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36章 自家老婆自己疼
    方慕脸色微变,眸子也随之眯起。

    “你什么意思?”方俞生故意提到畸形,是知道了什么?

    也是,这些年方慕一直都在关注方俞生的一举一动,那么方俞生肯定也有派人在监视他。医院那些事,虽然隐晦,方俞生若一心想查,肯定也能查到。想到这里,方慕反倒冷静下来。

    方俞生摇摇头,一脸无辜相。“你这么生气做什么?我说错了么?现在市面上东西真假掺在一起卖,那些打着保健养生的东西,可不见得就是好东西。”

    双腿一翘,方俞生背靠在沙发上,明明是很无赖的动作,却比他演绎出一股优雅范来。

    他哪怕是个瞎子,那也是个优雅矜贵的瞎子。

    世间仅此一枚。

    方慕无言的打量着方俞生。

    只见方俞生双手贴在腹部,左手在下,右手在上。右手有规律地在左手手背上敲敲打打,他唇角忽然挽起深深的幅度,显得有几分傲气。

    方慕就讨厌他那副傲气冲天的样子。

    欠打!

    “再说,自家老婆自家男人疼。阿笙需要什么我给她买什么,别说钙片,她就是想要自由女神手上的火炬,我也会一炮炸了女神像给她弄来。”方俞生口气不是一般的狂妄。

    言外之意,便是讽刺他方慕手伸太远,管了不该管的事。

    方慕也听出来了。

    方俞生这人,歪理真理一大堆,方慕永远说不过他。

    他干脆闭嘴。

    说得多,吃亏越多。

    指着门所在的方向,方俞生轻飘飘地说,“如果没其他事,那你还是快些回去,我这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神。”

    方慕差点摔门而出,但他没有忘记今天来这里的正事,深吸口气,方慕话锋一转,提到,“我家昨晚丢了个宠物。”

    方俞生迷茫,一脸无辜地说,“丢了宠物找警察啊,找我做什么?”他脑袋一歪,朝方慕摊手,“怎么?难道你觉得我长得像是小偷?”他摸摸脸,纳闷问,“有我这么帅的小偷么?”

    真TM不要脸。

    “我没说是你。”方慕双目紧紧锁在方俞生那张昳丽绝色的脸颊上,他在心里骂了声厚脸皮,这才轻叹一声,口吻苦恼地说道,“我丢的那个宠物,因为乱交,生了病。”方慕顺手抄起咖啡杯,喝了一口,轻声补了一句,“那病传染,我就是担心偷他的人会被染病。”

    乱交的病…

    方俞生心里咯噔响了下。

    “哦?”方俞生表情微变,方慕瞧见他表情出现变化,心里凛然,真的是他弄走了程柯?方俞生沉着脸,冷声对方慕说,“你那宠物该不会是有弓形虫吧?你快些走,我家可是有孕妇的,别传给我们家阿笙。”

    方慕:“…”

    这反应太自然,方慕看不透方俞生到底是在演戏还是真的不知情。

    连番被嫌弃,方慕忍无可忍,站起身来。

    “方俞生,有些不该碰的东西,就不要碰。真被传染了,是会死人的。”方慕丢下一句威胁的话,大步走了。他人还没走出小楼呢,就听到方俞生在屋内大喊,“锦姨,快,做大扫除!”

    那样子,像是刚才屋里来了一个瘟神。

    方慕狠狠吸了一口气,在心里骂了句娘,这才驱车快速离开。

    听到汽笛声,方俞生摘下墨镜,一边对锦姨说,“方慕用过的茶杯就扔了,不要了。还有,他刚才坐过的沙发垫子也扔掉。对了,他还碰过些其他东西没?但凡他碰过的,都扔掉,别害了我老婆孩子。”

    方俞生一边说,一边轻手轻脚在茶几下摸来摸去。戚不凡不知何时也走了进来,跟他一起寻找。

    锦姨也不傻,见到他俩这动静,跟着附和,“这茶杯可贵了,他喝一口就不要了,多浪费。”

    “别舍不得,是一个杯子重要,还是我老婆孩子健康重要?”没摸到东西,方俞生也没放弃,又转战其他地方。

    他一边摸一边跟锦姨说,“再告诉夫人,醒了别急着下楼,等我们做完大扫除再下来。”这个时候,方俞生已经摸完了沙发和附近的家具,依然没找到可疑东西,但为了谨慎起见,他还是将屋内其他隐蔽的角落都摸了一遍。

    最后,方俞生在客厅靠窗的花瓶登的角落里,摸出来一个很小的监听器。

    方俞生朝戚不凡指了指,戚不凡脚步轻轻地走过来,拿下监听器,对方俞生眨了眨眼睛。

    方俞生点点头。

    两个人将监听器放在茶几上,他们一个坐着,一个站着,继续对话——

    方俞生:“听说了么,方慕家里宠物丢了。”

    戚不凡维持他一贯的说话风格,简短、利索,“哦。”

    “他不报警,却跑来跟我发牢骚?他是不是真的觉得我偷了他的宠物?”

    戚不凡道,“不对,我们的人,从来没有发现过他家有养宠物。”

    “他没养宠物?”方俞生疑惑地哦了一声,问戚不凡,“那他今天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戚不凡思考了下,不确定地说,“是不是他丢了东西,以为是你做的,故意这么说,想来探探虚实?”

    方俞生沉吟片刻,觉得有这个可能。

    “不凡,去查查,看他最近到底丢了什么。”

    “是。”

    两个人一边谈话,一边望着那监听器。

    “锦姨,干脆将这些家具都换了吧。阿笙之前不是想换家具么?把皮沙发换成布艺沙发。还有,阿笙打算买鱼来养,这样,不凡你待会儿把窗边那个摆花瓶的凳子搬走,下午我让人送鱼缸过来。”

    “还有,我们家的酒柜是红木做的么?是的话,那也换了吧,换成象牙白色的,跟新家具颜色搭配好看些。”

    …

    车内,方慕将方俞生跟戚不凡的全程对话都听完后,他双手握着方向盘,指腹轻轻地擦着方向盘的皮面,眼里是一片深思。

    听了他们的对话,方慕对方俞生的怀疑原本有九分,现在倒降到三分了。

    若不是方俞生,那又是谁?

    还有谁知道程柯这个人?

    难道是父亲?

    方慕思来想去,觉得是方平绝的可能也很大。方平绝这次被蛇咬,肯定已经对他有所怀疑,他不是那种有仇不报的人,方平绝肯定会找到他的弱点,伺机报复。

    那枚监听器跟着那个花瓶桌子一起被搬了出去。

    没有了监听器,方俞生也懒得再演戏。

    他坐在小楼后屋檐下的木阶梯上,后山那群流浪猫又跑了来,他一边喂流浪猫,一边跟戚不凡说话。

    “方慕说,他的宠物得了病。”方俞生睨了眼戚不凡,戚不凡已经做好了两个秋千,这会儿,正在搭架子,准备将铁锁秋千安装好。听到方俞生这话,戚不凡低头看向他,平静地问,“什么病?”

    “乱交才会得的病。”

    “…”

    戚不凡神色终于不再平静。

    他表情变了又变,拿着铁锤的手开始发紧。“真、真的么?”戚不凡说话开始结巴了。

    方俞生挑眉,看着戚不凡的目光,说不出的意味深长。

    “艾滋病,通常只会通过血液、母婴、性,交才会传染,就算是接吻,除非是得了口腔溃疡,否则传染的几率也不大。”方俞生右手搓着猫粮,他啧啧两声,摇摇头,问戚不凡,“所以,你对他做过什么,竟然会怕成这样…”

    戚不凡:“…”

    听了方俞生的话,他倒是冷静了下来。

    “他昨天咬了我一口。”

    方俞生收起玩笑之色,他对戚不凡说,“现在去买阻断药吃,记得按时去做检查。”说完,方俞生又蹙起眉头,“你也别太担心。庄龙早就攻破了艾滋病不能痊愈这个难题,你若真感染了,我会让他治好你的。”

    戚不凡木着脸说,“我一点也没从你这话里面得到安慰,真的。”他只会觉得可怕好吗?

    方俞生很同情戚不凡。

    戚不凡也知道这事不是开玩笑,不确定方慕的人有没有在监控小楼的动向,戚不凡不方便亲自去买药。最后,他们让魏欣帮忙买了药,然后以给乔玖笙量身高三围尺寸设计婚纱为借口,进了小楼,转交给戚不凡。

    吃了药,戚不凡稍微安心下来。

    虽然说艾滋病并不会通过空气和普通接触传染,但为了安全起见,戚不凡尽量都呆在房间里。他用的碗筷,彻底跟家人隔开。

    乔玖笙见到戚不凡这样,心里很过意不去。

    方俞生这两天也不怎么说话,总之,家里的气氛很是消沉。

    戚不凡若真的被传染了,方俞生断然不会原谅他自己。哪怕他能笑着跟戚不凡开玩笑,但他心里比谁都在意这事。戚不凡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他们不仅是上下属,他们还是兄弟。

    直到三天后,方俞生拿到程柯的血液报告,并没有在程柯的体内检查出艾滋病,方俞生这才彻底安心。

    为了庆祝戚不凡身体健康,不再受艾滋病困扰,方俞生决定大方一次——

    他邀请戚不凡一起去吃夜宵。

    晚上,戚不凡开车,载着乔玖笙和方俞生一起,来到零度海鲜烧烤店。这烧烤店生意很好,保密措施很好,味道也好,价格对得起味道,就是对不起方俞生的钱包。

    方俞生看着戚不凡将菜单上的所有菜品都点了一遍,难得没有露出心痛的表情。

    他心有愧疚,哪怕戚不凡把这个店里的海鲜吃光,他也不会心痛。

    毕竟,钱再重要,也没有兄弟命重要。

    “再来两扎啤酒。”说完,戚不凡这才停止点餐。

    这几天,乔玖笙其实也过得战战兢兢,生怕戚不凡真的得了那病,很担心他。得知没事,乔玖笙也胃口大开。

    怀孕早期不适合吃螃蟹,她就点了两只澳龙。

    她现在胃口特别好,两只澳龙吞进肚子里,也不觉得饱。他们坐在包厢里,说什么做什么也不担心被别人看见。方俞生见她喜欢吃,还要给她点只虾,乔玖笙摆摆手,“不吃虾了,我听说这家店的烤榴莲味道一绝,给我来个榴莲。”

    方俞生看乔玖笙的目光,带了一丝微妙的敬佩。

    他不吃榴莲,闻着那个味就觉得恐怖。

    乔玖笙以前也不爱吃,她怀孕后却特别爱吃榴莲。

    戚不凡一个人闷头喝酒,吃肉。

    他板着一张脸,吃肉的时候,那脸色,就像是谁欠了他一千万。闻到浓郁的榴莲味,戚不凡忽然一砸酒瓶,指着那榴莲,瞪眼看了半晌,咬牙切齿骂了一句,“杂碎!”

    乔玖笙:“…”

    她手里拿着杂碎,不敢下嘴了。

    方俞生眉梢往上一挑,凑到乔玖笙耳边小声说,“他多半是醉了。”

    乔玖笙点点头。

    她看着手里的杂碎,犹豫了半晌,还是决定吃了。

    刚将榴莲送到嘴边,乔玖笙正要张口,戚不凡又对着榴莲骂,“狗日的,害老子担惊受怕好多天,方慕这个狗娘养的!”

    乔玖笙觉得今晚这榴莲是没法吃了,还有,狗其实挺无辜的。

    ------题外话------

    推荐路北北的新文《军门枭宠:溺爱纨绔妻》

    阎墨深,临江城阎家三爷,某军区出了名的活阎王,端的一副禁欲、倨傲的气质,偏生的长了一张连女人都自愧不如的脸。

    可偏生的就这么性子乖戾的一位爷,却栽在了一小丫头片子手上!

    江妧,游走在枪林弹雨的最顶端,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为任务孤注一掷,结果却失手被擒,落得一个被人挖了双眼的下场!

    重生而来,江妧变成了姜妧。

    荧屏上的恶毒女配,出了名的无演技,被人指着大骂滚出娱乐圈?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究竟闪瞎了谁的钛合金狗眼?

    小丫头片子一不小心成了当红巨星,问鼎国民影后的宝座!

    只是,禁欲男神太难撩,肿么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