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33章 乔玖笙是霸王花
    他不说话了,乔玖笙又专心做雕件。

    过了片刻,方俞生不甘寂寞,憋不住了,又问,“阿笙,你跟季卿关系很好么?”方俞生提到季卿的时候,语气小心翼翼,像是怕加重了,会惊扰了什么。

    乔玖笙没注意到方俞生语气的变化,她点点头,直言道,“嫂子对我很好,我们不仅是家人,更是闺蜜。”想到季卿那个人,乔玖笙又放下雕件,她笑了笑,颇为怀念。“嫂子很贴心,很关心我,隔段时间就会跟我谈心。她那样子,搞得我像是个精神病患者一样。”

    “不过我知道,她是为我好。我没有乔玖音那么懂事乖巧,经常捣乱,给我家老大添了不少乱,老大对我是又头疼又无可奈何,后来有嫂子管我了,老大倒是放了心。我小时候经常被老大训,不过后来长大了,老大对我反而特别好了。我记得我十五岁那年生日,那个不解风情的闷瓜竟然送了我一个音乐球,说什么听音乐能有助睡眠。可把我给乐坏了。”

    乔玖笙说这些过往的时候,嘴角始终保持着一抹浅笑。

    笑容温暖、幸福。

    若是不知道她在勐海经历,方俞生听到她讲这些事,一定也会含笑听着。

    知道那些事后,方俞生怎么也笑不出来。

    乔老大送她音乐球,那应该是在乔玖笙还没有彻底康复的时候,那个时候,她必定是夜夜做噩梦。

    乔玖笙还在笑,眼眸澄清明亮。

    方俞生脑子里忽然闪过一句文绉绉的话——

    骨重神寒天庙器,一双瞳人剪秋水。

    她好看得令人不舍得挪开眼。

    方俞生心里一阵发闷,为乔玖笙的经历感到心疼,他下意识握住乔玖笙的手,想将自身的温暖渡给她。

    乔玖笙却甩了甩手,有些嫌弃,“热死了,别牵我手。”

    方俞生:“…”

    好心被当驴肝肺。

    之后方俞生也不敢再细问下去,怕问多了,会让乔玖笙想起勐海那些事。既然是痛苦的过往,那还是不要再想起比较好。

    “对了,问这个做什么?”

    方俞生说,“有些好奇而已。”乔玖笙想要为爱加冕那套首饰,这有些难办。

    方家跟乔家的关系现在很复杂,他若去租用那首饰,乔家人绝对不会同意。思来想去,方俞生觉得,或许可以从季卿身上下手。

    按照阿诺所说,若季卿真的治好了乔玖笙,那她应该是这世上最了解乔玖笙的人。上次感恩节来滨江市,季卿曾不停地试探过乔玖笙,说不定她早已察觉出阿笙的异常,也不知是出于何种目的,季卿没有拆穿乔玖笙。

    找她,或许有希望。

    …

    雕了半个多钟头,乔玖笙又想吐了。

    她收起没完成的雕件,去榨了一杯鲜橙汁。晚上依然吃得很少,吃了还全部吐了,吐过之后又觉得乏困,乔玖笙便先上楼去休息了。

    她睡了一觉醒来,习惯性伸手去摸身边的方俞生,没摸到了人,只摸到了冰凉的被单。乔玖笙睁开眼睛,一眺目,就看到斜坐窗台,在月光下,一动不动的男人。

    方俞生穿着黑色丝绸刺绣睡袍,双手环胸,背靠窗台,左腿斜斜的落在地上,右腿则搁左腿之上,留给乔玖笙一个挑不出缺点的侧颜。

    那人身影,醉玉颓山。清冷皎洁的银月,落在他浅棕色的发与鼻翼之上,在他身上镀了一层银白,将那张俊逸矜贵的脸,衬得不近人情,寒意逼人。

    这样的方俞生,比月色美,也比月光冷。

    落在他身上的银月像是一层冰,将真实的那个人包裹在月色之下,让人觉得陌生。

    比起这样的方俞生,乔玖笙更喜欢平时那些有些逗比,有些二百五,还嘴毒抠门的方俞生。那样的方俞生,是活的,不像现在,冰冰冷冷,着实无趣。

    扫了眼电子表,已经深夜一点了。乔玖笙在床上滚了一圈,上身趴在方俞生的枕头上,双手垫着下巴。她望着方俞生后背,出声,打破了静谧的夜黑,“大半夜不睡觉,你在做什么?一个人赏月?”

    听到乔玖笙的声音,那道俊逸身形微微晃动,随即侧头看过来,面向乔玖笙。这个时候,方俞生俊贵的脸上,没有一丝寒意,他倏然勾唇,依然笑得温暖近人,仿佛之前乔玖笙察觉到的冷意,都是错觉。

    “醒了?”

    “嗯。”

    乔玖笙拍拍身下的空处,瓮声瓮气地说,“过来,陪我睡觉。”

    盯着她看了两眼,方俞生交叠的双腿打开,落在地上,他人也站了起来。

    “好。”

    操控着一双长腿,方俞生晃荡到床边。

    方俞生开了一盏床头小灯,挨着乔玖笙躺下。

    乔玖笙顺势扔掉枕头,跑到了方俞生的怀里。

    方俞生半搂住她,背靠着软软的枕头,低头看着她,一只手漫无目的地玩弄乔玖笙的耳朵。他问,“没我陪着,就失眠睡不着,是不是?”他声音很温暖,像是一瓶陈年老酒,醇厚、动人。

    莫名的勾人。

    乔玖笙在他腿上拱了拱脑袋,没承认也没有否认。

    她脑袋在方俞生大腿上动来动去,不可避免的擦到了敏感处,方俞生渐渐有了反应。但他并没有推开乔玖笙,只是将呼吸调的缓慢了些,他可喜欢乔玖笙了,舍不得推开她。

    乔玖笙察觉到了方俞生的反应,玩心顿起,故意在他腿间蹭来蹭去,嘴角一挽,笑成了无赖样。

    方俞生对她是毫无办法。

    “别动了。”方俞生声音低低的,已有了藏不住情,欲,还带着警告。

    乔玖笙知道再玩下去吃亏的还是她,便老实了。她从他怀里跑出去,乖乖地睡在自己枕头上,闭上眼睛做出假寐的样子,知道方俞生在看自己,乔玖笙懒得看他,却开口问了声,“你有心事?”

    方俞生不意外她能看出来。

    “没有,在等一个电话。”方俞生跟着靠过来,右手从乔玖笙腰底钻过去,搂着她腰肢,左手缠着下巴上属于乔玖笙的一缕细发,轻轻地绕弄。

    乔玖笙眼睛睁开一条缝,露出疑惑之色。

    “谁的电话?”

    大半夜不睡觉,专程在等电话。

    这是被外面哪个小妖精给迷住了?

    乔玖笙这话刚问出口,方俞生没来得及回答,放在一旁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刺耳的零声惊醒黑夜。

    一份维持了许多年的平静,撕开扣子,张开血盆大口。

    黑夜被唤醒,一场生与死的交战,正式拉开。

    方俞生松开乔玖笙,翻身,长臂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

    他就保持着侧身的姿势接听电话,没有避开乔玖笙,却也没有开扩音。

    电话接通后,方俞生并没有着急出声。

    那头的人在说什么,音量不大,但也没有刻意压低。

    乔玖笙能听到声音,却听不太清楚。

    她直接翻身靠在方俞生的肩膀上,竖起耳朵,刚好听到一句话——

    “人带出来了。”

    声音,竟是戚不凡的。

    方俞生嗯了声,就挂了电话。

    他一扭头,对上乔玖笙半眯着的双瞳。乔玖笙打量着方俞生,目光带着几分凌厉与思量。人带出来了,这句话,代表两个意思。一、戚不凡将某个人救了出来;二、戚不凡将某个人给绑架了。

    “方俞生,你们把谁给绑了?”

    乔玖笙认识的方俞生,不是个好好先生。

    他不会做救人那一套,他就算要救人,那也是在那个人对他有好处的前提下。

    方俞生露出反思的表情,“我像是那种不守法律的坏蛋?”

    乔玖笙轻嗤,笑声带着嘲讽。

    他要是守法律,上辈子乔玖音跟两个孩子,就不会死在去机场逃亡的路上了。

    见乔玖笙那充满了嘲讽的反应,方俞生忍不住摸了摸鼻子。

    “没有绑人。”他见乔玖笙还不信,多解释一句,“真的是救了一个人。”

    乔玖笙还是不信。

    “我猜猜,你救的那个人,一定是因为把他救出来,对你大有好处,是不是?”

    闻言,方俞生看乔玖笙的眼神,明显一亮。“阿笙,你果然了解我。”方俞生感到愉悦,他的阿笙这么了解她,是不是说明,她很在乎他?

    思想已经跑偏了的方俞生,不顾乔玖笙的反抗,将她压在身下,脑袋在她脖子上拱来拱去,偶尔还用舌尖扫过乔玖笙的肌肤。

    很多女人的脖子都是敏感区,乔玖笙就是。

    她被他挑拨得浑身发麻,像是被轻微电流击中。

    那滋味,又爽又难受。

    “阿笙。”

    方俞生的唇靠在乔玖笙脖子上,他说话的时候,乔玖笙的脖子会跟着跳动。

    “嗯?”

    方俞生突然撑起上身,仰起头,敛眸,垂下视线望着乔玖笙。乔玖笙被他看得神色一正,“怎么了?”

    “这段时间,你少出门,出门的时候,尽量带着不凡。”

    方俞生语气严肃,还藏着少见的谨慎。

    乔玖笙眸光一转,联想到刚才那个电话,她多少猜到了些东西。“你要主动出击了?”

    方俞生刮了刮她的鼻子。

    “真聪明。”

    乔玖笙却没有他那么轻松。

    在得知方慕对方俞生和方平绝做的那些事有多狠绝后,乔玖笙对方慕这个人,是有些忌惮的。她扣住方俞生的手臂,紧声关问,“会不会很危险?”

    方俞生没有敷衍她,也不打算隐瞒她,而是直接告诉她,“危险肯定是有的。过段时间,会发生一些大事。你记住,无论何时,都不要慌乱。”他知道,他的阿笙不是中看不中用的娇花,就算是花,那也是一朵霸王花。

    提前告诉他未来这段时间不平静,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乔玖笙的反应果然很给力。

    她点点头,目露坚毅之色,对方俞生说,“你放心,我会尽量少外出,就算外出,也会报备去向和归家时间。还有,我不会给你拖后腿,你想要做什么,就放手去做。”

    “只不过,你要记住一条。”乔玖笙眼神变得凌厉起来,方俞生露出疑惑表情,乔玖笙这才说,“你有什么危险的计划,一定要提前告诉我,否则,我会胡思乱想乱担心。”

    “好。”

    与此同时,方慕家中。

    方平绝住院后,所有事务都暂时转交给方慕处理,每天他都要熬夜到凌晨一点多,才能休息。

    家里还有个方善,方慕直接将东西带回家中,在书房处理。

    晚上八九点,他去婴儿房看过方善后,就洗了澡,裹着睡袍去了书房。

    不知不觉,等方慕将今天急需处理的事务做完,已是十二点三十几。保姆来敲门,却没有开门进来。

    “方先生,您还没睡么?我做了夜宵,您要吃点么?”

    “辛苦你了,我就来。”

    方慕将东西整理好,起身离开书房,轻声下楼。

    保姆做了蔬菜番茄拌面,方慕正觉嘴中寡淡,看到番茄,顿时来了食欲。他端着拌面,一个人坐在餐厅吃。偌大的房子里,就只有他独坐在餐厅里,伴着月色与灯光就餐。

    佣人在厨房收拾餐具,发生轻响声,方慕抬头扫了眼空旷的屋子,忽然感受到一种久违的孤独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