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25章 方慕的另一面
    本来下班后是要直接回家的,但方平绝却临时改道,让司机将车开去了方慕在外面的别墅。

    他进屋的时候,就看到保姆在哄方善。

    失去了一个孙子,他对这个孙子就更显得慈爱。方平绝接过保姆手里的方善,抱在怀里看了会儿,越看越喜爱。他给方慕打了个电话,将保姆和孩子都带回了主楼,打算带过去养几天。

    方慕还在加班,接到电话,没有犹豫便答应了。

    方平绝将孩子带回家,嘱咐徐萍菲,“这孩子也可怜,没了妈,萍菲,你就多费点心。”

    徐萍菲正是渴望小孩陪伴的年纪,自然是笑呵呵的答应了。

    夫妻俩逗了会儿方善,方平绝看时间也不早了,这才将孩子递给徐萍菲,“我先去洗澡。”

    “去吧。”徐萍菲继续抱着睡着的孩子。

    方平绝洗完澡出来,徐萍菲还没上来,他打开电视随意翻看,偶然翻到一个娱乐频道,刚好听到穆晨两个字,他本来是准备调台的,听到这名,又停了手。

    【今日是着名影星穆晨女士去世18周年纪念日,众多圈内艺人粉丝都发文缅怀她,穆晨女士的经纪人刘颖组织了一场粉丝缅怀会,缅怀会现场,很多粉丝都…】

    屏幕上,播放了一段穆晨在世时出席采访的视频,电视上的穆晨,尚且年轻,模样精致艳丽,穿着一件月白色的衬衫,美得令人窒息。

    方平绝看着那人的脸,露出恍惚之色。

    他认识穆晨那会儿,穆晨还才21,大学都还没毕业。

    穆晨可以说是他一手捧起来的。

    本以为能赶走正室莉莎,从此登堂入室,成为方家的女主人,因此穆晨在22岁那年便偷偷生下了方慕。后来,她跟方平绝的事情被莉莎发现,莉莎毅然与方平绝离婚。

    穆晨盼望着早日与方平绝结婚,方平绝那会儿也的确想要娶她,奈何方家老先生不同意。

    穆晨心里自然是不甘的,她一开始还能忍,忍无可忍之时,总忍不住跟方平绝闹脾气。方平绝是宠她,但也不是非她不可,渐渐地就对她产生了厌烦心思。

    后来,老爷子又给方平绝介绍了北方徐家的小姐,便是徐萍菲。

    徐萍菲年轻貌美,举止端重,温柔贤惠,在穆晨那里受了气的方平绝,很快就对徐萍菲产生了好感。

    后来,他娶了徐萍菲,就更没有心思应付穆晨。

    穆晨终于认清,自己嫁入豪门无望,也发觉了方平绝对自己没有了感情,还曾数次大发怒火。穆晨给方平绝打了许多次电话,都被方平绝给无视。

    在徐萍菲嫁入方家的第二年,穆晨找人在徐萍菲的车上动了手脚,差点害死徐萍菲。方平绝一怒之下,彻底断绝了跟穆晨的关系,还将曾经赠予她的那些豪宅都收了回去,并多次在公开场合明里暗里表示,他与穆晨已无瓜葛,穆晨是死是活都与他不相干。

    渐渐地,穆晨得罪方平绝的消息传开了,一些忌惮方平绝地位的人,都不再找穆晨代言。后来,几乎没有导演敢找她演戏。

    从简入奢易,从奢入俭难。跟着方平绝的那些年,穆晨大手大脚惯了,失去了方平绝这个大靠山,穆晨赚不到钱,维持不了里面风光的生活,她只能去找其他的金主。

    方平绝那些年倒是会给方慕抚养费,不多,但养方慕绝对够了。

    可穆晨却把那些钱拿去买了名牌奢侈品。

    别看明星表面风光,背地里不知道背着多少烂账。方慕童年其实过得特别不好,穆晨忙起来都不管他,那孩子也不会做饭,总是饱一顿饿一顿,要么就吃不干净的快餐,也没人陪着,所以他性子总是冷冷的。

    穆晨车祸去世,方平绝将方慕接回家的时候,那孩子明明已经十二岁了,个子却还不及别人家十岁的孩子。

    方平绝对方慕是愧疚的 所以这些年,他一直都在补偿方慕。

    他对方慕很好,好到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大儿子。

    方平绝看着电视上谈笑风生的女子,想起那些遥远时光里的往事,心境很复杂。

    听到徐萍菲上楼来的脚步声,方平绝赶紧关了电视。

    “看什么呢?”

    徐萍菲进门就开始脱肩上的披肩,她上楼的时候听到电视在响,走到门口的时候,却没了动静,便忍不住问了一句。

    方平绝神情自然地摇了摇头,“乱七八糟的,没什么好看的。”

    “现在的电视剧是越来越没意思了。”徐萍菲一边拿睡裙一边说,“我们年轻那会儿,电视剧可好看了。现在的电视剧,演来演去都那么几个人,色彩太艳,没有往年那种感觉了。”

    方平绝点点头,也说,“可能是我们人老了吧,现在的小年轻一样觉得电视好看。”

    陡然听到方平绝将老字用在自己身上,徐萍菲有些感慨。

    “转眼间,都是当爷爷的人了。”她嫁给方平绝那会儿,他才三十出头。

    一晃,就过了半生。

    徐萍菲洗澡的时候,回想起自己的这半生,不免觉得遗憾。她嫁给方平绝那会儿,还很年轻,还来不及谈一场恋爱。与方平绝结婚,是纯粹的商业式联姻,方平绝也不算浪漫的人,说来,她这辈子,竟然没有正儿八经谈过恋爱。

    洗完澡,徐萍菲走出浴室,她坐到妆台前,一边往脸上涂抹护肤品,一边打量镜子里的人。

    几千块的霜抹在脸上,也盖不住她那一条条浅浅的皱纹。

    老了。

    她手指沿着皱纹轻轻抚动,忍不住说了句,“我也老了。”

    方平绝抬头看她,眼神有些悠远,忍不住回忆起第一次看到徐萍菲的样子。他们第一次见面,徐萍菲穿一件玫瑰红色V领长裙,黑色的头发白皙的脸,异常温柔,不输明星。

    徐萍菲盯着方平绝手中的手机,想到自己刚才在上楼时,听到女主持人念着穆晨的名字,她瞬间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就是一场笑话。“方平绝。”她很少连名带姓喊他。

    方平绝回过神,关了手机,看着她。

    “你、”徐萍菲望着镜子,看到方平绝在注视她的身影,她一时冲动,忍不住问了句,“你爱过我吗?”

    这问题,令方平绝感到愕然。

    他们搭伙过了一辈子,前半生从来不说爱。今晚,徐萍菲跟他提到爱。

    方平绝眯了眯眼睛,仔细想想,他觉得他是爱徐萍菲的,但好像爱的也不深。说不爱吧,但他心里又有她。

    见方平绝沉默,徐萍菲讥诮一笑,像是赌气似的,说了声,“我没爱过你。”

    这次,轮到方平绝心里发堵。

    “睡吧。”

    听到跟自己过了半辈子的老婆,说她从来没有爱过自己,方平绝心里很不是滋味。

    两个人同床,却做着不同的梦。

    徐萍菲半夜醒来,忍不住打开方平绝的手机,看到他的手机还停在百度网页,而网页上,千篇一律都是报道穆晨的消息。徐萍菲关了手机,后半夜却怎么也睡不着。

    …

    许是昨晚无意在电视上看到的新闻,激起了方平绝对青年时候的回忆。

    第二天他上了半天班,中午饭也没吃,让司机开车,载他去了穆晨埋葬的地方。

    陵园那么多坟墓,就数穆晨的墓碑最惹眼,她的墓碑前,鲜花多到放不下。托她的福,周边那些无人问津的坟墓,都放满了鲜花。方平绝拔开鲜花,走到墓碑前,盯着墓碑上穆晨的照片,心里有些愧疚。

    这世上,穆晨最恨的就是他了。

    都是年轻时风流欠的债。

    他没带一枝花来,怕会惊扰了穆晨的灵魂。

    方平绝就盯着那墓碑,看了许久,最后悄悄地离开了。

    他离开坟墓的时候,与一个戴帽子的中年人擦身而过。方平绝没在意,他上了车,直接回了家。天有些热了,回到家,方平绝迫不及待去洗澡。

    李嫂帮忙整理衣服的时候,发现他西装外面的兜里,有一个u盘。

    李嫂将u盘交给万浪,万浪上楼去敲响方平绝的房门。

    方平绝打开门,看到万浪,便问,“什么事?”

    万浪拿出u盘,递给方平绝,“先生,你的u盘忘在兜里了。”

    盯着那u盘,方平绝眯了眯眸,却没说什么,直接接过u盘,关上了门。

    万浪转身下楼去了。

    方平绝拿着u盘,露出惊疑之色。

    他从来不将u盘这类东西带在身上,这个u盘,也不是他的。谁放在他口袋里的?他记得中午下班那会儿,兜里还是干干净净的,思来想去,方平绝心里有了猜想。

    是陵园遇到的那个人。

    一般来说,这种u盘还是不看比较看,因为里面的东西会给人惹来麻烦。但方平绝不是个怕麻烦的人,决定还是打开看看。他担心U盘里面有病毒,便找了台新电脑,插进去,打开。

    u盘里面只有一段视频,看角度和清晰度应该是偷拍的。

    视频一开始,是一辆车在追拍另一辆车,可以看见视频的左下角有一个汽车的右后视镜。天空中在飘雪,又是夜晚,路上行驶的车辆并不多。

    方平绝盯着那车,表情微微生变。

    那辆奔驰是穆晨的,当年还是他送给穆晨的,他不会认错。

    看来,拍视频的人应该是个狗仔。

    追拍持续了十多分钟,这时,一直在前面稳妥行驶的货车,突然变道,速度极快,直接撞在了前面那辆奔驰上。

    奔驰车当场撞上护栏,摔下斜坡,可以看到一个女人从里面飞了出来。货车直接飞出了斜坡,摔倒了一片乱石堆里。狗仔惊呼一声,因为前面事故发生的太突然,他急转弯,车头也跟着撞在护栏上。

    相机从手上掉了,画面一阵翻滚,最后画面定格在车顶上。

    狗仔应该是晕过去了。

    画面很久没变过。

    方平绝以为视频结束了,他动了动鼠标,却发现还有二十几分钟。他沉下心,继续看着。

    大约过了三四分钟,狗仔醒了过来,画面里,出现了狗仔的脸。

    他的脸在流血。

    他没有捡相机,而是趴在窗边看车祸现场。

    镜头便对准他的胸膛,可以看到他穿着蓝色的羽绒服。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忽然缩了回去,他鬼鬼祟祟地捡起相机,悄悄地将相机伸到窗边,对准路外斜坡的车祸现场。

    穆晨躺在斜坡上,她的奔驰车侧压着她的腹部和双腿。

    穆晨受伤很严重,她浑身都是血。

    在她上方一米处,站着一个瘦小的男孩,男孩穿着黑色的毛衣,似乎在跟穆晨说话。

    因为隔得远,视频里听不轻交谈声,但能听到一些,有些模糊。

    方平绝将声音调到很大,模糊听见几个穆晨说:“救我,慕慕,打120,救妈。妈妈好痛。”

    那个站在穆晨上方的男孩,正是方慕,还不到十岁的方慕。

    一阵沉默后,方慕说话了:“你死吧,你死了,那个人才会把我带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