵薄之力本就是在下应该做的,担不上宗主一个谢字。”叶天阑摇头道。

    宁从远点点头,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叶公子,在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宁从远似有些犹豫的道。

    “宗主但说无妨。”

    “叶公子不喜拘束这一点在下理解,只是在下观叶公子的身体似也有些隐患,再加上墨姑娘和你的实力皆不算太过出众,若是现在离开金戈宗,以叶公子的本事必然会引得天域众多强者争抢,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就不好说了。”

    “与其如此,不如暂时留在我金戈宗,待身体彻底的养好了再考虑离开之事也不迟,在下向叶公子保证,只要几位在我金戈宗一日,在下必会全力护几位周全。”

    宁从远直视着叶天阑说道。

    “这…”

    “天澜,宁宗主说的对,如今你我虚弱,弟妹又年幼,与其像先前那般到处漂泊,还不若留在金戈宗。”

    “再说,金戈宗可是天域数一数二的顶尖势力,待我们养好了伤势,若是能留在金戈宗修炼,那也是极好的事情啊!”

    顾九离握住了叶天阑的手腕劝说道。

    “小离,你知道我…”

    “天澜,这次的事情难道还不够吗?我为何会受如此重伤,别人不知道你难道还不清楚?若不是那些人想拿我威胁你,我又何至于斯?”顾九离瞬间就沉下了脸色。

    “是我对不住你。”叶天阑脸上露出了愧疚之色。

    “天澜,这世间不是每个人都像宁宗主这般的光明磊落,有多少人在知道了你的天赋后生了各种心思,宁宗主这般以礼相待,你还有什么理由不答应?”

    “我当真不想再过以前那般朝不保夕的日子了,要知道这次若不是得了清陌兄相救,你便再也见不到我了。”

    顾九离闭了闭眸有些疲倦的说道。

    “好…”良久,叶天阑终于轻轻的吐出了一个字。

    “宁宗主,今后便多有打扰了,在下一定会尽力助金戈宗更上一层楼。”叶天阑侧身再度朝着宁从远行礼道。

    “好!好!能得叶公子之相助是在下之幸,明日本宗主便开启神灵池让墨姑娘尽快调养伤势,对了,到时候叶公子也一道进去吧。”宁从远极为惊喜的道。

    众人再度交谈了几句,得了叶天阑的应允宁从远显然极为愉悦,就算是对待顾九离喻清陌等人的态度也客气了不少。

    “墨离,既然你们决定留在金戈宗了,那我稍后便先行离开了。”这时喻清陌开口说道。

    “喻兄这就准备走了吗?你救了小离一名,我都还没来得及感谢你,不若多留几日,待我们的从神灵池出来再好好的谢谢你?”叶天阑笑着说道。

    “是啊,清陌,这些时日多亏了你照料,不然以我的情况怕早就暴尸荒野了,你便多留几日,待我伤势好全了再离开吧。”顾九离同样真诚的说道。

    “那好吧,左右我也无事。”喻清陌点了点头便松了口。

    “呵呵,这位喻小弟倒委实不凡,小小年纪竟是能抵挡本宗主的威压,想来来历也不一般吧?”宁从远目光一闪试探的问道。

    “宁宗主说笑了,清陌不过一界散修罢了,我哪里来的本事挡住宗主的威压,不过是先前运气好得了个小东西,姑且能护住自己罢了。”喻清陌摇头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宁从远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告别了宁从远,顾九离一行重新回到了住所。

    “呼,跟这种老狐狸打交道真是太心累了。”顾九离抬手布下一个警戒阵法叹了口气说道。

    “你们这是什么办法,如此他不是更不可能放你们离开了?”喻清陌在桌边坐了下来不解的问道。

    “山人自有妙计。”顾九离眨了眨眼神秘的说道。

    “嘁。”喻清陌嗤了一声便郁闷的趴在了桌子上。

    自从墨离遇到了这些旧识之后便不像先前那么亲近他了呢,什么都不告诉他,整天神神秘秘的…

    “傻小子,你想什么呢!”顾九离一个爆栗打在喻清陌的头上。

    “想你过河拆桥,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喻清陌瞪了顾九离一眼幽怨的说道。

    “喻公子,你是不是弄错了,若要说新欢旧爱,你才是那个新欢吧?”叶天阑挑了挑眉笑着说道。

    “哼!本少是旧爱!”少年傲娇的甩了甩头。

    “都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找揍呢是不是!”顾九离扬了扬拳头没好气的道。

    “两位,你们今日的对话将来我们一定会一字不落的告诉我家师公大人的,到时候…”战玉歌坐在床沿笑眯眯的说道。

    “师公?!”喻清陌瞬间瞪大了眼睛。

    “你你…你成亲了?!”喻清陌不敢置信的道。

    “很奇怪?”顾九离挑眉。

    “你这不是废话!你长这么丑还这么凶,这世间居然还有男人敢娶你?!”喻清陌理直气壮的说道。

    顾九离的脸色瞬间就黑了。

    她丑?她凶?

    她看是他找死吧?!

    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响起,房间之内一片欢腾之象。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