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025章 艳压全场(一)
    一直旁听的万浪管家,听到这话,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去了趟英国,大少爷的战斗力,又强了。

    自己年轻时的风流事被儿子指了出来,还被按了畜生这个头衔,方平绝气得整个人都在抖,像是患了羊癫疯。管家赶紧给他抚背,并闻声安慰道,“先生别气,大少爷说话不中听,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徐萍菲也没法再旁观了,也走过来,温言轻语的在方平绝身旁说贴心话。

    方俞生面色平静,听着方平绝气喘吁吁的声音,还火上添油的默念一句,“阿弥陀佛。”

    一句阿弥陀佛,又触了方平绝的怒火。

    “方俞生,你这个畜生,老子怎么生出你这么个东西!”方平绝飞快地站起来,朝方俞生冲过去。他握住方俞生用的手杖,举起就要往方俞生身上砸。管家和徐萍菲反应过来,迅速跑去拉架。

    两个人都冲上来,拦住方平绝,徐萍菲垫着脚握住他的手杖,一边冲管家使眼色,让他将大少爷送出去,一边讨好的劝慰方平绝,“平绝,你别跟俞生动气,他不会说话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你跟他计较什么!”

    “他要气死我!”方平绝追着还要去打方俞生。“这混账东西,做了混账事,还不许我说他了!老子是他老子,老子做事,还轮不到他来指手画脚。”

    徐萍菲不说话,心里却在吐槽:你自己年轻时厮混得狠,只许你做,还不许你儿子说呢?

    管家赶紧拉着方俞生快步走出去,一边走一边叹气,还说道,“大少爷,你也是,好好的跟先生认个错不行么?非要跟他斗嘴。”

    “他平时说我,我忍。”方俞生知道管家在看着他,他微微一笑,用坚定的口吻说,“但他侮辱我的妻子是个随随便便的人,这就不行了。”

    管家一愣。

    妻子。

    他这才反应过来,大少爷之前就提到过妻子两个字,只是那会儿他一门心思放在其他事上,没有注意到。脸色一变,管家小心问道,“大少爷,你什么时候娶妻了?”

    “今天。”说完,方俞生抖了抖身上湿透的西装,轻飘飘走了。

    管家盯着大少爷那消瘦却挺拔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等方平绝骂儿子摔东西结束了,万浪管家这才转身走进屋。看了眼满地的狼藉,万浪管家蹲下身子,一边捡东西,一边说,“先生,夫人,方才大少爷说他结婚了。”

    “哦。”徐萍菲随口哦了声,应完,又猛地低头看向捡东西的万浪,“你说什么?”

    方平绝也将视线移到了万浪身上。

    万浪将茶杯碎块放进垃圾桶里,才又说,“大少爷说,他结婚了。”

    安静了片刻,万浪管家又补了一句,“今天结的。”

    徐萍菲跟方平绝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也不怪他们吃惊,万浪管家心里也还是懵逼的。

    *

    “俞生少爷,你这是怎么了!衣服怎么还湿了。”

    “哎哟老天爷,皮肤都红了,这是被人泼了开水么?”

    锦姨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屋内,乔玖笙跟戚不凡同时跑出来。看清方俞生的状况,两个人都有些吃惊。戚不凡只上去问了句,“还好么?”

    方俞生淡淡道,“无碍。”

    闻言,戚不凡安了心,又走开了。

    乔玖笙走过来,站在方俞生面前,她仰头注视着闭目的方俞生,问他,“这是你爸泼的?”

    “不然呢?”方俞生一路无碍走进屋内。

    一进屋,就跟锦姨说,“锦姨,麻烦您给我放水,我要洗个澡。”

    “好。”

    锦姨咚咚咚跑到二楼去放水。

    乔玖笙拉住方俞生的西装衣角。

    方俞生回过头,面朝下,面对着乔玖笙扬起的脸,听见乔玖笙问,“是因为昨晚的事么?”

    嘴角一牵,方俞生也不否认,“所以,你打算怎么赔偿我?”

    她闯的祸,他给扛了。

    他方大少爷也不是滥好人,做了好事,总得拿点儿甜头。

    乔玖笙没想到方俞生会问这么一句。

    怎么赔偿?

    她哑然了半晌,然后手指悄悄捏住裙角,她吞吞吐吐问他,“给你…搓背?”

    方俞生:“…”

    嘴角一抿,他道,“大爷的背,冰清玉洁,岂是你能摸的?”方俞生转过头,丢下一句,“你想得美!”就上楼去了。

    乔玖笙瞪大眼睛。

    他娘的,她这是被嫌弃了?

    这个澡,方俞生洗了足足一个钟头。

    洗完澡后,他随意穿了件休闲短衫就下楼了。下楼的时候,他听见乔玖笙在跟锦姨说话。

    “锦姨,这样,能认出来么?”

    锦姨老实巴交地说,“能,看着还是很像二夫人。”

    乔玖笙有些忧愁地说,“难道我要去整容了?”

    锦姨又说,“在脸上动刀子,可痛了。”

    乔玖笙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

    方俞生没有做声,等她们说完话,这才下楼。一下楼,他就对锦姨说,“麻烦您去帮我收拾下行李,我要出一趟远门。”锦姨心里惊讶,却没多问,只询问了一下那边的天气情况,便上楼去收拾东西去了。

    方俞生又跟乔玖笙说,“你同我一起去。”

    吃过晚饭,洗了澡,一直快十点了,方俞生带着乔玖笙和戚不凡出了家门,奔赴机场。在车内,乔玖笙好奇问道,“是有急事要处理么,还要深夜出发。”

    戚不凡朝乔玖笙丢去一个一言难尽的眼神。

    方俞生没回答,闭目靠在车背上,也不知是在睡觉还是在思考事情。

    登机的时候,乔玖笙才发现,他们的票竟然是经济舱。

    这还是她有史以来第一次坐经济舱,免不了觉得新奇。落座后,系好安全带,她凑在方俞生耳旁说,“没想到大晚上的,飞机竟然还满员了。”

    方俞生反问,“谁说满员了?”

    乔玖笙:“不是人满了买不到票,才坐经济舱么?”

    方俞生摸着手杖上的宝石,坦白了真相,“不,经济舱票价便宜,深夜还打折。”不去猜测乔玖笙心里是什么想法,方俞生又说,“我没有工作,又有家世要养,自然是能节俭就节俭。”

    乔玖笙默默地将目光飘向他手掌心捏着的那颗蓝宝石上面,选择闭嘴。

    你穷,你穷到随手买个手杖就是他妈七位数。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在车上时,戚不凡那眼神中满含的千言万语,代表着什么了。

    ------题外话------

    方美人就是这么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