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宁宗主,这下你可信了在下?我当真是如假包换的男子。”顾九离侧头看着宁从远说道。

    “是在下的不是,先前误伤了顾公子,在下在此向你陪个不是了。”宁从远盯着顾九离看了片刻,却是没有在少年的脸上看到任何的心虚,片刻之后他终是松了口。

    舞倾城对那顾砚书究竟迷恋到了什么程度这天域怕是无人不知了,这小子既然可能是顾砚书的弟弟,那这舞倾城怕是无论如何都会护他周全的。

    他金戈宗虽然算的上二等实力,但若是要和天音阁比起来还是存在不小的差距了,别的不说,光是舞倾城身后的那两名老者中的任何一人的实力便已经不在他之下,若是真的动起手来他这边也确实没什么胜算。

    况且若这小子当真还是那顾砚书的弟弟,那他再继续纠缠下去就不仅仅是得罪天音阁了,到时候一个弄不好他金戈宗就将面临灭顶之灾!

    既然已经可以肯定这人是个男子,那这件事也就此做罢了!

    “宁宗主可是修炼出了岔子,如今竟是连男女都分不出来了,不说别的,就说小玖这容貌这身形还有这气质,又有哪里有半分像女子了?”舞倾城看着满是狼狈的少年很是不满的说道。

    这顾玖被宁从远伤的这般严重,哪里是一句简单的道歉就可以揭过去的,若是不给他讨个公道,待去了玄剑阁她该如何向砚书交代。

    “这玄金丹就当做给顾公子的赔礼了,在下还有些事便先告辞了。”宁从远强压着心中的怒气丢过了一个玉盒然后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今日当真是见了个鬼,人没找到不说还受了一大堆气,甚至损失了一枚天品丹药,他宁从远何时这般憋屈过!

    舞倾城!顾玖!

    他们给他等着!

    等他找到了叶天阑,迟早有一天他金戈宗会将三阁狠狠的踩在脚下!

    只是,此刻的宁从远不知道,他这一妥协,他便再也没有机会将叶天阑捉回金戈宗了,甚至还放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敌人!

    顾九离有些发愣的看着手中的玉盒,有看了眼面前的女子,心中一时百味杂成。

    这女子的性格倒是和她胃口,不过…

    “小玖,这是天品丹药修原丹,你的手伤的这般严重还是快些服下吧,不然再拖下去再想要彻底治愈就麻烦了。”待宁从远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了视线之中,舞倾城便拿出了一颗丹药递到了顾九离的面前。

    “多谢舞姐姐。”顾九离稍稍犹豫了下便伸手接了过来丢入了口中。

    下一瞬,一股柔和的力量在体内流淌而过,一寸一寸的抚平了她体内的每一处伤势,也让她寸寸断裂的手骨神奇的开始愈合起来。

    “这是应该的,你既是砚书的弟弟那便就是我舞倾城的弟弟,做姐姐的送弟弟一颗丹药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嘛。”舞倾城眨了眨眼笑着说道。

    “这…小玖冒昧的问一声,不知舞姐姐和兄长是何关系?”顾九离犹豫了片刻最终咬了咬牙下定决心般的问道。

    “呵呵,关系嘛…小玖觉得我同你兄长是何关系?”舞倾城不答反问。

    “这…看着倒是像…像那种关系,可是…可是…”顾九离的一张俊脸皱成了包子,似乎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了一般。

    “可是如何?”听到顾九离说的“那种关系”舞倾城脸上不由绽开了笑容,看着顾九离这吞吞吐吐的模样也没有半分生气的意思。

    “我说了舞姐姐可不能生气,可还是要带我去找兄长的。”顾九离突然抬头看着舞倾城认真的说道。

    “好,绝对不生气,也一定会带你找砚书的。”舞倾城好脾气的保证道。

    “那我就说了。”顾九离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终于眼睛一闭快速的说了起来。

    “兄长二十年前就离开了家,留下了我那小侄女一人在家族之中,就是为了寻找我那不知所踪的嫂子。”

    “这么多年来他没有半点消息传回,我们也不知道他如今如何了,究竟找到了嫂子没有,又是否记挂我那小侄女,这次我会费劲心思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正是因为我那小侄女受了重伤闹着要见爹爹一面。”

    “虽然舞姐姐是个好人,但兄长若是没个交代就结了新欢,忘记了我那嫂子和小侄女那便委实太不负责任了些!”

    顾九离猛地睁开了眼睛,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眸之中似有熊熊烈火在剧烈的燃烧着。

    “小玖说完了?”舞倾城看着顾九离仍然面带笑意的说道。

    “舞姐姐…你…你不生气嘛?”顾九离呐呐的说道。

    “有什么好气的,你说的这些我一早便知道了。”舞倾城漫不经心的说道。

    顾九离皱起了眉,她知道?

    “很意外是吗?那接下来你听我说可好。”舞倾城挥手让身后的几人暂且退远些后才继续说道。

    顾九离点了点头示意她听着。

    “二十年前我外出历练,哪里会想到我这一历练便是遇到了我今生最大的劫难。”

    “在一片废弃的荒原之上,我远远的看到了一名极为狼狈的男子,当时他伤重的连起身都没了力气,出于好奇我便上前看了一眼,说来也是好笑,就这一眼,我的心便彻底的沉沦了。”

    “就连我也说不出究竟是为何,那时的顾砚书明明狼狈至极,但当看到他强撑着不愿闭上的眼睛,看到他眉眼之间的坚决,我便感觉我的心跳彻底的停止了。”

    “终于,他昏了过去,但他就连在昏睡之中也是极为的不安,我听到他的梦呓,他说‘卿尘’,那一刻我以为,他便是上苍送给我舞倾城的命定之人。”

    “我救了他,也在那时我才明白,此‘卿尘’非彼‘倾城’,他唤的是他的妻子。”

    “只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彻底的爱上了他。”

    “或许,这就是宿命吧,他顾砚书便是我舞倾城今生最大的劫难。”

    “二十年来我疯狂的追逐他,或是因为感激我的救命之恩,他对我的态度倒是要比对旁的女子好上不少,不过我却始终无法取代那个‘卿尘’在他心中的位置。”

    “世人都道天音阁大小姐痴恋玄剑阁少主,他们认为我不知廉耻,不要脸面,可他们又如何能懂,当你真正的爱上一个人,你便什么也顾不得了。”

    “整整二十年过去了,我追逐了他二十年,他也寻了那个‘卿尘’二十年,不过这么久了他也从来不曾得到半点那个女子的消息,想来今后也极难有机会寻到了吧,只要我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他会被我打动的。”

    “再说了,我天音阁和玄剑阁同为天域三大阁之一,我二人又是两阁第一继承人,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就算是玄剑阁阁主也是有意让砚书娶我为妻的。”

    舞倾城眼中闪过万般复杂的情绪,最终却全数化作了坚定。

    看着面前娇美的女子,顾九离的目光有些复杂。

    她救了爹爹,她很感激,也同样感慨于她的深情守候,但是…

    她不是顾玖,她是顾九离,是顾砚书和墨卿尘的女儿。

    无论有再多的感动感激,她都绝不允许任何人插足于他们一家三口之间!

    这恩,这情,她也只能以后想办法慢慢弥补一二了。

    “可是,兄长他还有个女儿一直在家中等他。”顾九离似有些纠结的道。

    “他有个女儿我自然是知道,不过只要他愿意同我在一起,那我必然会将他的女儿当做亲生女儿来疼爱。”舞倾城笑着说道。

    顾九离彻底的失语了,遇到这么个疯狂迷恋她家老爹的女子,她还能说什么?

    罢了罢了,爹爹自己欠下的感情债便让他自己解决吧,她只要先见到爹爹就好了,至于娘亲…

    既然她都已经来了这天域了,离见到娘亲的日子还会远吗?

    “好了,你先休息一下,今日我会出现在这里正是因为要借道前往玄剑阁,可算是赶巧了,待你伤势好些了我们再继续赶路。”舞倾城拍了拍顾九离肩膀说道。

    顾九离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就地坐了下来。

    目光不由的转向了东面,顾九离的目光极是幽深。

    爹爹,离儿来了,你可想念女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