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34章 撬墙角的瘪三
    大大的房子,白到清冷的灯光,没有人,只有孤独清冷相随。方慕小时候就生长在这种氛围中。那时候,穆晨经常几天时间都不归家,她花钱请了保姆,但那保姆看穆晨对方慕也不上心,自然,她对方慕也就不上心。

    方慕那个时候经常饿肚子。

    饿肚子不是最怕的,最怕的是孤独。

    一到了晚上,没了阳光,别墅里就特别孤冷。

    方慕琢摸着,改天跟方善一起搬家,住进市区那套公寓去。那里小点,或许会觉得温馨些。

    他心里想这事,不知不觉就吃完了一盘子拌面。

    方慕将盘子送进厨房,见保姆在清洗流理台,他放下盘子,跟她说,“这个拌面做得很好。你工作态度不错,以后每个月的工资在原基础上,再加一千。”从乔玖音走后,方慕就换了家人所有的佣人。

    这个保姆,是他重新雇佣的。

    这个保姆,很老实也很勤快,他白天虽然在公司,但家里的一举一动都通过监控发送到了公司的电脑上。保姆对方善很好,定时给他更换尿不湿,吐了奶也会及时换衣服,方慕对她印象很好,因此,也不会吝啬多给她一些薪酬。

    保姆一直都挺畏惧方慕,因为他长得就给人一种冷漠的感觉,她很发怵。

    听方慕这么说,保姆有些受惊,但更多的是开心。

    “好的先生。”

    她老老实实地应了句,又拿起盘子洗。

    方慕走出厨房,又去看了方善,见那小子睡得很香,这才上楼去。

    吃了拌面嘴里有一股番茄香,方慕拐进洗手间刷牙,刚将牙膏挤到牙刷上,一阵刺耳的警报声猛然响起。方慕先是一愣,跟着,猛地变了脸色。扔了牙刷,方慕迅速走到床边,拿起手机,关掉警报,打开远程监控。

    监控画面对着一间安装防弹玻璃的地下室。

    那囚禁室内,空空如也…

    程柯不见了!

    方慕衣服都没换,大步跑下楼,深夜驱车,前往森林别墅。

    他将车开得迅速且猛,赶到别墅,车未停稳,方慕打开车门直接跳了下去,疾驰进了别墅。他直奔地下室,打开整个地下室的灯光,看到地下室里空空如也,以及地下的一个地洞后,那张疏狂俊朗的脸上,瞬间蒙上一层冰霜。

    …

    一阵纯音乐铃声,在半夜惊响。

    第一遍,没有吵醒手机的主人。

    第二遍,响到一半,乔玖音才睁开眼睛。

    她拿起手机,看到是熟悉的号码,先是一愣,随即,心里滑过一丝激动。

    方慕!

    他半夜打电话,是做什么?

    乔玖音赶紧接通电话,手机贴在耳边,乔玖音刚喊了一声慕哥哥,就被电话那头的男人,用冷成冰渣子般的声音打断了一切臆想。

    “乔玖音,你完了。”方慕语气阴森森的。

    乔玖音陡然听到他充满杀意的话,浑身血液似乎都冷了。

    方慕冰凉的声音,像是两把冰刀子,顺着她的骨头,一路往上刮,又疼又冷。

    方慕几乎敢断定就是乔玖音带走了程柯。

    从乔玖音悄悄来过地下室,见过程柯以后,方慕就在地下室里安装了远程监控。他确信乔玖音来过之后,再也没有其他人来过这里。但凡有人强行进入别墅,他的手机就会自动报警。

    结果,对方竟然这般狡猾,竟然挖了一条地道,等地道打进地下室,报警系统这才响。

    方慕打开手机的时候,只来得及捕捉到一个穿一身黑,头戴黑色头罩的男人,将程柯从地下室给偷走了!

    知道程柯这个人,并且有能力将他带走的人,只有乔玖音!

    似乎,也只有乔玖音有这么做的动机。

    乔玖笙满头雾水,她努力维持镇定,口齿清晰,语气平静而茫然地询问方慕,“我刚出月子,这些天一直都在家里,这事,乔家上下所有人都可以作证。”

    那头,方慕听了她的辩解,依旧没有说话。

    乔玖音已经彻底恢复了冷静,智商也上线了,“慕哥哥,发生了什么事?”

    方慕不认为乔玖笙是在装傻充愣,都这个时候了,乔玖音似乎也没有必要再跟他演戏。

    可不是她,又会是谁?

    “程柯被人带走了。”

    闻言,乔玖音瞳孔一缩,震惊到错愕的张大了嘴。

    程柯是她最大的依仗,最有用的把柄。

    只要程柯一日还在方慕的手中,乔玖音就能用程柯这个把柄威胁方慕。一旦程柯逃出生天,方慕一怒之下,若是不顾一切,打算来个鱼死网破,他一定会将自己顶替乔玖笙的事说出去!

    若乔家知道自己顶替妹妹的身份嫁进方家,家人会怎么看她!那些熟悉的亲朋好友又会怎么看她!

    若是小笙跑回来,指责她故意弄出车祸,想要杀她,那家人会放过自己么?

    她会不会去坐牢?

    一瞬间,各种糟糕的可能都涌进乔玖音的脑子里。

    她既恐惧、又慌乱。

    听到乔玖音越来越紊乱的呼吸,方慕惊疑地问了句,“真不是你?”

    “慕哥哥,放走程柯,我就失去了最大的依仗。”乔玖音苦笑,“你觉得我会那么做妈?”

    方慕没说话。

    乔玖音还想说啥,电话却挂断了。

    听着嘟嘟声,乔玖音连苦笑都做不到。她只觉得可怕。

    程柯被人带走了。

    那她还安全吗?

    还有,小笙这段时间都躲在哪里?她为什么不出来?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方慕一个电话,吓得乔玖音整晚都没有睡意。

    第二天,她带着两个黑眼圈起床。

    乔云帆坐在玫瑰园里,沐浴晨曦,喝着红茶。季卿刚起床,正在院子里摘玫瑰,她拿起一株玫瑰问乔云帆,“爷爷,这玫瑰好看吗?”

    乔云帆看了眼季卿,笑呵呵地点头,“好看,飘飘好看。”

    他又将季卿认成了儿媳妇师飘飘。

    季卿摇摇头,说,“好看的话,就送到你房间去插着,好不好?”

    “好。”

    无论谁说什么,乔老爷子都说好。

    乔玖音走过去,跟季卿和乔云帆都打了一声招呼。“大嫂,爷爷,都起来了?”

    乔云帆看了眼乔玖音,依旧呵呵地笑,还将红茶往她面前递了一杯。

    乔玖音将茶杯推回去,说,“爷爷,我喝牛奶。”

    “胡说,小笙你不是很喜欢红茶吗?”乔云帆最近痴呆症渐渐加重,已经分不清所有人。看着乔玖音的时候,他有时候叫她小笙,有时候又叫她阿音,总之,他是想叫谁就叫谁。

    乔玖音没回答,她喝了口牛奶,季卿拿着一捧玫瑰走过来,她扫了眼乔玖音的脸,蹙起了眉头。“妹妹昨晚没睡好?”

    “失眠了。”

    季卿说,“你倒是好些年没有失眠了。”

    乔玖音点点头,“可能是产后的后遗症吧。”听季卿说起失眠这事,乔玖音模糊记起,大概在她十三岁跟十五岁之间的那两年,小笙的确经常失眠,还像疯了一样的叫,后来被送去了医院医治。

    乔玖音一直都对那事很在意,她不知道小笙究竟是怎么了,每次问起,家里人却都尽量避过不答。

    她对小笙很了解,几乎知道小笙的每一件事,唯独那一年发生在小笙身上的事,她全然不知。

    季卿一边剪花,一边说,“我今天要去见个朋友。妹妹也没事做,要不要陪我一起去?”

    “谁啊?”乔玖音并不在意。

    “方俞生。”

    闻言,乔玖音拿着杯子的手抖了抖。

    她对方俞生这个人,一向是敬而远之。

    那个神经病。

    “我就不去了。”乔玖音摇头飞快。

    季卿想到什么,也点了点头,叹道,“也是,你现在面对方家人,是不太方便。”

    乔玖音没说话,继续喝牛奶,吃早餐。

    过了会儿,乔玖音又无意间提到了方俞生,“大嫂,方俞生找你做什么?”

    季卿说,“找我们乔家借东西。”

    “什么?”

    “就是咱们公司的镇店宝。”

    乔玖音一愣,公司的镇店宝,为爱加冕项链和王冠?乔玖音诧异问道,“他借那个做什么?”

    “他跟那个芸笙妹子要补办婚礼吧。”

    闻言,乔玖音感到意外极了,“现在补办婚礼?”她多问一句,“哪天?”

    “29号,我跟你大哥也会去参加,他已经邀请我们了。”季卿将玫瑰插进花瓶里,插了个好看的造型,见乔玖音露出深思的模样,她勾了勾唇,又说,“可是巧了,他们的婚礼,也是在帝国酒店。”

    乔玖音心里生出一股不悦来。

    “哦,是么?”

    “嗯,我听他说,他已经将帝国酒店顶楼租了下来,打算在顶楼办婚礼。”季卿叹道,“芸笙妹子好福气,方俞生对她真是不错,这个婚礼,肯定会很惹眼。”

    一听方俞生跟戚芸笙要在帝国酒店顶楼举办婚礼,乔玖音出气都有些闷。

    摇摇头,季卿露出羡慕眼光,“搞得我都想重新办个婚礼了。”

    “你要跟谁办婚礼?”乔森正准备去公司,刚系上领带,听到季卿这话,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很不开心。季卿斜了他一眼,在心里骂了句:不解风情的木头。

    “约翰森前些天又向我求婚了。”季卿有些苦恼的说。

    乔森脸色猛地变得很难看,“你跟我都结婚十年了,他还跟你求婚!”乔森眉心直跳,想弄死那个赖皮,“重婚是犯罪!”那撬墙角的瘪三,是找死!

    季卿冷哼,“离婚了就不是重婚了。”

    乔森瞬间感受到了危机。

    “你要跟我离婚?”他领带系了一半,大步朝季卿走过来。

    乔森长得十分高大,比方慕还要高几公分,他身材又健硕,站在季卿面前,十分有威慑力。

    季卿继续剪她的玫瑰,一点都不怕乔森。

    乔森恨得牙痒痒,他蹲下来,手放在季卿的腿上,低声下气,讨好她,“我错了,我跟李玥那女人真没关系,昨天那口红印子,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人印上去的。阿卿,你别生气,我们和好,好不好?”

    乔森一米九的高大汉子,蹲在季卿身边,特像一条哈巴狗。

    乔玖音看得眼角直抽抽。

    乔老爷子在一旁拍手,嘴里嚷着,“离、离…”

    乔森回头瞪了眼老爷子,“爷爷,你喝茶!”

    季卿冷笑,拿玫瑰枝抽打乔森的手背,乔森的手背上,顿时多了几条红痕。玫瑰花可是带刺,刺弄伤了他的手背。乔森任她打,一点也不生气。

    打够了,季卿扔了那玫瑰,说,“滚,看你烦。”

    乔森哪会滚,他悄悄捏了捏季卿的手指,低声说,“你就不能换个助理么?”自己的女人身边,有个隔三差五就跟她求婚的男人,乔森这些年,过得日子很辛苦。

    季卿反讽,“那你就不能换一个秘书?”

    “我换了你就换?”

    季卿嗤笑一声,“不换。”约翰森可是她的老朋友了,自然不能换。倒是那个叫李玥的女人,一看就是心机女。

    乔森面色一沉,起身,拿着公文包上班去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