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29章 都不是好东西
    乔玖笙目光有些复杂,想到方慕的为人,她感到一言难尽。

    他跟乔玖音真正是绝配,一个杀哥哥杀爸爸,一个杀妹妹杀儿子。乔玖笙耸了耸肩膀,摸了摸肚子,不再深想,想多了,可别把她孩子给带坏了。

    “对了,我今天已经预约了后、明天的挂号,阿笙,明天我们一起去医院检查。”已经半个月过去了,该去检查胎儿发育情况了。约的是后天,但现在已经过一天了。

    乔玖笙挺意外,“你什么时候预约的?”

    “你跟徐姨去摘莲蓬的时候。约的是明天上午十点钟。”

    他还挺贴心。

    乔玖笙点点头,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小家伙的发育情况。

    …

    吃完饭,回到小楼,天已经微微亮了。

    乔玖笙跟方俞生洗了个热水澡,双双倒床入睡。这一觉,睡到了下午两点才醒。

    锦姨做好了午饭,没有吵醒他们。

    见他们下楼,忙将饭菜端出来。

    乔玖笙饿得很厉害,她埋头吃饭,话都不说。方俞生吃饭也慢条斯理的,他拿余光斜睨毫无吃相的乔玖笙,有些羡慕她,但也感到欣慰,果然,这怀了孕的女人就是能吃。

    乔玖笙吃饱了,喝了口水,说了句,“睡好吃饱,就是舒服。”说完,她表情微变,在方俞生惊愕的目光中注视下,急匆匆跑去一楼的厕所,趴在马桶上一顿狂吐。

    方俞生忙放下筷子,走进厕所,给她顺背。

    他拿纸巾给乔玖笙擦了嘴角,乔玖笙顺势倒在他的肩上,呼吸有些紊乱。“白吃了,浪费粮食。”

    方俞生挑眉,不赞同她这话。

    “吃点舒服些。”

    等乔玖笙缓过来,方俞生这才牵着她走出去。

    锦姨有些忧愁地看着她,“这样吐下去,夫人会瘦不了的。”

    这段时间,乔玖笙瘦了许多,脸颊上的肉都少了。她身材本就窈窕妙曼,连续呕吐了许多天,身形越发清瘦,纯棉连衣裙下的身躯更显得消瘦。她那腰,方俞生一双手都能握住。

    乔玖笙吐过后,觉得舒服多了,精神也还算好,但方俞生还是放心不下。

    “锦姨,麻烦您做点有营养的粥。”

    哪怕吃了会吐,能多在胃里待会儿也好。

    锦姨询问乔玖笙的意见,“夫人,我做点养胃粥吧?总是吐,胃都伤了,喝点养胃粥好,有营养,好消化。你看行么?”

    不想辜负方俞生和锦姨的关心,乔玖笙点点头,“好。”

    冰箱里有很多水果,方俞生给她做了个水果拼盘。“先吃点这个。”都是些酸酸甜甜的水果块。

    乔玖笙接过水果拼盘,坐在后院屋檐的木楼梯上,一边吃,一边眯眼看着后院菜园子里那些瓜果蔬菜。方俞生挨着她坐下,他伸手贴在乔玖笙的小腹上,轻轻地摸了摸,嘴角一挽,轻声说,“你乖点,对你妈妈好点,敢折腾你妈妈,等你生下来,我就折腾你。”

    乔玖笙噗呲笑出声,“别吓得他不敢出来。”

    “他敢!”

    乔玖笙摇摇头,拿了一块菠萝蜜,几口吃光。她喜欢玩菠萝蜜里面的核,光光滑滑,摸着舒服。

    “你爸怎么样了?”

    方俞生已经打电话问过了,听乔玖笙问,实话实说,“接受不了现实,冲护士发了几次火。”方俞生冷笑,“他现在是还没有恢复力气,等他有力气,屋子里的东西能被他砸光。”

    摸着光滑的核,乔玖笙问方俞生,“你爸知道是方慕做的么?”

    “知道又如何?”方俞生也吃了一个菠萝蜜,学乔玖笙那样,将核放手里玩来玩去,“谁都知道,方慕是他最器重的孩子,方慕没有动机害他。再说,方慕有不在场的证据,就算老头子怀疑他,也拿他没办法。此外,森林那边大,有两条蛇是很正常的事。”

    方俞生收起笑,眯起眼睛,笑得有些耐人寻味。“被咬了,他只能认倒霉。这个哑巴亏,他必须吃。”

    闻言,乔玖笙露出了微妙的同情目光。

    “挺可怜的哈。”

    晚上方俞生去医院探望方平绝。

    方平绝看到方俞生,也没好脸色。

    一个儿子想要弄死他,一个儿子对他的死活漠不关心。方平绝一面觉得两个儿子可恨,一面又觉得自己人生可悲。因此,看到方俞生,他自然没有好脸色。

    他是伤病在身起不来,若能起来,估计能捞起床头柜上的花瓶砸死他。

    方俞生看懂了方平绝那带恨的眼神,却假装看不懂。

    “爸,今天感觉怎么样?”方俞生像个孝顺的乖乖男,站在床边,一脸担忧心疼之色。

    屋内还有几个董事,和方平绝在商业上的朋友。

    当着外人的面,方平绝心里恨方俞生恨得要死,也只能将所有恨和不满藏进肚子里。“哼…”方平绝想说话,开口却发出低低的,充满痛苦的呻吟声。

    截肢的腿又痛了。

    方俞生扫了眼身后那些董事的脸,不意外的,看到了一张张布满愁容和深思的脸。

    方平绝这次算是彻底栽了。

    他以后,肯定是无法再管理公司了。

    那么,接下来方氏将会被谁接手?

    是现任副总方慕?还是股东方俞生?

    大家私心里,都认为方慕会是最后赢家。首先,方慕这些年为方氏付出了很多,他熟悉公司的所有事务,由他来接管公司,对大家都有利。再则,大少爷虽然是原配所生,但他毕竟是个瞎子。

    偌大一个公司,交给一个瞎子算什么话,那是找死。

    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个道理,都给方俞生打上了失败者的标签,再看方俞生的目光,就多了一些同情和冷漠。

    方俞生通过墨镜将他们的反应看在眼里,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很平静。

    真当他方俞生看中了方氏?

    区区一个方氏,他还真看不上。

    方俞生看不见,他无法替方平绝端茶递水,但为他捏捏腿还是做得到的。方慕下班赶来医院,看到的就是方俞生为方平绝捏腿,一副令人厌恶的画面。方平绝疼得直抽抽,董事们则在安慰方平绝,说的都是什么——

    “方总真是好福气,大少真孝顺。”

    “可不是,听说方总出事那会儿,是大少冒着生命危险,用嘴帮方总把蛇毒吸了出来。”

    “是啊是啊!”

    “这蛇毒很厉害吧,大少还敢亲自吸毒,方总啊,你当真是养了个好儿子啊!”

    方平绝不吱声,方俞生微低着头,继续给他捏另一条腿。

    好儿子!

    看着他在地上痛哭淋涕,不管他死活也就罢了,还威胁他,逼迫他下跪认错。没有这样的好儿子!

    但方平绝能说吗?

    他不能!

    说出去,人人都只会说他方平绝活该。

    方平绝也清楚,因此,只能睁眼望着天花板,听那些董事瞎几把乱扯。

    方俞生听着他们议论纷纷,嘴边始终挂着浅浅的笑容。

    这一波好感,刷的不亏!

    方慕在门外听到董事们对方俞生夸夸其谈,称赞有加,他直皱眉。那晚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但方慕不信方俞生是那种大善人。

    方慕推门进去,屋内的交谈立马戛然而止。

    大家看见他,纷纷出声打招呼,“方总。”

    很好,连副字都去掉了。

    方俞生似笑非笑,只怕方平绝听到这声方总,内心都在滴血吧。

    方慕朝董事们点点头,然后走到病床的另一边,低头询问方平绝,“爸,你今天感觉好些了吗?”

    很好,又来了一个白眼狼。

    方平绝眨了眨眼皮,痛的。疼痛是一阵一阵的,疼得很了,就会冒汗。

    方慕见了,却说,“看来你今天好多了,精神头还不错。”

    方平绝:“…”

    “都出汗了,我来帮您擦擦。”方慕拿过柜子上的洗脸盘,打了盆温热水,卷起衬衫一截,亲自动手给方平绝擦上身。方俞生也不给他捏腿了,把表演的舞台让给方慕。

    见方慕做这些事,董事们又感激拍方平绝和方慕的马屁——

    “方总啊,你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啊,怎么你的几个孩子都这么懂事孝顺呢?我们家那两个混小子,只知道胡吃海喝。”

    “都说女儿是贴身小棉袄,我上次割盲肠住院,我那女儿还跑去国外看什么泰勒的演唱会。人比人,气死人啊!”

    “不说了,不说了,说了我都羡慕老方了。”

    …

    方平绝有苦不能说。

    方慕听到董事们说的话,冷峻的脸上,竟然也浮出笑容来。笑得令方平绝毛骨悚然。

    方俞生没有笑,心里却十分同情方平绝。

    董事们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告辞了,病房里,只留下方俞生和方慕,以及方平绝三个人。方俞生手机响了,是乔玖笙打来的电话。他挂了电话,对方平绝说,“爸,你好好休息,我明天跟阿笙一起来看你。”

    说着他就打算走。

    本来还死气沉沉的方平绝,突然有了力气,一把握住方俞生的手。

    方俞生脚步顿住,方慕也看了过来。

    方平绝嘴唇翕动,轻轻吐出几个字,“别、别走。”放他跟方慕两个人呆在一起,方平绝害怕。虽然方俞生跟方慕都不是好东西,但跟两个不是人的东西待在一起,可以起到制衡作用。

    若是方俞生走了,只留下方慕那条毒蛇守在这里,方平绝自然不放心。

    方慕眸子微眯,没有说话。不过,他看方平绝的目光,却多了一抹深思。

    他这反应,是怕跟自己呆在一起?

    方慕心里飞快闪过几个念头。

    他知道了什么?

    方俞生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他还要回去陪阿笙。

    方平绝目光闪了闪,又说,“给你徐姨,打电话,让她来。”

    方俞生让方慕打,方慕闷不吭声地打了电话。

    等到徐萍菲匆匆赶来,方俞生这才起身离开。见他走,方慕也跟着起身,临走时,还叮嘱方平绝,“爸,好好休息,莫胡思乱想。”

    兄弟俩一起离开,站在电梯里,气氛安静。

    “戏演得不错。”

    没有外人在,方慕懒得跟方俞生演戏。

    闻言,方俞生轻笑一声,回他一句,“那也没有你导演的戏精彩。”

    方慕嘴唇一掀,笑得森冷。

    “大哥。”方慕转过身来,侧对着方俞生,方俞生面对电梯门,神情动作都没有变。方慕走近一步,翘长的睫翼投影到冷寒的眸底,给他加了一丝危险,他头凑到方俞生的耳旁,轻声问方俞生,“蛇毒的滋味,好受么?”

    方俞生唇角一抿,“方慕。”平静的声音,没有情绪,似一条直线,却紧扣人心。方慕眉宇轻拧,吊起的眼尾略微压平,减去几分张扬狂傲,添了一丝谨慎。

    他看着方俞生朝自己靠过来,想了想,没有朝后退身。

    只是一个瞎子,他又能掀起什么海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