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246章 这份礼物,惊不惊喜
    潇离又说,“你放心,我不会跟你抢麒麟的抚养权,你也不用担心麒麟会被送去其他家庭抚养,只要你尽快找个不干涉你生活的女人结婚,你一样可以抚养麒麟。”

    闻言,庄龙想的却是,这个女人为了离开他,竟然连儿子都不要了!

    见庄龙看着自己,眼神很深,带着迫切和气急败坏,潇离却以为他是迫不及待想要跟她离婚了。

    一抹黯然在潇离眼里悄然展开,很快,又被她掩藏下去。朝庄龙故作淡然一笑,潇离说,“庄龙,我给你自由。”

    庄龙忽然沉下脸来,一把拽住潇离的手,丢给众人一句,“你们玩,我有点事处理。”就拉着穿高跟鞋的潇离,跌跌撞撞地出了套房。

    所有人:“…”

    言诺和方俞生对视一眼,彼此都替庄龙俩口子担心。

    有了这个变故,大家也没心思再玩下去。

    乔玖笙看了看姜唯和言诺以及乔森,发现姜唯身上挂着的物件最多,言诺其次,乔森已经脱了西装外套。

    “今天就算卿卿赢了,大家没意见吧。”

    闻言,大家自然是同意的。

    散了牌局后,乔玖笙拉住方俞生,问他,“庄龙跟潇离会不会闹出什么事?”

    方俞生也不确定,“他们房间哪一个,我们去看看?”

    “好。”

    两个人找酒店要到了庄龙和潇离的房间号码,他们走到他们房间所在的楼层,发现庄麒麟跟着一个中年大叔在一起,呆在走廊上玩耍。方俞生认得,那大叔是庄龙他们家的管家。

    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有些担心。

    把儿子都给赶出来了,两个人不会是打起来了吧。

    乔玖笙跟方俞生想到一块去了,他们快步走到房门,隐约听到里面有声音。两个人将耳朵贴在门边,这酒店隔音效果太好,尽管潇离在房间内对庄龙又骂又踢,外面硬是没有听到大动静。

    方俞生凝神听了半晌,最后拉了拉乔玖笙的手,说,“走吧。”

    乔玖笙一脸莫名,“里面没打架?”

    “在打架。”

    “咱们不进去劝劝?”虽然潇离看着也挺高的,但庄龙比潇离还要高一大截好吗,他们两人打起来,绝对是潇离吃亏啊。

    方俞生哼了哼,说,“妖精打架,咱凡人不要掺和。”

    再说,两个人赤身裸体打架,他们凑那个热闹做什么?

    到了晚间,只有庄龙一个人出席舞会。

    乔玖笙每看到潇离,以为潇离被庄龙打伤了,连带着看庄龙就没有好脸色。她见到穿着小西装,长得粉嘟嘟的庄麒麟,便走过去问他。庄麒麟说不好中文,但却能说一口地道的东北话。

    乔玖笙将庄麒麟拉到角落,问他,“你妈咪呢?”

    “你问这作甚?”庄麒麟一脸警惕地看着乔玖笙,并不轻易透露自己妈妈的信息。

    乔玖笙一挑眉,跟他讲起东北话,“咋的,不能问啦?关心关心呗。”

    “艾玛啊,你哪儿的人啊?”庄麒麟像是看到了同党,脸上挤了些笑意,“你跟我妈啥关系啊?”他倒是谨慎。

    乔玖笙说,“朋友。”

    “今儿中午,你爹地跟你妈咪咋回事啊?”

    庄麒麟抿着嘴角,不太高兴,他情绪低落地说道,“他们先是吵,吵着吵着我妈咪就打我爹地,然后我爹地抱着我妈咪一起滚炕头了…”

    乔玖笙觉得她听到了不该听的事。

    “那你妈咪现在在哪儿?”

    “回美国啦!”庄麒麟耸耸肩,说,“给我找小爸爸了。”

    乔玖笙用了半秒钟的时间来消化这段对话。

    她整理了下事情发展经过:

    潇离在牌局上答应庄龙离婚、庄龙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生气了,拉着潇离回房间,两人掰扯不清,还吵了架。潇离气极了动手打了庄龙,庄龙忍无可忍,就把潇离给办了。

    他们一阵翻云覆雨后,潇离又跑回美国去找新男人去了。

    所以,中午她跟方俞生去找潇离他们的时候,那两个人正在打分手炮?

    乔玖笙表情有些古怪。

    这美国人就是会玩,分手还得先来一发。

    庄麒麟大概猜到乔玖笙在想什么,他踮起脚,拍拍乔玖笙的腰,用一种你还是太年轻的口吻说,“这位姐姐,别太惊讶,习惯就好。”他早就对此见怪不怪了。

    他那爹地,嘴上说着不爱妈咪,真听到妈妈说同意离婚,又慌乱不已。

    典型的口是心非。

    做人不能太口是心非,做丈夫不能太庄龙,会丢老婆的。

    “说什么呢?”方俞生走过来搂住乔玖笙的腰,顺带拍了拍庄麒麟的脑袋。

    庄麒麟跟乔玖笙不熟,但是认识方俞生。

    他冲方俞生喊了声,“火鸡叔叔。”庄麒麟又一抱拳,对他说,“新婚快乐,早生贵子,红包拿来。”他伸出了手。

    方俞生龙心大悦。

    当场就赏了他一个红包。

    庄麒麟捧着那红包,屁颠屁颠儿地去找他的爸爸。

    “爹地,火鸡叔叔给我发了红包。”他看电视里,中国小孩对大人抱拳说恭喜,都会讨到红包,他也试了试,果然,还真得到了红包。这是庄麒麟第一次得到红包,特别兴奋。

    庄龙一脸阴沉,完全没搭理他。

    庄麒麟已经习惯了爹地的低气压,丝毫不惧。他当场打开红包,从里面抽出来两张一元的人民币。庄麒麟嘴巴一憋,忍不住小声骂方俞生,“shit!Sostingy!”

    他没见过比火鸡叔叔更小气的人。

    舞会正式开始,乔玖笙与方俞生走进舞池,跳起了双人舞。

    乔玖笙怀孕了,且前些天还差点流产,自然不能做大幅度的动作。而方俞生还带着伤,一只手还缠着绷带,更是不能有大的动作。两个人便随性跳了一段温柔的双人舞。

    音乐很轻柔,现场气氛温馨而浪漫。

    乔玖笙与方俞生在灯光下,在所有人祝福的目光中,一起拥抱着彼此缓缓旋转。方俞生注视着乔玖笙的脸,忽然低头说,“今晚,我想要跟乔玖笙一起度过。”

    “什么?”乔玖笙没明白他的意思。

    方俞生停下来,手指划过乔玖笙的脖子下面,在那张面具的边缘轻轻地碰了碰,又说了一遍,“我要跟乔玖笙一起过新婚之夜。”

    乔玖笙愣了愣,然后笑了。

    她点点头,说,“一直都是乔玖笙。”

    戚芸笙从来都不是她。

    她是乔玖笙,是乔家的二小姐。

    方俞生亲了亲她的额头,有些遗憾地叹了一声,“哎,这两个小家伙打乱了我的洞房之夜。你知道么,我年轻时候也幻想过结婚的场面,在我的设想里,洞房夜,是以将老婆做到没力气昏睡过去才罢休的。现在倒好…”

    乔玖笙冷哼,“很好,你的幻想很美好,只是幻想与现实之间,还缺一个东西。”

    方俞生懵懂,“什么?”

    乔玖笙:“春,chun药。”

    方俞生瞬间明白了。

    这是在质疑他的体力么!

    方俞生磨磨牙,手在她腹部拍了拍,“等他们出来,咱俩试试。”

    “试就试。”

    两个人牵手离开舞池,将舞池留给其他人。

    已经九点钟了,方俞生提议去休息,乔玖笙也有些累了。方俞生将她送到房间,让锦姨在房间陪着她,这才上楼去招呼客人。乔玖笙脱了晚会礼服,穿上粉色的丝绸睡衣,躺在床上跟锦姨聊了会儿,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

    舞会在顶楼举行,方俞生乘电梯上楼,电梯刚升了两楼便停了下来,有人要坐电梯。

    方俞生下意识往后面退了一步,这时,门打开,走进来一个高大的男人。

    见到电梯里面有个方俞生,方慕顿时拧起了眉心。

    他脚步顿在电梯外,犹豫着要不要进来。

    方俞生忽然勾唇一笑,对方慕说,“歌唱得不错。”就是听得他牙痒痒。

    方慕从方俞生这话里,听出了浓浓的讽刺跟挑衅。

    长腿迈进电梯厢,方慕走进来,跟方俞生并肩站着。

    电梯门一关上,方慕看着电梯壁里面两个男人的倒映,一勾冷唇,似笑非笑的说,“现在医术当真了得,大哥的眼睛竟然看得到了。”方慕皮笑肉不笑,违心说,“恭喜啊…”

    方俞生淡然一笑,颇为愉悦地说道,“自从遇到阿笙,一切都变得不同了。”轻笑出声,方俞生脸上挂着真诚笑容,他一脸感激地说,“感谢上帝割爱,让我有幸遇到阿笙。”

    真·上帝·假方慕听到这话,顿时就变了脸色。

    “方俞生,我草你大爷!”

    怒骂一声,方慕毫无征兆地扭头就给了方俞生一拳头。

    方俞生没料到方慕的反应会这么大,这一拳头,直接将方慕的脑袋砸得一偏。

    方慕完全没留余力,方俞生身形一偏,撞到了电梯壁面上。

    方慕欺身而上,拽起方俞生的领子,又将拳头往他身上打,他一边打一边骂,“你混蛋!你他妈怎么不去死!你这个瞎子,你有什么资格!凭什么!啊?凭什么!”

    整个下午,他都在思考一件事——

    戚芸笙到底是不是乔玖笙。

    一方面,理智告诉他,小笙已经死了。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可另一方面,感觉又告诉他,戚芸笙就是小笙。

    她们除了脸,其他地方真的太像了!

    方慕害怕得到真相,也不敢去深究真相。

    可最后,迫切想要知道真相的念头,还是占据了方慕恐惧的心。他打电话去郡阳市,找到乔玖音,威逼利诱才从她口中得知乔玖笙还活着的事实!那一瞬间,方慕如遭雷劈。

    刚才他从房间走出来,就是想去顶楼舞会现场找乔玖笙。

    却在半路遇到了方俞生。

    方俞生刚才那句感谢上帝割爱,无疑是用刀子在方慕身上割肉。

    他心痛,他愤怒,他不甘!

    凭什么!

    方俞生凭什么拥有她!

    方慕停下拳头,死死拽着方俞生的衣服,他坐在他腰腹上,双眼通红地怒瞪方俞生,咆哮着吼叫,“你明知道她是我的,你为什么要动她!”

    “方俞生,你他妈弄谁不好,你偏弄她!”

    那么多年,他都不舍得碰一下的女孩,竟然嫁给了方俞生。

    方慕相信,小笙一定是被迫和方俞生在一起的。小笙明明是爱他的,她都答应了要嫁给他!

    因此,他愤怒、他癫狂、他也痛苦。

    方俞生被揍了,却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很痛苦是吗?”方俞生笑得咧开嘴,笑得方慕眼睛赤红。方俞生用左手摸了摸流血的嘴角,眯着眼睛,眼里装着疯狂而兴奋的光彩,他问方慕,“你是不是觉得很痛苦,是不是感到生不如死,是不是想要毁掉一切?”

    方慕不说话。

    方俞生又道,“告诉你,当我失去一双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拿起笔却画不出一条笔直的线条的时候,我也痛苦,我也想死,我也想毁掉一切!”但他没有死,他熬过来了。

    “方慕,我送你的这份礼物,够不够惊喜?”

    最后这话,好似一把利刀,捅进方慕心脏。

    他疼得心脏抽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