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22章 余生变双生
    这一次过后,从此乔玖笙再也无法直视夕阳了。

    天擦黑,小楼里四个人坐一桌吃饭,要吃完的时候,方俞生突然对戚不凡说,“最近多留意方慕的动静。”

    戚不凡看了他一眼,嗯了声。

    …

    方善从重症儿科出院那天,方慕亲自去接他。

    小孩子还不到六斤。不过比起生下来的时候,还是长了点儿肉,皮肤不再皱巴巴,就是五官还没有彻底张开,看不出来到底像谁。徐萍菲是跟方慕一起来的,她见了孩子,认真看了几眼,说,“这孩子眼睛像你。”

    方慕看了眼方善的眼睛,或许吧。

    他不由得想到了那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应该跟方善长得一样。

    方慕心里很不是滋味,闷闷的,有些痛。

    “徐姨,孩子你先带回家,我晚上再过来。”

    徐萍菲喜上眉梢,“好。”

    家里早就请了专业的婴儿保姆,伺候孩子很有一套,也买了奶粉。徐萍菲高高兴兴带着小家伙回方家,方慕去医院查看了监控,医院人来人往,没查出有特殊的可疑人。

    他又去了交通局,要求查看市一医院附近的监控,想要找到那个孩子的去向。

    到了交通局,方慕看了监控记录,依然没有发现那个孩子的去向。

    他却不知道,他看的监控记录,是被戚不凡删减篡改过后的不完整监控,能发现蛛丝马迹才怪了。

    与此同时,方俞生带着乔玖笙去了巫婆所在的那个小区。

    他坐在车里,指着小区里面那栋楼,对乔玖笙说,“那孩子还活着,被刘老婆子养着。刘老婆子搞巫术,一辈子都没有结婚,底下也没有孩子。她养着这孩子,或许是想让孩子以后给她养老送终吧。”

    乔玖笙看着那层楼,没有出声。

    方俞生又说,“这个孩子,不再姓方,与方家也没有任何关系,他已经死了,从被他母亲抛弃的那一天开始,就死了。”方俞生这话有些无情,但乔玖笙却没有反驳他。“你说的对。”

    这孩子还活着,已是万幸。

    是刘巫婆给了他生命。

    “你想上去看看么?”

    乔玖笙摇摇头,“不去。”知道那孩子还活着,乔玖笙就安心了。

    她恨乔玖音,但乔玖音的孩子是无辜的。

    胡瑶是魏欣派去的人,魏欣做这一切,是为了她。虽说是乔玖音自己拿孩子搞事,但说到底,乔玖笙他们也是有责任的。早先听说孩子生来就是个死胎,乔玖笙心里其实是很愧疚的。

    如今,得知孩子还活着,她算是问心无愧了。

    “走吧。”

    方俞生示意戚不凡开车,车子开出小区,方俞生看着路边一晃而过的景致,突然说,“我以为你会干涉这件事。”

    乔玖笙摇摇头。

    “你不懂。”她曾经也是真的爱过方慕,乔玖音害得她上一世好苦,这一世也差点丢命。尽管她知道两个孩子是无辜的,但她还是对那两个孩子喜欢不起来。毕竟,那是乔玖音跟曾经爱人背叛她的活生生的证明。

    乔玖笙不是坏人,但也不是滥好人。

    方俞生望着这一刻的乔玖笙,从她身上感受到一股悲凉。

    “阿笙。”方俞生握住她的手,乔玖笙扭头看向他。方俞生朝她眨眨眼睛,开口逗她,“笑一个。”

    乔玖笙一愣。

    他真心细,总能轻易察觉到她心里在难受。

    乔玖笙将方慕从黑暗世界拉到光明里,乔玖音却又将乔玖笙拖入刀山火海中,后来,方慕又诱惑乔玖音沦陷进万劫不复的地狱。如今,乔玖笙终于也等到那个将她从火海里拯救出来的人了。

    这个人是方俞生。

    一瞬间,乔玖笙从上一世的黑暗里走出来,沐浴在阳光下。

    活着对她来说,再也不是折磨与痛苦,而是温暖、是享受、是被爱。

    乔玖笙倏然勾唇,朝方俞生,露出一个明媚妩媚的笑。

    方俞生怔怔地看着,心里旖旎的想象着,她撕掉面具后,用真面目朝他微笑时,该是多么美丽夺目的画面。

    乔玖笙想,她重生一世,不仅是为了报仇,还有一个目的——

    遇见方俞生,从此余生变双生。

    “方俞生,我们做吧。”

    方俞生还来不及摆好表情,又听乔玖笙说,“就这里。”她迫不及待了。

    戚不凡眼皮一跳,听到乔玖笙跟他说,“不凡,靠边停,你去忙吧。”

    戚不凡将车停在路边。

    他下车,举目眺望,看到了一望无边的野草和长到没有尽头的公路。

    他去忙…

    这里有什么可忙?

    去野草地里挖老鼠?

    从乔玖笙说‘就这里’开始,到戚不凡被赶下车,方俞生至始至终都处于震惊愕然中。他娶的小娇妻,似乎变成了小辣椒。

    乔玖笙翻身、迈腿,坐在方俞生的双腿上。她长腿夹住他的腰,凑过来就吻他。

    眼睛、鼻子、唇、脖子,胸口,一寸不放过。

    那架势,宛如要将方俞生给吃了。

    方俞生在拥有乔玖笙的那一瞬间,脑子里忽然跳出一幅图——

    鲜艳似血、妩媚绽放的红玫瑰,与仰头凝望红玫瑰的小和尚。

    他是那个被玫瑰勾引走佛心,终是要脱离佛门,皈依红尘的小和尚。

    堕落了!

    …

    放肆过后,乔玖笙又怂了。

    她整理好衣服,小脸酡红,坐在方俞生身旁,脸望着窗外,没脸见人。

    戚不凡在野草地里晃悠了半天才回来。车窗开着,车里已经没了气味,他目不斜视,坐进驾驶座,开车就走。

    方俞生像只吃饱了的饕餮兽,好笑地觊着装睡的乔玖笙。

    回到家,乔玖笙的脸总算是不红了。

    回方家的时候,车在主楼门口停下,乔玖笙和方俞生一起进了屋,看了看方慕的儿子。月子里的婴儿多半时间都在睡觉,方善穿着一套蓝色的小棉衣,睡在一张特意定制的小婴儿床里面。

    乔玖笙盯着那孩子,目光淡淡的,谈不上喜欢。

    徐萍菲望着婴儿的睡颜,回头对乔玖笙说,“芸笙,你跟俞生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方俞生动了动耳朵。

    乔玖笙浅笑着,只说,“随缘。”

    他们没有做避孕措施,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就要。

    徐萍菲指着方善,跟他说,“你看,小孩多乖,睡觉从来不吵不闹。”说道开心处,她又露出怜惜之色,“只是可惜了,这么小就没有母亲在身边。”

    乔玖笙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她倒觉得,没有母亲在身边,对这个孩子来说,或许是好事。

    “晚上就在这里吃饭吧。”

    方善被回家的第一顿饭,乔玖笙不便推脱,便应了下来,“好。”

    快吃饭的时候方慕才回来,他回来的时候,方善刚醒,他睡在婴儿床里,睁着一双眼睛看灯光。方慕将大灯关了,把孩子抱起来,接过保姆兑好的牛奶喂给方善吃。

    小家伙吃奶的时候,特别认真,两只小眼睛睁着,努力看清这个世界。

    方慕看着他,又想到那个弄丢了的儿子。

    心猛地一痛。

    方俞生今天没戴墨镜,他坐在乔玖笙身边,闭着眼睛,听到方慕一边给孩子拍背一边哄孩子的声音,是有些羡慕的。他悄悄地握住乔玖笙的手。

    低头看着被握住的手,乔玖笙眯了眯眼睛。

    方俞生很喜欢孩子。

    她想起来几个月前的事,第一次跟方俞生发生关系后,她跑去药房买止疼药,却被方俞生误以为是避孕药。那一次他大发怒火,想来,他是很喜欢孩子的吧。

    乔玖笙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鬼晓得她什么时候会怀孕。

    两个人心里都在想着这事,所以听到方慕哄孩子的声音,就觉得特别烦躁。

    他们是不会承认,他们嫉妒了。

    快吃完饭的时候,徐萍菲想起个事,问方慕,“方慕,东湖山欢乐谷那个项目,你们已经竣工了吧?”东湖山欢乐谷,是六年前方氏启动的项目。当时方氏以高价拍下东湖山五十年的使用权,致力打造出一个欢乐谷。

    方慕嗯了声,多说了句,“这个月28号正式营业。”

    徐萍菲看向乔玖笙,“芸笙,徐姨好些年没去过那种热闹地方玩了,你28号那天有空么,陪我去趟吧?”方俞卿现在周六周末要补课,没时间陪她去。

    一听说要去东湖山欢乐谷玩,乔玖笙早就蠢蠢欲动了。

    她本就爱玩,东湖山欢乐谷游玩项目特别多,山上那片东湖下面,还打造了一个湖底世界,更是旖旎引人。她忙点头,“好,我陪你。”她又握住方俞生的手,“俞生,你也去吧。”

    方俞生面露为难,“我去了,你就玩的不开心了。”

    他现在还是个瞎子呢。

    乔玖笙微微一笑,不甚在意地摇头,“你跟我一起去,我们一去玩。你看不到也没关系,我把我看到的,讲给你听。”

    方俞生心窝子暖暖的。

    哪怕真的看不见,听了这话,他也会心暖。

    “好。”

    方慕听到乔玖笙那话,心里莫名的有些闷。

    他深深地看了眼乔玖笙,看见她跟方俞生紧握住的手,眼底闪过一丝阴霾。

    他自己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见不得戚芸笙和方俞生好。

    他认为,这是因为戚芸笙有时候给他的感觉很像小笙的缘故。

    方平绝听到徐萍菲那话,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竟然也说,“我也去吧。”

    徐萍菲愕然,就连方慕跟方俞生以及方俞卿这三个孩子,都觉得方平绝今天是被鬼附了身。

    有些不同寻常啊。

    方平绝见孩子和老婆反应这么大,顿时挑眉,“怎么了,都不欢迎我?”

    “怎么会,只是你平时都忙工作,忽然决定跟我一起出去玩,有些惊讶罢了。”这些年,方平绝很少陪徐萍菲去做什么事,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多是参加宴会或是商业活动,像这种纯粹游玩的活动,是没有过的。

    徐萍菲难得温柔一笑,跟方平绝做了约定,“那可说好了,不许临时反悔。”

    点点头,方平绝给秘书发短信,边打字边说,“我让找秘书把那天时间空出来。”

    见大家都去,乔玖笙拍了拍身旁沉默不语的方俞卿的肩膀,“卿卿,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

    与姜唯订婚后,方俞卿近来开朗了些。

    她弯了弯唇角,有些意动。

    高二周六要补课,方俞卿还得请假,没有立马应下,只说,“如果能请到假,我就去。”想到什么,她又说,“我给哥打个电话,看他有空不,有空的话我们就全家一起去。”

    方俞安读大学了,在学校附近有住所,平时并不常回来。

    “好。”

    正式营业那天,方慕作为项目主要负责人,自然也是要去。

    如此说来,28号那天,是全家出动了。

    “那行,我到时候让人带着你们玩。”方慕说。

    “好。”

    这事就这么约定好了。

    吃完饭,方慕率先起身告辞,乔玖笙跟方俞生随后起身,也回了自己的小楼。“我们那天,穿情侣装吧。”乔玖笙以前就可羡慕那些穿情侣装约会的小情侣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