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32章 咱俩关系不一般
    万浪站在餐厅窗户后面,望着方家大门方向,看到大少爷的车开进来,一拐弯,开进了小楼。

    前些天谢家让人送来了几只斑鸠,可徐萍菲忙着在医院照顾方平绝,家里也没主人,便没有做。都说一只斑鸠顶得上三只鸡的营养,得知乔玖笙怀孕了,万浪管家便提着斑鸠去了他们的小楼。

    万浪站在小楼院门口,大门开着,他隔着门,看到方俞生在指挥戚不凡做儿童秋千。

    方俞生不知在说什么,笑得十分温和。

    万浪看着他,有些愣神。

    他想到一些往事。

    方俞生眼睛刚失明,被接回方家的时候,跟方慕狠狠打了一顿。方平绝觉得他不像话,当场就被方先生骂了一通。被骂之后,方俞生收起一身傲气,变得沉默,天天将自己关在那小楼里,对谁都不理不睬。那段时间,他整个人都阴沉沉的,没有一点生机。

    万浪挺担心他,他有次悄悄去小楼看方俞生,看见方俞生砸了他的小提琴,砸了大厅里的电视和墙上的工艺品。他一个人坐在大厅中间,拿着断成两截的琴弦,将头埋在双腿间,偷偷地哭。

    那个时候的他,孤寂而颓废。

    那个少年如今已经长大,羽翼丰满,他过得很幸福。

    万浪一直都挺关心方俞生,毕竟他是莉莎在这世上唯一的孩子。莉莎,那是一个举止高雅,谈吐风趣,十分吸引人的女人。她是一个学者,身上永远有一股书卷气,跟她说话的时候,一般人都会自觉放轻语气。

    同时,莉莎还是一个美人,真正的大美人,从方俞生的长相就可以看出,他的母亲长得一定很美。

    莉莎是许多人的梦中情人。

    莉莎那绝色的容颜,也是方平绝追求他五年也不肯放手的原因。方平均也将莉莎奉为女神,在方平绝跟莉莎结婚前,方平均甚至还向莉莎求过婚,但莉莎没有同意。

    婚后方平绝出轨穆晨,莉莎与方平绝毅然离婚,方平均也因此与哥哥彻底决裂,离开方氏,独立门户。

    当年,这都是些陈年往事。

    万浪盯着方俞生看了许久,终于是安了心。

    他现在过得很幸福,莉莎女士在天之灵,也该安息了。

    “万管家?”

    戚不凡先注意到万浪。

    方俞生闻言抬起头来,他依然闭着眼睛,听到万浪说,“大少爷,你姑姑前天让人送了斑鸠来,斑鸠可是好东西,补身子。少奶奶怀孕了,这个她吃了好。”

    闻言,方俞生难得冲他展开一个笑。

    刹那间,天地也为他的笑颜失色。

    “你有心了。”

    方俞生对戚不凡说,“不凡,去给万管家倒杯茶。”

    戚不凡点点头,扔下手里的木头跟锤子,走到门边,接过万浪手里的斑鸠,提着斑鸠去了厨房。方俞生招呼万浪过去坐会儿,万浪想着今天没事,就走了过去。

    戚不凡很快将茶端来。

    很好喝的铁观音,万浪忍不住多尝了两口,还砸了咂嘴。听他咂嘴,方俞生说,“我这还有两包,万管家若是喜欢,待会儿拿一包去就是。”

    “谢大少。”

    方俞生愿意从自己兜里掏东西,这可难得,万浪哪会舍得拒绝。

    见他爽快收下,方俞生反倒哑然了。

    他莫名的笑了笑,然后嘱咐戚不凡,“去拿包铁观音来给万管家。”

    “…哦。”

    等戚不凡走,方俞生也端起茶,他只浅浅的抿了一小口,有些怀念他的爷爷,叹道,“爷爷不好酒,不好美食,就爱这个。”

    闻言,万浪也有些感慨,“可不,老先生还在世的时候,你们这些后辈给他送的最多的就是铁观音。不过,大少爷你送的铁观音,是最得老先生喜爱的。”

    这倒不是万浪拍方俞生的马屁,而是方俞生送的铁观音,的确是口感最好的。

    方俞生笑笑,说,“那可是我去安溪祥华亲手摘下,又亲自炒的铁观音。”他从小就爱爷爷,知道爷爷爱喝铁观音,他放假的时候特意去了一趟安溪,找当地茶农学习过如何炒茶。

    闻言,万浪露出惊讶之色,“原是如此。”怪不得老先生总夸赞方俞生孝顺。

    方俞生没再应声。

    万浪也低头不语,只喝茶,凝视着茶杯水里自己不再年轻的脸孔。

    戚不凡将茶叶送了过来,然后又做他的儿童秋千去了。

    “很遗憾,爷爷死的时候,我都没来得及看他最后一眼。”方俞生又说话了。老爷子去世的太突然,令人猝不及防,方俞生收到消息的时候,老爷子已经与世长辞了。

    他匆匆赶回来,也只来得及看他遗容一眼。

    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想来,还宛如昨日之事。“又何止你一个人没来得及看到老先生最后一面?就连先生,收到消息赶回来时,老先生也已经没气了。”

    方俞生右手食指在茶杯上轻轻地敲打,听到这里,他看似无意地提了一句,“那万管家可知,是谁陪爷爷走完的最后一程?”他当年回来的匆忙,走得也匆忙,再加上爷爷年纪也大了,老人迟早都是要走的,因此也没有深想过整件事的经过。

    事后想起,方俞生总觉得这事太突然。

    万浪犹豫了下,还是如实相告,“是二少爷。”

    一听是方慕,方俞生敲打杯子的手指,猛地一停。

    “是他啊。”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方俞生笑道,“有人陪在身边,那爷爷走的倒不算是孤单。”

    万浪不语。

    万浪又坐了会儿才走,临走的时候,没忘记顺走那包茶叶。

    院门一关,方俞生立即睁眼。

    他望着万浪方才坐过的地方,眼里聚起狠意跟怒容。

    “不凡,那事安排的怎么样了?”

    戚不凡将铁链从钻孔里穿进去,头也不抬,回道,“今晚七点。”

    “别出岔子。”

    “先生放心。”

    方俞生起身,进了厨房,他亲自将斑鸠拔毛,从背脊剖开,取出内脏。将斑鸠装进瓦罐,放了些冬菇和红枣,方俞生将瓦罐放在煤炉上慢慢炖,这才上楼去。

    乔玖笙在补觉,天已经热起来,房间窗户全部打开。

    乔玖笙穿得清凉,躺在床上,闻闻阵阵檀香味,睡得很熟。

    方俞生摘下她手里的戒指,与自己的戒指放在一起,一并邮寄出去,请A国X智能公司,按照这个戒指的大小,给重新定做一对具有定位录用功能的婚戒。说是婚戒,也是一件高科技产品。

    之后,他又联系了帝国酒店将顶楼租了下来。而婚宴上的酒水跟菜单,自然由酒店负责联系,保加利亚的玫瑰则由婚庆公司联系。

    方俞生挂了电话,将乔玖笙还没醒,便换了一身衣服,下了楼。路过厨房,方俞生跟锦姨说,“等会儿夫人醒了,把汤端给她喝。”

    “好。”

    方俞生让戚不凡载他去见魏欣。

    与魏欣约定见面的地点,是一家音乐酒吧。方俞生到的时候,魏欣跟一个像是模特的男人站在一起,两个人都拿着烟,在角落里吞云吐雾。方俞生透过墨镜扫了眼抽烟的魏欣,微微蹙眉。

    这女人…

    魏欣见方俞生来,知道他看不见,还是朝他扬了扬手。“方少,这边。”

    一个使用手杖的英俊男人出现在酒吧,很难不引人注意。

    方俞生慢慢走过去,一坐下,魏欣就朝他递了一杯浓酒。

    方俞生握住酒杯,没有喝。

    “怎么,怕我给你下药?”魏欣轻嗤一声。

    方俞生一脸严肃,“特殊时期,禁烟禁酒。”

    “哦,什么特殊时期还要禁烟禁酒?”魏欣说完,忽然一愣,她表情有些错愕,“你们…”魏欣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小腹,问方俞生,“有了?”

    方俞生既然是个瞎子,肯定不知道她的动作。

    听她问,便点了点头,他看似很淡然,但扬起的嘴角却出卖了他的好心情。

    魏欣啧啧两声,“上次见面,她还在说,有个小家伙你们的日子就相当圆满了。这才多久,就怀上了。”魏欣说着,掐灭了手里的烟,“恭喜啊。”

    “谢谢。”方俞生谢完,又说,“既然要恭喜,就要有诚意。”

    魏欣:“…”

    “这样吧,不如你帮我们阿笙设计一套婚纱,就当是送给她的结婚礼了。”

    魏欣:“…”

    真是狮子大开口。

    “呵…”魏欣掏出电话,一边拨电话一边跟方俞生说,“我得跟小笙告状,这里有个抠门大少爷,妄想一分钱不出,就要我亲手设计的一套婚纱。也不想想,我亲手设计的服装有多值钱。你这性质,比抢劫还恶劣。我得告诉小笙,这么抠门的男人,嫁不得。”

    方俞生脸一垮,忙改口说,“我付钱。”

    魏欣妩媚一笑,“这就对了嘛。”她打开社交软件,一边跟乔玖笙发信息恭喜她,一边跟方俞生说,“一套婚纱,三套婚宴礼服。你是小笙她男人,我是小笙的女人,咱俩关系不一般…”

    谁跟你关系不一般!

    什么叫你是小笙的女人!

    方俞生听得眉头紧蹙。

    魏欣手指在吧台一敲,说,“收你个友情价,两百万吧。”在铁公鸡身上拔毛,魏欣很有成就感。

    …

    自从知道乔玖笙怀孕后,方俞生就新买了一辆白色保时捷卡宴,孩子还没生,他就早早装好了儿童座椅。今天上午得知乔玖笙怀的是一对双胞胎,方俞生打算过两天再去加一个儿童座椅。

    乔玖笙喝完汤,拿着一块边角料在后院屋檐下做玉雕,她打算雕一对迷你双生子,做成吊坠,挂在方俞生新买的车上。

    方俞生回来时,脸上神色恹恹的,一副受尽人蹂躏的惨样。

    乔玖笙听到他脚步声,没回头,右手拿着雕刻刀,拍了拍身旁的空位,“俞生,来,坐。”

    方俞生挨着她坐下,瞅了眼她左手上的玉雕,心情好了些。

    “谁欺负你了?”说话的时候,是没法专心的,乔玖笙就没有再雕刻。

    方俞生哼了哼,“你的女人。”

    愣了愣,乔玖笙才反应过来。

    “肯定是你先欺负魏欣。”她太了解魏欣,也了解方俞生,方俞生可不是能被人欺负的主,魏欣也不是见钱眼开的人。绝对是他先得罪了魏欣,才被魏欣欺负。

    方俞生冷哼,“以后离魏欣远点,她男人女人都喜欢,你跟她走太近,我吃醋。”

    乔玖笙:“…”

    “我俩要搞基,早搞一块去了。”乔玖笙说完,想到什么,突然变了脸色,她扭头看着方俞生,问他,“你跟不凡成日形影不离,莫非你俩也搞…”

    方俞生当场就变了脸色。“阿笙…”他语气陡然变得危险起来。

    乔玖笙耸耸肩,“知道被冤枉的感觉了吧?”

    方俞生没吭声了。

    ------题外话------

    因为有稿子,就一起更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