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43章 平底鞋新娘和绷带新郎
    乔玖笙身上穿的这件出门婚纱,是A国着名婚纱品牌lazaro今年刚发行的新款。

    纯手工制作的重工抹胸婚纱,胸口处是高级的蕾丝面料,腰间则束着一条银色镶钻的蝴蝶结。层层叠叠的拖尾裙摆,衬得乔玖笙唯美而圣洁。

    方俞生右手挂着绷带,无法抱她。

    魏欣提议,让方俞生背着她。

    但是婚纱裙摆太长,也不太好背,最后,乔玖笙是跟着方俞生走下楼去的。

    坐在车上,乔玖笙揉了揉肚子,说,“早上起来太早,吃了点儿蛋糕,这会儿又饿了。”

    方俞生把她白皙的手指放在嘴边亲了亲,耐心安慰,“等会儿仪式结束,我们先去吃些东西,然后再出去招呼宾客。”乔玖笙对他的安排感到满意。

    方俞生也摸了摸她的肚子,笑着问,“他们今天乖么?”

    乔玖笙点点头。

    “四星期就算一个月,那明天就三个月了,现在也不怎么呕吐了。过几天去做B超,肯定都能看到宝宝成形了。”乔玖笙摸摸肚子,更加觉得饿了。“不行,我真的很饿。”

    乔玖笙抓住方俞生的手,一脸纠结,“一饿就胃里难受,想吐吐不出来的感觉。”

    方俞生见乔玖笙是真的不舒服,他抬头看了眼外面,正巧,前面就有一排商铺,他跟司机说,“前面停车。”

    司机下意识说,“先生,这迎亲途中不停车的…”

    “我说停车。”

    “好吧。”

    车停在商铺前。

    方俞生跟乔玖笙下了车。

    乔玖笙走在前面,方俞生走在后面,提着乔玖笙的婚纱裙摆,往商铺走。魏欣他们跟着下车,她冲乔玖笙喊,“小笙,你们做什么去?”

    乔玖笙回了句,“吃饭。”

    所有人:“…”

    有没有搞错,有谁娶亲,娶到半路跑去下馆子吃饭的?

    不大的一个早餐馆里,迎来一对穿婚纱和西装的新人。

    新娘穿平底鞋,新郎右手吊着绷带。与他们外形一般引人注目的,是他们那精致出挑的模样。

    一屋子人,就这么看着他们。

    老板娘呆了呆,反应过来,才说,“哎哟,咱这店,开这里十多年了,这还是头一遭接待新郎新娘。快,快,里面坐!”开店的都图吉利,看到是一对新人来吃饭,老板娘就不收他们钱了。

    “这顿饭我请你们吃,不收钱,也让我们跟着沾沾喜气。”

    乔玖笙也不跟老板娘客气,直接要了一笼包子,一杯豆浆。

    方俞生要了一碗鸡汤肉丝面,一杯豆浆。

    见新娘新郎都跑去吃早餐了,迎亲和送亲的人,都跟着走了进去。一屋子塞得满满当当。

    老板不收新人的钱,但其他人的钱还是照收不误。

    吃完饭,离开的时候,已经十点二十了。距离婚礼举行时间,越来越近。乔玖笙还要去换衣服,时间有些赶,之后的路程,司机将车开得有些快。

    坐在车里,乔玖笙摸着胃,露出享受的表情。

    “吃饱了真爽。”

    乔玖笙靠着车背,眯着眼睛,像只猫儿。

    太阳很大,七月份的盛夏天,上午十点多,已经很热了。方俞生见太阳大,跟乔玖笙换了个座位。眼瞅着距离帝国酒店越来越近,乔玖笙忽然说,“去年,我就是在这个月认识你的。”

    今天是阳历8月29,农历七月29,乔玖笙认识方俞生的那一天,就是去年的七月初七。

    方俞生不禁回忆起那次见面的经历。

    他难得露出懊恼之色,“如果早知道,一年后的今天,我会娶你进门。当时说什么,我也不舍得打你。”他想到自己打乔玖笙的那两鞭子,心里一片怜惜。

    说到这个,乔玖笙就忍不住冷哼。

    “那可不,一年前,是谁告诉我,他方大少爷冰清玉洁,碰不得、惦记不得。”乔玖笙呵了一声,笑得颇讽刺,“现在呢?我是不碰你了,倒是轮到你死皮赖脸要碰我了。”

    乔玖笙想到另一件事,笑得就更讽刺了,“又是谁,明明白白说过:你大可不必穿得像只熊,我这人不近美色。”乔玖笙摇头,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她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在打脸方俞生。

    方俞生听着,装傻充愣,假装自己不认识那个人是谁。

    乔玖笙见他装傻,索性也不说了。

    终于,能看到帝国酒店的房子了。

    车子在门口停下,一些亲戚和挚友在大门口等着,见他们来,忙举起礼花,准备他们一下车,就方礼花。

    方俞生走下车,朝乔玖笙伸来一只手。

    乔玖笙将手递了过去,跟着下车。

    站在方俞生身边,乔玖笙仰头望着头上帝国酒店高大上的门面,心中生出一种恍若隔世般的惆怅感。

    因为有了上一世的经历,乔玖笙其实已经记不大清当年她跟方慕一起做的约定了,她能记得的,就只有一条——

    要在帝国酒店举办婚礼。

    她重生在去年的三月份,刚好目睹了五月份,方慕迎娶乔玖音的风光场面。

    没想到一年后,她也披上白纱,即将跨过这道门槛。

    兜兜转转,她当年的愿望还是成真了。

    唯一的不同,是那个站在她身边的人,变成了方俞生。

    从遇见方俞生的那天起,乔玖笙的未来,就变得截然不同了。

    “新人下车了!”

    “快!准备好礼花!”

    砰的一声,礼花炸开,乔玖笙和方俞生在一群人的嬉笑声中,走进酒店大堂,然后坐电梯,去了他们的房间。

    魏欣和两个助理一起,赶紧帮乔玖笙换衣。

    穿上魏欣帮她设计的仪式婚纱,乔玖笙赤脚踩在白色的厚地毯上,正在犹豫是该穿高跟鞋,还是平底鞋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魏欣将平底鞋递给她,说,“穿这个,今天还有得累,穿这个舒服些。”

    “好。”

    魏欣转身去开门。

    再回来的时候,她身后跟了个季卿。

    季卿穿一件玫红色的A字款长礼服,聘婷秀丽,温柔又大气。她捧着一个奢华的浅金色首饰盒,季卿走到乔玖笙身前,打量了她一眼,忍不住喊了声,“小笙。”一声小笙喊出口,季卿的眼圈忽然红了。

    乔玖笙有些无措。

    她差点就开口管她喊嫂子了。

    喉咙一滚,乔玖笙稳住情绪,然后笑眯眯地问季卿,“虽然二弟跟玖笙已经离婚了,但我还是想像以前那样,管你叫乔嫂子,成么?”

    季卿点点头,“当然可以。”

    尽管彼此都深知对方的心思,但她们理智的选择了装傻。

    乔玖笙一把抱住季卿,低声说,“嫂子,很高兴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

    季卿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本来爷爷也想来看看你的,但是他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不便奔波。”

    “以后有机会,我会去看爷爷的。”

    不明就里的人看到这一幕,还觉得诧异。为何方家大少爷的老婆,跟方家二少爷前妻的娘家人关系这般和睦?只有知道内情的魏欣在见到这一幕后,鼻子有些发酸。

    她不免就想到了乔玖音对乔玖笙做的那些歹毒事。

    越想越恨。

    “好了。快些打扮吧,时间快到了。”

    “嗯。”

    季卿打开盒子,见乔玖笙坐到梳妆凳上,她走过去,将盒子放在梳妆台上。季卿对乔玖笙说,“这王冠,就由我来替你带上吧。”由乔家女子最尊敬的长辈,亲手为出嫁的姑娘戴上王冠,是乔家不成文的规矩。

    乔玖笙忙低下头。

    季卿小心翼翼的,将那颗镶嵌着梨形紫色宝石的华丽王冠,戴到乔玖笙的头上。

    戴好,她深深地看了眼乔玖笙,才衷心祝愿地说,“为爱加冕,祝福每一对真心相爱的人。”

    “谢谢。”

    收下季卿的祝福,乔玖笙起身,在魏欣的陪伴下,上了顶楼。

    …

    虽然方俞生发了一条可以说是苛刻严厉的短信,但真正到了29号这天,还是来了不少人参加婚宴。

    在场所有男士,都很有默契的没有穿白色西装和宝蓝色西装,他们都没有那个勇气跟方俞生撞款撞色。方俞生是能持美行凶也会被警察原谅的帅逼,他们比不起。

    前来参加婚宴的女士中,倒是有穿宝蓝色和白色礼服的人。

    女人都是好强的,没有谁承认自己就比乔玖笙差一截。

    很多见过乔玖笙的人,都承认那是个气质与美貌并存的佳人,但她的美,没有方俞生的俊帅那般逼人。乔玖笙的美,是清秀之美、内涵的美,并不外放,因此,很多女子都对自己抱有信心。

    她们不相信,乔玖笙能将她们给比下去。

    方俞生从小接受的是英国教育,他虽然不是基督教,但他却请了一名神父在为他们主持婚礼。他站在圣台前面,哪怕身上还负着伤,却依然站得笔挺硬朗。

    当有人说新娘子到了的时候,现场来宾们,都悄无声息地收起了自己的手机,抬头,望向大门口的方向。

    这一刻,现场真的做到了寂静无声。

    门打开,着一袭性感婚纱,披着天使头纱,头戴王冠的乔玖笙,踩着一双平底镶钻婚鞋,走了进来。

    七分清秀、三分妩媚的长相,在那一袭性感婚纱的衬托下,更显风情万种。

    有人看清乔玖笙头上戴的王冠和脖子上那条项链,顿时张大了嘴。

    新娘竟然戴着为爱加冕的镇店之宝!不是说这套首饰,只有乔家人可以佩戴么?

    方慕也看着乔玖笙,当目光落到乔玖笙头上的王冠之时,脑海里突兀地响起一段话——

    “慕哥哥,我以后要在帝国酒店跟你举行婚礼。那一天,我会穿着人鱼婚纱,戴着我们家那顶王冠和项链嫁给你。对了,交换戒指后,不是要接吻么,那个时候,礼堂里要播放《Could—this—be—love》,哦,还有,你要为我唱一首歌,嗯,就唱张学友的《你最珍贵》,毕竟我是你的小可爱啊…”

    方慕望着那道越走越近的窈窕身影,视线有些朦胧…

    方俞生站在尽头等着乔玖笙,他看着乔玖笙的视线,是全场所有人里最火热、专注、情深真挚的。

    两个人在神父的见证下,交换誓词、交换戒指。

    戚不凡和魏欣各自奉上一枚黑色的戒指,戒指很简单,里面有一条金色的弧线,戒指正中央还有两颗玫红色的小宝石。男士戒指稍微大些,女士戒指精巧一些。

    方俞生为乔玖笙戴上戒指,松开的时候,亲了亲乔玖笙的手指。

    乔玖笙也给他戴上戒指。

    神父宣布礼成,这个时候,不等下面的人起哄,方俞生左手将乔玖笙拉到怀里,低头就亲她。

    乔玖笙穿着平底鞋,得将手攀在方俞生脖子上,踮起脚尖,才能跟他交欢这个甜蜜的吻。

    与此同时,礼堂中,响起一道温柔清悦的女人歌声——

    Woke—Up—This—Morning—Just—Sat—In—My—Bed

    8—a。m。—First—Thing—In—My—Head

    Is—A—Certain—Someone—Whos—Always—On—My—Mind…

    听到音乐的一霎那,方慕就像是被施了定身咒,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耳旁,是嘉宾们震耳欲聋的掌声。

    方慕思绪被那闹哄哄的掌声拉回现实,他望着台上拥吻的两个人,目光落在新娘的脸上,满脸都是难以置信。

    “不可能…”

    他的呢喃,谁也听不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