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45章 得给自家男人留尊严
    婚宴结束,多数嘉宾都散场回家了。

    一部分亲朋好友去早已定好的酒店套房里娱乐,打牌、唱K。

    乔玖笙他们新房里也凑满了人,几个女人坐在牌桌上,输赢筹码不是钱,而是自己的男人。

    没有结婚也没有男人的魏欣,主动充当发牌官。

    他们玩的是修改版的德州斗牛,规则简单,荷官依次给每个玩家发五张牌,玩家在五张牌全部发完之后,可以看牌。各个玩家依照自己牌面大小跟注,跟注的筹码不是钱,是自家男人身上的物件。

    每个男人身上可以带两百个物件,无论大小。

    玩家跟注一次,自家男人就要取下一个物件摆在桌面。每一局的赢家,享有取回牌桌上物件,挂回自己家男人身上的权利。

    等到玩家背后的男人,脱到只剩下一条内裤,无法再脱之时,便要自家男人表演节目代替脱衣服。等到所有人都只剩下内裤,而其中一个男人身上还有两件物品,那么该玩家的为最大赢家。

    最终赢家,可以获得最终奖励如下——

    一辆官方标价三百五十万的法拉利一辆,百达翡丽新款情侣手表一对,另…情趣用品一箱。

    奖励由输家集资购买颁发。

    五个玩家,分别是:季饮冰、季卿、潇离、乔玖笙、方俞卿。

    开牌局之前,言诺、乔森、庄龙、方俞生和姜唯,都卯足了劲往身上挂物件。几个男人都在身上挂满了东西,有人挂钥匙,有人戴了两手臂的手镯,有人满手都戴着戒指,方俞生最直接,直接在身上戴了一串串用线串起来的人民币。

    乔玖笙看到方俞生那一身随风飘摇的面值1元的人民币,忍不住扶额。

    五个男人一出场,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引来所有人侧目。魏欣立马掏出手机拍照,随即PO到微博上,引来诸多人调侃。

    “开始了啊,开始后,谁都不许耍赖!”

    魏欣洗了牌,多瞄了眼那个浑身挂满钥匙的高大男人,心里有些怂。没有几个人在面对言诺的时候,还能面不改色,大概也就季饮冰受得了他。言诺站在自己女人后面,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他轻轻地捏了捏季饮冰的手,低声在她耳旁说了句,“你要是输了,我们明天就去结婚。”

    季饮冰眸子一闪,决定了,她一定不能赢。

    庄龙觉得自己肯定是脑子有包,才会陪潇离玩这抽风的游戏。

    潇离回头瞄了眼庄龙,露出了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几个女性中,只有方俞卿表情有些严肃,她怕自己会输到姜唯连内裤都不剩。

    方俞生心里挺淡定的,他家阿笙赌石运气那么好,在牌局上的运气应该也不错。

    这个时候的方俞生,心里有多乐观,待会儿就有多崩溃。

    所有人翻了牌,方俞卿翻到的牌最大,是个K。

    魏欣洗了牌,从方俞卿那里开始发牌。

    方俞卿之后是季饮冰,季饮冰后面是季卿,季卿后面是潇离,再是乔玖笙。

    魏欣手速飞快,众人只看到她刷刷地丢牌,眨眼间,五张牌齐了。

    “玩家有十秒钟的时候看牌。”魏欣一发话,所有人都打开了自己的牌。

    乔玖笙一看自己的牌,心里挺有底气。

    方俞卿看了牌,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姜唯,那眼神怯怯的,看得姜唯心里不忍。请别用那种小兔子似的目光看着我,我会觉得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跟吧。”姜唯说。

    方俞卿心想,输了别怪我,反正是你让我下注的。

    姜唯取下头上的一个发夹,递给了方俞卿。

    方俞卿将发夹扔到桌面。

    季饮冰转身从言诺身上取下一枚钥匙,也丢到了桌面。季卿取下乔森身上的一个女士手镯,轻轻地放在桌面,潇离也从庄龙身上取了一块手表放到桌面。最后,乔玖笙从方俞生的身上扯下一张人民币。

    第一局,季饮冰和季卿连续下注三次便停手了。乔玖笙、潇离和方俞卿一直跟注,最后,潇离在庄龙的怒视下,在连续下注七次后,停手了。

    牌局,只剩下乔玖笙和方俞卿两人。

    “卿卿,你确定要跟我继续比下去么?”乔玖笙不忍心欺负方俞卿。

    方俞卿见只有她们两个人了,她想了想,说,“开牌吧。”

    “好。”

    两人同时开牌。

    方俞卿的牌是:4、7、9、K、9。

    乔玖笙的牌,是5、6、9、K、9。

    可方俞卿是黑桃,乔玖笙是梅花,她的牌面比方俞卿的小。

    乔玖笙:“…”

    她回头看了眼方俞生,表情有些无辜,“下局。”她悄悄地捏了捏方俞的手心,安慰道,“下盘,我一定会赢。”

    方俞生保持着宠溺的笑,“没关系,你玩得开心。”

    方俞卿欢欢喜喜地捡起所有物件,给姜唯一一戴上。桌面上其他物件,都被苏珊娜用一个大箱子给装了起来。

    第二局,从季卿那里开始发牌。

    这一次,乔玖笙点数不大,只有五点,她连续跟了三次,就停手了。

    才两局,方俞生身上就少了十个物件。

    第三局,从乔玖笙开始发牌,这一次,她连续跟注七次,最后与潇离对上。两人同时开拍,她险胜潇离一点。

    …

    随着一局又一局玩下去,在场几个男士身上的东西越来越少。

    起初,方俞生看乔玖笙的眼神是宠溺加纵容。后来,变成了无奈和不妙。到现在,方俞生身上仅剩下一套西装和内衣裤以及一枚戒指了,他再看乔玖笙的眼神,就变得有些危险了。

    几个男士里面,就方俞生跟庄龙最凄惨。

    庄龙都比方俞生的情况好点,他脖子上还有几串他老婆的项链。

    牌发完,乔玖笙翻开拍,发现自己是个九点。

    她顿时充满了自信。

    两个人按在桌底下握了握手,乔玖笙扭头跟方俞生说,“你放心,这一次,我绝对把你脱掉的,都给你穿回来!”乔玖笙语气十分笃定。

    方俞生也信任她。

    季卿放下牌,拿下乔森白色的西装胸口手帕,丢到桌上。

    潇离按住拍,对庄龙说,“把项链取下来。”

    庄龙犹豫了下,取下来,给了她。

    乔玖笙咬咬牙,跟方俞生说,“俞生,脱!”

    方俞生心不甘情不愿地摘下脖子上的领结。

    方俞卿是最安心的,她家姜唯身上还挂着许多东西呢。她从姜唯手臂上取下一条手链,放到桌面,季饮冰也从言诺胸口取下胸针,放到桌台上。

    不一会儿,乔玖笙说,“俞生,脱!”

    方俞生脱了西装外套。

    …

    片刻后,乔玖笙又对方俞生说,“俞生,再脱。”

    方俞生脱了马甲。

    早上穿马甲的时候,他还嫌弃这马甲穿着热,这会儿,他却衷心的感谢有这件马甲傍身。

    一分钟后,乔玖笙又说,“俞生,脱…”

    方俞生在众目睽睽之下,脱了白色的衬衫。

    所有人的目光,猛地摄像他。

    乔玖笙猛地一咳,“眼神!都注意点儿你们的眼神!”

    闻言,魏欣翻了个白眼,“谁稀罕。”说完,魏欣还是多看了眼方俞生。也不止魏欣一个人偷看方俞生,在场的,但凡是对方俞生美貌肖想已久的人,都忍不住偷瞄他。

    乔玖笙一捏拳头,猛地站起来,扯过床上的床单,丢给方俞生,“裹上,露出来给谁看?”她凶巴巴的,方俞生听了,却难得没有生气,眼里反而还生起了令乔玖笙羞赧不已的亮光。

    见乔玖笙发怒了,大家也不敢再看了。

    乔玖笙这盘牌局很好,她笃定自己会赢,方俞生也相信她会赢,因此,后面在脱鞋和袜子的时候,他并没有犹豫,很干脆的就给脱了。

    这时,方俞卿和季饮冰不再继续跟注。

    只剩下潇离与季卿和乔玖笙三个人。

    乔玖笙见这两个人还不放弃,心里有些犹豫。

    她们的牌很好么?

    乔玖笙一直在犹豫,见潇离让庄龙也脱了鞋,她就更紧张了。

    这么拼?

    难道潇离真的捏到了好牌?

    还是说,她在吓唬大家?

    与此同时,季卿也在打量那两个人,她心里有自己的一盘账,脸上却显得十分平静。三个女人暗自观察对方,却发现女人果然都是戏精,大家脸色都一片镇定,谁也看不出谁的真实想法。

    乔玖笙的手在桌面敲了敲,最后还是决定赌一把。

    “俞生…脱吧…”

    方俞生提醒她,“脱了就只剩内裤了。”

    乔玖笙瞧了瞧围观群众,一想到他们会看到方俞生那双大长腿,心里就特别不舒服。她的手指在牌上敲了敲,最后,她拿起牌,将牌丢进方俞卿他们的牌上面,说,“我得给我家男人留点儿尊严。”

    方俞生已经为她脱了这么多,他一个男人,也是要脸的。

    他给了她脸,她也得给他尊严。

    见到乔玖笙的行为,方俞生眼里笑意更深。

    接下来,战场交给季卿和潇离。

    庄龙站在潇离身后,脸色有些难看,他总觉得对面那个季卿,肯定拿了一手好牌。而他家这女人,只有九点,说不定,季卿也是九点,也有可能是…满点?

    季卿让乔森继续脱。

    乔森也脱了西装外套。

    潇离觉得自己肯定能赢,就让庄龙脱了鞋子。

    季卿继续让乔森脱衬衫。

    潇离就让庄龙脱裤子。

    庄龙:“…”

    MMP,为什么方俞生的小娇妻知道护住丈夫的尊严,他的老婆就这么凶残!

    庄龙有些犹豫,不太情愿。

    潇离扭过头,忽然对庄龙勾起一个性感而释然的笑容,她对着庄龙说了声,“庄龙,如果我输了,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闻言,庄龙有一秒钟的迷茫。

    什么请求?

    其他人也露出好奇之色。

    庄龙问她,“什么要求?”

    潇离说,“前年平安夜,你许的那个愿,我听见了。”

    别人不知道庄龙许了什么愿,但庄龙听了这话,却飞快地变了脸色。

    前年圣诞节,那个时候潇离刚跟他结婚一年多,庄龙不甘心就这么被一个女人给捆住一生。庄麒麟许完愿,问他有没有什么愿望,当时潇离在厨房,庄龙就漫不经心地说了句:“爹地只有一个愿望,希望能彻底摆脱你妈咪,恢复自由身。”

    庄龙看着潇离洒脱释然的笑,心里像是插着一根尖针,疼的尖锐。

    他动动嘴唇,却没有说话。

    不是最想摆脱这个女人么?

    她心机深、蛮横无理,摆脱她,不一直都是他最迫切的愿望吗?

    潇离见庄龙不说话,还以为他是没想起来,她就善意提醒了他一声,“你大概是忘了,你那年许过愿望,说你想要摆脱我,想要恢复自由身。”声音一顿,潇离莞尔一笑,说,“这些年,是我太无理取闹了。”

    她以为她的死缠烂打能够得到庄龙的心,她以为给庄龙生了一个孩子,足以让庄龙接纳她。

    结果是她想多了。

    这个男人真的是风,天地之大,自由自在,谁都抓不住他。

    潇离是真的死心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