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42章 我的50万美金小娇妻
    方俞生受伤住院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一时间,收到过婚礼请帖的人,都认为这婚是结不成了,估计得推迟了。结果当天晚上,他们就接到了短信通知——

    短信内容如下:

    您好,我是方俞生,因鄙人受伤,目前住院中,不便打电话告知大家,因此,你们收到的这条短信为群发。

    若有怠慢,还请包涵。

    我与爱人戚芸笙的婚礼,将按照原定日期——20XX年8月29号,在帝国酒店顶楼举行。

    现,就婚礼上的着装要求,特做出以下规范:

    1、所有前来参加婚礼的女士们,请不要穿白色、粉红色、宝蓝色礼服(善意提醒:若是穿了这些颜色的礼服,与新娘撞色,被新娘的美貌实力碾压,脆弱的心灵受到伤害,本人概不负责)。

    2、所有前来参加婚礼的男士们,请务必不要穿白色、宝蓝色西装(善意提醒:不怕与本人撞款撞色的朋友,可以无视本条)。

    就婚礼现场注意事项,做如下规定:

    1、婚礼仪式正式开始的时候,所有朋友只需要做四件事:放下手机、保持安静、抬头、用惊艳的目光迎接新娘出场。

    2、交换戒指之后,新人接吻的时候,请大家务必给予最热烈的掌声。

    3、婚宴桌上,禁止劝酒、逼酒行为。

    就婚礼结束后的闹洞房,做出如下规定:

    1、任何人,不论男女,都不许做出冒犯新娘、伴娘的行为(善意提醒:请管住你的嘴与手,管不住,那就不要了)。

    2、因新娘有孕在身,不便劳累,小闹怡情,大闹报警。

    最后,欢迎大家前来参加我与爱人戚芸笙的婚礼。

    收到短信,大家的表情都有些一言难尽。

    看了这条短信,大家都对方俞生有了更加深刻的认知——

    霸道、任性妄为、嚣张狂妄、还自恋!

    季卿看完短信,想笑,又笑不出来。她冲乔森摇了摇头,一脸无奈地说,“看来,咱俩得重新挑礼服了。”好巧不巧,季卿就打算在那天穿宝蓝色的礼服,乔森也打算穿白色的西装。

    乔森拿过手机,扫了一眼,蹙起眉头来,说了句,“什么玩意儿,要求真多。”

    季卿呵呵地笑,“这人还挺有趣。”

    “我就要穿白西装!”乔森偏不信邪。

    季卿将乔森上上下下大量几眼,最后,她用略带小心的口气跟他说,“你还是换个颜色吧,没对比就没伤害。”

    乔森:“…”

    方慕看到短信了,脸色也不好看。

    方俞生都要死不活了,还有心情办婚礼。

    这次失手了,再想找机会,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方慕扯开领带,靠着沙发,思考着到底该怎么弄死这讨人嫌的方俞生。

    27号,乔玖笙出院。

    她没有回小楼,而是住进了魏舒义的家。

    ‘戚芸笙’是没有娘家人的,新娘要从娘家出嫁。乔玖笙在心里琢磨,到底该找谁来当这个娘家人,当天晚上,她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电话,来自魏欣,另一个电话,竟然来自魏舒义。

    乔玖笙思来想去,最终,选择让魏舒义来做娘家人。

    选魏舒义,是经过乔玖笙的思量的。

    首先,上一世,魏舒义陪着她过了许多年,他是送她离世的人。这一世重生,魏舒义也救了她。

    可以说,是魏舒义给了她新生。

    魏舒义不意外她会答应自己。

    28号这天,魏舒义跟学校请了假,买了许多喜庆的物件,将公寓装修得十分喜庆。

    方俞生本来对魏舒义还颇为介怀。当他得知自己要去魏舒义家迎娶乔玖笙后,顿时对魏舒义转变了态度。

    现在开始,他不会再将魏舒义当做假想情敌,而是当成了大舅子。尽管这个大舅子比他小。

    而魏欣,则当了乔玖笙的伴娘。

    28号的晚上,方俞生不顾医生的劝阻,潇洒地离开医院,直接住进帝国酒店。

    第二天凌晨四点钟,乔玖笙就起床了,吃了一些高热量的蛋糕,乔玖笙被造型师拉去梳妆打扮。酒店这边,方俞生也被造型师弄去做头发。尽管他是个爷们,但今天日子特殊,方俞生也化了淡妆,修饰了容颜。

    化妆师给方俞生修饰眉毛的时候,尽量让自己不去注意新郎官的眼睛。

    那双眼睛实在是太好看了,像是会吸灵魂的无底洞,能将他整个人都吸进去。

    方俞生化好妆,换上宝蓝色的西装,戴上手表,他站在镜子前,打量了自己一眼。还是帅的一逼,要是右手没有绑绷带,就更好看了。确认没问题了,方俞生这才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出主卧。

    主卧外的客厅里,站着方家一群小辈,还有戚不凡。

    方俞生左手拿着两枚写着伴郎两个字的胸花,他走到方俞安面前,将胸花递给他,说,“要么?”

    方俞安看着那胸花,有些受宠若惊。

    他赶紧伸出双手,像接圣旨一样接过俞生大哥递过来的胸花,感激戴上,挺直了胸脯。家里一众小辈都拿艳羡的眼神看着方俞安。能做俞生大哥的伴郎,他真幸运。

    自从得知方俞生眼睛已经治好了,方家人就更加尊敬和喜欢这个大哥了。

    方俞生手里还有一枚胸花。

    他斜了眼站在众人身后的戚不凡。

    戚不凡眼神一飘,心里心虚不已,以为方俞生还在记仇,都不敢看方俞生。

    方俞生却直直朝他走了过去。

    戚不凡心里叫苦连天:不是吧,都这么多天了,还要找我麻烦?

    “戴上。”方俞生将胸花递给戚不凡。

    戚不凡一愣。

    他扭过头来,低睨着那枚胸花,表情有些错愕。

    方俞生冷哼,“这十年,你牛马都给我做过了,那就再委屈做一次伴郎吧。”

    戚不凡愣愣地接过胸花,耳朵有些红。

    “那、那什么…”戚不凡摸着胸花,吞吞吐吐半晌,才说,“先生,其实你也不是很抠。”

    “别让我再听到这个字。”方俞生俊脸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戚不凡赶紧闭上嘴巴,忙不迭地将胸花戴好。

    三个人,一起出发。

    他们的婚礼,没有方慕那次那么声势浩大。去接乔玖笙的时候,就只开了五辆跑车。

    方俞生自己一个手也能开车,去的时候他载着司机,待会儿回来,就让司机开车,他和阿笙坐后面。

    他开的,正是送给乔玖笙的那辆二百五。

    戚不凡跟在后面,开的是方俞生新买的保时捷,方俞安跟方俞卿则坐在第三辆车上。剩下的两辆车,待会儿要负责载伴娘和魏舒义,以及那边的化妆师。

    尽管他们车不多,但因为方俞生开的那辆车实在是太罕见,一路过去,也引来了不少人瞩目。

    方俞生已经很多年没有开过车了。

    他开车穿过滨江市的时候,心情格外复杂。

    这种能看见所有东西的感觉,真的很好。

    尽管方俞生发了一大堆罗里吧嗦的短信,但短信里并未提到接新娘的时候不许考验新郎。因此,当方俞生一群人下车,乘电梯来到魏舒义家,却发现那贴着喜庆对联的大门竟然紧闭着时,方俞生这才意识到,想要接到新娘,似乎有些困难。

    方俞生赶紧将同行来的方俞卿叫到身边。

    “俞生哥哥,怎么了?”方俞卿提着一个包,包里鼓鼓的,也不知道装了什么。

    方俞生低声问她,“带钱没?”

    方俞卿拍拍包,说,“妈都包好了红包。”

    闻言,方俞生放心了。

    他在心里给徐萍菲点了个赞,这才敲响大门。

    屋里,魏欣搬了张椅子坐在门后面,她穿着浅紫色的伴娘服,手里抱着一个正方形盒子。听到敲门声,魏欣撇撇嘴,朝外面大声说,“想迎娶新娘?好说。”魏欣弯腰将盒子放到门边。

    方俞生他们眼睁睁看着面前的大门下方,开了一个正方形的大洞。

    魏欣就蹲在那个洞的后面,她说,“看到这个盒子了么?”魏欣将盒子推到洞后面。

    方俞生:“…”

    总觉得不太妙。

    “干什么?”他眉头微蹙,俊脸难得露出一丝困惑。

    魏欣拍拍手,说,“来,放美金,要一百张的。装满这个盒子,你就可以带走新娘了。”没有什么行为,是比在一个铁公鸡身上拔毛,更能展现他诚意的手段了。

    方俞生扫了眼那个约莫四十公分长,四十公分高,可能也有四十公分宽的盒子,心里飞快的算着,到底要多少张百元美金,才能填满那个无底洞。

    方俞卿看到那个箱子,直接傻眼了。

    “哥,咱们钱不够,况且,还是人民币。”方俞卿暗自着急。

    他们一张美金都没有准备好吗?

    戚不凡摸摸鼻子,想笑,又不敢。

    魏欣在门后坐着,翘着腿,拿着口红一边描绘,一边对门外的那群男人们说,“婚礼仪式在十一点半举行,现在是八点半,还有三个半小时。下楼左转一百米有一个招商银行…”

    魏欣对着镜子一勾红唇,笑得邪恶无边。

    “就看你们速度了。速度快,新娘你们带走。速度慢了,那就…”收起口红,魏欣站起身,丢下一句,“那新郎官就一个人玩儿蛋去吧!”说完,她转身走向卧室,换魏舒义在这里蹲守。

    门外,方俞生没有犹豫,当场就要掏卡给戚不凡。

    他手伸进兜里,想起来自己没带钱包。

    就算带了钱包,那也没银行卡啊!

    他的钱全都交给乔玖笙了!

    方俞生顿时欲哭无泪。

    他转身看了眼戚不凡,露出一个充满心机的笑容。戚不凡见到他的笑容,顿觉不妙。

    方俞生走过去,搂住戚不凡的肩膀,问他,“不凡,是不是兄弟?”

    戚不凡想说不是的。

    方俞生趁火打劫,对他说,“借我点儿钱,我知道你有钱,你放心,婚礼一结束,我就还你。”

    戚不凡欲哭无泪。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戚不凡跟方俞安一起去取钱,回来的时候,两个人抱着一个大袋子。

    “俞生大哥,钱都在这儿了。五十万。”

    方俞生打开袋子,看到了一大片乔治,华盛顿。

    一百张百元美金重105克,五十万,足足有十斤出头。一摞摞美金放进去,总算是勉强填满了那个盒子。魏舒义盯着那一盒子美金,心情挺微妙,他觉得自己这辈子是娶不起媳妇儿了。

    魏欣见到盒子被填满了,吹了声口哨,示意魏舒义开门。

    魏舒义打开门,方俞生带着伴郎走进来。

    他看了眼神色得意的魏欣,又看了眼目光复杂的魏舒义,将这两个人在心里暗自记了一笔,这才走进卧室。见到坐在床上,穿着一件出门婚纱的乔玖笙,方俞生的心情终于放晴。

    “想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方俞生走过去,蹲在地上,拿起放在地毯上的平底单鞋,一边给乔玖笙穿,一边问,“我的五十万美金小娇妻,准备好了么?”

    五十万美金小娇妻是个什么鬼?

    乔玖笙听过天价小娇妻、亿万小娇妻,还是头一次听到五十万美金小娇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