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016章 美色逼人(六)
    整个方家,除了方俞卿之外,并没有其他人知道方俞生对鸡蛋过敏的事。

    下意识拨弄了几下佛珠,方俞生称赞了新媳妇一声贤惠,这才故作好奇提到,“今天的早餐味道不错,尤其是那道皮蛋瘦肉粥,若非我不能吃鸡蛋,真想再多尝几口。”

    “嘿,皮蛋瘦肉粥是二嫂昨晚点的早餐,我也觉得味道不错。”方俞卿说完后,才意识到方俞生那话有些不对,“俞生哥哥,早上你吃那粥了?”

    见方俞生并没有否认,方俞卿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明知道自己对鸡蛋过敏,还吃那粥做什么?你现在身体有没有不舒服?”方俞卿语气很焦急,她对方俞生的关心,是真心实意的。

    方俞生摆摆手,只说,“只尝了尝味,身体没事。”

    方俞卿见他是真的没有事,这才安了心。

    方俞卿专程来,送兰花只是一个借口,真正的用意,还是想提醒他,母亲和父亲打算为他张罗相亲的事。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方俞生的脸色,他神情平淡,方俞卿也看不出来,他此刻的心情如何。

    即使看不见,方俞生也察觉得到身旁丫头那专注的视线。

    他嘴角一弯,问她,“你盯着我看做什么。”

    “俞生哥哥,你这几天,要大祸临头了。”

    “嗯?”

    抿着唇,方俞卿犹豫了几秒,还是选择交代了,“过几天,爸爸可能会让你去相亲。”

    方俞生笑容不变,只是那手,又开始拨动佛珠了。

    “哦,是么?”

    方俞卿没有应声,闭着眼睛的方俞生将头抬起,面向窗户那个方向。窗户开着,他感受到微风吹进来,从他脸庞擦身而过。

    方俞生的手,反复摩擦这最大的那颗佛珠,低声喃喃道,“滨江市的大家小姐们,谁会相中我这个瞎子呢?”他的语气,很温柔,但方俞卿却从他这句话里,听出了跟一片…恨意。

    方俞卿一惊,猛地抬头看向方俞生,却见到那人嘴角带着一抹浅笑,笑得云淡风轻。这一刻的他,又给方俞卿一种闲云野鹤的感觉,仿佛刚才那话,不是从他口中说出。

    这样的俞生哥哥,方俞卿感到陌生。

    她忽然觉得,自己没勇气再在这屋子里呆下去。飞快起身,方俞卿借故说跟朋友有约,便匆匆离开了。

    她一走,戚不凡就从禅房里走了出来。

    在方俞生身后站定,戚不凡说,“方先生,看来这个二夫人,对你很有意见。”

    “刚嫁进方家,就急着替老二出头,当真是夫妻感情深重。”方俞生只是笑,似是对他们这种伉俪情深的感情,羡慕得很。

    戚不凡垂眸看了眼身前的男人,心里情绪古怪。

    “那相亲,你去么?”

    方俞生没说话,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

    女人天生就要当媒婆的体质。

    那日早晨提及的相亲大事,被徐萍菲列入了近期日程的头等大事。徐萍菲是典型的大家小姐,对商业上的事情并不精通,但对处理家长里短这些事,却极为擅长。

    这不,得到了丈夫的许可,徐萍菲便忙着替老大寻找起适龄的未婚女孩。

    带着乔玖音出席了茶话会,在聚会上,徐萍菲无意间提了一句,要为家里老大相亲。一众贵太太们听了这话,忙搜索脑海里的适龄对象,有些家里有未婚适龄的女儿,也都报了个名。

    只参加了一次茶话会,徐萍菲就弄到了好几十个适龄的未婚女子的资料。回到家,与乔玖音商量了一番,两个人最终选中了二十多个合适的相亲对象。这二十个女孩,个个都如花似玉,家世不俗。

    新婚不久,方慕便找了个理由,搬出了方家,住进了那晚跟乔玖音求婚的屋子。

    这晚,两人结束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情事,也不急着去洗澡,就那样赤裸着面对着彼此,凝视着对方的眼睛。

    方慕拔开乔玖音额间沾了汗的发丝,望着她茶色的眼珠子,想起了什么,问道,“这几日是你的排卵期?”

    乔玖音脸颊微红,嗯了一声。

    方慕的嘴角勾起一抹并不明显的幅度。

    他有注意到,每次事后,乔玖音都没有吃避孕药。看样子,她是打算为他生下孩子。心爱的人,愿意为自己生儿育女,方慕自然是开心的。注意到他情绪不错,乔玖音学着乔玖笙的样子调皮一笑,然后趴在方慕的胸口,跟他将道,“为大哥挑选相亲对象那事,已经搞定了。”

    方慕脸上的笑意,微微收敛。

    乔玖音注意到,心里更加确信,这两兄弟的关系,应该比他们表面看起来还要差一些。

    “是些什么样子的女子?”

    “自然都是些门当户对的清白女孩,长相自然都没有话说,还都很温柔体贴,日后结婚了,也能照顾好大哥。”乔玖音与徐萍菲在挑选女孩的时候,都将体贴和善良这两点,放在首位。

    对他们来说,方俞生就是个生活不便的残疾,他娶妻子,必定要是个能照顾好人的贤惠女孩。

    方慕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挺好。”

    让一个曾经骄傲到骨子里的人,找一个中看不中用,与保姆无异的花瓶女子结婚,这无疑是在方家老大心口插了一把刀子。

    *

    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方俞生被徐姨带着,出现在一家高档而隐秘的露天咖啡厅。

    “俞生,你别怪徐姨多事,你也快三十了,该成家立业了。”徐萍菲本就是方平绝的续弦,她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品行端正,对方平绝这个前妻所生的儿子,并无龌龊。

    她时刻记着自己的身份,对于方俞生的事,不会插手太多,但也不会放任不管。

    婚姻大事,她总是要关心过问的。

    徐萍菲与方平绝的婚姻,是典型的联姻,方俞生对对面这个女人,并没有意见。他懂她的用意,听了这话,便轻轻地嗯了一声。

    见方俞生并不抵触相亲,徐萍菲多少安了心。

    徐萍菲又过问了一些方俞生的生活问题,聊着,就见天台入口走来两个女人。一个穿着黄色洋装的中年女人,带着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美丽小姐朝他们走了过来。

    “来了。”徐萍菲小声地对方俞生说。

    方俞生眉头都没有牵动一下。

    脚步声渐进,一阵女士幽香钻进方俞生的鼻子,淡淡的果木香水味,并不浓烈。方俞生心里依旧平静得很,他听到对面徐萍菲椅子挪动的声音,便也站起身。

    来人向徐萍菲开了口,“徐姐,这是我家小洛。”

    “徐伯母好。”叫小洛的姑娘主动跟徐萍菲打招呼,一对漂亮的杏眼不动声色打量着背对着她的男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