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乔玖笙的这一举动,终于让乔玖音确信,乔玖笙是真的知道了车祸背后的阴谋。

    自己拿走了原属于乔玖笙的所有,现在,乔玖笙终于杀回来了。

    她今天的举动,便是在向自己宣战。

    睨着那张纸片,想到她或许会暗中接触方慕,乔玖音面上的血色,一寸寸苍白尽失。

    许是因为受了惊吓,乔玖音的腹部又开始微微抽痛,她摸了摸肚子,努力稳定情绪,这才开车回了家。

    乔玖笙个魏舒义分别后,又一个人在外面逛了会,一直浪到晚上才回去。

    她乘坐出租车回家,车子只将她送到方家大门口。乔玖笙进了方家宅子,一个人步行回家,一路经过主屋。远远地,她发现主屋那些个佣人看她的眼神,似乎带着鄙夷和复杂。

    乔玖笙很纳闷,她做了啥坏事?

    带着满肚子的雾水,乔玖笙回了方俞生的小楼。

    一进小楼的大厅,乔玖笙就发现了异常。

    桌面上摆着饭菜,锦姨一个人呆在厨房里玩手机,戚不凡不见人影,方俞生也不在客厅。倒是禅房里,飘出来一缕缕檀香。

    乔玖笙看了眼锦姨,问她,“俞生在禅房么?”

    锦姨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同样复杂。

    乔玖笙看不懂她的眼神。

    “俞生少爷在禅房。”说完,锦姨犹豫了下,又补充一句,“已经在里面呆一整个下午了。”

    乔玖笙点点头,走到禅房门口。

    她敲了敲禅房的推拉木门,轻声问里面,“方俞生,你在里面么?”

    里面没有传出一丝动静。

    若非有缕缕檀香飘进鼻息,乔玖笙会以为里面没人。

    没等到回话,乔玖笙说,“我进来了啊。”大胆地推开木门,乔玖笙走了进去。

    禅房里不知何时多布置了一座小型假山喷泉,流水从那假山之顶往下滴落,发出潺潺的水声。桌上的那株兰花草静立不动,方俞生跪坐在木桌之后,手里拿着毛笔,闭目,缓慢地摘抄经书。

    听见她进来,方俞生也没有抬头,手中动作依旧。

    乔玖笙盯着他俊隽的侧影看了片刻,忍不住笑出声,“好久没见你抄经书了,今天怎么突然又抄起来了。”

    说着,乔玖笙挨着方俞生坐了下来。

    方俞生不语。

    “你整个下午都呆在里面,不觉无趣么?”乔玖笙锲而不舍地问他,一副他不开口她就不罢休的样子。方俞生写经书的动作慢了一些。乔玖笙注意到了,便看了一眼他摘抄的经书,发现他刚写的字出了错,便说,“你不专心,字都写错了。”

    方俞生笔下一顿,复又继续。

    见他像个和尚入定,乔玖笙觉得无趣,便嘟哝了一句,“没意思,你这么无趣的人,哪有女人受得了你。”

    这话,忽然触动到了方俞生的怒火。

    只听啪的一声,方俞生松开了手里的笔。他突然扭过头来,明明看不见,他却能准确无比地握住她的手。

    拽着她的手腕,方俞生将她拉到身前,两个人离的很近。他道,“我无趣?我无趣,所以你才要出去四处勾搭男人?”他声音带着些微怒火,听着有几分自嘲的意思。

    乔玖笙愕然不已。

    “你、你胡说什么?”手腕被方俞生用力捏到发疼,乔玖笙有些愤怒,也有些委屈,还有点儿莫名其妙。

    她什么时候勾搭男人了?

    “阿笙,从你招惹我那天起,你的命、你的人,就连你死后的魂,都是我的。”方俞生语气凌厉,字字都带着警告和占有。害怕自己会做出更过分的事,说完这话后,方俞生忽然撒开乔玖笙的手,起身就要往禅房外走。

    乔玖笙回过神来,忙站起身,冲方俞生的背影,冷静说道,“方俞生,你别忘了,我们的婚姻只是合作,我想要跟谁见面,想要勾搭谁,都是我的自由。你想爱谁,想睡谁,心里藏着谁,我都无所谓。咱们两个只是合伙夫妻而已,你别是忘了?”

    不知道是哪句话惹怒了方俞生,本来已经走到门边的男人,忽然转过身来。

    他眼睛睁开了,虽然眼里没有神采,脸色却很阴鸷。他静静的在原地站了会儿,就在乔玖笙感到惴惴不安之时,方俞生忽然大步朝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走到她面前,方俞生忽然抬起手。

    乔玖笙以为他要动手打人,方俞生却用双手捧住她的头,继而迅速低头,用嘴锁住她的双唇。

    他在亲她!

    这个吻用力之大,让乔玖笙闷哼出声。

    方俞生的舌尖在她唇间抵舔啃咬,乔玖笙震惊过后,回过神来,猛地推开他。

    啪——

    一巴掌,搭在方俞生那张完美俊俏的脸上。

    “你疯了!”乔玖笙满面怒容,用力擦嘴。

    方俞生脸颊发烫,他抿着唇,沉默了片刻,才说,“现在开始,咱们的关系,去掉合作二字。”

    合作夫妻,去掉合作,只是夫妻。

    ------题外话------

    十几万了,才正儿八经第一吻。

    为了这一吻,撒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