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011章 美色逼人(一)
    滨江国际机场大厅处,走出来两个男子。

    其中一人,身穿白色亚麻衫,脸戴一副宝蓝色太阳镜,看不清全貌。

    他留有一头浅棕色微长的发,脑袋两侧的发丝修剪成寸头造型,中央发丝略长,做成美人尖造型,额下的风光,尽数被墨镜遮挡住,只看得到一个比寻常人要俊挺许多的鼻,以及一张淡红色似桃花瓣的唇。

    白衣男子所有长发全部梳理向脑后方,发丝扎成马尾辫,并对折成为一个小巧的丸子发髻。

    五月份明媚的阳光落在他白皙的脸上,将那薄薄的两个耳垂,衬得粉红可人。

    又帅又有型的男人站在机场大厅门口,就像画报上的明星,端的是有型又有颜。过往的男女老少,都忍不住朝男人投去注目礼,年轻的女孩悄悄称赞好一个有型的美男子,上了年纪的大妈大爷则暗骂好一个二百五。

    一个中年男人手牵着一个十二三岁左右大的女孩走进机场,那女孩看见了留辫子的男子,忍不住拉了拉爸爸的手,并一脸认真地说道,“爸爸,你看,那个哥哥好帅,我以后就要嫁给他那么帅的人。”

    那爸爸看了眼站在大门口的年轻男人,长得是挺帅,但见女儿一脸倾心看着那男的,心里就不开心,便嘀咕了一句,“好一个装逼犯。”嘀咕完,爸爸又对宝贝女儿说,“你记住了,但凡是这种扎辫子的小白脸,都不靠谱。”

    方俞生:“…”

    他mmp!

    扎辫子的惹你了?

    长得白惹你了?

    你被扎辫子的小白脸抛弃过还是被戴过绿帽子?

    方俞生赶紧转动手上的佛珠,念了一遍佛教清心咒,这才平静了满心想要问候对方祖宗的牢骚话。见方俞生念完清心咒,静站在一旁的戚不凡这才开口提醒道,“方先生,车来了。”

    方俞生转佛珠的动作一顿,他偏了偏头,听见戚不凡说,“两点钟方向。”

    点点头,方俞生单手踹在裤兜里,另一只手随意地垂落着,朝右斜前方两点钟方向走了过去。款式宽松的亚麻衫下,男人那具身体清瘦却挺括,走起路来也绅士风度极了。他直视着前方,任谁都无法相信,这是一个盲人。

    戚不凡为方俞生打开车门,待他坐进去后,这才走到副驾驶上坐下。

    一路上,方俞生都没有说过话,只是在快到方家的时候,他开口询问了一句,“婚期哪天?”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戚不凡却理解了。

    戚不凡沉默了一秒,才说,“明天。”

    “哦。”

    应完,方俞生便不再做声了,仿佛刚才开口问话的那个人不是他。

    眼见车子就要路过方家主宅大厅了,戚不凡又问,“要先去见一见方老爷子么?”

    方俞生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只轻描淡语的回了句,“不用。”

    他的回答,本就在戚不凡的预料之中。

    车子一个转弯,从方家主屋门口溜走。万浪管家瞧见大少爷的车子一闪而过,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显然是对这种情形习以为常。

    司机将车开到别院,方俞生刚下车,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大妈声音,从屋内嚷嚷着传出来,“是俞生少爷回来了么?哎,慢些走,可别撞着磕着了。”方俞生刚下车,手就被一只胖嘟嘟的手握住。

    那手牵着方俞生往前走,来人说话风风火火,走路却不快。

    方俞生被锦姨拉着,忍不住笑言道,“锦姨,我在这院子里生活了十多年了,这院子里有几颗石子,我都一清二楚。你不要太大惊小怪。”

    锦姨抖了抖肥胖的腿儿,将方俞生身前一颗小石子踢开,这才说,“俞生少爷说的是,锦姨这不是不放心么。”锦姨又嘀咕了两声,这才问方俞生,“这次回英国,住的还开心吗?”

    “还成,老样子。”

    锦姨又问,“有吃好么?有照顾好自己么?我说让你带着不凡一起去,也好有个人在身跟前照顾,你偏不听。”

    听着锦姨的念叨,方俞生也不露出不耐烦表情,只静静地听着,等锦姨一路嘀咕进屋子,这才出声问了句,“锦姨,你渴么?”

    正说的停不住嘴的锦姨听到这话,立马哑了火。

    瞪了眼方俞生,锦姨丢下一句,“你坐会儿,午饭好了,我去布置。”

    听到锦姨的脚步声远去,方俞生念了一句阿弥陀佛,这才在靠窗的木椅上坐下来。

    吃午饭的时候,锦姨按照多年的习惯,从左往右报了一遍菜单。方俞生听完,只说了一句,“哦,又有胡萝卜?”

    锦姨道,“胡萝卜吃了对眼睛好。”

    方俞生没做声。

    锦姨小心的看了他一眼,见方俞生并没有生气,这才极小声的说了句,“你的眼睛是受了伤,又不是先天看不见,多吃点儿胡萝卜,对眼睛好。”十五岁那年,方俞生回到方家后,锦姨就一直负责照顾他。

    十二年的朝夕相处,名义上锦姨是佣人,但了解这栋屋子里真实情况的人都知道,锦姨算是方俞生心里最尊敬的人。

    方俞生叹了一声,只说,“你有心了。”

    锦姨见他向胡萝卜伸去筷子,这才松了气。

    下午时候,方俞生盘坐在佛堂前念经,戚不凡给他端了杯水进来,没见他喝,也不催促,就问了一句,“明天二少爷结婚,你要送什么贺礼?”

    方俞生暂停念经,随意说了声,“去里屋,把书架第三排左起第二个格子里的东西拿出来。”

    戚不凡走进里屋,一会儿,捧着一个木盒子走了出来。

    “是什么?送给二少爷的?”戚不凡问。

    方俞生嗯了声。

    戚不凡问,“我可以打开看看么?”

    “可以。”

    戚不凡打开木盒盖子,看清盒子里的东西后,表情一阵扭曲。“你弟弟结婚,你送他一本你手抄的《心经》,这好么?”戚不凡一直都知道自己侍奉的主子是个奇葩,却没想到,他能奇葩到如此境界。

    方俞生继续敲他的木鱼,边敲边说,“明日,你将我接下来说的话,转告给二弟。”

    戚不凡竖起耳朵,洗耳恭听。

    方俞生道,“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婚后总会有许多磕磕碰碰,身为男人,他该做到对妻子忠贞。以后生活中,夫妻间若是有了争吵,不妨打开心经诵读几遍。诵读几遍心经,有利于平复心情,防止一怒之下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比如出轨这种事。如此,可保家庭和睦。”

    戚不凡听得一愣一愣的。

    他捧着那手抄的心经,像捧了一块烙铁。

    ------题外话------

    你们说男主是真瞎还是装瞎。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