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初通道破碎,不过我身为皎月兽,对空间的掌握力自然远超人类,因此我很快就找到了最安全又快捷的路径,谁知一脱离虚无空间便是直接出现在了这顾界之中。”在顾九离期待的目光中,皎月继续说了下去。

    “可是当时顾界不是封闭了吗,你又是如何能进来的?”心中隐隐的猜想越发的清晰起来,顾九离凝声问道。

    “这就是我带你过来的原因,后来我仔细回想过,若是所料不差,这里应该有一条直接通往天启的通道,而且极为稳固,就连顾界的护族大阵都没能将其隔绝,我就是意外进入了其中才能来此的。”皎月微一点头说道。

    “直接通往天启!”一瞬间,漆黑的凤眸明亮到了极致!

    “十之八九。”皎月点点头道。

    顾九离眼中的兴奋之色愈发的浓郁了起来,若当真有这么一条通道,那就太好了。

    天启和天域之间存在着一片无边无际的虚无空间,一般人根本无法跨越,两片大陆之间的联系几乎就是没有的。

    依山镇顾家,天晏国,学院空间,五大宗…

    无论是她还是跟着她一道来到天域的小伙伴们在天启之中都还有诸多的牵挂,只是一直苦于无法寻到回到天启的办法罢了。

    她本就计划待解决了顾界诸事突破至尊境后便以至尊之力破开空间裂缝然后寻找返回天启的道路。

    只是这般行事却是存在的许多的不稳定因素。

    她虽然不惧虚无之力侵蚀,但虚无空间实在太过广袤,她又没有具体的方向,这般漫无目的的寻找很可能会迷失在虚无空间之中,更不用说她也不知会不会再次出现所有人被甩出混沌空间的情况。

    所以,若是顾界之中有一道稳定的能通往天启的通道,那对于如今的顾九离来说绝对是比得到任何天材地宝还要让她开心的事情了!

    “我找过一圈没有找到,不过顾天狂应该知道,到时候等救醒了他再问也不迟。”见顾九离似要去寻,皎月开口说道。

    “好吧。”略有些遗憾的点点头,顾九离还是收回了脚步。

    接下来倒是没什么事了,顾族的族地开启之日和神隐族几乎相差无几,算上神隐族那边为了顾九离强行提前开族地的时间,顾九离在顾族之中只等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便是等来了顾族族地的开启。

    顾九离,顾砚书父女加上一个顾博杉,三人在顾族的年轻一辈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之中进入了族地之中。

    三个月的时间,三人便先后完成了族地的试炼。

    一身气息内敛,此刻的顾九离身上再没有半点玄力的波动,出了容貌气质过于出色,她看上去甚至和普通人也没有任何的差别。

    不用多问,只看着她这样子,大家便知道了结果——她必然已经顺利的突破至尊境了。

    顾九离会突破至尊还算是大家预料之中的情况,但另一人实力的提升却是大大的超出了长老们的预计。

    顾砚书。

    族地之行,顾砚书竟是从破神境初期直接提升到了一品至尊!

    足足一个大等级的跨越,这等修炼速度,就算是比起顾九离来也是不遑多让的。

    “我先回去修炼了。”黯然至极的一句话后,顾博杉直接转身离开了此地。

    这一趟族地之行给顾博杉的打击绝对是史无前例的。

    他自以为是顾族最杰出的后辈,血脉之力就算没有达到返祖的程度也是相差不远的,如今他才知道,他以为的不远,却是天和地的差别!

    别说真正具有返祖血脉的顾九离了,就连她的父亲顾砚书,他的血脉之力也完全不在他之下!

    看着少年周身缠绕的阴郁之气,顾九离却是什么话也没说。

    在她的眼里这顾博杉其实不过是一个小孩罢了,不曾接触过外界的世界,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是该让他多经历些挫折了,否则只会埋没了他那身天赋血脉。

    “走吧,直接去老祖那边。”小手一挥,顾九离带头朝着竹楼的方向走了过去。

    很快,很快她就能找到回去天启的办法了。

    爷爷,顾家,还有许许多多的朋友,她已经算不清究竟有多久不曾见到那些人了。

    施针,灌入混沌之力,驱逐魔气,喂药,顾九离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的圆融自如,一切,相当的顺利。

    抹了把额间的冷汗,顾九离站起身后便是在不远处的桌边坐下身来。

    呼,这般大幅度的调动混沌之力,饶是已经迈入至尊境她也有些吃不消了。

    顾九离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只见她一边调息着气息,一边关注着老者的情况。

    顾天狂没有让他们失望,仅仅一天,床榻之上昏迷了千年的老者便是渐渐的回复了意识,睁开了那一双懵然的眼睛。

    “老祖!”数道惊喜的呼声响彻而起。

    “准备迎敌!”目光一凝之间,老者厉声喝道。

    从迷茫到清醒,前后只一个呼吸的时间,待众人反应过来之时顾天狂已经战立在了众人的面前。

    “老祖?”顾苍天不解的唤道。

    “立刻吩咐下去,准备迎敌,不出意料应该又是魂隐族。”老者严肃无比的说道。

    虽然疑惑,虽然不解,但大家都清楚老祖说的必然不假,一时之间,人群立刻散了开去。

    很快,这间小小的竹楼中,除了顾九离几人便是再也没有别人了。

    ------题外话------

    感谢WeiXin671f06ea28投了1张月票;感谢15870048560投了2张月票;感谢Vicky210投了6张月票;感谢yumei30投了3张月票;感谢emily0605投了2张月票;感谢pppr3e83c投了2张月票;感谢30727407投了20张月票,1张五星评价票;感谢13616128286投了6张月票;感谢思思思思思念你投了2张月票;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