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啊…”

    巫闻抬头看了眼方慕,抿了抿唇,才说,“我也只是听过一些关于他的传闻。”

    “说什么?”

    “去年不是有个偶像剧帮我们公司推广了科技产品么,事后我请那个导演和主演吃饭,导演喝醉了,就说了些关于他的传闻。”

    大家都竖着耳朵。

    八卦,没有谁不爱听。

    王开是个急性子,他到底还年轻,就做了那出头鸟,出声问巫闻,“闻哥,你到底听到了什么传闻?反正人都死了好多年了,说出来我们听听,也没事。”

    “嗯。”巫闻偶尔看一眼别人的牌,不急不躁地讲,“听说,那个程柯,身为娱乐公司老总,带头睡公司女艺人,有些长得好看的男艺人也被睡过。”

    “切!这算什么新闻?”王开显得不以为然,他说,“这样的老板多的是。别说是娱乐公司,就那些看起来高大上的企业里,老板睡公司美女员工和秘书的,还少么?”

    有人开王开的玩笑,“你睡过?”

    王开呸呸两声,“我可对这个不感兴趣。”

    巫闻也跟着笑,“当然,我听说的,还不止这些。”

    “嗯?”梁奇文朝巫闻递过去一个好奇的眼神,“还有什么?”

    巫闻坐正了,压低声音,说,“他那公司,好多女艺人明面上是艺人,暗地里都被他送去别的公司做老总们的情人,借此来盈利。”

    “我靠,拉皮条客啊!”

    有人骂程柯没下限,更多的人,却是对此感到见怪不怪。

    方慕至始至终都只是安静地听着,没再插话。

    又是一盘完,这次,梁奇文赢了。

    梁奇文碰了碰方慕的胳膊,说,“阿慕你在走神么?那么烂的牌还跟。”

    方慕摇头,“在想点事。”

    巫闻像是没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他摇摇头,拿一种你们还是太嫩了的眼神看人。“我要说的不止这个。”

    “哦,还有什么?”王开对他口里的传闻,已经不感兴趣了。

    “这说出来,可就是犯罪了。”巫闻脸色一沉,用厌恶的口吻说,“他有恋童癖。”

    此言一出,屋内静了静。

    跟着,就有人张嘴骂道,“真他妈不是人,玩女人搞男人就算了,还他妈恋童!”

    “卧槽,怪不得他公司会破产。”

    “他好像是坐船沉水死的吧?死了连尸体都没找到,真是便宜他了。”

    梁奇文也皱起了眉头,“真的是社会败类。”他朝方慕看过去,见方慕的表情很阴沉,倒是一愣,“阿慕,你怎么了?”

    方慕冷哼,说,“恶心!”

    “没错,真恶心!”王开跟着附议。

    巫闻见大家这反应,忍不住笑了。“所以我说嘛,那个圈子的人,真的很…”他摇摇头,似乎是找不准该用什么词句来形容程柯这个人,最后,也只是轻轻叹息一声,“可怜了那些孩子。”

    话讲到此,很快又被别的话题给打乱了。

    十一点一过,巫闻就起身,拿上西装外套,对所有人说,“家里有门禁,超过十二点不回家,会发生家暴的…”巫闻结婚了,他这么一说,有人笑骂他是妻管严,但更多的却表示理解。

    “走吧走吧,我们也走。”

    方慕跟梁奇文也站了起来。

    两个人携伴走出俱乐部,电梯里,梁奇文发现方慕的脸色布满阴翳,像是暴风雨就要降临。梁奇文回想今晚到底是谁惹到了方慕,思来想去,他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

    程禾影视…

    尽管现在很少被人提起,但梁奇文知道,方慕并非方家正房所出。

    方慕的母亲,就是一名女演员,叫穆晨。

    穆晨…

    那不就是程禾影视旗下的女明星么?

    怪不得阿慕脸色那么难看,程柯就是他母亲的顶头上司,穆晨长得好看,依照程柯那尿性,能放过如娇似花的穆晨么?

    想明白这些,梁奇文明智的选择装傻,没有开口询问方慕更多。

    两个人一路沉默走出电梯,他们的车并未停在一起。分开时,梁奇文拍了拍方慕的肩膀,笑着说,“我得回家了,家里有人在等。”想到方慕家里的情况,梁奇文又说,“方善还在家呢,你也早些回去。”

    “嗯。”

    两人分开,上了各自的车。

    方慕坐在车里,车内没开灯。

    地下车场只有几盏路灯,方慕坐在驾驶座上,白色的灯光映在他半张脸上,将他那脸,衬得更加阴暗、冷漠。

    巫闻今晚突然提到程柯,他到底是无意还是有意?

    方慕点了根烟,沉默地吸着,眼神微微闪烁。

    第二天,程柯的那些丑陋传闻,竟然越传越广,很快,几乎人人都知道了。

    程柯已经‘死了’,按理说,这些陈年旧事,不会一直被人拿来说。可是很奇怪,程柯这事,热度不仅没有消下去,反倒越来越火。某一天,微博上有人深扒了程柯在世时犯下的那些穷凶恶极的坏事。

    该文章细说了那些与程柯有染的艺人,一时间,被提到的艺人们都被波及到,人人自危。

    就连已经去世十多年的穆晨,也被人翻出了早年她跟程柯一起,出入各种场所的照片。照片上,两个人举止亲密,态度亲昵,说是没有猫腻,都没有人信。

    方慕阴沉着一双眼,看着微博上的文章。

    他眼里有怒火,还有恨意。

    方慕拿出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你好,是陈先生么?”这个人,正是写那篇深扒程柯罪恶的微博用户。

    那人显然有些惊讶,“你好,我是,请问你是…”

    “我是方慕。陈先生,是这样的,关于你写的那篇文章,能不能给删除了呢?”方慕手里拿着钢笔,钢笔戳着身下杂志上一个男人的脸,“我愿意出二十万,你看…”

    十多分钟后,那篇文章被该作者给删除,原因不详。

    事后,陈先生又登录微博,写了一句话:只是传闻,不知真假,大家不要当真,看了当个娱乐就行。

    见此,几个被点到名的女明星和男明星,都松了口气。

    可事情,并未因此宁息。

    那片文章虽然删掉了,但很快,就有了第二篇、第三篇有关程柯的文章,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在第23号这天,传闻又有了新的转变。

    这一次,撰稿人不再只是编造程柯与那些明星间的三两事,他首次在文章中揭露了程柯恋童癖的变态爱好。在文章中,那人还细数了程柯为追求刺激,去地下拳场买漂亮孩子的数次经历。

    这篇文章一出,引起了轩然大波。

    娱乐圈不缺皮肉交易,明星与程柯上床,属于权色交易。你陪我睡,我给你资源,这很公平,大家虽然鄙夷,对此嗤之以鼻,但也仅仅是如此。可一旦牵扯到儿童,那就变了性质,那是犯罪。

    这事,不知怎的,传着传着,就变成了某某明星,为了巴结程柯,竟将自己的孩子送去做枕边人了…

    砰——

    方慕将笔记本电脑砸到墙上,发出剧烈的声响。

    保姆在楼下,听到二楼书房的动静,呆了呆,然后赶紧低下头继续做事,努力做出一副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在酣睡的方善,也被这声音给弄醒了。

    “哇——”

    “哇——”

    婴童开始啼哭,声势浩大,不停不止。

    保姆赶快跑上楼,抱起哭啼不止的方善,拥在怀里轻轻地哄。

    方慕发完怒火,听到方善的啼哭声,这才拉回理智。他敢肯定,网上这些人,都是经过有心人特别授意后,故意这些写的。先写程柯与明星们的八卦,吸引大家的关注,等到有人关注了,再放出程柯恋童的消息。

    那个藏在暗处的人,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抛出程柯恋童的事实。进而,挖掘出那些被程柯欺辱过的未成年…

    方慕的脸彻底阴沉下来。

    对方一步步挖坑,显然是蓄谋已久,他不认为那个躺在病床上,要死不活的方平绝有这么大的本事。

    。

    这天中午,方俞生与乔玖笙一起去拿礼服。

    魏欣已经做好了所有礼服,乔玖笙一一试了,都很合身。

    魏欣亲自设计的礼服,乔玖笙自然是喜欢的。方俞生到了地方,才知道魏欣竟然也给他设计了婚礼仪式上穿的礼服,他的礼服,与乔玖笙的婚纱是同系列的。

    方俞生穿上纯白的礼服,站在镜子前,他看了眼镜子里俊美无双的男人,心里对魏欣生出感激之意。

    这两百万花得不冤。

    等到乔玖笙换好婚纱,提着裙摆,从更衣室出来,方俞生见到她,情不自禁屏住了呼吸。

    除了方俞生,魏欣大概是最了解乔玖笙身体曲线的人了。

    她为乔玖笙设计的婚纱,款式并不奢华,走的是性感风。束腰束胸,抹胸包臀,米黄色的薄纱里面是光滑如雪般干净的绸面。婚纱底部是高线鱼尾裙摆,裙摆最外面一层是魏欣亲手刺上去的玫瑰。

    朵朵玫瑰,开到极致,就像乔玖笙本人一样美艳动人。

    乔玖笙的身材本就傲人,这款婚纱穿在身上,更衬得她身材傲人、妖娆。

    像是一条妩媚多情的美人鱼。

    婚纱最出彩的地方,是她头上那条拖地一米的蕾丝提花刺绣头纱。

    与大众款蕾丝刺花纹头纱不同,乔玖笙头上的头纱上,竟然绣了一个唯美别致的天使。乔玖笙试婚纱的时候,只随意将长发用皮筋给盘了成了个圆形的丸子头,她藕白优美的脖颈露了出来,修长、优雅。

    乔玖笙穿着高跟鞋,走路的时候,难免小心翼翼的,生怕会摔倒,伤了肚子里的孩子。

    她一直低着头走路,等她走到屋子中央,抬头,却发现方俞生盯着她看得有些傻眼,这才一挽唇,十分得意地朝他眨眨眼,“不凡说的对,我这么漂亮的人,你能娶到我,真是走了狗屎运。”

    乔玖笙一说话,瞬间打破了那份好不容易才营造出来的唯美感。

    方俞生挑了挑眉,不吝啬自己对她的赞美,“你真好看。”

    乔玖笙反而不好意思了。

    她眼睛在方俞生身上瞄了好多眼,越看越满意。

    “嗯,你也、也还成。”说完,乔玖笙又偷偷瞄他。

    方俞生身高有一米八三,穿西装的时候,挺括轩昂,大背头梳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光洁的额头下,弯眉悬挂在碧眸之上,他眼尾微微上挑,幅度又妖又傲。

    发觉乔玖笙在偷瞄自己,方俞生心里暗笑,不忘朝她递了一个既魅惑又勾人的眼神。

    乔玖笙呼吸一滞,暗骂:妈的妖孽!

    方俞生快步走过去,捧着乔玖笙的脸颊,低头在她唇上狠狠吸了一口。“我找人设计了一套新房,已经开工动土,一年后就可以住进去了。那个时候,你也生完崽崽了。到时候,你穿上这套婚纱,我们去新房楼顶,一边看星星,一边做…你想想,穿着又贵又好看的婚纱做那种事,是不是特别刺激…”

    看见魏欣走了过来,乔玖笙赶紧堵住他的嘴。

    “闭嘴,再说我生气了!”

    乔玖笙瞪着方俞生,那种事能常挂在嘴边么?

    真是不害臊!

    趁魏欣还没真的走近,方俞生又凑到乔玖笙身边,低声嘀咕,“你如果嫌穿婚纱不方便,那我们直接裸着看星星也行…”

    方俞生浪起来,比海水还浪…

    乔玖笙招架不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