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哗!

    顾九离话音一落,现场之中瞬间一片哗然!

    紫玄晶!玄灵晶!

    她方才居然说寻到了紫玄晶和玄灵晶矿!

    “你…你休要血口喷人!你们什么时候为我寻到什么乱七八糟的矿了?!”一看到众人火热的视线,宁从远的心猛地一阵紧缩。

    他一早就知道这女子奸猾,却是没想到她嘴巴一张一合之间就将他置于了火坑之上,今日若是不能让大家信了他那以后就有大麻烦了!

    “我是不是血口喷人怕是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了,我那朋友究竟有什么本事你也再清楚不过了,如今倒好,他为你寿数耗尽,你却抱着一堆从天而降的财富为所欲为,这世间哪里来那么好的事?!”顾九离怒气冲冲的说道。

    “你!墨离你欺人太甚!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别怪本宗主不留情面了!”宁从远咬了咬牙似是忍无可忍的说道。

    “诸位,本来我不欲说出此事给玄剑阁带去无妄之灾,不过如今在下被逼到了这个地步,那也怪不得在下了。”宁从远朝着四面八方抱了抱拳沉声说道。

    “这墨离口中的朋友确有其人…”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本小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顾家顾九离是也,可不是你说的什么墨离。”顾九离笑眯眯的说道。

    听到这话顾九离身后的墨轻御不由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她也真好意思说!

    一会墨离一会顾玖的,就她一堆化名把大家骗到团团转的,这会居然还有脸说什么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顾九离…呵呵,现在知道心虚了?不过你以为你打断我就能瞒住这件事了,既然你要这般的咄咄逼人,那就别怪本宗主翻脸了!”宁从远冷笑一声说道。

    “我不过提醒你别喊错了本小姐的名字罢了,怎么就变成心虚了?爱说不说,您呐,随意。”顾九离翻了个白眼无语的道。

    “哼!”

    宁从远冷哼一声,在众人期待好奇的目光下他终于再次开了口。

    “这位顾小姐的朋友确有其人,本宗主会留他们在我金戈宗做客可不是像她说的什么垂涎她的美貌,事实上本宗主是看中了她那位朋友的天赋才会盛情相邀的。”

    “可谁知道,这两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他们来我金戈宗就是为了进入神灵池疗伤,用完了之后竟是说也不说一句就离开了,临走值钱甚至还打伤了我金戈宗数名弟子卷走了大量的财物!”眼中露出了极为愤怒的光芒,宁从远咬牙切齿的说道。

    “宁宗主,您说了半天那位顾小姐的朋友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顾小姐会说她那位朋友为你寻到了两个晶矿呢?”宁从远说完没多久就有人忍不住问了出来。

    别的他们也判断不出这两人究竟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不过对于这点他们也不怎么在意,此刻他们在意的就是那两个矿脉,而这件事的关键问题就是顾小姐的那位朋友。

    宁从远的心中不由的发出了一声冷笑,他就知道,这些人不论先前是怎么个态度,一听说紫玄晶矿和玄灵晶矿后一个个的就都忍不住了!

    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意,宁从远才重新开了口。

    “顾小姐的朋友确实天赋异禀,因为他就是传说中的天命者!”宁从远目光严肃无比的说道。

    “天命者,知天命,测未来,事实上本宗主就是想请他算上一算我金戈宗未来会遇到何等祸事以便能想办法做出应对,哪成想求卦不成反而摔了个大跟头!”宁从远颇为懊恼的说道。

    “至于矿脉什么的那就是连本宗主都不曾听说过,或许这位顾小姐当真知道也不一定你。”唇角勾起了一丝微不可见的笑意,宁从远颇具深意的看着顾九离继续说道。

    所有人火热的目光瞬间全都聚焦到了顾九离的身上,天命者,矿脉,难道说这些都是真的?!

    见到这一幕顾砚书不由的蹙起了眉,事情怎的就成了这样,这下可麻烦了,不管事情是真是假,这些人怕是都不会放过离儿了。

    “不错,宁宗主说的都是真的。”就在众人猜度不定的时候,顾九离却是点点头出人意料的给了肯定的答案。

    在片刻的愣怔之后所有人的目光更加炽热了,若不是忌惮着玄剑阁,他们此时恨不得直接上前将顾九离抢了走人!

    “小离儿…”就连玄天剑都是不由的皱起了眉,这丫头怎么就这么承认了呢,这下可麻烦了,为了这天命者和矿脉,就算是他都一不定阻挡的住这些人啊!

    “帝衍,一会若是乱起来了,你想办法先带离儿离开,我们随后就来。”顾砚书沉着脸说道。

    心中虽觉得今日离儿的行为很是有些蹊跷,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顾砚书便不得不早作打算了。

    “神迹呢?”帝衍瞥了几人一人说道。

    “都这时候了还管什么神迹不神迹的,先想办法安全的离开再说!”顾砚书压低了声音怒声说道。

    “岳父放心,不会有事的,九儿她自有打算。”嘴角扯出了一丝笑意,帝衍语调平稳的说道。

    也不亏了九儿记挂了父亲这么多年,他这位岳父倒是没有让人失望啊。

    顾砚书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这是顾九离的声音却是再次响了起来。

    “天命者是真的,矿脉也是真的,宁宗主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只有一点,他却是没有说实话。”顾九离目光突然变得有些悠远了起来。

    “方才我便说过了,我那位朋友被迫多次为宁从远推演而折损了一半的寿数,天命之人本就因为知道的太多而受到天道的反噬,这一番折腾下来,他只撑了五个月便就英年早逝了!”顾九离语气极为悲痛的说道。

    “宁从远,你囚困我们在先,逼迫天澜在后,如今天澜被你害死了你犹嫌不够,就连本小姐你都不想放过?!”

    “我告诉你,我如今可不再是一年前那个只能任你囚困的墨离了,我现在是顾砚书的女儿!更是玄剑阁的大小姐!”顾九离眼中虽然依旧带着沉郁的悲痛,但却是极为掷地有声的说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