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38章 大少爷真会玩
    乔玖笙一脚踩在方俞生的胸膛上,微抬下颌,倨傲的目光中,又带着一丝浑然天成的魅。她高高在上,敛眸睨着身下的奴隶,双手挽起弓箭,箭头对准奴隶的俊脸。

    方俞生看着他,绿眸与身旁的丛林植被融为一色,绿幽幽的,他目光深邃,里面一片火辣辣,细看,眼底深处又藏着变态般的占有。

    这一组照片拍的特别有感觉,方俞生任乔玖笙玩,乔玖笙都快玩疯了。

    拍完后,乔玖笙又换上了一身纯白色的精灵女神装。这个时候,方俞生也农奴翻身把歌唱,脱了奴隶装,换上了精灵王的衣袍。方俞生坐在藤蔓长椅上,双腿交叠,单手放在扶手上,另一只手竖起,食指轻轻的抵在眼尾边缘。

    他眯着翡翠般的长眸,斜睨着俯身趴在自己双腿之上的倾城美人,神态傲慢慵懒的像是一只小狮子。

    魏欣在一旁看着,越看越满意,她摸摸下巴,忍不住说了句,“小笙,别嫁方俞生了,嫁我吧。”

    猛地,一个冷眼从上方射下来。

    魏欣仰头,接住方俞生冰冷的视线,她耸耸肩,嘟哝一声,“玩笑都开不起。”她突然又闭了嘴,忍不住多看了眼方俞生的眼睛。

    再低头时,魏欣眼里多了一抹深思。

    方俞生的眼睛…

    实在是不像一个瞎子的眼睛。

    他眼睛治好了?

    方俞生很嫌弃地看着魏欣,将乔玖笙搂在臂弯中。“做梦都不许肖想她!”凡事,一旦触及到乔玖笙,方俞生立马像个刺猬似的,很快就能进入战斗状态。

    魏欣撇撇嘴,懒得搭理他。

    乔玖笙有些无奈,“还能不能好好拍照?”

    闻言,方俞生和魏欣都老实了。

    拍完照片,乔玖笙请魏欣吃饭,自然是方俞生付钱。一直都很抠门的方俞生,这次竟然请魏欣去了一家高档的中餐厅。吃一顿饭,花了近三万,吃饭的时候,方俞生一直在给乔玖笙夹菜,其贴心程度,简直令魏欣感到肉麻作呕。

    “你的眼睛…”魏欣话还没问完,方俞生就说话打断了他,“方俞生是瞎子。”

    魏欣一愣,随即眯眼,没再吭声。

    她并非两耳不闻窗外事,方家最近不平静,她一直都有在关注。

    老方总被蛇咬了,左腿被截肢,尚还未出院。

    据说方氏这段时间动静很大,许多老方总的心腹纷纷辞职,一部分新人被提拔上任。许多人都在暗中猜测,或许很快方氏的总裁就要改名叫方慕了。之前魏欣也这么认为,可现在…

    她盯着面前这个看似不着调的大少爷,心里生出疑虑:方俞生真的甘心永远甘于人后吗?

    白天乔玖笙玩方俞生玩得不亦乐乎,晚上回到家,就轮到方俞生玩乔玖笙了。

    被方俞生按在床上的时候,乔玖笙还有些惊愕。

    “你做什么?”乔玖笙不信方俞生会办了她。

    她现在可怀着宝宝,前三个月禁房事。

    方俞生低笑,问她,“你是不是认为,我真的就拿你没办法?”今儿白天,他不知道被乔玖笙踩了多少脚,拍了几次脸,他可都一笔一划给她记着呢。

    乔玖笙也知道今天玩的有些过火。

    她一挺胸膛,饱满的胸脯跟着颤了颤,看得方俞生眸子一暗。

    “大不了,我让你踩回来。”乔玖笙又将脑袋扬起,又说,“来,脸也给你打。”

    她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她赌方俞生舍不得。

    方俞生的确是舍不得。

    但他还有另一种玩法。

    方俞生微微一笑,轻手轻脚,剥开乔玖笙的睡袍。

    乔玖笙笑眯眯地看着他,反正他只能摸不能吃,她看他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脱掉衣服,方俞生摸了摸乔玖笙的小腹,说,“不许动。”

    乔玖笙不动。

    拿过床头柜上的柠檬水,在乔玖笙错愕的目光下,方俞生将它们倒在乔玖笙的娇躯之上。

    沿着胸口,一直往下,连小腹都不放过。

    身上冰冰冷冷,乔玖笙下意识想躲。

    方俞生按住她的两只手,语气很温柔,他说,“别紧张,放轻松,我被又踩又打,总得拿点儿利息。”他笑起来很好看,像是太阳,可他低下头,做的事,却像恶魔。

    乔玖笙哪里做得到真正放松。

    她紧张的身躯都挺直了。

    方俞生舌尖扫过她白皙光滑的身躯,舌尖起起落落,卷走一滴滴酸酸甜甜的柠檬汁。

    他真会玩…

    乔玖笙陪他胡乱玩了半个多钟头,又刺激又羞耻。

    喝完了柠檬汁,方俞生的欲望依然没有得到舒缓。他想让乔玖笙帮他,乔玖笙实在是拉不下那个脸,她羞羞答答的用被子盖住脸,说了句,“我又觉得胃里犯恶心了,你自己弄,我怕吐你身上。”

    这话够恶心,但总算是让方俞生放过了他。

    乔玖笙脸红红的躲在被子下面,她竖起耳朵,听到方俞生故意发出的夸张的声音,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乔玖笙脸红心跳了许久,才恢复平静,慢慢睡着。

    方俞生又去洗了个澡,他将薄被盖到乔玖笙胸口位置,然后将水杯拿去厨房洗干净了,又接了杯温水。

    戚不凡这两天没有回来,大概是心虚。

    方俞生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一边喝温水,一边给戚不凡发短信。

    方俞生:【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戚不凡立马回了短信。【先生你说。】

    【把程柯的消息放出去,越精彩越好。】

    戚不凡:【放出去了,我就可以回来了?】

    方俞生:【看你表现。】

    戚不凡没再回短息,他望着蜷缩在床上,睡得战战兢兢的瘦弱男人,眼里精光不停闪烁。

    …

    方慕在四处寻找程柯的下落。

    但带走程柯的人手脚实在是干净,没留下任何线索。

    怀疑是方平绝的人带走了程柯,因此,方慕在方平绝的病房里安装了监听器,也让黑客窃听了他的手机。但距今为止,方慕都没有听到方平绝在电话里提到过程柯这个人。

    他禁不住怀疑,到底是他怀疑错了对象,还是方俞生忽悠了他。

    这段时间,方慕将方平绝那几个心腹,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该劝离的劝离,该调职的调职。现在,方氏高层,几乎全都是他的心腹。这段时间,他脑子里一直绷着一根弦,丝毫不敢懈怠,终于赶走了所有绊脚石,方慕也感到了一丝疲惫。

    这些天,每天都睡得很晚,朋友相约,方慕一直都没有时间赴约。

    今天晚上,他好不容易下了个早班,收到梁奇文的电话邀约,方慕略犹豫了下,便答应了。

    他换下工作服,穿了一身轻便的夏装,又逗了会儿方善,这才开着车去了俱乐部。

    梁奇文已经结婚,对象是他谈了三年的真爱,他选的地方,虽然也在娱乐场所,但不是酒吧和歌舞厅,而是一个棋牌室。若是去了酒吧和歌舞厅,他家那真爱老婆,估计要跟他撕逼干架。

    棋牌室挺大,发牌的荷官妹子穿着清凉火辣,一头酒红色的长发,衬得肤色雪白。

    方慕去的时候,刚好还有一个空位。

    他刚一坐下,一个姓王,叫王开的小少爷就凑了过来,脸带谄媚,小声问方慕,“听说方伯伯被毒蛇咬了,还在医院,慕哥,这事是真的么?”这搭讪的借口,也太…

    一言难尽。

    方慕从喉咙里滚出一个低低的音节,“嗯。”

    “哎,那外面传的,说方伯伯左腿…”王开话话还没说完,方慕就出声打断了他,“残了。”方慕语气平静,表情淡淡,一副漠不相关的神色。

    这样子的方慕,有些冷酷,不近人情。

    闻言,王开一愣,满肚子的谄媚话瞬间消得个干干净净。他沉默了片刻,干巴巴地说了声,“那真是可惜了。”

    方慕冷哼,没附和。

    “阿慕,跟么?”这时,梁奇文出声打断了方慕跟王开的谈话。

    方慕看着面前的牌,是个9,直接丢出筹码,说,“跟。”

    “我也跟。”梁奇文跟上。

    王开见这两个人都跟了,他也跟风加注。

    又是两轮下注,王开渐渐生了怯意,最后,牌桌只剩下方慕和梁奇文,以及另一个跟方慕关系不冷不热的巫闻。

    “继续?”梁奇文问,眼神却是看向巫闻。

    巫闻是野路子出生的企业家,今年三十五岁,他一手创办了紫色高科技公司,前年,他还被评为Z国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方慕是看不起巫闻的,这个人一路走上来,下过跪求过绕,方慕觉得他特没骨气。

    但梁奇文很看重他,觉得他能忍常人不能忍,是个人物。

    不管怎么样,见了面,方慕也得管巫闻喊一声巫总。

    他们玩的是梭哈,上一轮发牌,巫闻的最大。巫闻望着面前的牌,手指在牌面点了点,又从筹码里面拿出八万。

    见状,王开张大了嘴巴。

    这桌面上,筹码已经超过一百五十万了。

    荷官给梁奇文发了牌。

    梁奇文笑了笑,看着面前的8,摇摇头,说,“我就不跟了,我这盘要是输了,就没钱给我老婆买包包了。”

    方慕得到了一个K。

    没多犹豫,方慕直接跟了八万。

    荷官给方慕发牌,这一次,是个J。

    方慕推出十万筹码。

    荷官再发派给巫闻,是个Q。

    巫闻微微一笑,又推出十万的筹码,“没牌了,开牌吧。”巫闻语气十分平静。他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桌上这点钱,他并不在乎。

    方慕就见不惯巫闻那故作冷静的样子,一股装逼风迎面扑来,总令他想到家里那个方俞生。

    荷官开牌。

    巫闻掀开底牌,方慕也掀开底牌,最终,却是巫闻的牌比方慕的大。

    方慕挑眉,冷冷地朝巫闻说了句,“运气不错。”

    巫闻将筹码揽入怀,“希望下局还有这么好的运气。”

    又一盘赌局开始。

    这一次,场上气氛有些沉默,因为有眼睛的都看出来了,在上一盘赌局中,方慕跟巫闻似乎杠上了。

    大家说话声音都很低。

    梁奇文哈哈一笑,主动找话聊。“听说了么,林家二公子跟他那明星女朋友分了,女明星劈腿了,榜上了李家老大。”

    “哈,林老二没气死?”王开认识那个林老二,林老二去年找了个娱乐圈的大美人,去哪儿都带在身边,这下好了。头戴着一顶绿高帽,怕是没脸到处炫耀了。

    “难怪前天苏雯家办酒会,林老二没有去。”

    “被劈腿了,脸上没面子,他哪里会去?”

    说起这些事,大家都一笑而过,笑完,巫闻忽然感慨一句,“那个圈子乱得狠,虽然美人多,但龌龊也多。”

    梁奇文点点头,“这倒是没错。”

    “说起这个,我倒是想起一个人。”巫闻随意瞥了眼荷官发下的牌,扔了筹码,缓缓开口,“十多年前有个名声挺大的娱乐公司,好像叫程…程什么的娱乐公司。”细长的食指在太阳穴上轻轻地敲了敲,想了片刻,巫闻才说,“程禾娱乐影视。”

    闻言,方慕忽然抬头,一动不动看向巫闻。

    梁奇文听说过程禾娱乐影视,他皱眉想了想,问巫闻,“当年那个在娱乐圈名声显赫的影视公司?老总叫程柯的哪个?”

    巫闻咂咂嘴,说,“对,老总是叫程柯。”

    “他怎么了?”方慕看似不在意地问了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