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丫头你看这块石头。”一直到了剑池的最中心位置玄天剑才停了下来,将顾九离放到了一边。

    “这是什么?”低头看着前方那块不过脑袋大小的乳白色光石,顾九离不解的问道。

    师祖他既然特地提起来,那便说明这块石头绝对不是寻常的石头,但在她的记忆力似乎也没有和这对的上号的宝贝啊。

    “这块石头是自剑池诞生之日便存在的,老夫也不知它的来路,不过正是因为有它的存在我玄剑阁的剑池才会不为外人所知,或者你可以称它为剑池之心,它就是整个剑池的守护者和管理者。”

    “就连玄剑阁的弟子也只是知道这剑崖之下是阁中禁地,除了我和砚书二人便再无人知道这剑池的存在了,哪怕是他们就站在此处,看到的也只是光秃秃的盆地罢了,当然,他们也没机会来到此处,因为在他们进来之前便已经被剑池之心所发出的剑罡斩杀了。”

    玄天剑笑眯眯的说道,仿佛此刻他所说的不过是些稀松平常之事罢了。

    顾九离稍愣了片刻,随即便是恍然的点点头,这情况倒也不算太过难以理解,毕竟剑有剑灵,界有界灵,那这剑池在漫长的岁月中诞生了这样一个剑池之心似乎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想来这剑池之心必定也是有灵性的。

    再说这剑池之中收藏了数量如此庞大的宝剑,其中还不乏一些威力强大的绝世名剑,若真有人想要强行闯入,那就算来者的实力比师祖还要高上几个等阶,在这漫天的剑气之下估计也只有死路一条吧。

    “所以,只有阁主一脉之人才能看到这里甚至是没有阻碍的进入剑池之中,正是因为我是我爹爹的女儿,所以便得到了它的认可?”顾九离恍然的道。

    “不错,真是个聪慧的丫头。”

    “或是感恩于我玄剑阁无数年来不断送入剑池之中的宝剑,这剑池之心便对我阁主一脉格外的优待了些,不仅不会伤害我们,甚至允许我们每年拿走一定数量的剑。”

    “不过依老夫之见它会接纳你或许还不止于此,你那把剑应该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玄天剑先是笑着夸赞了一句,旋即便侧过头去看着右侧不远处说道。

    剑池之中虽然密密麻麻的都是剑,但唯独剑池之心方圆百米之内是个例外,这一片区域之中除了一截看不出本来模样的断剑便再也没有别的剑存在了。

    而此时,从顾九离体内飞出的凌渊残剑正围着那截残剑不断的打着转,有清晰的愉悦之情通过凌渊剑传到了顾九离的心底。

    “没想到你的配剑竟是它,当真是让老夫意外啊…”

    “这半截残剑在这里不知呆了多漫长的岁月了,就连老夫也不记得自己究竟参悟了多少年,却始终没什么大的收获,倒没想到今日竟是有幸看到了它的本体。”

    “丫头,这可是托了你的福了。”

    玄天剑看着凌渊剑颇为感慨的说道。

    良久也没得到回应,玄天剑不由疑惑的转过身去,却见身边少年模样的丫头很是纠结的蹙起了眉。

    “怎么了?”玄天剑问道。

    “这破剑不肯出来,非要我现在就进去助它融合,可是我现在体内的伤势极为严重不适合炼化这接残剑不说,我爹爹那边也已经不能再拖了…”顾九离看着还在上下倒腾着的凌渊残剑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看我,差点把这事儿都给忘了,你放心,你的伤势老夫有办法,保证不仅能让你在最短的时间内彻底康复,甚至还能让你实力大增!”玄天剑很是得意的说道。

    “最短是多短?”顾九离却是没有立刻就面露喜色而是有些担忧的问道。

    “这就要看你的天赋了,少则三四个月,多的话就不好说了,不过你既然能得此剑认你为主,想必你在剑道之上的天赋必然不会弱到哪里去的。”玄天剑很是信任的看着顾九离说道。

    三四个月…顾九离皱起了眉。

    “这有什么问题吗?对于修炼之人几个月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罢了,对了,你刚刚说你爹爹那边不能再拖了,难道是这小子出什么幺蛾子了?”玄天剑随口说道。

    “嗯,他先前去了别有洞天中了剧毒,若一个月之内再无法寻到解毒之法,那就来不及了。”顾九离抬起头来说道。

    “什么?!”玄天剑浑身一震,整个人都差点跳了起来。

    “顾砚书这混小子!我都跟他说了几次了他就是不听!老子让他突破了化圣境再去他竟然趁着老夫闭关又偷偷跑出去了,我老头子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一意孤行的混小子呢?!”玄天剑气的咬牙切齿的骂了起来。

    玄元灵貂王的毒啊,那可是玄元灵貂王族积蓄百年才能释放一次的体内混毒,更是天域百毒榜榜上有名的剧毒,就连圣品的解毒丹都解不了,他老头子上哪给他找神品丹药去啊?!

    玄天剑是真不知道他是该气好呢还是该自豪呢,那玄元灵貂王可是化圣境初期的玄兽,他一个凌天境大圆满竟是有本事逼出玄元灵貂王最后的保命之毒,这战斗力真真是让人不得不服气啊!

    “师祖,我给爹爹服下了化虚丹,不过最多也只能压制一个月罢了,你有没有办法将毒性多压制一段时间,我一定能想到办法救爹爹的。”顾九离肯定的道。

    顾九离有这自信,凭着她的医术应该能寻到解毒或者缓解毒性的办法,若是在不行,那她也还有其他的准备,但前提是要有足够的时间,以她现在的状态就算有天大的本事怕也是施展不开来的。

    “罢了,老夫亲自走一趟宰了那头玄元灵貂王夺了玄元灵果回来,有玄元灵果再加上他自身小成的剑体,应该能再坚持个几个月。”玄天剑无奈的叹了口气道。

    “玄元灵果?您说的可是那玄元灵貂王洞穴之中的红色果食?”闻言顾九离突然眼前一亮的问道。

    “没错,你…”玄天剑正想问顾九离可是见过,下一瞬却见红芒一闪,一颗灵气充沛的果实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之前和左护法他们去救爹爹的时候顺道就摘回来了。”顾九离将玄元灵果递到玄天剑面前云淡风轻的道。

    “那就太好了,省的老夫再跑这一趟。”玄天剑直接接过玄元灵果说道。

    “老夫传你一套功法,你先在这好好修炼,老夫去看看你爹那混小子,晚些时候再来为你护法。”玄天剑随手一点顾九离的眉心,下一刻便闪身离开了剑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