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012章 美色逼人(二)
    知道方家那个陈芝麻烂谷子旧事的人,心里都一门清。

    方慕其实是方家的私生子。

    他的母亲本是一个演员,叫穆晨。方平绝与莉莎婚后第二年,便出轨于方慕母亲穆晨,次年,方慕诞生。

    方慕的出生,让莉莎发现了丈夫的出轨。

    莉莎是纯英国人,她所受的教育与她的尊严,不容许她在婚姻里继续委曲求全。方平绝的首段婚姻,只维持了三年,便以离婚告终。婚后,莉莎带着方俞生回了英国。

    莉莎与方平绝一拍而散之后,方慕母亲也没有能进入方家。方平绝的父亲是个看重儿媳妇家世和人品的老头,在他眼中,穆晨是个不入流的。虽然莉莎身后没有大背景,但她本人是很厉害的物理学者,还是曼彻斯特大学的物理教授。

    穆晨与莉莎两者之间,方老自然更倾向后者。

    在方老的眼里,穆晨不仅只是个难登大堂的戏子,还是破坏人家家庭幸福和睦的第三者。可想而知,穆晨要嫁入方家,是何等的困难。方平绝那个时候还算听方老的话,方老不同意他与穆晨的婚事,因此也就作罢了。

    后来,在方老的授意下,方平绝与北方H市的徐家三女儿联姻,婚后生下一儿一女,如今生活也算美满。而方慕的母亲,早就在十多年前,就出车祸死了。

    这些往事,当年可是滨江市人茶余饭后谈论的最佳话资。过去了二十多年,年轻一辈的人自然是不知道这些往事的,而老一辈知道详情的,看见方家势力越来越大,自然也不会再大嘴巴,四处传播。

    方俞生方才那段话,便是在暗讽方平绝对婚姻不忠,也是在讽刺方慕上不得台面的身份。

    戚不凡将盒子盖上,说了声好就出了禅房。

    第二日,方家热闹非凡,方俞生所在的别院小楼,离主屋有三百多米远。如此远的距离,也听得见主屋那边传来的笑闹声。从床上起来,方俞生按了按铃,锦姨立马跑上楼,给他放了温水。

    每天早上,方俞生都要沐浴净身。

    他说他是修行之人,每日清晨沐浴净身,也是一种修行。对此,锦姨虽然觉得没道理,但也遵从,戚不凡却觉得这纯属是方俞生在装逼。

    在方俞生的授意下,锦姨为他准备了一件纯白色亚麻衫T恤,以及一件圆领盘扣短外套。洗好澡,方俞生自己动手将头发编成小辫子,依旧对折成丸子头扎在后脑勺。

    换上衣服,戴上他的佛珠,方俞生一路顺畅下了楼,又慢条斯理吃了素食早餐,喝了杯现磨豆浆,这才对戚不凡说,“出发吧。”

    戚不凡早就等得不耐烦了,见他终于擦了擦嘴角准备出发了,赶紧拿起车钥匙去发车。

    戴上墨镜,方俞生刚要出屋,就听见锦姨从身后追来。“等会儿俞生少爷。”

    方俞生停下步子。

    一只光滑的手杖,被锦姨塞到他的手掌心。

    “带着,今天去的地方不熟悉,有这个方便些。”他听见锦姨如此嘱咐。

    方俞生捏了捏手杖,问了句,“手杖什么颜色?”

    锦姨愣了愣,才说,“拿的是那根你从未用过的灰色手杖。”

    闻言,方俞生点点头,然后才赞扬锦姨一句,“您选的很对。”

    锦姨不解,又听见方俞生说,“手杖颜色,很配我今天的着装。”

    锦姨:“…”

    既是修行之人,如此在意衣着外貌,又是为哪般?

    戚不凡刚将车开过来,正好听到这话,自然而然也瞥了瞥嘴角。

    方俞生的车子路过主屋的时候,方平绝一行人早就准备好,一排排豪车罗列在主屋门前,只等着方俞生到来。见今天这等场合,方俞生竟然开了一辆黑色大众,方平绝脸色有些不好看。

    偏生,方俞生眼睛看不见,家人们精彩的脸色,他全然看不到。

    “俞生哥哥,你又换发型了!”

    一道娇滴滴的女孩声音,钻进方俞生的耳朵里。

    戚不凡抬头,看到一个穿粉红色吊带长裙的妙龄姑娘朝他们的车子走了过来。这女孩,正是方俞生的妹妹,方平绝与徐萍菲的小女儿,尚还在念高一的方俞卿。

    听到方俞卿的声音,方俞生抿着的唇牵了牵。

    “好看么?”方俞生问方俞卿。

    方俞卿一双眼睛盯着哥哥的脑袋,眼冒星星,“好看!”再没有谁,有她俞生哥哥这么好看的了。

    整个方家,大概也就方俞卿这丫头的审美与方俞生一样了。被称赞了,方俞生心情甚好,因此命令戚不凡打开车门,准许方俞卿上车。

    方俞卿赶紧爬上车,一路上,就抓着大哥问东问西。

    方俞生听着,他耐心听着,偶尔回上两句,两人交谈着,便到了帝国酒店。

    “方先生,到了。”

    戚不凡为方俞生打开车门,方俞生先是将手杖伸出去,人这才钻出车厢。方俞卿跟着下车,她注视着走在前方,即使使用了手杖,也很有绅士风度的大哥,眼里闪过些许遗憾。

    要是大哥眼睛没有瞎,那他一定会比二哥还要更受人瞩目。

    方家大少爷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他步入帝国酒店的时候,不少嘉宾都朝他投来好奇的注视。他是与方家人一起进来的,戴墨镜、用手杖、棕色头发,这人的身份太好猜了。

    方平绝与徐萍菲作为男方家长,自然是忙碌得很。

    落了单,方俞生交代戚不凡去迎宾台写贺礼,他则先一步进了宴会厅。到了迎宾台,戚不凡身前正有几个年轻的青年才俊在写礼金。

    “程浩,礼金,8万8,刷卡。”

    “万子豪,礼金,9万9千9百9,刷卡。”

    “李安,礼金,十万整,现金。”

    …

    戚不凡面无表情听着,在心里把方俞生骂了个底朝天。

    “下一位。”

    戚不凡将盒子放在礼台上,开口说道,“方俞生。”

    一听是新郎大哥随的礼,负责写礼簿的两个男士都留了一份心,其中一个很是好奇的打开那个盒子。本以为,盒子里装着金银首饰,结果,却看到一本…一本写着《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几个字样的本子。

    那人嘴角一抽,脸色有些黑。

    另一人接过那本书,抬头看向戚不凡,表情也有些难看。“先生,这让我们怎么登记?”

    戚不凡面无表情说道,“就写,方俞生手抄心经一本。”

    “那也太…”

    不等男人说话,戚不凡又说道,“我们方先生眼睛看不见,这本心经,可是他费时半年,用最虔诚的心抄写下来的。要知道,他看不见东西,要将心经抄写出来,是一件多么呕心沥血的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