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41章 也不嫌丢脸
    女警绑好绷带,一抬头,发现乔玖笙正盯着自己看,目光是说不出来的复杂。她微微一愣,然后,那张明明生得艳丽,却故作严肃的脸上,绽开了一个浅笑。

    她想问乔玖笙,为什么这么看着她。

    但话到嘴边,却是,“这位小姐,你别太担心,你先生这枪伤不致命,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

    方俞生握住乔玖笙的手,朝她安抚一点头,也说,“我没事,死不了。”

    “你闭嘴,少说话,留着体力。”乔玖笙朝方俞生凶巴巴地吼了声,但心却安了下来。

    望着女警的脸,乔玖笙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忍不住,问女警一声,“警察同志,你叫什么啊?”

    女警指着身上的警装,笑了笑,这一笑,那张脸更显得艳丽。她的模样,好看到当个警察有些浪费了。她若去当明星,也能吊打娱乐圈一大半女星。“我姓吴,叫吴佳人。我刚从警校毕业,还在实习中。”

    “佳人?”乔玖笙心口微微一疼。

    她盯着吴佳人那张脸,脑海里闪过上一世的许多画面。

    养老院的老槐树下,魏舒义手拿着铅笔,将纸上那张素描画的脸,轻轻地擦掉。那张脸,明媚动人,漂亮得很。她是魏舒义心头的白月光,是让魏舒义牵挂了一生,至老至死都独过一生的罪魁祸首。

    她叫吴佳人,死在26岁那年。

    她死了,却一直活着魏舒义的记忆里。

    “之所以一遍遍地画出这个人的脸,是害怕时间久了,会忘了她的模样。之所以要一次次擦掉每一张画,因为睹物会思人。”年迈的魏舒义指着心脏位置,悠远浑浊的眸里,带着一些伤,一些怀念,一些痛苦。“看着她,这里就好痛。”

    魏舒义说的话,在乔玖笙脑子里回荡。

    乔玖笙凝视着吴佳人的脸,从魏舒义画的那些画里,乔玖笙就知道吴佳人一定是个美人,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吴家有女,倾城佳人。见到了真人,乔玖笙更觉得,吴佳人的美貌,比纸上素描画更加耀眼。

    乔玖笙不知道吴佳人到底是怎么死的,魏舒义也从来没有跟她讲过,毕竟那是他心里的痛。哪怕痛苦折磨得魏舒义很难受,他也不愿意将有关吴佳人的一切,分享给别人。

    想到吴佳人的结局,乔玖笙心里生出一股惋惜。

    也不知这个时候,吴佳人跟魏舒义有没有结识。他们之间,是否还会按照上一世的轨迹,相识相知,相识相离。

    乔玖笙没忍住,还是冒然开口,问了吴佳人,“吴小姐,你认识一个叫魏舒义的人吗?”

    吴佳人摇摇头,笑得漫不经心,“魏舒义?谁?”她一脸茫然,“我认识的人中,就没有姓魏的,我不认识魏舒义。”此刻,吴佳人用毫不在乎的语气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却没想到,这三个字,竟成了她一生中最爱的三个字。

    乔玖笙禁不住松了口气。

    听到救护车的声音越来越近,吴佳人打开警车门,她走下车,朝救护车招招手。

    车在他们身旁停下,方俞生第一时间被送上救护车。

    乔玖笙跟着上车,临走时,盯着吴佳人的脸,她说,“吴小姐,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改天我再来感谢你。”

    吴佳人不甚在意地挥挥手。

    “我是警察。”

    言外之意,这都是她的分内事,无需另外感谢。

    乔玖笙点点头,坐进救护车里。

    方俞生疼得脸都扭曲了,他一直保持着清醒,因此,刚才乔玖笙对吴佳人问的那些话,他都听见了。他心里装了许多疑问。好端端的,乔玖笙为什么要问那个警察认不认识魏舒义呢?

    乔玖笙坐在小凳上,一颗心还高高悬着,她摸了摸肚子,不适的蹙起眉头。

    方俞生忍着痛,关心问她,“肚子…疼?”

    乔玖笙也没瞒着她,“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乔玖笙脸色也有些白,她估计流出来的是血,怕是先兆流产迹象。

    闻言,方俞生心里一紧,“多、多么?”

    乔玖笙摇摇头,“不多,但有一些。”

    方俞生心里也不安,他伤口痛,心里又慌乱,备受折磨。

    到了医院,乔玖笙要跟着他去急救室,方俞生喝住了她。“你去妇产科看医生。”方俞生语气严厉,脸色也很难看。

    乔玖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最后点了点头,乖乖地去了妇产科。

    方俞生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满心都挂着乔玖笙跟孩子的情况,反倒不是很在意自己的伤。

    乔玖笙去看了医生,的确是见红了。

    “都怀孕了,就别做剧烈运动了,还疾跑…”医生瞪了眼乔玖笙,满眼不赞同,“多大人了,太不小心了。”

    乔玖笙静静地听着,没有吭声。

    她抓住医生的手,请求她,“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医生,住院,打针,卧床休息都行。”

    “还好你来得及时。”医生开住院单,一边写字一边跟乔玖笙说,“你现在就去住院,把这些检查单交给住院部的医生,记住,这几天尽量卧床多休息,只要不再出血,听得到胚胎心管搏动,就没问题。”

    闻言,乔玖笙赶紧点头,拿着单子走出检查室。

    她一出来,就看到锦姨站在门外。

    乔玖笙有些惊讶。

    锦姨说,“俞生少爷进手术室前,给我打了电话。”解释了自己来的原因,锦姨这才拿过乔玖笙手上的单子。她看了眼,忙说,“你这种情况要多休息,赶紧住院去,这几天我就在这里陪着你。除了上厕所,你尽量不要下床。”

    乔玖笙心里微暖,她拉住锦姨胖胖的手,朝她笑了笑,只是她脸色有些白,这一笑,并未能给锦姨多少安慰。“那就麻烦锦姨了。”

    锦姨没多说,带着乔玖笙就去了住院部。

    这段时间住院的人多,vip病房没了,乔玖笙就跟其他孕妇一起,住在大病房里。

    看着乔玖笙躺下,锦姨这才去楼下缴住院费用。

    方俞生做完手术,等麻醉效果一过,就迫不及待地下了楼。为了伤口尽快愈合,医生将他右肩给缠了起来。方俞生来看乔玖笙的时候,脸色白的像是涂了蜡。

    大病房里没有沙发,只有木凳子。

    见方俞生来,锦姨赶紧给他拉了张凳子,放在乔玖笙的床边。

    方俞生一坐下,先是看了眼乔玖笙插着针头的手,这才将目光落到乔玖笙的腹部。

    乔玖笙拉住他的左手,捏了捏手指,说,“暂时没事,刚才护士给听过胎心了,能听到心管搏动。”

    方俞生又问,“能、能保住吧?”方俞生嘴里有些苦涩。

    乔玖笙点点头,“在打保胎针,不会有事的。”

    方俞生点点头。

    他将头垂下去,一副难过自责的模样。

    乔玖笙看见他这个样子,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俞生,别自责。”这又不是他的错,在危险来临的那一刻,方俞生第一时间选择以他自己做诱饵,争取了更多时间给乔玖笙逃跑。

    他做的已经够好了。

    方俞生没应声。

    乔玖笙也没有劝他,让他自己难受去。

    过了会儿,徐萍菲来了。

    她听说方俞生他们遇到追杀进了医院,就第一时间从市第一人民医院赶了过来。见两个病患挨在一起,徐萍菲眉头皱得高高的,她先是扫了眼方俞生,见方俞生右手被绷带缠着,还能坐着陪乔玖笙,就知道他没有大危险。

    她又看向乔玖笙,这次眼里多了抹真心的关心,“芸笙,孩子们没事吧?”

    乔玖笙将医生说的那些话,一字不落地说给徐萍菲听了一遍。

    闻言,徐萍菲放下心来。

    “天杀的,是谁这么狠毒,大街上也敢杀人。”徐萍菲一脸愤懑,坐在床尾,将那个藏在暗地里的坏蛋骂了一遍又一遍。等骂完,她发现方俞生正看着自己,她先是一愣,接着,愕然地伸出右手食指,指着方俞生那双绿莹莹的双眼,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俞生,你的眼睛…”徐萍菲小心翼翼地问了声,“看得见了?”

    方俞生之前在遇到追杀时的反应,已经暴露了他眼睛复明的事实。

    没有再装瞎的必要了,他也不藏着掖着了。

    点点头,方俞生说,“前段时间刚刚治好。”

    闻言,徐萍菲张张嘴,跟着,眼圈一红。“这可是好事,是大好事。”徐萍菲从来都不是心狠的人,她对方俞生的感情很复杂。方俞生是莉莎的孩子,按理说,方俞生是方平绝前妻的孩子,作为续弦夫人的徐萍菲,应该方俞生有所芥蒂才是。

    但她却没有。

    徐萍菲十多岁的时候,见过莉莎,那是一个充满书卷气息的优雅美人,她有着一颗聪明到强大的脑袋。徐萍菲自己理科成绩差,所以她就特别佩服身为英国名校物理教授的莉莎。

    方俞生眼睛没瞎之前,一直都是别人口中的天才。

    没嫁给方平绝之前,听到有人私下讨论方平绝那个天才儿子,徐萍菲也会忍不住崇拜的说一句厉害、牛逼。后来,她成了那个牛逼人物的后妈,她都不知道该拿什么态度来面对方俞生才好。

    好在,方俞生对她也不在乎,既不讨厌她,也不喜欢她,这反倒让徐萍菲自在了些。

    她刚来方家的时候,对着方俞生那张俊俏非凡的脸,徐萍菲总是觉得遗憾。这么厉害精致的一个孩子,怎么就瞎了眼睛呢?

    她曾经有多敬佩方俞生的聪明,后来就有多惋惜方俞生的残缺。

    现在好了,方俞生眼睛竟然治好了,徐萍菲是打心底觉得高兴。

    方俞生见徐萍菲的反应看在眼里,顿时皱起眉头来,瞧,这女人就是太柔弱了。对待自己丈夫前妻的孩子也心软…难怪,她养出来的两个孩子,也是软绵绵的性子,完全不像他和方慕。

    不过,比起方慕那种狼心狗肺的狼崽子,方俞生还是更喜欢方俞卿和方俞安那种温吞的性子。

    “哭什么哭,别惊扰了别人休息。”方俞生一脸嫌弃,递给徐萍菲一张纸巾,又干巴巴地说,“多大人了,动不动就哭哭啼啼,也不嫌丢脸。”他说完,将头扭到一边,脸色有些不自然。

    徐萍菲接过纸巾,擦了擦眼睛,也不好意思再哭了。

    乔玖笙看着这一幕,想笑,又忍着。

    “哦,对了,俞生你都受伤了,那你们的婚礼是不是要延迟了?”距离婚礼只有六天了,乔玖笙休息几天,确认孩子没问题就可以出院了。但是方俞生不行,他的伤,至少还得养一两个月,这婚礼怕是没法如期举行了。

    闻言,方俞生一口否决,“不延迟。”他摸了摸手,神色满不在乎,他斩钉截铁道,“结,又没断胳膊断腿,婚礼照常举办。”再说,他租金都给帝国酒店了,不能再改日期了。如果临时取消婚礼,帝国酒店还要扣百分之三十的违约金。

    六千万的百分之三十…

    方俞生伤口不疼了,心肝疼。

    ------题外话------

    六千万的百分之三十,就是一千八百万。

    为了那一千万,这婚,俞生负伤也得结!

    拼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