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滨江市内,那条被命名为人民大道,平日里最是拥挤的马路,今天却是难得寂静,一辆车都没有。这是不正常的,但凡是一个繁华的城市,在早晨八点钟的时候,就不应该会出现街道上无车的情况。

    在八点五十分,宽敞平坦的人民大道上,忽然出现了一辆漆黑色车身、橘色车底的布加迪威龙跑车。跑车车头,贴着一张红闪闪的‘百年好合’喜帖。布加迪遥遥的领跑在一长排豪华跑车之前,在布加迪之后,是八辆红色的帕加尼跑车。

    帕加尼之后,隐约可见几十辆亮色超跑。

    人民群众站在道路两旁,纷纷扭头看向路中央的跑车,眼露各种目光。

    有人艳羡、有人嫉妒、有人骂咧,但他们,都盯着那些车不转眼,生怕少看了一眼。毕竟,这般夸张的排场,可谓数十年难得一见。

    谁都知道,今日,是方家的二儿子方慕与乔家的二小姐乔玖笙的婚礼举办日,为此,在财大气粗的方家的安排下,滨江市清空了一整条街,限制车流。

    ——方家,滨江市三大顶级豪门之一,方家生意涉及到各方各面,商业、文化、网络、金融,都有它的一席之地。

    ——乔家,那可是国内外声名显赫的珠宝世家,传世百载的顶级奢侈珠宝品牌‘为爱加冕’,便是乔家的产业。

    这样两大豪门世家联姻,自是引人瞩目。

    近百辆顶级超跑,在布加迪跑车的带领下,沿着人民大道缓缓前行,车队开过滨江市的市政大楼,开过滨江市那条在全世界内都富有名气的金融大道,最后,车队停在了滨江市最有名的帝国酒店大门口。

    百丈长的红毯,从酒店大厅之内,铺展开来,延伸到马路边上。

    一个年轻的男人从布加迪跑车上走了下来。

    他两边鬓角修剪的整齐不差分毫,黑色略蓬松的头发一律梳向脑后,饱满干净的额头下,悬挂着一对浓黑的眉,两颗点墨般的黑眸镶嵌在俊美张扬的脸上。他眼窝深邃、鼻翼高挺,完美的人中之下,一张薄唇轻轻地抿着。

    这人,有着一张只存在于画笔之下的英俊脸廓,尽管他脸上的表情甚少,因着那一身酒红色高定礼服的衬托,也让人觉得他心情还不错。方慕的心情,的确不错,因为在今日,他终于要迎娶自己的爱人乔玖笙了。

    路人停驻侧目,好奇地注视着那个英俊的男人走到跑车的右边,牵出了他的新娘。

    新娘如一朵盛放妍丽的红色玫瑰,高洁而瑰丽。

    她着一袭奢华重工钉珠婚纱,长长的蕾丝裙摆摇曳在红地毯上,随着新娘的走动,小幅度地拖动。那年轻的女人模样万分绝美,黑发却是高高的盘起,如此才能完美的展示她耳垂上的浅紫色珠宝耳环,以及脖劲上戴着的那条深紫色梨形钻石项链。

    这条紫色的项链,是‘为爱加冕’品牌史上最有名的代表之作,是当年‘为爱加冕’创始人乔一世的得意名作。戴着这条项链出嫁,可谓风光无限。

    一排排美女帅哥跟在方慕与新娘的身后,走进了帝国饭店。

    这一幕,可饱足了过路群众的眼。

    婚礼在帝国酒店的户外草坪上举行,站在神父面前,新娘脸颊含着娇羞,微微泛红,这一刻,她的美收敛起来,没有玫瑰那般张扬,却似一朵粉红蔷薇,娇滴滴的,惹人疼爱。

    “新郎方先生,你愿意娶乔小姐为妻,认可她作为你的合法妻子,一辈子忠诚她,尊敬她,对她不离不弃吗?”

    方慕注视着他爱的女人,眼底晕开温柔,没有丝毫犹豫,他用略显淡冷的声音,清晰应道,“我愿意。”新娘‘乔玖笙’微微抬头,仰面凝望着她深爱的男人,茶色的美瞳中,荡漾开一抹激动与浓情爱意,她捧着花的双手猛的一紧。终于,她就要嫁给他了,这个她爱了六年的男人。

    *

    这是一间潮湿破败的小屋子,屋子里没有床,没有沙发,却有一个马桶,以及一面墙上的一张小电视。

    窗户边挂着肮脏的帘子,窗户被死死钉死,但那窗帘却在轻轻地抖动。倒不是风的作用,而是那帘子的下面,坐着一个双手环膝的女人。仔细看,那女人的右手和右腿上,都戴着一条铁锁链,锁链约莫三四米长,这个长度,可以允许她去马桶那里解决生理问题,却无法到达门边。

    女人穿一件看不出原本颜色的连衣裙,那双蹲着的腿上,有着青紫色的伤痕。

    下巴虚弱地搁在双膝之上,女人仰着头,那张脸消瘦黄蜡双目赤红一片。她望着电视里那神圣的一幕,满眼都是绝望。泪水,浸润她的双眼,女人眼睁睁看着那个俊美高贵的男人,在所有人的见证下,说他愿意。

    “新娘乔小姐,你愿意嫁给方先生,认可他作为你的合法丈夫,一辈子爱护他,尊敬他,对他不离不弃吗?”

    听见神父这句话,眼泪从女人的眼角滑落,沿着那张黄蜡瘦弱的脸,滚进脖颈间。

    电视里面,貌美的绝色佳人‘乔玖笙’,激动地说道,“我愿意。”

    与此同时,被铁链锁住的女人,也张开了嘴。她嘴唇动了三下,若你懂得唇语,就能分辨出来,她说的那句话,也是——

    “我愿意。”

    *

    她看着太阳升起,看着月亮出来,一日又一日,那张脸越来越瘦,那本该性感火辣的身躯也瘦成了皮包骨的模样。

    渐渐地,她眼里的希冀期待之色,变成了绝望。

    也不知过了多久的岁月,那紧缩着的房门,终于从外面打开。

    听到门锁响起的声音,蜷缩在地上的女人,虚弱地张开眼睛。月光洒在屋子里,女人分辨出,这应该是夜晚。迷迷糊糊的视线中,从月光中走进来一个身穿收腰长裙的女人,那美人走得近了,方能分辨出,她身上穿的应是一件粉槟色刺绣连衣裙,美得像朵粉色蔷薇。

    那美人提着一个盒子,也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美人蹲下,她长指拂开垂落在脸庞的长发,露出一张倾城倾国的脸颊。而这个绝色美人,正是几个月前,刚嫁进方家的二少奶奶‘乔玖笙’!

    看见这张脸,躺在地上的女人下意识往身后缩了缩。

    她怕她!

    “啧啧。”优雅的美人啧啧两声,她伸出长手指,勾了勾地上女人的下巴。“我的好妹妹,半年不见,你想姐姐吗?”

    地上的女人不说话,身躯却在微微发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