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44章 你最珍贵惹的祸
    两人足足亲了一分多钟,直到乔玖笙觉得再不分开,她可能会成为史上第一个被吻晕在婚礼仪式台上的新娘,这才暗示方俞生松开。她掐了方俞生的脖颈一下,方俞生吃痛,忍笑,这才松开她。

    平息了会儿紊乱的呼吸,乔玖笙这才跟方俞生一起走到台子中间,准备扔捧花。

    台子下面站了好多年轻人。

    瞧见要扔捧花了,坐在庄龙身旁的黑衣美人忽然站起身,踩着高跟鞋走了过去。

    见状,庄龙脸色猛地一变,他冲背影高挑婀娜,显得性感的美人说,“潇离,你去做什么?”

    潇离回过头,白净的脸上勾起一个魅惑众生的笑容,她摇摇头,十分认真地说,“抢捧花啊!”

    庄龙咬牙切齿地提醒她,“你已经结婚了!”

    潇离耸耸肩,“反正你又不爱我。”她嘟哝了一句,“要是哪天跟你离婚了,我还要嫁给其他人呢。”说完,她性感的身躯挤进那些年轻人中间,玩得不亦乐乎。

    庄龙脸黑的吓死人。

    庄麒麟拉了拉庄龙的西装外套,一脸纯真,问道,“爸爸,妈妈要给我找新爸爸了么?”

    庄龙:“…”

    “你爸爸还活着,请不要做白日梦,谢谢。”

    闻言,庄麒麟放心了。

    季饮冰和苏珊娜冷眼旁观他们这一家子闹内乱,心里都乐开了花,有个傻子,明明早就动心了,还维持他那自以为是的骄傲。等老婆真的跑了,成为别人家的老婆了,有他哭的。

    这时,季饮冰身旁,一个显得沉默冷静的男人起了身,也朝潇离他们那群人走了过去。

    苏珊娜张张嘴,对季饮冰说,“阿诺也去抢捧花?”

    季饮冰比苏珊娜还要惊讶。

    方俞生看到人群中挤进来一个模样陌生,但神情举止都很熟悉的男人,微微一愣。那人朝他点点头,方俞生心里了然。

    原来是言诺。

    像他那样的人物,突然入境Z国,不乔装打扮一番,怕是会被警察上门驱逐出境。

    方俞生让乔玖笙扔捧花。

    乔玖笙点点头,背对着身后的年轻人。

    “一、”

    “二、”

    乔玖笙没数三,直接一抛捧花,扔了出去。

    潇离跳起来抢捧花,她手指连捧花都没碰到一下,就看到身后一个人跳了起来,一脚踢在高台的边缘,然后跳到空中,一个后空翻,接住了那捧花。

    所有人:“…”

    兄弟,你身手这么好,跑来抢捧花是不是太欺负人了?

    易容过后的言诺拿着那捧花,朝方俞生和乔玖笙扬了扬,随即抱着那捧玫瑰花,走到了宴席桌。言诺走到季饮冰身边,直接将那花塞到季饮冰怀里,木着脸说,“送给你。”

    季饮冰生平第一次收到男人送的玫瑰,就是在方俞生的婚礼上,她收到的还是一束婚礼捧花。

    季饮冰表情有些复杂,她想问言诺,他到底懂不懂他做这番举动的真正意思。

    但见言诺已经坐回了原位,还拿起筷子吃饭,她又止住了。

    算了,或许他只是闹着玩呢。

    言诺一边吃饭,一边拿眼角余光偷瞄季饮冰,见季饮冰收下捧花,他木然的脸上,悄悄翘起一抹浅浅的微笑。

    苏珊娜瞧瞧暗自生闷气的庄龙,又看看偷笑的言诺,和抱着玫瑰有些呆滞的季饮冰,忽然觉得,自己挺可怜的。身边的朋友,一个两个似乎都有了着落,就她,命里桃花还是朵花苞苞,舍不得绽放。

    魏欣见乔玖笙跟方俞生离开了会场,去换衣服去了。她站得累了,便走到宴席上,找了个位置坐下。

    她揉了揉脚踝,抬头看到斜对面,出现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

    魏欣盯着那女人,多看了两眼。

    今天婚宴上,大多数人都穿着裙装,就那个女人,穿着一条白色超短裤,脚踩一双黑色高跟凉鞋。一双腿,偏蜜色,肌肉线条特别优美,充满了力量感,诱惑满满。

    魏欣的眼光在女人那双腿上多停留了几秒。

    过了片刻,她目光上移,盯着那人傲挺的胸脯又看了两秒,这才移到她的脸上。

    呃…

    魏欣认出这个人是上次在机场,偶遇到跟乔玖笙站在一起的人,叫什么来着?

    想了想,魏欣忽然一笑,站起身,朝那桌走过去。

    “苏珊娜,我们又见面了。”

    苏珊娜听到搭讪声,回头看过去。

    魏欣穿一袭浅紫色伴娘服,礼服是她自己设计的,自然衬她的身材。苏珊娜暗道一声:身材真好。

    随即,苏珊娜露出冷笑,“是啊,真巧,又见面了。”苏珊娜语气里带着不加掩饰的讥讽,她可没有忘记,上次在机场见面,这个女人诈唬她的事。

    魏欣摸摸鼻子,心想:果然,美人的脾气跟她们的身材一样,够辣。

    还记仇呢。

    潇离一看到魏欣,顿时眼露精光。“欣,真是好久不见。”潇离是个小富婆,她养活了一大群时尚圈的设计师,魏欣自然是认识她的。

    见到潇离,魏欣难得露出愉悦笑容。

    能不开心么,没有谁见到自己的小金主,会板着脸。

    苏珊娜见魏欣跟潇离说话去了,忙扭头跟季饮冰说,“他们搞设计的,都一肚子坏水。”

    季饮冰点点头,“是的呢。”

    乔玖笙和方俞生回到酒店,她脱了婚纱,在方俞生的帮助下,穿上粉红色的深V敬酒礼服。将盘起的头发放下,乔玖笙取下王冠和项链,将它们收好,装进保险柜。

    摸了摸手指上的黑色戒指,乔玖笙问方俞生,“这戒指,不是之前那个吧?”

    粗看跟之前那个差不多,细看却能发现有几处不同。

    方俞生点点头,将自己戴戒指的手跟乔玖笙的手指靠在一起。

    他说,“之前那个戒指不要了,这对戒指,是按照之前那对戒指的大小,找X智能公司定做的。”

    “找智能公司做戒指?”乔玖笙心说,订做戒指不是应该找珠宝公司么?怎么找智能公司?

    看出她的疑惑,方俞生又做解释,他说,“这个是X智能公司还未面世的新产品,要明年年底才会上市。”他指了指那两颗玫红色的小宝石,说,“这个宝石,不仅仅是装饰作用。”

    “别小瞧这个戒指,它还有定位和录音功能。X智能公司,给它取名叫心有灵犀记忆戒。”

    闻言,乔玖笙对它产生了几分兴趣,“心有灵犀记忆戒?”她让方俞生解释一下原因。

    方俞生说,“这个戒指可以录音,你按一下左边的宝石,随时都可以记录我们的甜蜜对话。这些对话,会自动同步到智脑手机里面。还有,你戴着这枚戒指,我可以随时随地掌控你的去向。它的定位,能精准到具体的地址。比如,你出去逛街,它会显示出你的实时定位,哪家店,哪家咖啡店,都写的一清二楚。”

    乔玖笙眼前一亮,“酷哇!”

    她让方俞生说几句话,她要录音试听。

    乔玖笙点了录音,方俞生张嘴就说,“乔玖笙喜欢方俞生,喜欢得不得了。”

    乔玖笙:“…”

    她关了录音系统,让方俞生打开他的智能手机,果然,在他的录音文件里,找到了刚才的录音对话。

    “棒!”

    乔玖笙亲了口戒指,这才跟方俞生一起出去给来宾敬酒。

    他们以茶代酒。

    因为方俞生提前找过招呼,禁止任何劝酒、逼酒行为,所以婚宴现场,难得没有出现闹哄哄的逼酒劝酒场面。吃饭的时候,有明星前来表演节目,这都是酒店赠送的服务。

    等到一个女明星,唱完一首流行音乐后,台下,一个穿黑西装的男人突然走上高台坐下。他拉过麦克风,对着麦克风说,“今天,我也准备了一首歌。”

    听到熟悉的声音,方俞生猛地抬头,乔玖笙也愕然抬头,看向高台之上。

    只见,方慕单手握住麦克风,他微微偏着头,凝望着台下某一个地方。

    方俞生脸色变得很难看,因为方慕看着的那个地方,真是乔玖笙所在的地方。

    乔玖笙的目光与方慕对上,变得有些复杂。

    方慕看着乔玖笙,说,“你最珍贵。”

    乔玖笙微微蹙眉。

    方俞生脸色越发难看。

    言诺几人对视一眼,都露出意外之色。

    这方慕…

    所有前来参加婚礼的嘉宾,都知道方家大少爷跟二少爷之间不合。他没在婚礼上跟方俞生当场干架,已是稀奇,他竟然还准备了一首歌!

    众人面色都有些古怪。

    为什么?

    因为他们担心方慕会唱——

    离歌。

    结果,方慕开口,却正儿八经唱了一首张学友的《你最珍贵》。

    哦,原来是说歌名啊。

    吓死了,还以为他是在跟他的新娘子大嫂表白…

    虽然,在哥哥的婚礼上唱你最珍贵,似乎也不太合适,但比起煞风景的《离歌》和《分手快乐》,这首《你最珍贵》,就显得安全多了。

    别人都松了口气,但新郎官方俞生却握住了拳头。

    他一偏头,看到乔玖笙脸色不对,顿时就明白了,这首《你最珍贵》,对乔玖笙和方慕来说,一定有某种含义。

    方俞生心里特别不舒服,比吃了一吨醋还要酸。

    台上,方慕唱的十分深情,唱出了爱情的唯美和辛酸,以及难以言说的——求而不得。

    当方慕唱到那句‘我会送你红色玫瑰,你别拿一生眼泪相对’的时候,方慕竟然红了眼圈。

    他妈的,他竟然红了眼睛!

    方俞生一招手,将戚不凡喊了过来。

    戚不凡听他说了两句什么,很快就转身走了。

    当方慕唱到“我愿意这条情路相守相随”的时候,现场忽然停了电。

    方俞生冷笑。

    想得美!

    还一路相守相随?

    没看到都停电了么!

    现场安静了那么两三秒,跟着,掌声四起,有人吆喝方慕唱得好,更多的,却是松了口气。

    刚才方慕唱歌的时候,可有人一直关注在方俞生,瞧见方俞生那黑成锅底的脸色,大家连饭都吃得不安心了。

    幸好停电了。

    乔玖笙看了方俞生一眼,露出那么点儿无奈之色。

    “是你干的吧?”她就不信,会刚好在那个时候停电。

    方俞生冷哼。

    他凑到乔玖笙耳旁,跟她咬耳朵,闷声问她,“你跟他之间,还有个《你最珍贵》的小故事?”

    酸味满天飘,乔玖笙想忽略都不行。

    她沉默了半晌,才说,“以前我跟他说过,我的婚礼上,希望可以听到他唱《你最珍贵》。”

    方俞生脸色一沉,眼里起了冰渣子。

    乔玖笙握住了他的手,给他夹了一颗水晶丸子,轻声说,“现在,你才是我的最珍贵。”

    闻言,方俞生脸色好看了那么一丢丢。

    方慕坐在他们隔壁那张宴席桌旁,他瞧见方俞生跟乔玖笙凑在一起说悄悄话,心里堵得难受,像是压着一块大石。他拿惊疑的眼神打量乔玖笙,心里,有一个猜想,越来越强烈。

    ------题外话------

    一首《你最珍贵》送给所有爱作死的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