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187章 她心里的痛
    说完,言诺略微停顿。

    他抬头注视视频,见方俞生一直皱着眉头,便说,“你没猜错,那次任务失败了。”

    “我姐姐他们抵达勐海,攻破防守,闯进别墅的时候,才发现人质已经被处决了。师飘飘女士的家属及帮佣全都被枪毙,而她本人也被叛军首领割下了头颅…”

    闻言,方俞生的眼神一沉。

    他整个人都变得沉默起来。

    师飘飘…

    哪怕方俞生这些年一直住在小楼里,也是知道这个人的。那是一个来自东北L省的豪爽女人,也是一名美艳的妇人。她有着多重身份——C国政府杰出的外交官、知名珠宝商乔惊人的妻子,乔云帆的儿媳,乔玖笙的生母!

    方俞生心里产生了一个不太妙的念头。

    “我记得,乔惊人跟师飘飘,是死于飞机遇难。”方俞生声音有些无力。

    他不会记错的,当年师飘飘夫妇遇难这事,还引起了轰动,上了报纸和新闻联播的。

    言诺却皱起了眉头,又道,“那是对外报道而已。之所以报道假消息,是因为师飘飘的女儿。”

    方俞生有些吃惊,“阿笙?”

    “没错,就是你那个小娇妻。”言诺给了方俞生半分钟时间来消化这一系列信息。

    方俞生心思千变万化。

    联想到阿笙在别墅里的反应,方俞生心里那个念头越来越强烈,他讷讷地问言诺,“她、她目睹了事发过程?”若真是如此,那就不难理解她那日的反应了。

    视频里的男人,轻轻一点头。“没错。”

    言诺见方俞生眸子陡然睁大,又开了口,依旧是那没有太大起伏的语调,他道,“当年师飘飘女士去勐海度假的时候,带着她的丈夫和小女儿。叛军夜闯别墅,绑架师飘飘女士的时候,乔惊人趁机将他们的小女儿藏在了大厅酒柜后面的暗格里。”

    顿了顿,言诺又讲道,“我姐姐他们找到师飘飘女士的小女儿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吓坏了,连续数日都不能开口讲话。乔玖笙被带回C国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高度惊恐状态,依然无法开口讲话。后来,她做了近一年半的心理治疗才恢复了开口说话的能力。”

    “据我所知,她并不是真的被治愈,而是被国际着名催眠大师之女季卿实行了催眠术,遗忘了那场事故。为了师飘飘女士的女儿心理状况,报社才故意报道假消息。”

    方俞生听完,心里疼得不行。

    他真没想过,那一别之后,乔玖笙竟然经历了这些事。

    那日见到的那栋别墅,就是事发现场。那别墅大厅的装修方俞生记得清楚,乔玖笙曾经躲过的酒柜暗格就在大厅的右侧,乔玖笙被她父亲藏在那里,她很有可能透过缝隙,悄悄地目睹了整件事的发生。

    熟悉的帮佣被枪杀,敬爱的父亲被击毙,深爱的母亲被残忍…割头。

    就算是一个成年人,目睹了这种事情,怕是也会疯,更何况乔玖笙那时还是一个小丫头片子。

    想到那天乔玖笙抱着头悲嚎的模样,方俞生就心疼得呼吸困难。

    他揉了揉抽疼的心脏,喃喃道,“我对她,太残忍了。”

    他一心想要的浪漫,竟建立在乔玖笙的悲痛之上。

    懊恼、自责、心疼,一股脑地涌上心头。

    言诺见方俞生低着头思考,他目光闪了闪,直接切断了视频通话。

    一个人在收藏室内坐了许久,直至晨曦从云层中蹦了出来,落在他的身上,给了他温暖,方俞生这才后知后觉地抬头看了眼窗外。

    阳光那么明媚,他的阿笙,却过得那么苦。

    亲眼目睹至亲残忍地死去还不够,还被亲姐姐谋害,被方慕辜负。

    六十亿人口,芸芸众生中,她就只拥有他了。

    方俞生倏然起身,操控着一双发麻的腿下了楼,进了二楼的主卧。乔玖笙睡相并不优雅,穿着吊带睡衣,长长的一双腿搁在被子外面,怀里抱着方俞生的那个枕头,睡得香甜。

    方俞生在床边坐了下来,他忍不住伸出手指,沿着她的眉骨跟鼻翼往下,一直摸到她的下巴。动作是少见的温柔和爱怜。

    乔玖笙迷迷糊糊打落他的手,“方俞生,别闹。”她呓语一句,翻个身,露出睡裙下俏挺的臀,继续困。

    方俞生收回手,脱了鞋子,在她身后躺下,从后面将她抱个满怀。

    乔玖笙已经被闹醒了,睡不着了。

    她在他怀里转了个圈,仰头看他,发现他拿着一双绿眸子看她,目光肉麻兮兮的。一大早上,乔玖笙被他看得起了鸡皮疙瘩。“干什么这么看我?”乔玖笙捂住胸口,一脸坚决反抗之意,“白日宣,淫,想都别想。”

    方俞生哑然。

    她脑瓜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淫你,陪我睡会儿。”他将她搂得死死地。

    乔玖笙明显信不过他的话,但见他真的只是搂着自己睡觉,便安了心。注意到他眼底有些发黑,料想他肯定一夜未睡,乔玖笙便不再说话,就呆在他怀里,安静的看着他。

    望着他安静的睡颜,乔玖笙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到底忘了什么呢?

    乔玖笙想不起来,她无意识地揉了揉胸口,那个地方,似乎撕心裂肺地痛过。

    ------题外话------

    阿笙不是故意遗忘他的。

    有关勐海之行,乔玖笙全忘了,忘了当年救过的好看的瞎子哥哥,忘了自己至爱的双亲。

    但她仍会彻底想起,方俞生会给她勇气去想起一切。

    哪怕过去是悲痛的,但那也是乔玖笙的一部分,再痛苦,她也得去承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